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共修會的穿越心得      杜昱平

    每逢奇蹟研習營, 只能說奇蹟充滿, 卻也挑戰連連, 每趟回來, 總能感到小我信念的剝落, 以及放下我執的無比輕鬆——而這次, 從可以不斷打瞌睡的台下學員, 轉成必須上台分享經驗的講師, 我就知道, 這中間聖靈不會放過修理我, , 引領我的好機會——


    先是準備講稿的過程, 已是充滿靈光, 上主之師內疚的魅力講義的準備過程中, 頭腦居然一片空白, 無法運作, 只能在靜心中, 在隨意翻奇蹟課程的過程中, 甚至在睡夢中,  J兄不定時來透露訊息, 才有靈感趕快打字記下, 笑看自己簡直像廢人, 過往累積的知見不翼而飛了, 怎麼拼命想就是兜不起來, 此時讓我體會到更深的臣服, 與頭腦的無用啊, 只能祂叫我寫什麼就乖乖記下, 其他的就別再胡搞瞎搞了

 

    但真正的挑戰才來呢——終於在共修會前一週, 講義稿都交出去後, 看到其他講師們, 都在彼此演練並記下心得, 或滿滿的補充資料, 與影片的穿插準備, 怎麼此刻我還是一片空白呢? 於是開始焦慮了—-完啦, 難道要我持續空白到上台嗎? 這樣考驗我的信任交託嗎? 聖靈你要這樣跟我玩心臟病啊? 實在太風險了, 硬是把奇蹟課本攤開, 講義稿打開, 非得補充些什麼才能心安( 加點笑話都好 )——就這樣在書桌前, 硬撐了近一個小時, 天啊, 一片空白就是一片空白——一個字都寫不出來, 彷彿被聖靈抽空我所有的記憶行庫啦——-

    實在無計可施, 只好乖乖上座求救了——靜心中, J兄來了, 祂微笑說不用準備了! 放心吧, 一切都沒有問題, 你好好享受平安吧—–真神奇, J 兄簡短一句, 焦慮就消失了, 接下來是久違的, 好深好深的平安降臨, 下座後突然領悟一笑—–對啊我是誰呢? 我要操控什麼呢? 我只是祂的管道, 為祂交流所用, 我還要做什麼梗呢? 到時是聖靈在宣說, 只要我不插手干預, 推恩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

    但挑戰還沒完, 那天與一位道友通電話, 講到易經結果不太愉快, 他認為太極( 上主 ) 創造陰陽, 我說上主跟這世界毫無關係, 這世界是小我的妄造, 一場大夢罷了——-漸漸辯法的火藥味出來——之後他繼續寫MAIL追問, 真如與生滅的關係, 既然身體是幻何必吃飯, 我看你是修假的根本不懂等攻擊字眼不斷出現——我本想大翻奇蹟理論與他好好激辯一番, 但那已是共修會前一天了, 我不想破壞平安心情, 只想等研習回來後再說

     第一天共修會開始時, 聖靈真是夠了, 祂讓我聆聽每一講時, 頭腦還是一片空白, 連小抄都懶得記, 但心底那位道友的攻擊聲音卻縈繞不去, 小我真是陰險, 存心不讓我得享平安, 甚至一再重播倒帶, 幾乎快使我懷疑自己的領悟時——-眼看就要上台, 正要開始宣講何謂上主之師

     分秒不差的, 有如聖靈上身, 如行雲流水般的傾洩而出, 一個又一個靈感湧出使我連看講義稿的時間都沒有, 我把弟兄皆當基督, 如彌勒尊者般在分享, 甚至觀想整場只有J兄在對我微笑, 除此別無他人——聖靈果然從不失誤, 從不跳票啊, 當場信心立即恢復, 而晚上的療癒冥想, 我更是放心大膽全部交託了, 不用再準備什麼了, 我完全空出讓J兄來引領, 果然聖靈的療癒大能在全場迴盪穿梭不已, 在無言的交流中, 每位弟兄默默接收聖靈那完全屬愛的治癒訊息, 在那奇蹟降臨的恩典片刻, 所有的知見頓時靜默, 所有藩籬間隙瞬間瓦解, 而種種表相上的差異, 已不是問題, 剎那間連層次之分都不復記憶——-

     看到弟兄們釋放後的鬆開, 與感謝之情, 再再都讓我體悟——當初我是怎麼領受加百列與諸聖靈的治癒, 而今就是這樣給出去, 我只是把聖靈如何治癒我的恩典領悟, 不斷的分享傳播出去, 這就是上主之師的推恩任務, 不斷提醒弟兄與自己, 分裂真的只是幻夢一場, 從不曾真正發生過, 只要持續修好自身的寬恕功課, 繼續放下在娑婆渴愛的偶像, 那麼, 在每個險阻與誘惑的關卡來臨, 若真只為上主與天國而警醒, 那麼奇蹟的發生, 將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 結果當晚的抽到的治癒卡, 真是神卦啊——當你認清自己什麼都不需要做時, 就已由心中撤銷了身體的價值( T18 VII.7:1~3 )

