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主是愛, 無需犧牲         杜昱平

 

     也許是近來不斷體會到, 天國早已遍及大地, 且弟兄並非他的身體, 他們的本質是與我一體不分的基督, 這才是他們與我的真實身份, 也時時感受到上主聖愛真的無處不在——-而這娑婆世界投射出的種種苦難劇碼, 皆因我們把與上主分裂的幻覺當真了, 尤其每天打開新聞, 不是建銘就是泰安, 我能體會到這個是我, 那個也是我——–我若真的相信與一體圓滿的天堂分開了, 誰坐到那個位子能不掠奪, 不算計呢? 這不就中了小我喋喋不休的聲音, 要靠自己存活, 自己想辦法解決問題的孤單? 這不也是我們共有的匱乏幻覺的投射嗎? 我發現新聞雖然不斷的重播, 內在已漸漸能放下批判之心——除了寬恕眼前的幻相, 憶起上主的臨在, 承認我與上主沒有分開, 看見紗幔後的基督聖容, 我還能送出什麼比這更好的禮物呢?

 

     但是——內在突然有個幻覺升起了, 那天看見學生們正在嘻嘻哈哈等待上課時, 突然有個強烈的厭離心生起, 很想課本一摔一走了之, 接著是奪眶而出的眼淚——為了不嚇到他們, 趕緊躲進廁所卻也止不住的潰堤了——我看見了一個幻覺——-那就是, 強烈的想放下這虛幻的身體, 回歸上主了, 我心裡在吶喊—–上主啊, 我能寬恕世界與眾生, 我都願收回投射, 看見他們的無罪本質了, 也明白弟兄早已沒有問題, 若無眾生可渡, 實在找不到繼續逗留夢中的原因了, 但是這寬恕的推恩任務, 要到何時才能結束呢?

 

     這悲傷的情緒, 一波又一波的釋放出來—–上主的吸引力實在太大, 心裡明白靠自己是化解不了的, 只好向J兄求助——在很深的寧靜中, 聽得J兄大喊 你還有來有去嗎? 把這有來有去的幻覺給我放下! 心裡一驚——-J兄棒喝的是啊——我還有來有去嗎? 那不也把身體當真, 把娑婆當真, 把這 個體的靈魂旅程 也當真了嗎? 若我真的沒與上主分開, 那此時此刻此地, 必然無處不是天堂, 無處不是上主與聖子合一的疆域, 那我還要去哪裡呢——-也謝謝恕民的提醒, 安住無生法忍, 身體是障礙不了我憶起上主臨在的——–

 

     漸漸的——我明白, 這個幻覺讓我必須做個決定了, 在上次 釋放憤怒 的工作坊, 與學員一齊釋放的過程中, 我聽見了內心對聖靈與上主的憤怒——上主, 你為什麼要逼我犧牲? 為什麼我必須做真理的榜樣? 為什麼老要我先穿越匱乏恐懼, 把真理活出來? 為什麼總是我一馬當先? 讓我慢慢穿越慢慢玩, 慢慢醒來不行嗎——-沒想到這潛藏很深的 為真理犧牲 的信念, 居然浮現出來了——-

 

     突然我明白, 這二次情緒釋放是有關聯的, 是我該粉碎 永遠第一 偶像的時候了, 早期聖靈療癒我的時候, 在靜心中, 讓我憶起數不清的輪迴轉世, 無數次皆因眾生的大願歸來, 剛開始實在無法接受與置信, 但每當翻閱真理典籍, 浸淫其中又是法喜充滿, 加上聖靈無時無刻的提攜指引, 心得領會與穿越速度異常的快, 彷彿是原本就懂就會的道理, 只是重新憶起, 而當我習修種種方便法門或工具使用時, 彷彿只要一經聖靈點亮, 很快的它就復甦開花了——

 

     由於這種種蛻變來的實在太快, 太深刻, 使我不得不相信與接受這些過往的任務與願心, 繼續推恩——為了趕緊恢復往昔功夫, 我絲毫不敢懈怠, 稍不精進, 自我譴責之聲清晰可聞, 加上悟到這世界真是一場投射大夢, 使我對世間種種活動越來越不感興趣, 既然都不是真的, 除了推恩上主的任務之外, 其他還有什麼好汲汲營營的?

