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現形記——-                  昱平  

這次去廣州, 把花精帶到那兒散播, 是我人生的新的里程碑開始, 心裡告訴聖靈, 表面上是去推廣花精, 但你要讓我體會的課題, 以及要傳遞的訊息, 都讓我看見吧—–先是28日我這屬鷄的要出發當天, 正逢”鳳凰”颱風襲台, 正擔心是否會延誤30日的課程, 結果當天準時起飛, 到香港轉機時, 原訂晚上8;30起飛的班機, 又臨時取消改晚上9:30起飛, 因禍得福的我, 中間等待的時間可去享用南方航空的貴賓室, 吃了一頓buffet與舒服的小睡一會, 還吩咐聖靈記得登機前半小時叫醒我, 結果登機後又有意外驚喜, 南方航空可能為了表達班機延誤的歉意, 居然把我的位子劃到頭等艙, 雖然到廣州只要40分鐘, 但也樂的讓我享受一下飛機上的”特殊待遇”囉

去廣州前, 很多人跟我說要小心提防他們, 畢竟他們是受馬克斯唯物主義的教育, 不能太信任與說太多等等—–這些話我放在心底, 但還是決心用愛的眼光來看待與他們交流的過程, 順便看見自己尚待寬恕的圍牆與界限——合作的公司員工與老闆娘余姐, 真的很週到的招待我, 帶我去廣州各個依山傍湖, 或市區熱鬧的餐廳用餐, 逛街等等, 很久沒過過這種生活上一切有人照應的日子, 雖然心裡明白値得領受, 但還是感覺到有些罪疚, 將來要怎麼還這人情債的呢喃之聲, 那就默默的持續寬恕囉

加上現在對能量場越來越敏感, 在授課的過程中, 感覺中國人的頻率還是非常厚重混濁, 尤其是要帶入雙手治療的示範, 我知道一旦將手放到案主身上, 他的能量訊息便會過來, 沒多久手便會又麻又酸, 回飯店後要排廢氣排很久——這也是我練習接納的過程, 還記得招商會那天, 一個代理商臉色發黑, 腰痛腿酸到走路都很困難, 余姐叫我幫他, 當下只看見他求助的眼神, 沒想太多便為他服務, 雖然回去後我的手臂又酸痛了許久, 但心裡很清楚——真實的我不受損傷, 內心繼續練習接納這樣的過程

這次的廣州之行, 雖然有很實際的物質收入, 我亦心存感激, 但當你面對的是一群毫無心理學基礎的美容團隊, 對我最大的教學考驗, 是不能”教太難與太深”, 如何把花精與情緒, 無形無相的心靈能量影響, 及對人性的尊重與關懷, 要用最潛顯易懂的話語, 悄悄的整合輸入這些唯物主義養大的心靈中——好在有多年與聖靈合作的教學經驗,  反正外面沒人, 是說給自己聽的, 靈感總在需要時來到, 終究順利的完成了任務, 整體給自己打八十分, 呵呵——直到余姐帶我去拜訪一位, 在中國很知名教導瑜珈的 郭 老師的中心, 郭 老師修密宗多年, 巧的是當天早上還跟她的助理聊到奇蹟課程, 下午就碰到我這混了好幾年的奇蹟學徒, 二人真是一見如故, 在廣州悶了多天聖靈知道我的心靈渴死了, 終於有人可跟我聊到內心深處, 望著 郭 老師屋內一幅巨大的菩薩畫像, 更加體會到宣說真理才是我心靈最喜樂的事情, 亦是我內最渴望奉獻的——-反而在台灣, 我已許久沒操練奇蹟了, 都是在生活中體會, 不出國還不知道, 台灣心靈文化已如此蓬勃發展與成熟, 甚至還不太珍惜, 這次交流後加深了我的精進心, 讓我徹底明白什麼是內心真正渴望學習與推恩的

