這是新竹田園屋老闆養的超級公關貓~~~超可愛, 超愛黏人的米粒歐~~~


   起飛, 就是療癒的開始( )

      就這樣又不知昏睡了多久——醒來時, 居然看到在放雷神索爾 ” , 阿聖靈真是夠了又來了——活脫脫亞特蘭提斯的另一時空版本, 索爾因年輕氣盛, 在未告知父王的情況下, 擅自帶領一群弟兄深入敵窟攻打, 並濫用神力與生命杵的力量, 後來被父王打入地球人間來重新反省, 學習平等心, 他剛到地球時, 充滿傲慢與不適應, 覺得地球人智慧實在太低到處與人起衝突, 當他的生命杵後來也降落到地表, 但他試盡了力氣卻拔不出來時—–開始充滿挫敗與無力感, 後來遇到了女主角娜塔莉波曼, 心開始柔軟, 終於願意面對活在地球要踏實學習的體驗開始有了接受與臣服

      簡直, 就是在對我裡面那大隻的在說話啊——–他常常痛恨他失去了一切, 國家, 領土, 人民, 軍隊皆沒了, 最痛心的是他失去了神力與權柄, 他恨神拿走了他的一切宇宙奧秘知識, 連一體記憶都失去了——記得在第八期課程中, 當大家都在釋放亞特蘭提斯印記時, 本來以為, 我已清理得夠久, 嘿嘿已沒什麼劇本好再清的了吧——沒想到, 畫面又開始浮現了, 看到我全身已是一團黑氣, 繼續對士兵說再去多抓幾個地球人的身體過來, 我要繼續配DNA基因, 繼續配出更優秀的魔獸大軍——“ 那時的我, 渾然已是黑暗勢力的魁儡, 配出了不少人頭豹身, 牛頭獅身等各種要有最強體能的大軍, 他們不斷與我心電感應溝通著——只要你順服於我, 我會給你更多的宇宙知識, 更多的宇宙創造奧秘, 更多的權力, 更多的領土, 只要與我合作, 我會協助你得到更多至高無上的一切——難怪, 這輩子我也常像機器人一般, 可以獨自一人完成大量的工作, 常不懂的求助與適當休息, , 也可以沒有任何感覺的繼續不停工作著

      而這個想要擁有更多”, 不論是物質或無形的, 包括需要別人認同的眼光, 永遠無法真正滿足, 覺得自己的種族國家( 或自己的宗教, 甚至是心裡的認同 )是最對的, 最優秀, 高於其他人, 常活在比較競爭裡, 失去了一體平等的眼光與心胸——這些自我的特殊性, 優越性與傲慢, 與菁英意識, 都是自亞特蘭提斯沉沒後, 遺留下來, 到現在還存留在人類集體的無意識裡, 尚待療癒與喚醒的部分——後來看到我的王妃, 她實在太痛心了, 怎麼叫都叫不醒我, 於是她偷帶走我的水晶大頭顱與生命杵, 連同人整個都投身到大西洋裡——當我看到她沉入海裡時, 看到我心輪最後的一絲光帶, 也跟著她沉入了海裡——於是聽見自己說, 很好, 我最後一絲愛的感覺, 都消失了, 於是看到自己的心輪徹底封閉, 開始進入了更深, 與黑暗勢力合作的計劃——難怪, 我常常莫名覺得, 海洋裡有什麼東西在等著我, 有個似有若無的聲音, 在心底, 一直在喚著我——-

      好在已有多年的課程經驗, 當這幕戲碼浮現時, 我差點撐不住要倒了下去, 但還好, 仍是聖靈的大能在支撐著, 還能穩住內在的中心, 讓課程的流繼續走下去——–後來看見地心的大祭司亞當馬來了, 他整個憤怒的對亞當馬咆哮——為什麼? 為什麼我到現在還進不去列穆里亞? 為什麼——-此時我立即雙膝跪下來, 聽見心在說—–因為, 你早就認定, , 金錢, 權力, 才能保護得了你, 而不是上主啊, 你是否真心相信——-上主才是你唯一的平安之源呢?

