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作—–拉之子的覺醒

                               

法老的安息—-          昱平

 125日 終於去上了為期3天半的”天使療法”, 在報名前是幾經猶豫—–心裡覺得我跟天使還不夠熟嗎? 需要花二萬多的學費再去跟他們連結嗎? 而且很清楚這是以能量為主的課程, 並不會期望聽到如解脫法般的智慧知見, 而且正逢我中心要結束, 一堆搬家清理的事情尚待完成—–在頭腦層面是諸多不可能, 但尤其在報名截止前數日—–內心的召喚卻日益強烈, 終於決定聆聽心的感覺, 報名繳費上課去, 而且心裡已作了決定—-無論如何, 聖靈必有安排, 放下所有的預設, 也許並非一定要從這老師”獲得”什麼, 也許是這幾天相遇的學員, 也許是整體療癒的氛圍—-無論如何, 就信任過程與聖靈吧

       講師是設計天使卡的朵琳.芙秋的兒子”查爾斯”, 是個很可愛的帥哥( 註明已婚 ),常會害羞的臉紅, 很享受滔滔不絕的講課過程, 所以覺得我們休息時間”太久了”, 呵呵—-他提到有四種通靈能力, 第一是”靈視力”, 睜眼或閉眼清楚看見顏色, 畫面, 圖像的能力, 第二種是”超感應力”—-清楚的覺受力, 能同步感受到諮商者的情緒, 病痛, 能量堵塞, 肌肉緊繃的部分, 第三種是”超聽覺力”—-會聽見”高頻率”的聲音, 或清楚的話語, 或”一針見血”的提醒(呵呵這經驗是我最常有滴 ), 第四種是”超覺知力”—-很強烈的直覺或洞見, 不等於靈通, 因未必會收到圖像或話語, 但你”就是知道”! 他提及, 這些是我們與生俱有的能力, 非某些人獨有, 但你要親身實驗, 因每個人強項不同, 要體會那種接收力是最適合你的

       WELL—-我漸漸明白了, 為什麼要來上課的原因之一, 因這四種能力我都有, 可是卻對擁有這些能力充滿罪疚—-回顧往昔, 一心往智慧解脫法精進, 但正法通常不談神通也不倡導它,記得有次在喉輪的釋放中, 看見當時被定罪為女巫, 在十字架上被火焚燒的憤怒, 讓我劇烈咳嗽不止—-也許, 那時就已決定封住了這些能力, 而此生上路後, 開始實修奇蹟的寬恕法門, 雖然在光中, 天使聖靈常帶我遨遊無量光界,讓我充分體會自己決不是這一俱身體, 心靈的感通能力是無遠弗屆—-但當時讓我好痛苦的卻是, 我可以任意穿梭時空之門, 卻寬恕不了眼前的冤親債主, 光明竟抵不過憎恨的力道—-這無力感讓我也不想再使用神通, 決定好好往心法實修體悟合一—-只願意在諮商, 靜心或帶課程時, 暫且使用它  

        於是, 我漸漸明白, 為什麼我的內在小孩這麼不開心, 原來我並沒有好好尊重內心的真實感覺, 她其實很喜歡和天使與各星光界的弟兄連結, 就如同見到好朋友般開心, 和大自然與動植物間也有很深的情感( 光看我在路邊玩別人的小貓小狗就知道囉 )但往往我會很無情的切斷這些連繫, 說你的目標是契入那無形無相的本體, 不要再被你妄造出來的幻象眾生耽誤返鄉時間—–歐這捨下的過程是很痛的, 但多年後回想起來, 也是聖靈的愛啊, 那段放下能力的歷程, 對我應是種”保護與專注”, 先要我放下擁有神通力的”特殊性”, 體會你和一般眾生沒有分別, 破我往昔常享有”靈性特殊地位”的驕傲, 再讓我明白靈通若是拿來滿足小我慾望恐懼, 仍是虛無一場不起作用—-除非是為聖靈所用治癒或助人, 否則使用它時仍須謹慎小心

         而專注在寬恕鍛鍊的這些年, 心裡知道沒有白費功夫, 光是體會到”天堂的平安”的喜悅滋味, 絕非物質界的任何經驗可以比擬,那天看到奇蹟”教師指南”的其中一段, 提及”上主之子, 你是那從未被誕生過也未曾死去的那一位“ , 這句話不自覺留在心底—-然後在靜坐中, 突然砰一聲進入這句話的境界, 身體早已不見, 連光中的你都不見, 你是那無形無色無相, 未経染污, 涵融廣大十方一切, 飽滿喜悅, 無限遼闊自由的心性本體—- 一切都是你, 找不到對立之物, 而且根本什麼事也沒發生過, 你夢出的一切, 根本未曾在本體留下任何足跡—-此時只有心裡不斷自動流出的話語—-觀自在菩薩, 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 照見五蘊皆空, 渡一切苦厄, 舍利子, 色不異空, 空不異色,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受想形識, 亦復如是—–