回來後, 喉嚨腫痛了好幾天, 連晚上都睡不好一直在乾咳——起因在上週, 與學員一起在心輪與臍輪的光中靜心,  當紅寶石光的火焰從心輪燃燒開來時, 繼之前的國王原型後, 清楚看見皇后原型也跟著浮現了——只聽見她憤怒的不斷在咆哮, 在痛罵男人不是東西, 都是爛貨該下地獄等種種詛咒之聲—-她這麼清楚的顯現, 心裡明白跟七夕情人夜的一斷插曲有關, 那天從廣州搭機回來, 沒想到在機上遇到一位天秤帥哥, 當天就邀約了抵台後的晚餐, 不料抵達桃園機場後, 我的行李居然還沒跟著回來, 連國泰航空電腦都查不出行李現在何處, 當時心情真的很糟, 想到我的化妝包, 隱形眼鏡, 一堆待洗的衣物, 課程的講義資料與CD, 老爸的禮物, 還有講師費用——天阿連進家門的鑰匙也在行李箱內, 好在這些年的寬恕鍛鍊, 外在的混亂下仍感到有份平安——國泰航空說會一直追查我的行李, 直到找到後會立即送還, 這是第一次出國後空手返家, 後來想起帥哥的邀約, 覺得聖靈對我還是蠻好的, 於是決心與他共渡晚餐轉換心情囉

當晚的進行, 一如我過往的情感模式, 男方開始時總是熱情如火, 服務體貼周到, 才明白年輕時的”公主病”就是這樣來的, 覺得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男人就是應該要這待我, 就在差點沒被帥哥的炙熱衝昏頭之際, 看見我與男人的言談間, 竟是想”虧他打他與貶損他”的, 真是舊傷未癒啊, 對女人我並不會, 女人我可以發自內心的欣賞與讚美, 但對男人——尤其是讓我心動了, 覺得危險心要交出去了, 警報系統便開始鈴鈴大作, 過往的劇本便開始浮現, 這傢伙會不會又是個十天七天的過客呢? 果不然, 當晚一頓熱情如火的飯局後, 之後我們便沒了下文—–

這真是太誇張了, 現在我的劇本加速到只享受一頓晚餐就結束了! 真想咒罵聖靈, 愛情美夢讓我作久一點都不行阿——這次要讓我看見的究竟是什麼呢? 直到心輪的火焰釋放出這個皇后原型, 終於明白, 她對男人多生累劫的怨恨有多深, 還看見她與國王的相互對罵( 真有趣, 這些人格還會二邊叫囂 ) 國王罵她是個寡婦, 她也回罵國王不是東西, 冷落她又花心, 國王說你當初嫁給我還不是看上我擁有的一切? 你根本不是愛我這個人! 於是皇后就閉嘴不語——-

原來, 二顆心都是空的, 二個都是匱乏, 都是因世間偶像而結合, 不是出自愛——在紅寶石光的治癒中, 允許皇后所有的失落與憤怒浮現, 在內心讓她叫囂到靜心結束時, 我的喉嚨也啞掉了——真是厲害, 我還沒真正吼出來呢, 她的憤怒能量這麼大, 才看見我對男人的詛咒定罪竟是這麼深——-原來, 我不自覺的”冷漠, 與人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 皆是這皇后的防衛措施, 靜心中看見她努力的充實自己, 琴棋書畫藝術音樂樣樣精通, 總是不斷的自我提昇鍛鍊, 不是跟我很像麼? 也因內心太孤單驕傲, 無法允許自己討愛, 甚至連”性”都是一種贏得男人的交換手段, 動機都不單純——-看到這裡我漸漸明白, 原來我常常”沒有感覺”, 內心很難感受到愛的流動, 也很難為一個簡單的事就開心, 對自己要求極高, 對出糗很在意, 總要完美演出——-才明白這皇后佔據了我的心輪, 也因如此, 總覺得自己修整不完, 再多付出都嫌不夠, 總是第一眼看到缺點, 無法認同自己的諸多優點與美善, 所以當然無法輕易自在的接受與給出, 要不就是勉強自己角色扮演, 而扮演完總有犧牲受害之感——-