 

     但這樣的生活方式, 使我漸漸感到不對勁——如果上主是愛, 為什麼我有犧牲之感? 此刻腦海立即浮現, 那個通曉各家知見, 智慧第一的佛法大將——就是這個, 為了快點憶起佛的教誨, 我鎮日埋首書堆, 奇蹟課程已夠博大精深, 我還有佛法追著跑, 還有各家之言要研究, 讓我書永遠看不完, 知見永遠體會不夠——漸漸的, 我連看場電影的時間都沒有, 偶而抽離就是去跳佛朗明哥與畫油畫, 每日一起床便是直奔工作室, 雖然在充滿天堂頻率的光之子看書是莫大的享受, 雖然我已經每天都在做自己歡喜的事情, 但為什麼還有受限制與犧牲的感覺呢?

 

     經過之前與一位道友, 在真理上有過激烈的辯論後, 我突然警覺—–雖然內在有渡眾生的願心, 但其實裡面還潛藏了一個信念——我要贏, 不要輸, 不要無知, 我要成為智慧第一, 辯才無礙, 學富五車的修行泰斗! 天啊—–為這個信念要付出的代價可想而知, 使我無暇顧及種種關係與生活上的經營, 活在當下與放空是極為奢侈的事情, 每天都有個野心的聲音在催促你—–快點, 這本書還沒看完, 快點, 那個疑惑你還沒參透, 快點快點——-天啊, 我連偷閒看本壹周刊或漫畫都有罪惡感

 

      就在我對那個偶像還有點戀戀不捨放下時, 翻開奇蹟, J兄即刻答覆我—–

      只教人愛, 因為那是你的存在本質 ( T6, P86 )

      你的心分別對二個國度效忠, 因而無法徹底效忠任何一方, 你的真實面目並不是靠你的知見而建立的, 也絲毫不受它的影響   ( T7, P114 )

      在上主兒女知道自己的圓滿無缺前, 知見仍有存在的必要, 知見是你營造出來的, 你要它存在多久, 它就存在多久

      幻覺乃是你的投注, 只要你重視它, 它就會繼續存在下去, 驅逐幻覺的唯一方法, 便是撤銷你在它身上所投注的一切, 只要你還把它放在心上, 就是在賦予它生命     ( T7, P116 )

      你就是上主的旨意, 不要接納任何其他的意願, 只去看你內的上主之愛吧, 你隨時隨地都能看到祂, 因為祂真的無所不在, 在每個人身上看出祂的富裕吧, 你才會知道自己與他們同在上主內, 他們是你的一部份, 正如你是上主的一部份, 不明白這點, 你會感到孤獨, 明白這一點, 就有上主的平安   ( T7, P118 )

 

      ——–至此, 彷彿感到J兄在對我深深微笑——-於是我當下做了決定——-不論我曾經是誰, 有什麼大願, 皆不如在每個當下, 深深承認與接納—– 我就是上主的旨意, 出自祂完美的聖愛, 我就是祂純潔無罪, 圓滿俱足的上主之子 , 真的, 這樣就夠了——-難道還有比這更莊嚴偉大的嗎? 還有比這更榮耀, 更值得領受或追求的目標嗎? 我所有渴望的一切, 上主早已滿全了, 我還要在祂旨意之外營造什麼特殊意願呢? 只要衷心領受我的真實身份, 當下即是了——-

 

      當我粉碎並交出了, 那個對未來的野心與永遠要贏的信念後, 實在輕鬆許多——感到很深很深的鬆開了, 那個一直在催促與焦慮的聲音不見了, 讓我漸漸進入當下的奧秘之門, 越來越體會到上主是愛, 不是知見, 祂願我每一刻都活的圓滿幸福, 無需犧牲, 記得好像是泰戈爾的一首詩, 大意是——在每個寧靜夜晚, 我照例伏首案前, 振筆疾書, 喜樂的探索知識奧秘, 未曾懈怠, 突然, 某個恩典片刻來臨, 突然我抬起頭, 往窗外望去, 皎潔的月光映照在寧靜無波的湖面上, 映入眼簾, 當下我被如此的夜色震攝住——神啊, 原來我一直錯過, 一直錯過你開啟在我眼前的奧秘, 與當下如此寧靜的美——-於是我立即放下手邊的書, 推開門去, 深深融入如此絕美的夜色, 欣賞著, 深擁著且與它共眠——- ( 呵呵, 若知道此詩出處的朋友, 歡迎告知我, 謝謝 )

 

      能時時體會到當下的奧秘與幸福, 真好, 真好——不論你此時此刻在做什麼, 說什麼, 或體會什麼, 先放下自以為的知道或是肉眼的看, 內心不帶任何判斷, 就是深深的觀照, 與深深的向內聆聽—–細細品嚐上主現在要打開的禮物, 與祂要啟示的奧秘是什麼——

 

Categories: 心靈穿越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