        這次經驗再度讓我體會到什麼是真, 什麼是假, 那解脫自由的感覺讓我徹底放聲大笑與翻滾著, 為體會到我純真的本性而開心, 為回歸到我的始初真相而雀躍不已—-而下座回到此世後, 更深明白什麼是聖靈的眼光, 與基督的慧見, 以前會緊盯著弟兄與自己的思言行, 看到哪裡沒活出”靈性的正確形象與典範”而充滿罪疚, 潛意識總是不放過自己與別人, 唉只能盡量管住身體別追著弟兄的小我打( 這已經很不容易囉 ) , 只能繼續往內下功夫化解隱微的批判投射—-而今更深的明白, 聖靈看我們的眼光, 是祂根本不把你在世的行為當真, 你活的好, 活的不好, 演的高明或拙劣, 有沒有把真理活出來, 祂真的一點都不在意,祂要治癒的是, 你內所有不屬於愛的念頭, 只要心靈有一刻體會到平安, 有那麼個片刻活出你是個天堂之子, 不是人子, 祂就已雀躍不已,因為其他活的亂七八糟的時刻, 你不過是與幻覺—小我認同罷了, 而小我是真的嗎? 它非上主所造, 在一唸無明時就已被化解掉了, 所以它不是真的, 除非你切願恐懼是真的, 時間是真的, 這個世界也是真的, 持續要和上主的聖念對抗, 你才會不斷賦予它力量, 不斷把錯誤當成罪, 而忽略了永恆真實的臨在—-

       呵呵—-後來有位學員, 問了一個普世小我最想問的問題”那我可以要求天使, 幫我將來的收入到達每個月十萬, 二十萬或三十萬嗎?” 大家哄堂而笑—-讓我更明白體悟智慧法的重要性, 其實以真理而言, 你的真相圓滿俱足, 而你在世的唯一任務, 是”領受治癒與寬恕 ”, 在此之後, 天使自會安排不用擔心, 而查爾斯也提到—-我們不會強迫天使帶給我們”期望”的東西, 否則你會很挫折, 接收指引也是, 毋寧我們用”被動”的角色來接受一切, 只要知道你已準備好向宇宙敞開即可

       後來當天晚上, 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好像我交了一個男朋友, 但隔天早上快醒來前, 當他說出”我愛你”時, 我立即雙眼一瞪”這大騙子又來了!”醒來時心輪好痛—-整個失落, 沮喪與悲傷又湧現出來—-原來我打從心底還是不相信自己是被愛的, 為什麼這被遺棄的執著感還是這麼深呢—-此沮喪一直延伸到上課後, 都不太想講話, 就跟我的感覺深深在一起, 心想天使何時要來答覆與治癒我呢? 後來有個練習, 要找位同學, 互相觀察對方的身體狀況與氣場顏色, 並對他的身心健康狀況提出指引,與聆聽天使的答覆—-  和我對練的同學叫jenny, 是位教催眠的老師, 看完我的能量場後, 她說奇怪為什麼, 你的心輪只出現一隻眼睛, 而且那個眼睛還在流淚—–我立即明白, 翻我的筆記本給她看, 問是這隻法老的眼睛嗎? 她說是ㄟ沒錯, 心想—-這心輪的隱隱作痛, 仍跟我往昔在埃及的某段記憶沒有釋放有關嗎? 後來jenny也提出邀請問我, 聽說你那裡有油畫在展售, 下課後可以去你中心參觀畫作嗎

        於是欣然邀請她來光之子坐坐囉, 當看到有二幅關於佛陀的作品時, 她說, 我知道為何今天要來這裡了,你當年在佛身邊待過吧? 內心嚇一跳,問這眼力是如何看出來的呢?” 她說因為你畫的佛, 不是冷冰冰的圖像, 是帶有情感, 有人味的, 這只有親臨他身邊才會有的筆觸—–她說的沒錯, 往昔我是佛的上首弟子之一—–接著jenny說在學催眠的時候, 才發現她也有段與佛未了的因緣, 但當時她的老師處理不了,於是對老師說, 沒關係, 相信未來有一天, 一定會遇到一位治療師, 能協助我療癒這個創傷—–沒想到這個遠古的未了遺憾, 卻在當晚的能量場內得到了滿全與答覆

