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29拙火釋放工作坊—-學員的療癒分享

關於對權威的憤怒埋怨正是近日與某位好友談話後的了悟,我意識到會使我失去內心平靜的,正是那種擁有主控權、可以左右大局的人──無論這權力是他自身所有,還是由更大的權力所授──單憑一己之情緒好惡而論斷他人或處置事物,對這種妄操生殺大權的人,我有一種深沉的無力感與怨怒。而在面對這樣的人事情境時,則很容易感到失去信心、容易責怪自己。

收到Kelly的課程通知及說明時,我心裡明白,這就是所謂的心想事成,我所需要的,就來到我面前。

由於我是靈修課程的新手,其實在聽完了釋放的流程講解後,並不知道會以怎麼樣的形式開始,所以萬沒想到,就在我以為是放鬆呼吸的動作之後,一切立刻就發生了。

這是我從未做過的「大口呼吸」的呼吸方式,就在一呼一吸之間,整個腰非常痠痛,我聽到各種聲音,然後發現自己幾乎是在喘氣,然後猛烈地咳了幾聲,突然汗出如漿(這次才真的知道什麼是「如漿」之汗)、站立不穩,頭好痛、又好暈,同時間肩膀以上像抽筋一樣緊了起來,從後腦勺擴散開來的抽筋使我整個頭皮臉皮都在抖動,感覺好像中風一樣,整個臉的肌肉不自覺地跳動,忍不住發出很痛苦的低嚎,天旋地轉下,雖然腦袋想著是否該叫人送我去醫院,但身體卻是不自覺地坐倒,我想我那時應該是縮成一團吧。

這時,從大口呼吸時身體難過的那種禁不住的流淚,變成了從內心深處發出的一種哀泣,伴隨著濃濃卻壓抑著的憤怒。

本來應該是要有個畫面或是對象,對著他發出內心的憤怒之聲,但我卻始終沒有固定的畫面或對象,一下子好像是我的老師,一下子又好像是父親、一下子又變成某個長輩,我對著他(們)反複怒罵:「你不懂就不要亂講!你以為你都知道?你為什麼不相信我?」同時,我也持續地問著「你是誰?」就這樣反反覆覆地罵著對方,最終就是責怪對方不肯相信我,無視於我的付出,把一切都毀了,使情況變得無法控制,我感到就算我怎麼努力,好像對方都總有別的考量而對我不屑一顧。

一直到臉上那種中風的感覺漸漸消退,我靜靜地換了角色,來到了剛才被我所怨恨的加害者的身份,「他們」(我認為那不只是單一個對象)所表達的意思很簡單:「你為什麼不能像我一樣?你為什麼不聽我的話?我已經告訴你只有這樣做才行!你為什麼不像我?我不能鼓勵你。你做得怎麼樣我都不會鼓勵你,你太驕傲了。」

最後來到了旁觀者的「我」,心中默問,為什麼要讓自己一再地進入這樣的戲碼當中?在裡面,我看到的模式是「掌控」與「被掌控」的拉鋸。那個一味要求別人相信自己,卻又指責對方什麼都不懂的「我」,其實跟那個要求對方要「聽話」、「像我一樣」的加害者,還真是如出一轍。要求別人聽話的同時,也就是害怕自己如果不聽話可能會帶來某些可怕的後果。

這個拉鋸遊戲為的就是要他人來證明自己的影響力,因為時時尋求他人的鼓勵、支持、讚揚,只得不斷地臆測對方想要什麼、喜歡什麼,甚至模仿起這些所謂的「權威」來了。在釋放療癒之後,我又向著「真實做自己」邁進了一步,沒有人可以勉強我去討好或是模仿別人,除非我主動放棄自己的力量。釋放了這種「繳械投降」式的舊有信念,讓我體會到,時時觀照內心,循著本性本然,生活會變得很簡單、很純一,希望有天可以隨時處在這樣的境界中,喜樂豐足無比。

                                                      無璨  2008,3,29

     在深層急促呼吸中, 面對過往的權威代表, 內在湧現的感覺是對權威的極大忿怒, 自覺受到迫害, 被奴役, 被剝削, 被控制, 被壓榨, 不被尊重, 沒有被平等對待. 悲傷的淚水止不住的流著, 我一再重複質問權威代表 : 你憑甚麼 ? 你算甚麼東西 ? 你憑甚麼這樣對我 ? 上天造人, 人生而平等, 你憑甚麼這樣迫害我 ? 你說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 假冒神的名義來唬巄我.