     回到寢室上網看MAIL, 那位道友的攻擊信又來了, 還在罵我笨蛋根本不懂等等——-我心中一直問聖靈, 到底該如何答覆他? 難道要我回去把易經摸熟再與他辯到我贏為止嗎? 但聖靈並未具體答覆我, 直到第二天, 玩起你要對? 還是要贏? 還是要幸福的遊戲時, 突然想起來了, 小我就是要贏要對, 卻看不見真理的祝福, —–差點忘了, 這就是聖靈的答覆, 於是回MAIL, 逐漸放下激辯之心, 說給你贏吧弟兄, 我要的是幸福, 結果他還不死心, 繼續回說 妳這話看不出是來自聖靈, 肯定是小我說的——-真是挖勒——-於是決定暫時不理他了, 繼續我的研習課程吧

      有了第一天的信任經驗, 第二天演講內疚的魅力, 也是靈感不斷如泉湧, 治癒內疚的冥想, 也是完全交由J兄來推恩, 還有弟兄說, 根本聽不出是我的聲音了, ——這樣很好, 我不在是最好不過, 我若消失, 就讓位給真理了, 這才是身體的真正價值啊, 只有聖靈才知道如何無罪的使用身體——-之後的每場冥想, 不論治癒的主題是什麼, 雖然仍不時聽見弟兄的啜泣之聲, 但心裡明白——這些淚水, 很快都會在聖靈的撫慰下過去的, 對於憶起弟兄都是基督, 體會過上主臨在的我來說, 現在的悟境已幾盡穩定, 穩定到如何呢? 就是不論在什麼冥想中, 幾乎都看到彌勒尊者瞇眼微笑, 大放金光——-我明白, 聖靈要我不論在什麼處境中, 就是這樣看待弟兄, 也如此看自己, 除此之外, 都是幻覺, 不足採信——-

      之後一場又一場的冥想, 皆是此景從未變過, 只有金光越來越強, 涵容全場, 我終於不再抗拒, 對於那位寫MAIL攻擊我的弟兄, 漸漸放下不甘, 也願意如此看待他了, 這就是上主的答覆, 我還要定罪祂的聖子到何時呢? 我還要強加自己的意願大過祂的旨意嗎? 那不就又中了小我搞分裂的詭計嗎? 於是在丟下魔戒的片刻, 我說我願繼續放下判斷, 繼續體會弟兄與我的無罪本質, 唯上主的旨意永存! “ 後來抽祝福卡, 神卦又來了——-因著你的神聖關係, 真理得以傳揚真理, 愛亦得以觀照自己 ( T19 IV.7:1 ) YA—-

 

      共修會圓滿結束後, 在回家的路上, 小我還有不甘仍想反撲——我祈求聖靈助我放下, 突然腦海畫面一轉, 想起這位弟兄, 在我上路初期時, 其他弟兄尚未信任我, 甚至懷疑我是幻聽妄想時, 只有他相信我內在的聲音, 還鼓勵我要堅定的走下去不要氣餒, 只追隨那聲音準沒錯——天啊我居然都忘記這些了, 小我不都這樣嗎? 不記得收過十個饅頭, 只記得一個拳頭啊, 而聖靈則完全相反, 在最後的美夢中, 只要我記得弟兄愛的流露, 只留下屬愛的記憶, 將其他徹底視為虛妄不實, 就隨寬恕之光化去吧——-真好——真正放下了——-

 

       今天隨意翻開奇蹟, 為了護衛我的正念之境, 祂真是無處不答覆啊——肉眼既不是為了看見而造的, 因此絕對看不見, 因它所代表的觀念, 離不開營造它的人, 它的主人就是透過它去看事情的, 主人營造它的目的, 就是為了不要看見, 於是這雙肉眼便成了最佳道具, 目的不是為了看見, 你看, 肉眼是如何倚賴於外形, 無法越池一步, 你瞧, 它是如何駐足於虛無前, 無法越過形式去看意義, 沒有比著眼於外形的知見更盲目的了, 因所見若是形式, 就表示人的理解能力已受到了蒙蔽

 

       不要讓弟兄外在的錯誤隔離了你們, 他的神聖本質也是你的, 不要讓你肉眼所見的一切遮蔽了你的慧見, 使你看不見他的神聖本質, 而那本質會幫你看到你自己的寬恕, 不要讓那著眼於弟兄的罪過以及身體的知見, 蒙蔽了你對他的覺識, 你若相信身體能犯罪, 除了與他身體相關之物外, 你還會去攻擊什麼? 他的神聖本質與你的救恩都不受他錯誤的影響, 你不去看他的神聖性, 卻試圖在他身上看出你的罪, 好讓自己脫罪, 他的神聖本質既是你的救恩, 你把他變成有罪之後, 你還有得救的希望嗎?

 

       神聖的關係, 即使還是個新生兒, 必會珍惜那神聖性甚於一切, 在庸俗關係中, 每個人好似必須證明對方有罪才顯得有價值, 每個人都在對方身上看到迫使自己犯罪的原由, 如此, 任何一方都無法看出, 是自己渴望把罪當真, 才造出這些罪的, 理性則著眼於神聖關係的真相, 視之為心靈的共通境界, 使雙方都樂於在那兒修正自己的錯誤, 欣然獲癒而成為一體 ( T22, III.6,8,9 )

 

       呵呵——就是乖乖收回投射啦, 沒的討價還價啦, 祝福所有的弟兄, 皆能憶起自己的真相, 領受上主的旨意, 憶起天鄉, 阿—-們

更多訊息交流請上光之子網站   http://oshahem.blogspot.tw

 

      

Categories: 心靈穿越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