        後來她問我, 那個在流淚的眼睛是怎麼回事? 我望著牆上掛的, 一幅 埃及買回來的複製畫—–象徵太陽法老赫拉斯horus , 經歷父親奧塞里斯, 與母親艾西絲isis的協助與試煉,登上王座的歷程—–不知為何, 望著望著靈魂的眼淚卻一直流不停—-jenny問”那你這次為什麼再來呢?””仍是為了提昇人類的意識—-” 可是法老答的好悲傷沉重, 一點都不喜樂—-於是想起當年有一段故事, 說給你聽吧—-據說我老爸奧塞里斯, 被自己的親弟弟塞特覬覦王位而謀殺了他,屍體被大卸好幾塊丟在尼羅河沿岸, 而母親艾西絲不死心, 運用魔法把父親的屍體救回重組, 然後復活起來—-他們在交歡後生下了我, 赫拉斯—-聽說是埃及最有力量的太陽法老, 但是—-但是為什麼這法老有這麼深的悲傷呢? 為什麼呢?  

        Jenny問我—-然後呢? 這個法老現在感受到什麼? 我答—-感受到父親被親弟弟謀殺的悲傷與遺憾—-與母親的憤怒, 還有對我好深的期望—–突然, 奧塞里斯的影像整個出現在我眼前! 只聽他說—-赫拉斯, 我的好孩子, 放下吧—–從今以後, 開心的去作你自己吧, 只要做個開心的孩子, 做個平凡人吧, 享受平凡人的開心自由, 不要再管一體與眾生了!赫拉斯, 對不起, 當年你還那麼小, 就要你承擔那麼多—-你太早就被安排坐上王位, 從來沒有好好享受過, 那單純孩子無憂無慮的開心—-父親向你道歉—-放下眾生吧, 安心的去圓滿你自己, 安心的飛翔去吧—–

        此話直指法老的靈魂核心, 原來這生生世世放不下的眾生重擔, 就在等我爸爸這句話—-當下淚流滿面—-難怪小我只要嘲諷一句”你可以渡盡眾生卻幫不了自己的母親, 這算什麼哈哈哈哈—-“ 此話可勾出我千古罪疚, 光憑這句我跟她就要不斷輪迴再碰面, 讓我徹底體會所有療癒方法對她完全無效, 若我還相信她可以被”調整改變”, 那麼此因緣肯定斷不了—-除非我可以接納, 這是她本來的樣子, 她在自身完整的體驗中—-除非我當下承擔, 這是”我夢出來的她”, 若還有一絲”眾生需要我渡”的當真之念, 那麼我會不斷的投射出一堆尚待拯救的問題與身體, 讓你繼續在娑婆忙的沒完沒了, 演的太用力而忘了此戲非真—-

就在聽見父親的解放之言後, 法老千古的重擔終於解脫了, 終於可以無罪的安息了, 彷彿聽見鎖鏈腳銬解開落地匡噹了一聲—-霎時整個身心完全的放鬆開來, 一股自由喜悅的氛圍通傳在我與jenny之間—–當下深深感受到—-沒有使命, 沒有道路了, 沒有眾生, 也沒有責任與非盡不可的義務了, 因實無眾生可渡—-這陣子, 聖靈一直讓我看見, 每個弟兄, 都被他相應的法門與上師, 接引的好好的,每個都是自性自渡, 不勞我操心,這靈魂往昔已服務太過, 今生該是要多愛自己, 得享平安與多休息的時候了, 除非是聖靈自動送上門的喜樂任務, 空閒時也別再自己攬事來瞎忙, 突然, 好似看見, 我內的神聖小孩騎在飛龍上, 正開心的在飛天遁地著—-一直在興奮的咯咯笑著”耶自由了我自由了—–“ 果然, 上天堂還真是要跟弟兄二人攜手同行阿

         記得來上課前, 常重覆抽到一張揚昇大師的卡片” 父親, 丈夫,兄弟, 兒子”, 畫面就是奧塞里斯, 此張牌義是說—-你與男性的一段新關係, 深受過去你與父親, 男友, 前夫, 兄弟或兒子其他男性舊關係的影響, 對你而言, 此刻正是最好時機, 去療癒及釋放你生命中所有男性有關的舊傷痛, 揚昇大師會協助你釋放所有的毒素與罪惡感, 此淨化過程將為你開啟,與男性建立健康關係的道路, 因為療癒了對父親的感覺, 使你目前現有的關係將得到改善, 而一位已往生的摯愛男性, 從天堂對你傳送”我愛你”的訊息—–