當我交換角色, 站在權威代表的位置, 心中充滿愧疚感, 在罪惡感中無言以對,

喉嚨發出一聲聲極悲傷的哀嚎聲音, 感受到權威者內在的恐懼, 自己捲縮在自己的牢籠中, 有種高處不勝寒的孤單恐懼感, 不被接納的空虛無奈感.

當我換到聖靈的位置, 我問聖靈我為甚麼要設計這樣的人生劇本

當下我了悟過去在權威者, 奴役者, 剝削者, 控制者, 等等角色中自我憎恨,

心中充滿迫害的罪疚, 今生選擇扮演受害者的角色, 想做補償及贖罪.

過程中我覺知到, 過去雙方角色都在學習, 但都是在罪疚恐懼中所以阻擋愛的交流, 透過聖靈讓我重新看清錯誤的信念, 清理釋放迫害者的恐懼與罪疚及受害意識等虛妄幻覺, 重新選擇寬恕, 憶起上主之子之圓滿實像, 純潔無罪, 釋放過去, 釋放自己, 釋放弟兄

當天使聖團將十字架重新置入心輪, 代表重生, 我向內在的聖靈臣服頂禮, 也在心中用愛和敬意向所有權威代表鞠躬, 我告訴聖靈今後我願在愛中給予, 也願在愛中接受, 感謝上主圓滿完整的愛, 永恆如是.                   惠珠 :

舊有的信念 : 對權威憤怒, 憎恨權威主宰公權力去定別人的生死

             憤怒埋怨上天不公, 為何允許讓某一族掌功權力, 讓他維持秩序,

             不合者必需被滅絕. 埋怨一出生血緣就被認定, 因此永遠不敢承

             認自己是誰, 因為害怕受懲罰而否定遺忘自己的出生, 於是模仿

             光明, 學習維持秩序, 害怕犯錯, 害怕做決定, 嚴苛的要求自己,

             自覺不配被愛.

療癒後 : 了解族群滅絕方式, 不是上天的懲罰, 不是愛作的決定, 了解雙方都在

        學習, 各有立場, 了解看似各有不同血緣, 其實都來自同一源頭, 而且

        只有一個源頭., 寬恕明白自己從未被定罪, 上天的愛是一樣的, 重新釋

        放所有恐懼., 讓聖靈光照, 重新詮釋, 明白錯誤只不過是一念之差

                                                              Sonia :       

  舊有信念 : 軟弱的人註定要失敗,對權威有抗拒及憤怒
> 不喜歡樣樣與人雷同, 認為每個人應有自我意識的發展!
>
> 療癒後 : 發現原來軟弱不是個錯誤,再剛強的人也有軟弱無能的一面!
> 不在排斥別人及自己的這個性格,發現沒有誰好誰壞!剛強及軟弱都 有生存的權利!
> 如此, 才能重歸完整 Lucy ( 女兒 )


舊有信
: 認為世界是不安全的, 自己需要去拯救別人,

責怪自己軟弱不願承擔, 有能力卻不行動去助人.

           自覺為女兒付出卻不被尊重, 不被接納, 有委屈很難過.

療癒後 : 世界很安全, 不需要我去拯救, 願意釋放過去那份菩薩濟世救人的執

        , 了悟世界在我內, 我平安, 世界就平安         淑薰( 母親 )

舊有信念 : 深覺被父親嫌棄, 沒有被好好照顧, 不值得被愛, 被不公平對待

          自覺被別人評斷價值, 亦生氣自己被評斷, 被要求要符合別人的期待

療癒後看見別人並非如自己所想像那般對待自己

          看見是自己的恐懼造成這樣的信念

          看見自己其實也是加害者, 也在批判別人

          看見別人並不存在, 自己不必符合別人的期待         小姐 :

Kelly : 擁抱黑暗, 認清黑暗不是真我, 當下承擔, 承認境是自己所妄造出來,

      心若無法整合, 身就無法整合, 神性就無法顯露出來, 寬恕妄念收回投射

      , 了解每個人都是神的孩子, 無罪無咎. 安居家中

 想參加最後二次拙火釋放工作坊的朋友, 歡迎把握412, 19( 二個週六晚上6:30~9:30 ) 的釋放療癒機會, 課程詳細說明請光之子宇宙奧義學院部落格 http://oshahem.blogspot.tw

, 最新課程進入

      

Categories: 學員分享

1 則留言

罐子 · 2011 年 9 月 10 日 上午 7:05

真的是很棒的一篇文章,我也是會對那種體格比我強壯又具權威感的人感到害怕想要獲得認同,諷刺的是我也會對聽到罕見疾病病友(玻璃娃娃)執意要生小孩感到憤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reCAPTCHA and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Service ap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