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後—-覺醒於愛()         昱平

後來, 進行一個活動, 子喬叫我們每人挑選一個地上的抱枕, 拋開所有過往頭腦的既定概念, 專注的, 空出頭腦來觀照你眼前的抱枕, 觀察它是什麼顏色? 什麼形狀? 什麼設計? 它要表達什麼? 空出你所有過往既定的概念, 就是專注的看著—–

      在我眼前, 是個日本設計風格的抱枕, 外圍一圈是紅色的邊, 中間有各種不同顏色形狀的楓葉, 底面是白色的—-看著看著, 突然有股厭煩感昇起, 聽見心裡在說—–靠我真的很不喜歡日本, 一切都小鼻子小眼工整的要死, 好壓抑的文化跟設計啊—–聽見時嚇一跳, 因這是我埋在心裡從未敢表達出來的聲音, 接著浮出來的第二念是—-或許, 或許我可以試著欣賞看看, 畢竟那麼多人喜歡日本的文化風格, 我應該可以再更深入的去融入看看—–

      然後, 當我繼續放大觀照的場景, 擴及到地板上, 及教室周圍的空間時, 發現地板是粉紅色的, 抱枕的周邊是紅色, 而我當天穿的褲子也是紅色—–往後拉大看去—-發現一切配色,位置都搭配的剛剛好,放眼望去, 有如一個”整體”, 似乎沒有誰不該”在”那裡—–這時, 感覺上好像又可以接受它了

      但因為時間還沒到, 我只好又繼續的盯著它看—-看著看著, 突然湧現了一股深層的憤怒, 與憎恨感—–於是即刻深入這憤怒的根源, 突然明白了—-這是我一個根深蒂固的僵化模式,那就是—-如果這個東西( 事件或人 ) 是受到大眾歡迎的, 普遍受到喜愛讚賞的, 或非常有商業利益與價值的, 那麼, 我便不敢說出內心對它真正的看法與感受, 然後, 便會勉強自己去喜歡它, 附和它, 甚至去推廣它—–但是我從來沒有真正問過我的心, 頭腦決定了就算, 我從未問過心, 你是真的喜歡它嗎? 你對這個東西的真正感受是什麼? 做這個事情會讓你感覺到榮耀與開心嗎? Oh my god—–這麼多年來我竞是這樣對自己的—-這是很深的生存恐懼, 想起從小到大, 老媽常對說”快抓住這個機會!否則你損失可大了, 這機會你不抓住以後就沒有了, 你不要不知好歹—– , 漸漸的, 在危機的餵養下長大, 職場十年下來, 我成了反應超快的業務高手與機會主義者,但如奇蹟所言, 上主為我們每個人的苦設了上限, 2002年時, 終究厭倦了行動下的推動力是恐懼, 而且也無法再承受, 這種種逼迫自己行動的高壓了—–

      難怪開中心這些年, 知道有很多不錯的老師與課程, 我卻根本動不了—-擁有近百坪的空間, 卻無法充分利用它—- 這過程我已不知寬恕多少回的自我嘲諷與譴責, 我只知道無法再用過去的厲害招數來面對現在,但最後卡住的根源究竟在那裡? 原來, 是我的”心”—-我從來沒有真正傾聽它的聲音, 與它的意願—–突然, 我的心立即開始刺痛與胸悶, 差點無法呼吸—-“沒關係, 親愛的”我溫柔的對它說”謝謝你, 我明白了, 我真的明白了

後來, 大家圍成一圈, 持續在唱誦OM—-一邊唱誦, 一邊感覺到我的心輪不斷在顫動, 在綻放, 開花, 不需任何原因的,無條件的喜悅與開心一直從心中不停湧出—-在這個恩典的時刻我清楚明白, 從今以後, 我只能做,會讓我的心唱歌,跳舞, 喜悅與榮耀的事了, 若此事( 或人 )無法讓我的心感動, 再多的錢也沒有意義, 而且, 此心若沒有相應, 這錢也別多想了, 因它根本不屬於我也賺不到—–當我深刻的融入此領會時, 心輪更是喜悅的震動不停—-ya—-終於找到了我內的豐盛鑰匙,當下領受到神之子的開心復活, 那是不需任何誘因或外在事件, 是那麼的純粹, 簡單, 是找到自心源頭的自發喜樂—-