        當時只覺得, 卡片上這人很遙遠, 我跟他很陌生ㄟ,真是沒想到—-只能說, 連宇宙的釋放恩典都有定時—–jenny第二天跟我說, 感謝昨晚的幫忙, 她起床時, 竟是滿床的天使羽毛—–她直覺是麥可天使長灑下的愛, 還拿來跟我們分享—-雖然我還沒有撿到羽毛, 但臨睡前, 卻是一直聽見來自天堂的父母親, 不斷重複的說—-我愛你, 孩子, 我們愛你, 我們一直深深的愛著你,並祝福著你—–然後, 看見我的內在小孩, 從未有過的滿足與幸福, 躺在父母的懷抱中翻滾著, 直到幸福洋溢的安然睡去

 
 畫作—–寶瓶世紀之光( 王小姐收藏 )

            後來, 查爾斯教我們如何與往生者溝通, 往生者或逝去的親人也有可能成為你的守護天使或指導靈, 會為你捎來靈界的指引與守護著你—-其實在好幾次諮商的過程, 很多個案的傷痛與罪疚, 跟往生者皆有關連, 常常他們會懊悔來不及了, 很多話沒說或有事沒做—-但每當往生者出現時, 你會看見他們對你都是充滿祝福, 並告訴你無需掛礙, 他們已明白當時的學習課題, 都是希望你放下罪疚恢復心靈自由—-這過程總使我充滿感動, 想起有位個案的往生爺爺, 現形時還很俏皮的露出只剩二顆牙齒的微笑, 叫我告訴他在場的孫女, 安心的放下他無需歉疚—–宇宙總是一再的讓我明白, 心靈的治癒是超越時空, 時間是永遠無法阻隔永恆之愛的臨在—–

        突然, 就在查爾斯還在講課的同時, 我看見了往生的”外公”, 浮現在眼前! 心想怎麼會是外公呢? ( 因為生前跟他既不親近也不熟悉ㄟ )心想可能眼花了, 就不太理他, 後來, 查爾斯叫我們找位夥伴, 互相抽天使卡來解讀—–我面前是一位年輕的大男孩, 他在為我的卡片解讀時, 他的深度與穿透力令我頗為驚訝—-他說, 你隱藏了很多的才能, 沒有真正發揮出來是吧—-還有, 你內在還有很多的柔軟, 沒有真正展現出來—–奇怪, 早上別人也抽到相同的卡片, 可是面對你時,我的解讀竟然跟早上完全不同—–此時心中真是讚嘆不已, 這男孩多麼聰慧敏銳阿, 幾乎快到達職業占卜師的水準與直覺力, 想必也是位早熟的indego, 靛藍色孩童的敏銳直覺吧

        換我為他解讀時, 他居然也抽到一張”來自天堂的問候”, 愛瑟瑞爾天使的牌—-你所愛的人離你並不遙遠, 事實上, 他們離你非常的近, 在你安靜的時刻, 你能感覺到他們的存在, 這些是真實的拜訪, 我請你去信任你的直覺, 你可能會注意到, 在你夢中有過世親人的拜訪, 知道你所愛的人是快樂的, 免於所有的苦痛, 他們希望你也是如此, 你所愛的人與守護天使共同合作來幫助你得到寧靜, 所以注意來自天堂的其他訊息——我問他, 你有什麼心中放不下的往生親人嗎? 他說—-很奇怪, 我小時後長輩就都不在了, 只我媽偶爾有時會提到, 連她都不熟的爸爸, 也就是我”外公”的一些故事—–
        我的天阿, 當他提及”外公”的同時, 看到我的外公亦同時出現眼前—–以下根本就是外公同步在對我倆說話, 我再也抑止不住奪眶而出的眼淚哭著說—–外公說, 敏感不是你的錯, 根本沒有所謂的太敏感這件事—–不要因為你是男孩, 就為自己的羞怯, 或強烈的直覺感到罪疚—–這是你很美的天賦禮物, 也是你內很珍貴的寶藏, 無需再隱藏它, 你要無罪的運用它, 將來這禮物會幫助到很多人, 協助他們開啟內在的柔軟, 與本有的天賦才能—–當下男孩也紅了眼眶—–前陣子天使卡也是不斷的抽到, 我有療癒indego與水晶孩童的天賦, 本來頭腦根本不相信, 但每當看到這些俱有內在天賦的年輕人時, 我本能就能了解他們的脆弱與敏感, 及不太適應這社會體制的痛苦—–就好像同步在治癒著我的內在小孩, 心裡常在想—-若我能在他們這年紀的時候, 就能遇到這般明瞭的導師或指引者, 該有多幸運阿, 我就不用繞這麼一大圈走這麼多冤枉路, 硬要勉強自己跟別人一樣升官發財, 結果根本不是此生的道路藍圖, 真是花了好大功夫, 好不容易才接受自己的靈性本質與天賦禮物—-