但我知道, 這份無條件的愛與接納, 必須先由我自己來給出——–她讓我的心肺不時劇烈刺痛, 常常狂咳不止到懷疑自己是不是要掛了, 喉嚨就像被火焚燒, 後來聲音沙啞到跟扁嫂吳淑珍沒二樣, 聽見皇后不斷激烈的控訴被遺棄, 我耐心的陪著自己, 也知道聖靈陪著我——-之後我放聲痛哭, 因聽見她不斷詛咒自己——我就是注定得不到我所愛的, 我就是這個命! 這個爛命! 上主你好狠——讓我注定孤單單的活在這世上當這些話在耳際浮現, 回想過往諸多無疾而終的感情, 真是最好的註解, 自天人分裂的一念之差後, 這罪疚是如此之深, 看到我是如此誓死與上主對抗, 與我的圓滿真相對抗, 除了止不住的眼淚, 也只能靜靜的等待——-此時腦海突然浮現奇蹟的一段話———考驗不過是過去你未曾學會的課題, 如今再度現前, 如此, 你才能在過去選錯之處重作一個更好的選擇, 藉以擺脫舊有的選擇所帶來的一切痛苦, 在每個困難, 煩惱及迷惑裡, 基督都在溫柔的呼喚你說”我的弟兄, 重新作個選擇吧!”祂深願治癒所有的痛苦之源, 不允許任何外在形象遮蔽了真理, 祂願除去你所有的痛苦, 你本是上主創造的喜悅之祭壇, 祂不會讓你孤苦無依, 獨自活在地獄的惡夢裡, 祂願為你的心靈清除一切遮蔽祂面容的障礙, 祂的神聖性就是你的神聖性, 因祂是你內唯一且真實的能力, 祂的力量也是你的力量, 因為祂就是自性, 也就是上主所造的唯一聖子( 正文31, p623~624, 3 )

在痛哭與咳嗽的交替中, 心靈痛下決定——上主我只要你的愛了, 不要任何偶像了, 我要憶起你的愛超越一切偶像之上, 我不是那個! 上主, 我要的只是你!

漸漸的—–咳嗽聲逐漸趨緩, 雖然心還是隱隱刺痛, 但內在更深處有股平安, 有股溫柔飽滿的力量, 漸漸的從心輪滿溢開來, 狂亂的心逐漸止息——-為了不再起嗔恨心徒增輪迴, 於是向聖靈祈求——聖靈, 讓我看見那位天秤男的真相吧, 他的真相是什麼?

漸漸的, 他在光明中浮現了, 在光中, 他對我說—–我會讓妳成為一個完整的女人! 然後便消失——-當時聽我還聽不懂他說什麼, 但一天天過去, 益發感受到他說的是真的, 不經過這一次, 我不會痛下決心選擇上主, 再次確定我要的是平安, 本體之愛, 及弟兄與我的一體真相——-所以, 無形中我越來越臣服, 抗拒心日益減損, 心越來越柔軟, 心輪的流動越來越明顯——記得那天靜心快結束前, 耳邊迴盪著聖靈愛的叮嚀——-愛是允許, 愛是接納, 愛是自由, 愛是放手, 愛是勇敢, 愛是痛苦的終結, 愛是喜樂, 愛是富足, 愛沒有對手, 沒有對立之物, 愛是一切——-你要如上主般去看, 如上主般去想, 上主之子

什麼是上主的看, 上主的思想呢? 因這世界非祂所造, 所以聖子惡夢中發生的這些均非屬實, 祂知你根本安居家中, 所有的恐懼匱乏孤單失落, 皆是對愛, 對自性圓滿的呼求, 除非我們寬恕自己造出的世界, 打造出來的種種偶像, 特殊關係, 不在自心之外尋找解藥, 真正甘心接受”上主是一”時, ”得享平安” 的心境會越來越長——漸漸發現對自己越來越溫柔, 對小我的各種花招越來越能一笑置之, 不論弟兄表相做了什麼, 越來越與聖靈的眼光認同——他是愛, 否則就是呼求愛, 包括現在媒體對陳水扁的一路追殺, 更是我勤於鍛鍊的好題材, 當心靈真的相信與本體分裂後, 那個浪子會不貪, 不嗔, 不痴, 不逃亡呢? 我能感到那貪婪也在我內, 或是內在還有攻擊報復的念頭嗎? , 很快的, 本體的光明漸漸在心中浮現, 提醒我再次記得何者是真, 什麼是假, 分裂沒有發生過, 所以這不是真的, 上主沒有造過匱乏, 故也不是真的, 就讓營造此世的隱微念頭, 繼續在我心中化解, 直到皆為光明所照亮——–