         第二天, 每個人選一個空間, 開始走自己的時間線, 在慢慢移動的過程中, 你會看見從小到大(甚至過去生),各種劇本情節下的真相—–當我閉上眼慢慢移動腳步時, 立即看見還在子宮裡的我, 是個雙手握拳, 雙眼緊閉, 神情緊張的嬰兒, 因背後, 是那充滿漫天黑暗恐懼的河童, 齜牙裂嘴的不停在我耳邊低語—–“你不配—-你根本不配—–你注定要跟地獄綁在一起—–因為你是個壞孩子, 你殺了很多人, 造了很多業—–你注定要吃很多很多的苦, 才能得到一點點—–你也不配做你喜歡做的事, 你不配—–就算你真的去做了—–你注定很辛苦也只能得到一點點——murder——

         難怪我從小就不開心, 是個很封閉的孩子, 五歳就想自殺, 但沒膽完成, 而我母親天天挑剔指責我的那些話, 不就是河童潛意識呢喃的具體投射? 難怪我國三那年遭到全班的排擠, 天天以淚洗面—–難怪我好不容易唸到銘傳商設, 以為終於可以浸淫在自己喜歡的繪畫創作, 但我仍然馬不停蹄的週一至週五晚上兼家教, 六日在麥當勞的拼命打工, 而繪畫的作業卻幾乎是在課堂中草草趕完, 因我早就認定我不配了—–於是你就會相信那些話”畫畫的幾乎都會餓死, 是不能當飯吃的, 浮上檯面都是那些少數人的機會罷了, 要不就是你死後掛掉才會出名—-

         難怪我商設沒唸畢業, 就急著要找工作賺錢了,”從此”聽見聖靈在說—-“從此, 你早已放棄開心與歡笑的權利了, 此後, 你只是不斷尋找偶像罷了, 金錢, 名利地位, 別人認同的眼光, 已失去了與內在單純喜樂的聯繫—–“ 然後, 呈現的是,我一心只渴望站在業績版上榮耀肯定,其他的都不重要, 代價是, 毫無生活品質,更不明白為什麼有些人, 只為了吃到一頓美食, 或收到一張卡片之類的小事, 就能感動開心? 當然也不懂如何經營關係, 然後, 就是好辛苦賺到後又很快失去—–“從此, 你已完全與偶像認同了—-“聖靈說,然後, 看到我的靈魂幾乎是趴在地上, 上面被一個巨大的黑色石塊壓住—-根本動彈不得, 代價就是, 憂鬱症爆發二次

        “然後, 你終於受不了了, 終於辭掉工作, 開始踏上這內在覺醒之路了—–“ 至此, 心靈的復建工程開始了, 於是所有潛意識的恐懼罪疚劇烈的浮上檯面, 往昔種種相信與小我認同的那一套, 皆一一要被聖靈翻攪出來, 清理, 治癒與淨化—–這一次又一次的內在信念, 累世圖像與記憶不斷的浮現, 跟死亡的恐懼沒二樣, 全身的細胞記憶與脈輪光體上的染污, 全在經歷根本性的清理與撼動—–但我無路可逃, 無處可退, 因我苦夠了, 除了抓緊聖靈的手, 因這是我唯一可以看見的光明與力量, 一旦我回頭, 很清楚會再成為恐懼的俘虜與階下囚, 但我受夠了限制與束縛, 且決心要自由! 不是那種提皮箱飛來飛去的身體自由, 是天國的自由! 是那涵容一切,無所不包, 知道不論在什麼境遇下, 我都是平安的, 除非潛意識所有害怕受懲罰, 被遺棄, 與限制愛的程式皆能夠逐一溶解, 並體會到心靈真正的圓滿遼闊—–就好像是翅膀再度張開了, 如同晴空萬里, 大海般壯麗的無限自由阿

