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的課程,來到了理性體,終於來到深深去體驗自己信念與記憶行庫的時候了,
讓我想起卡通神隱少女中的一句話,好像是這樣說的: [發生過的事情不曾消失,只是想不起來而已。]
故事最後女主角就憶起他與白龍的那段緣份,而後各自都想起自己的名字,而脫離巫婆的掌控,找到回家的路,當時去看的時候,只是覺得不知道在唬爛什麼? 搞得好像很浪漫,卻不知原來我在逃避心理那塊深藏的記憶。
說起來這段記憶,對我而言總是那麼鮮明,不過我從未放下後來成長過程, 所學到的知識、道德與判斷,
四歲的時候(根據大家的說法,我也不知道自己當時幾歲),對於什麼事都不了解且充滿好奇的時期,
我總是騎著我的三輪車,在爸媽擺攤的騎樓下四處冒險,當時超商有個大姐姐對我很好,
她都不會罵我,就算我去她的店裡胡鬧她也總是笑笑的很溫柔對我,在當時她是對我最好的人了,
她總是會送我吃的或是小玩具,讓我去店裡玩然後她看電視或是跟我聊天,在那裡我感到安全與幸福。
直到有一天,大人們跟我說她要結婚了,之後就不會再來了,我什麼都不懂只知道她就要離開了,
當時甚至連什麼是離別都沒有概念,只是意識到好像要失去某種很重要的東西,要分離那天,
我使出了渾身解數,大哭大鬧希望她不要離開,圍觀的街坊鄰居笑成一團,覺得這小孩也太誇張了,
而我下意識明白,今天如果讓她走了我就再也看不到她了,最後拖了好久,她要送什麼給我我都不要,
大家怎麼勸我就是不要,原來這就是離別,不過我真的不懂,也不知道怎麼表達傷心的感覺只好哭鬧,死命擋在店門口。
後來大人們只好把我關進隔壁的樓梯間,只記得我不停的踹門大哭,但是沒有用,沒有用,我什麼都不能做,她就要走了以後再也見不到了—–而我卻被這些該死的關在這鬼地方。
 
最後門終於開了,衝出去我只看到超商關上了鐵門,剩騎樓下那盞燈光,之後我躺在店門口哭了好久,街坊都走光了,
只剩媽媽在旁邊等我,之後新的住戶來了,而這段新鮮又頗具戲劇性的回憶,則傳頌了20餘年。
長大後,常常會聽到這件事,當時自己也無法理解,大家都說我一直吵著要娶她,說我很早熟什麼的,
而每當腦海出現這段回憶時,總覺得當時自己怪怪的,甚至覺得羞愧,怎麼自己好像那麼小就很好色,
我批判了當時的自己,所以一直沒有看到真相,直到昨天,願意放下了所有的批判時,才發現這段回憶,
原來是深埋在心理一個被遺棄的傷痛,難怪我對於感情有那麼矛盾的心情,一喜歡上某個女孩,渴望愛但馬上就是恐懼,恐懼她會離開,而我就會因此再度失去。
 
今天再度深深的看,感受這傷痛,與羞愧的感覺,才發現其實當時我對性也沒有概念,所有的批判都是自己賦予上去的,對性的罪惡感。
出現一個畫面,她跟我聊到結婚,説到她在等他開口,不知道對方會不會娶她,她看起來有點失落與不開心,雖然也不知道結婚是啥,只是想如果有人要娶她,她就會開心了,
我就說那我娶你阿,她就笑笑的說好阿,不過你年紀太小了不能娶我,當時巴不得趕快長大,
還說我明天就會長大了一定會娶她,她還跟我說我們差幾歲之類的,反正我也不懂什麼幾歲幾歲,
從那天開始我就跟大家說我一定要娶她。
 
 
 終於來到深深去體驗自己信念與記憶行庫的時候了,我看到了感激與愛。

Categories: 學員分享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