隨著這皇后原型不斷的溶解, 過往嚴厲恐懼的眼光, 不斷被聖靈愛的眼光所取代——因著接納了天國, 處處看到是愛的映現——現在看到男人, 眼光真的變了, 覺得他們都有可愛之處, 連那天在公車上, 看著一位老和尚彎著腰, 動作遲緩的慢慢下車, 司機也不催他, 就耐心等著他下車後, 車子才開始發動——-這畫面, 讓我的心充滿澎湃感動——上主的愛不論何處皆在示現, 甚至對這位司機大哥充滿感謝, 感恩他堅守崗位, 讓我們得已到達我們要去的地方, 感謝他的耐心等候, 得以重新洗刷我的眼睛——-同時腦海想起, 走在廣州街道上時, 一位穿著艷麗綠花長袍的黑人母親, 溫柔的彎下腰, 讓用布捆在她背後的孩子, 緩緩的滑下——若手上有相機, 我一定會將此刻留下來, 分享給大家, 然後想起那位天秤男, 在我行李不見情緒慌亂的時候, 聖靈派他來陪我吃頓飯過過七夕情人節的癮, 其實他已給出他的禮物了, 只要我不執著抓住, 那的確是很棒的夜晚——-若真能不執著於愛的形式, 放下認定愛將來一定要如何走向, 我才會快樂的話, 那麼, 或許在未來的每個境遇, 我的心會越來越自由, 將越來越能享受當下的發生一切——-愛情不永恆, 並不代表愛沒發生過, 很早以前, 聖靈就叮囑過我, 要將眼光凝定在愛的核心處, 但不能執著於愛的衍生物( 家人, 親密伴侶, 好友, 小貓小狗, 銀行存款, 甚至同修道友啦—— )否則會注定失落, 因外境是抓不住, 是注定成住壞空的——-當時聽的懂, 只覺得境界實在太高了, 還辦不到, 總是每遇分離, 被遺棄的痛就撕裂一次——-而今練習手冊與正文鍛鍊多年, 罪疚不斷的經聖靈治癒, 即使業障發作考驗現前, 對平安的信心益發堅定, 重新選擇的意願, 與心靈復原的速度是越來越快——-呵呵不過大家請放心, 國泰航空於回國後第二天就將行李送還囉

經由這次, 也看見在關係中, 我不願意承擔的部分, 或對方擁有令我羨慕的, 也是我尚未充分活出來的特質—–勇氣啦, 果斷與信心, 還有”直接與熱情”, 這些本來就在我內, 因不願接納所以才投射出去, 過往皇后對性感熱情有批判, 所以我內”卡門”的激情是被壓抑禁止的, 潛意識知道裡面住了一個火焰般的女人, 所以才會去跳佛朗明哥, 讓她出來透透氣, 這次皇后溶解後, 最大的收穫之一, 是跳錯或跟不上節拍時, 不再那麼嚴厲的罵自己了, 連畫油畫也是, 以前色階調不出時, 總是先責怪自己搞什麼, 但現在—–反而鼓勵的聲音時而浮現, 反正他們也不是真正的我, 跟不上也沒關係, 回去再多練習就好囉, 最重要是當下我開不開心? 現今, 跳舞, 畫畫, 寫文章, 對真理的修持, 帶課程, 過日子等等—–以前會有完美主義與自我證明, 壓力大的不得了, 而現在, 要去做任何一件事前, 會盡量看清起心動念的動機為何? 為什麼要這麼做? 發現”開心”是我當下的指標, 去做這些不是為了”成為”什麼, 也不再是為了別人的認同或讚美, 而是這個能量當它出現時必須要給出, 要釋放與流動, 現在, 越來越允許自心的喜悅引領著我, 讓這施與受的流動自然開展, 體會這個流要帶我去哪裡, 要給出什麼——就算什麼也不作, 許多對未來的妄想, 自訂的活命計劃, 與過去的悔恨逐漸在寬恕中化解, 連金錢的恐懼也減輕很多———而金錢不過是上主之愛的象徵之一, 過往金錢的流動對我來說, 跟死亡的恐懼沒二樣, 後來在釋放中看到, 是國王在心痛, 在大叫錢不能輕易出去! 否則打仗會沒資源, 建立國家需要錢, 自保要錢——等等一堆神智不清的信念, 大笑自己, 原來我囤積是為了”再開戰”阿, 還有自保活命 ( 嘿嘿跟阿扁的心聲像不像啊 ), 於是當下寬恕取消, 再次心中重申—–真正能保護我的, 是上主, 是我的真相, 而非我營造的人間偶像!