        現在土星流年進入我的第五宮處女座, 在占星學, 第五宮與處女座皆與”孩童與幼年”課題有關, 要不就經由你的孩子, 寵物來顯現一些事件, 或是你的內在小孩來演出,加上我五宮內又有冥王星與南交點, 此二顆星皆與累世業力,僵固的人格模式有關, 而冥王星即是漫天的黑暗, 地獄道, 死亡, 壓力恐懼與罪惡感, 真正穿越後會帶來如原子彈爆發的重生與覺醒—-就是奇蹟二階所講的”魔窟之旅”, 即潛意識裡黑暗的隧道, 你必須親自打開地窖的門口, 深深的往下走去, 深深的看—–每次加百列總對我說” 向你最深的恐懼前進, 孩子, 因為, 在隧道的盡頭, 有最亮的光在等你, 沒有什麼好怕的, 唯有當你真正走過之後, 就會明白, 愛才是唯一真實之物, 那時, 你將帶回重生的聖歌—–“ 所以這個小女孩, 一次又一次的在洞窟中擦乾眼淚, 化解驚嚇後又重新信任, 再次握緊祂的手, 繼續上路—-

       然後明白了, 為什麼從小到大, 我從來不敢真正承認與說出, 我究竟喜歡什麼, 我真的好喜歡星星, 卻從沒有大聲承認過, 我喜歡唱歌跳舞畫畫寫作或宣說真理, 但就算我去跳佛朗明哥, 畫油畫, 寫文章或帶課程時, 潛意識那河童嘲諷的聲音卻清晰可聞, 它就是在重複—-你不配, 你殺了人, 要受業, 你會受懲罰, 要下地獄—-我也好喜歡光與天使, 在靜心時可瞬間上到光界去拜訪他們, 並進入銀河星際之門, 造訪群星, 彷彿我本來就來自那裡, 但河童總嘲笑我—-你是在作夢吧, 講出來沒人會相信的, 實際點吧! 所以,我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 如果我能停止嘲諷與自我懷疑, 本體的光明與創造力是該綻放流出的—–

而這集體心靈共有的內在孩童的原型, 個人若未負起治癒的責任, 它會持續從心識中投射出無家可歸, 家暴受虐兒, 戰火中與被遺棄的, 匱乏生病受苦的各種受害畫面, 但在這些圖片下面, 是那個堅持要弄假成真, 害怕受懲罰而不敢回家的浪子之心, 也是對上主,天堂圓滿實相的抗議, 我只能持續的讓聖靈治癒這心靈的疚—–前天下午, 我又跌入了那漫天的黑暗地獄, 看見煉獄之火在焚燒著, 一群人在火裡喊著饒命阿救救我阿—–只覺全身發冷且腹部丹田區一直在顫抖—-剎時我感同身受這個苦, 為什麼很多的孩童常有莫名的驚嚇, 情緒困擾, 自閉或躁鬱, 反社會或適應不良, 但他說不出口也無法表達, 甚至很多是有特殊天賦的孩子, 只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無法走出—–都是被這害怕受罰的疚嚇壞了, 我只能持續的擁抱自己, 與這啃蝕著我的恐懼共處, 不急著驅趕它, 等待著被轉化—-後來晚上去上光的行星八課程, 在分享的過程中終於哭了出來, 很妙—-哭出來, 它就鬆了, 然後, 光明,平安, 終於回來了—–最近完成了一幅油畫, 就是描敘小女孩如何從河童的俘虜, 到被天使的光明照亮而走出的歷程, 歡迎大家上部落格欣賞歐

       近來, 生活上的習性也一直在蛻變, 開始可以在早上”九點”前起床囉, 而且是自動不想賴床, 也買了慢跑鞋開始早起慢跑, 讓身體開始活動起來, 感到身心無時不刻被宇宙天地能量所充滿—–現在, 越來越能體會到那單純的幸福, 原來, 能夠好好的, 專心凝定的看完一篇好文章, 沒有急著要趕下一篇,是幸福—–原來, 覺得累了就上床休息, 不再罵自己怎麼這麼怠惰, 是個允許的幸福—–原來, 當你聽到一首動聽的好歌, 可以好好的欣賞與聆聽, 甚至跟著唱和起舞—-但你沒有急著手邊同時要完成八件事, 就是專注的”在”享受這首歌—–是幸福,有天早上, 下樓去早餐店買份三明治, 然後坐在公園的樹下, 悠閒的享受微風與早餐, 吃完後開始鬆開關節與運動, 沒有趕著等一下要去做什麼, 就是好好的享受此時此刻, 這是幸福—-發現能夠慢下來, 是因內在體會到平安了,否則對忙碌的現代人根本是奢侈, 回想過往被小我掌控的日子, 所有的作為皆像獵豹—-快一點再快一點, 慢下來機會是不等人的, 導致很多事情瞬間爆發力超快但虎頭蛇尾, 三分鐘熱度, 但現在,新的蛻變之流卻好似提醒我—-萬丈高樓平地起, 寧願慢的像烏龜, 但每一步皆要穩穩的走, 踏實的走,提醒自己歸于中心,該學會的步驟一個都不能省略, 而且還要配合宇宙整體的步調, ,仍在體會獵豹與烏龜之間的平衡, 真是急不來勒—–