       當下, 我為這始初的一念無明, 意識選錯邊了, 再次臣服與懺悔, 再度交出了對這三件誘惑的崇拜, 將它交託到聖靈手裡——再次提醒自己, 我要的是真實的依靠與信心, 而非寄託在外在的虛幻之物了, 當下身體立即感受到, 很多沉重的能量在排放出來, 接著是很多愛的能量在湧入, 身心頓時變輕, 柔軟了許多—–突然, 看到地心光之城的水晶門戶大開了, 地心家人列隊在歡迎著, 在歡迎我回家, 並說—–孩子, 歡迎回到雪士達山來, 我們都在等著你返鄉, 重聚啊

       沒想到, 就在該期的1-3, 要教導 大中央光子帶的點化, 與地心光療手術的過程中, 此生的第一根生命杵, 居然回來了——OH MY GOD! 在埃及女祭司入門的書上提及, 當你入門時, 你會擁有屬於你的生命杵, 它將帶來導引大自然, , , , 風的力量, 與強大的治療能力——而這是根能驅邪, 鎮煞的桃花木棒, 也感謝新竹課程的主辦人鄭大哥, 願意砍下他宮廟前的一棵桃花樹, 慷慨的轉贈於我——在這之前, 我其實已經失去了對作治療, 個案的熱情已經很久了, 帶課程總覺得某部分是被逼得沒辦法, 人總要生活開銷加上習性也重, 只得透過在課程中的大能量, 與生活中, 一層層的經歷蛻變與清理, 加上感到諸多往昔世, 不論是法老, 巫師或祭司或和尚, 老是在做治療與服務, 作的真是厭煩極了啊

     

後來看到學員們, 個個光療手術練習開展得我嘖嘖稱奇, 反倒是他們來告訴我, 這手術有多神奇, 治療過程中發生了很多奇蹟與恩典—–後來我乾脆索性, 直接叫學長姐來示範了, 心裡也想, 分享舞台給他們展現自己的機會, 本人則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已不親自下場示範很久了, 但沒想到就在這第八期, 我枯竭已久的心, 不斷的被地心家人大量的愛, 滋養著, 治癒與喚醒—–而且, 居然就在教光療手術的當天, 生命杵就出現了, 我知道, 我作療癒的動力, 等了許久——終於要回來了

       這是我開始親自示範光療手術的第一次—–其實心裡很感動, 我終於再度找回了, 跟聖靈合作的熱情, 而不是因為老師要扮演傳承的角色, 責任或義務, 而是因為心開始復活了, 開始感受到, 治療本來就是我的天賦禮物, 是我累世本就駕輕就熟的才能之一, 而地心療癒聖殿的使者雅吉, 常在心裡喚著我說—–你想起我來了嗎? 你想起來了嗎? 我們在列穆里亞與亞特蘭提斯時期, 常共同合作, 開發出無數的治療技巧, 與我一齊合作吧—–這顆心, 終於在第八期, 漸漸被喚醒, 甦活了

       後來, 在學員互相練習的過程中, 我想試試生命杵的能量, 究竟如何—–此時正好有位男學員, 在被治療的過程中, 整個小我浮現很大的抗拒在扭動著——我本能就直接將生命杵壓在他的心輪, 導引上主的光, 讓上主的光從心輪, 充滿你的全身——” 天阿好快, 他本來扭動掙扎的身體, 剎時整個鬆開來, 臉開始有血色, 全身氣流都開始流動起來—–心想哇靠這麼快啊——於是轉向下一位學員, 我不自覺就拿生命杵, 咚咚咚的敲著她的頭, 左敲敲右敲敲—–後來她說, 很神奇, 當生命杵敲的時候, 她看到頭部裡的一些固著能量, 瞬間就被敲散了——歐真的, 接著我又轉向另一位學員, 他的海底輪, 下盤已堵塞一陣子了, 於是就往她的雙腿壓下去——結果她說, kelly老師妳棒子一壓下來時, 二團好厚實的大地能量就衝下來了, 歐好強烈啊, 跟從頂輪下來的光子帶的光, 感受完全不同啊

       此時電影正放到—–當索爾了解到, , 寬恕, 臣服, 放下我執——才是唯一的力量, 甚至對於他弟弟奪走了他的王位, 欺騙了他, 都能充滿愛的諒解與接納時, 此刻, 生命杵劃破天際, 飛回到他手中了——天阿, 簡直就像跟我的心, 在照鏡子啊

       終於, 在漫長的十幾個小時的飛行後, 要降落在舊金山了, 很妙—–從我們在日本的成田機場, 甚至是舊金山機場, 居然都看到天空——有老鷹, 在展翅飛翔著

      

     


3 則留言

eclipse · 2011 年 10 月 27 日 上午 1:23

寫的好精彩~ :)

Bonnie · 2011 年 11 月 15 日 上午 4:39

您好,follow您的部落格很久了
也常去參加一些課程與靜坐
我預計寒假期間前往雪士達山
但網路上的資料並不多….
可否請您提供一些資訊呢?
 謝謝
[email protected]
 

Bonnie · 2011 年 11 月 15 日 上午 4:41

您好,follow您的部落格很久了
也常去參加一些課程與靜坐
我預計寒假期間前往雪士達山
但網路上的資料並不多….
可否請您提供一些資訊呢?
 謝謝
[email protected]
 

發佈回覆給「eclipse」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