在我練完當天的練習手冊後, 突然又劇烈咳嗽不止——–咳到我把手放在喉輪上, 問這又是什麼? 漸漸的, 腦海中浮現往昔因宣說真理, 被火焚燒的下場, 皇后在一旁淒厲的警告——妳真敢說上主之道嗎? 誰會喜歡聽這世界不是真的? 妳省省吧! 沒人想真正醒來的, 這世界是我的! 講真理會不得好死, 不會有好下場! 妳等著看吧——-我知道, 這是我喉輪尚未全開的真正原因, 因對本體的信心還不夠肯定, 看見眾生還是喜歡聽二邊都要的法門, 就是涅盤天堂我想要, 但人間一切功名利祿也不放, 很多法門是把上主靈性拉到人世間, 來解決我們各類生存問題的, 這最受小我歡迎, 課程往往也所費不貲, 當然在我們在剛上路時, 這也是一個過程, 我也曾停在此玩了許久——-像各種正念肯定的咒語啦, 心想事成, 創造豐盛的祕法啦, 到造訪各個銀河次元, 詢問各星系的關係起源, 是否有智慧妙法可得? 雖然高靈答覆我不少宇宙奧秘, 賜我許多冥想靈感, 給當時深覺是宇宙孤兒的我, 不少無條件的愛, 也常讓我看見未來”地球會更好” 的畫面, 但總覺得每在高靈答覆後, 心理的謎團還是解不完, 想想總不能飛完所有的星系才能找到源頭回家吧? 就這樣在銀河飛了快半年一年之久, 最後終於甘願好好落地實修, 因體會到, 就算被宇宙能量充飽回來, 冤親債主現前還是打回原形, 仍感受到罪疚之苦——這無力感總使我趕快翻開奇蹟, 用寬恕化解恐懼妄念, 回到神聖的一刻, 平安是立即湧現, 一再的感受到本體力量的真實不虛

除非你決心只要真實之物, 只要天國, 否則各個法門的層次知見, 會在你心中衝突打架, 直到你做出最後選擇——-漸漸的, 很多的花招功夫, 通靈能力漸漸放下( 當然, 這些能力亦可為聖靈所用 ), 曾經我所愛的銀河弟兄, 也逐漸放下, 要承認他們仍是聖子”妄心”的投射, 是想做”宇宙之主, 與上主對抗” 的一念之差, 這過程我走了很久, 有如放下你”臆想”中的孩子般困難與不捨, 但上主的召喚日益強烈, 好似在我內安裝了一個導航器, 就是不能停留在這裡, 除非寬恕了我內對世界的批判分別, 除非聖靈協助我全面化解了, 那自造的圍牆與隔閡, 除非我在此世, 就能體會到天堂無處不在——否則此心是無法真正滿足, 真正安息——突然, 眼前一片漆黑, 陷入了一片漫天黑暗, 漸漸的, 看見一個咕嚕頭, 一身白骨, 帶著死亡氣息的站在我面前, 我毫無恐懼的望著它——-