        最近又一個愛情美夢被打醒了, 一些朋友打來關心還好吧, 妙的是—-事件來了就知道你鍛鍊的功夫如何, 沒有待在受害者裡太久, 情緒來了就早起慢跑, 聽見心裡還是在咕噥著—-男人都是爛貨該下地獄, 騙子沒用的東西等等, 想起那天在中心辦”女神之舞”工作坊, yaco老師叫我們跟母親的性能量連結時, 所有人下盤都揪了起來, 神情痛苦步履蹣跚的走著, 竞聽見我母親的下盤也在咕噥同樣的詛咒—–難怪我老爸會跟她分開住, 我的外婆與外公也是台灣江蘇的人海二隔, 到過世都未曾再重逢—-然後, 老師叫我們送粉紅光給所有母系的祖先—-送光的同時, 感到這模式必需在我這一代中止, 而且我不再需要這信念了, 也不想再起嗔恨心增加心靈的染污—–霎時, 我的尾椎居然自動要擡起來,真是意外驚喜, 因我是扁屁股, 但心靈下決定後身體自然要跟隨配合—-感到尾椎吃力的要漸漸往後抬起, 雖有骨盆要移位的痛楚感,但若屁股可以變翹呵呵是更讚的禮物啦

        我問聖靈, 這次愛情夢碎還要我看清什麼呢? 體會後明白—-原來, 我對愛情如此大的嚮往, 渴慕熱愛與專注力, 這麼大的能量, 必須要先拿來”愛自己”, 要先貫注在自己身上, 並愛上真實的自己( 包括不化妝歐 ), 願意接納自己的所有面向, 毫無保留的, 對自己的所有感覺忠誠, 誠實的, 開始尊重自己的天賦禮物, 持續的練習深深善待自己, 與寵自己—–亦要熱愛自己的真相, 不要動不動就要與本體分開, 時時提醒自己沒事, 安居家中, 不要弄假成真—–呵呵, 聖靈就是聖靈, 對於過往活在小我習性下的我, 真的連”愛自己”都有罪疚, 這將會是個嶄新的人生體驗, 開始完全的忠於自己—–但我樂於開始嘗試, 且宇宙告訴我, 你若不先將這份大禮獻給自己, 而想要從別人身上得到, 是不可能的! 好棒的領悟—-接受之後, 會覺得很多事情不再有好跟不好, 也不會執著你堅持想要的結局, 只覺一切的發生都是最好的發生, 都是上主願我活的圓滿幸福, 都是為了我的覺醒與自由—–

        謹以此文, 謝謝一路陪我走過的兄弟姊妹, 謝謝你們的一路教導與示現, 讓我看到愛在人間的各種呈現, 逐漸瓦解了我的心牆與畫地自限, 也謝謝我母親如此激烈的反向演出, 照亮了我所有要治癒的批判恐懼, 啊這點滴過程真的實屬不易與難熬啊—–也謝謝所有”生命舞動”的同學陪伴, 與子喬的諄諄提醒, 點點滴滴我都聽在心裡, 就靜待在往後的日子裡, 持續的讓存在蛻變我, 讓殘餘的習性持續剝落, 到喜樂順服的為祂所用吧

更多訊息交流歡迎上光之子部落格http://tw.myblog.yahoo.com/kelly16826

  •  
  •  
  •  
  •  
  •  
Categories: 心靈穿越

1 則留言

J · 2008 年 11 月 18 日 下午 12:54

親愛的看見這些心路歷程,
感覺到妳的勇敢與喜悅,更清楚看見愛自己是從誠實面對自己開始,
能與妳分享這一切經過很是開心,
所有的祝福與圓滿我想已經與妳同在,

謝謝妳所分享的,一切如是永恆如是….

佳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