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聖子—-           昱平

我親愛的孩子

你在哭嗎

你正在暗夜裡哭泣嗎

你今天又受到責罵了嗎

還是, 今天你又要試著去討好

討好你的父母, 同學, 老師, 及所有你在乎的人

可是—-發現又失敗了嗎

你總覺得不論你怎麼做, 老是做不好

那種揮之不去的沮喪, 與無能為力感

你是否常常覺得你很渺小, 與無價值呢?

各種獎狀, 上台接受榮耀, 種種輕而易擧的好事

永遠—-永遠都是不屬於你, 你只能

默默的站在你的角落

看著別人歡笑, 擁抱打鬧

你只能不知所措, 咬著指甲, 怕別人發現你的敏感與脆弱

不論玩什麼遊戲, 你怎麼也贏不了, 總是被罰與被糗的那一位—–

遊戲都贏不了, 更別說功課,交朋友與討爸媽歡心了

即使你已長大了

成家, 立業, 結婚, 生子—–

你好不容易, 適應了社會該生存的一切條件

這一層又一層的盔甲, 不知不覺,已使你活的像重裝機器人

但是—-我卻常常聽到你在哭

我明白—-那是很深的在求助

那適應的好痛苦, 勉強自己配合這個社會

即使你不想笑, 也要笑, 不想爭奪, 卻要逼自己去要求, 去掠奪這個世界

即使你好累了—–但仍要打起精神一再的上戰場

因為你害怕—-你不能再失去僅有的這一切

否則, 是不會再有人接納你, 寬恕你, 憐憫你, 給你機會的

你累了嗎

你知道,那勉強自己振作的背後

隱藏著—-你對愛, 對天堂記憶的呼喚嗎

你只是隱約覺得, 自己不該活的如此卑微, 如此的受限與不自由

但是答案在那裡? 道路, 鑰匙在何處?

有時, 你又會抑制這個渴望而停止探求

因為放眼望去,每個人都是這樣過日子的, 毫無異議

但是這內在衝突的苦, 張力會一次比一次還要強烈

因為, 你無法再逃避與掩蓋, 你的確來自天國, 你是天堂之子

每一次都是關鍵選擇, 都是家鄉記憶對你的召喚

安靜下來吧, 與我待在一起

Stay with me

Stay with me~~~~

試著深深的呼吸, 一次又一次

感到每次的吸吐間, 讓天國的平安滑入你心, 逐漸鬆開你緊繃的身心

感受我的翅膀把你深深的包裹起來

然後, 讓自己安住在

一朵巨大的粉紅玫瑰裡

讓完美的聖愛之光, 深深的滋養滲透你—–

直到你所有的眼淚都被我擦乾,內心的痛楚都被我撫平為止

否則, 我是不會滿足的

你願給予自己這樣的愛嗎

親愛的, 我再問一次, 你願意嗎

我在你心裡, 身外, 每一處, 等著你的邀請, 日日夜夜, 無時不刻—-

親愛的聖子, 接納我吧

因我是為了恢復你的記憶, 你的莊嚴偉大,圓滿健全而來的

讓我陪你穿越所有的罪疚恐懼, 治癒所有渺小卑微的幻覺, 溶解你自以為的圍牆限制, 溫柔安撫你每個入眠的夜晚, 輕輕喚醒你因驚嚇而緊閉的雙眼吧, 然後, 你會與我相視微笑, 原來, 這不過是個惡夢罷了—-

只要你接受這邀請, 整個宇宙會立即知曉, 從此, 孤單已成幻覺

現在, 你是已否準備好,深深的閉上眼睛, 敞開你的心, 你會見得我的, 我保證

我屹立在你的究竟圓滿處等著你, 在你早已沒有問題之境, 深深的賜福於你, 等著助你恢復喜樂自由, 天堂之子

後記—-

當我從畫室, 將這幅畫帶回來時, 坐在捷運上, 旁邊正坐著一位唸復興美工的男孩, 他毫不掩飾的,認真的盯著這幅畫在看著—-我微笑著把畫拿到他手上, 讓他欣賞個夠—-然後問他, 你可懂嗎? 他說懂的, 一個小孩走出恐懼, 被天使帶向光明—-剎那間, 我無話可說, 一個了解的溫柔,流傳在我與他之間

然後出了捷運, 發現, 又是一個唸復興的女孩, 害羞的跟在我後面, 偷偷的在喵著—-正暗驚此畫的感染力, 然後, 再次微笑的, 將畫放到她手上, 讓她看個夠, 她一直說, 好厲害好厲害, 我才唸高一還沒修油畫, 不知道哪一天可以畫到這樣—–此時,我居然答覆了, 一位在藝廊當總監的朋友, 他當時對我說過同樣的話—–你永遠要記得, 重要的絕不是技巧, 而是那份”心”, 是那來自靈魂深處的張力與感動,找到了這個, 技巧再練決不是問題, 專注在你真正感興趣的題材與熱情上, 不斷的去嘗試, 而畫家與畫匠的分別即在於此

  •  
  •  
  •  
  •  
  •  
Categories: 心靈穿越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