它問—–你想違約是嗎? 我看著它, 內心平靜, 它接著說——你不記得了嗎? 你答應過我, 絕不掀開面紗, 憶起上主, 是你與我一起攜手, 打造這世界的一切! ! 我給你的是這麼多, 那個無形無相的能給你什麼? , 這裡有這麼多玩具, 你喜歡刺激變化是吧? 這生老病死, 高潮迭起的無常遊樂場, 不正合你意麼? 本體有什麼好? 不變? 多無聊! 你還是歸順我再跟我合作吧, 只有我會收留你, 因為天堂不是你這種咖能待的! ———呵呵, 回到了這始初的抉擇點是嗎, 感謝聖靈, 重新選擇的機會來到——-在心中默默的說, 上主, 我不再與你對抗了, 沒有一念之差, 也根本沒有這些盟約, 上主, 讓此心成為祢的居所, 為祢所用吧——–突然, 劇烈的咳嗽停止, 連日來沙啞的聲音逐漸復原, 感到喉輪開始流動運轉——-很快的, 心靈復活的自由與喜悅不斷湧現, 那一體圓滿, 我與弟兄安居家中, 根本什麼事也沒發生過的平安大能, 從心輪開始漫延到全身, 甚至連形體的邊界都溶解, 光明喜悅從我內延伸到無量無邊, 沒有盡頭——-

在感恩的心中, 翻開當天的練習課是——-166, 上主的恩賜交託給了我

1, 一切都已賜給你了, 上主對你有無限的信任, 祂深知自己的孩子, 祂施予時一視同仁, 只要是有助你幸福的, 祂決不會有所保留, 除非你的意願與祂的旨意一致, 否則就接收不到祂的禮物, 然而, 究竟是什麼, 使你認為在祂旨意之外還有其他的旨意存在呢?

2, 這就是世界形成過程中的基本弔詭, 這個世界不是出自上主的旨意, 因而它並非真的存在, 凡認為它存在的人, 必已相信另有旨意存在, 那個旨意導向相反的結果, 這雖然是不可能的事, 但任何人只要把世界看成必然, 堅固, 可靠而且真實, 就等於相信有二個造物者, 或是一個創造者, 也就是他自己, 決不會是唯一無二的上主

3, 懷有這種怪異信念的人, 是無法接納上主恩賜的, 不論上主的恩賜是多麼醒目昭然, 不論上主多麼殷勤的召喚他前來領回, 他必會認定接受上主恩賜無異於被迫背叛自己, 他必須否定它們的存在, 與真理對立, 為守住自己造出的世界而受苦

4, 這是他心目中所知道的唯一家園, 這是他認為自己能找到的唯一保障, 一但失去了自己所營造的世界, 他就成了畏首畏尾, 無家可歸的流浪人了, 他不明白這兒才是真正令他害怕的地方, 使他無家可歸, 淪落異鄉, 時隔日久, 他不自覺的忘了自己從何而來, 往何處去, 甚至更忘了他自己究竟是誰了

5, 在他孤獨而無謂的流浪中, 上主的恩賜伴隨左右, 他卻一無所知, 他不可能失落這些禮物的, 但他卻故意不看上主對他的恩賜, 他繼續流浪, 舉目四望, 一切都是枉然, 眼看腳下的彈丸之地日益萎縮, 只有不知所終的遊蕩, 縱然上主與他同在, 縱然他擁有使一切事物形如廢鐵的曠世鉅寶, 他依舊孤獨的在痛苦與貧困中流浪

6, 他顯的如此心酸疲憊, 銳氣盡失, 且衣衫襤褸的走在亂石上, 每一步都是血跡斑斑, 凡是淪落此者, 都已踏上他的覆轍, 像他一樣受盡挫折與絕望, 同為天涯淪落人, 他只需明白與他同行的聖者, 開啟他的寶藏, 就能重獲自由, 你卻眼看著他硬要走自己的路, 實在可悲

7, 這是你所選擇的自我, 為了取代實相而造的贗品, 你不惜違反一切理性, 證據, 蠻橫的護衛著這個自我, 儘管所有的見證都證明這不是你, 你一概置之不理, 只顧垂著眼皮繼續自己所選的路, 深恐瞥見一線的真理, 會使自己由自欺中解放出來, 重獲自由

8, 你恐懼的蜷缩成一團, 以免自己會感受到基督在拍你的肩膀, 並看見祂的手溫柔的指引著你去看那些禮物, 那樣, 你還聲稱自己在放逐中一貧如洗嗎? 祂會使你對這種自我觀念忍俊不住, 你還會顧影自憐嗎? 上主只願聖子充滿喜悅, 你卻故意為他製造種種悲劇, 這又算什麼呢?

9, 如今, 你的千古恐懼已經臨頭了, 正義終於逮住了你, 基督的手輕拍著你的肩膀, 而你感到自己並不孤單, 你甚至開始想, 自己心目中那個可憐的你也許並不是真正的你, 也許上主的聖言比你自己的話要真實的多, 也許祂所賜你的禮物才是真的, 也許你企圖徹底遺忘上主之子, 決心放棄你的自性而為所欲為, 然而這個計劃絕對矇蔽不了祂的

10, 上主的旨意無意跟任何人作對, 它就是它而已, 你那企圖放棄自性的計劃, 囚禁不了上主, 祂對自己旨意之外的計劃毫不知情, 雖然祂不了解那種需求, 但仍予以答覆, 如此而已, 你一但得到了祂的答覆, 就再也不需要任何東西了

11, 如今, 我們活著, 只因我們不可能死亡, 死亡的願望已經得到了答覆, 過去的死亡之見此刻已被慧見所取代, 它看的出, 你並非那個假裝出來的自己, 與你同行的聖者只是憐惜的說”事實並非如此”, 就已溫柔的答覆了你所有的恐懼, 每當你被貧困之念所困時, 祂就會為你指出你所擁有的一切禮物, 每當你以為自己孤獨害怕時, 祂就會告訴你祂在陪伴著你

12, 祂還會提醒你所忘掉的另一件事, 因著祂在你身上的一觸, 你已變的像祂一樣了, 你所擁有的禮物, 不是給你一個人的, 如今, 你必須學習把祂所賜的一切給出去, 這就是祂的恩賜所含的課程, 因為祂已經將你由當初, 為逃避上主而營造出來的孤獨之地拯救出來了, 祂讓你記起上主已賜你的一切, 祂還會告訴你, 當你接納這些禮物, 並且認出它們本來就屬於你以後, 便會產生何種意願來

13, 這些禮物都是你的, 已交託給你管理, 要你由那孤獨旅程脫身後, 把這些禮物帶給所有仍在蹈你覆轍的人, 他們並不了解自己是在自作孽, 如今, 輪到你教導他們了, 因你已經由基督那裡找到了另一條可走的路, 你只需教他們看出, 凡是受到基督感召並認出上主恩賜的人, 必會獲得幸福, 不要讓悲哀所惑, 辜負了自己的重任

14, 如今, 對那些期待你來解放的人, 你的嘆息違逆了他們的希望, 你的眼淚也成了他們的, 你若病了, 也會延誤他們的痊癒, 你的恐懼只是告訴他們, 他們理當恐懼, 你的手帶來基督的慰藉, 你已轉變的心靈證明了, 凡接納上主恩賜的人, 不可能受任何痛苦, 你已肩負了將世界由痛苦解脫出來的責任

15, 不要辜負這個重任, 應以親身的經驗, 證明基督的感召所能帶給人的恩賜, 上主已將祂的一切禮物交託給你, 以你的幸福向人作證, 凡是決定接受上主恩賜及基督感召的人, 其心靈將會如何轉變, 這就是你當前的使命, 因上主託付給所有接納這些禮物的人與眾共享的任務, 祂業已與你分享了祂的喜樂, 如今, 輪到你把它帶給世界同享此恩

更多訊息交流歡迎上光之子部落格http://tw.myblog.yahoo.com/kelly16826


Dear Kelly,

看了妳的 “皇后現形記”

我明白了  為什麼在當下我會想到要打電話給你

難道是我的內在知道這篇文章對當下的我是有幫助的嗎

我不禁莞爾  感謝神安排了所有的一切

謝謝 kelly 這麼即時的讓我看到這篇文章

希望再不久  我們有機會  坐下來好好聊聊

就這麼約定了  我等妳喔

送上我滿滿的祝福

Rebecca

  •  
  •  
  •  
  •  
  •  
Categories: 心靈穿越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