         聖靈真的很厲害, 祂要清理釋放出, 你潛意識內所有不屬於愛的念頭與記憶—–當我回家後, 決心更尊重自己本俱的才能與技藝, 而不是再等待外境的同意與認可, 允許自己真實的力量與創造力出來, 不再只安於當個綿羊, 要尊敬自己內在其實是獅子, 獅子是不斷往內尋找力量並走自己的道路, 同時提醒自己是可以勇敢, 但也允許自己可以脆弱與溫柔—–這內在的平衡還在深深體會中, 就讓存在持續的蛻變與祝福我吧—-當新年新希望囉

        課程結束後的第二天早晨, 坐在公園樹下, 放鬆享受著陽光與微風輕拂—-於是想起昨晚的釋放之夢—-小時後, 因為外公喜歡唱國劇票戲, 我們家常是高朋滿座,但從小我就非常敏感害羞, 很害怕陌生人,客人來我總躲在我媽的腿後面, 外公看了總是皺眉說, 這孩子小鼻子小眼的, 根本帶不出去, 印象中外公只愛帶我哥出門, 假日時還會帶他去基隆看船, 看海—–記得外公在殯儀館公祭那晚, 看見爸媽跟我哥, 披麻帶孝的在廳堂內忙著, 當時好像我才五六歲吧, 一個人在外面踢石頭玩—-突然有個大人問我, 小妹妹你在幹嘛呢? 我說歐, 因我外公過世了他在裡面—–大人問我, 那你怎麼沒進去呢小妹妹, 還記得自己答—-我不要!因我跟他不熟—-

        若不是親耳見外公來自天堂的祝福, 你根本無法相信他是愛我的—–此時突然想起, 為什麼之前那場夢, 當男人說我愛你時, 我根本還是不相信呢, 突然, 在公園樹下, 感覺到我周圍充滿了光與天使,祂們都圍繞著我, 不斷的從我心裡湧出—-我愛你, 孩子, 我們都愛你, 我愛你, 我們一直都深深的愛著你——這些無數的我愛你, 我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至少持續聽了20分鐘以上—–原來, 這始初的懷疑, 是我根本從未真正相信與接納, 神是愛我的, 所以為什麼雖然我的生命充滿奇蹟, 還是分裂感很深, 自己還是很緊張用力—–原來我從未真正信任過祂的愛—–於是當下終於真心接納與領受, 這自無始以來, 一直在守護著我的翅膀, 從未離棄過我的真神之愛了, 同時, 感受我的心輪也在治癒的喜悅中不斷震動著

        然後, 在我的公園椅腳下, 發現了好幾根的天使羽毛呢—–還有很多的奇蹟, 回想清理中心時最讓我頭痛的大型電器—-冷氣冰箱與廚櫃啦, 正逢我一位學生要結婚, 她的未來老公就一台小發財車來全載走啦, 還有那些油畫, 若不是中心要結束, 它們還無法出來透氣見光呢, 再次感謝諸多朋友們的”慧眼賞識”, 帶走了不少連繪者本身都很滿意的作品( 呵呵呵—-自從開始更尊重自己後, 換了個眼光看自己的作品, 假想說若我不認識這個人, 這創作者實在太厲害了, 一個人怎麼能會這麼多才藝呢? 此人的想像力與創造力實在太豐富啦—— ) 呵呵呵, 原來, 當小我的批判之眼退位後, 就是聖靈肯定不疑的慈愛之眼阿

這是淡妝素顏的我歐, 因連續三天實在太早起要趕上課

呵呵—-只有我敢吃查爾斯的豆腐勒, 我直接把手

勾過去說” MAY I ?” 哈哈當然他是欣然樂意囉

不要懷疑—-這真是天使的羽毛歐, 還加上我光的課程行星八

級次同學何阿聰的鑑定, 因他是對能量非常敏感的人, 感應過後說—-嗯我感受到一股很高的正能量, 不確定是不是天使的, 但至少可以肯定不是鳥的羽毛—–嗯真理是先相信就會看見滴, 若您也是對能量很敏感的朋友, 可從心輪直接與照片中的羽毛連結看看—-我試過, 一樣很猛歐

        

        

  •  
  •  
  •  
  •  
  •  
Categories: 心靈穿越

1 則留言

╭°☆Eilyn Chex · 2009 年 1 月 1 日 上午 4:54

***2009~~新年快樂!! ***

[版主回覆01/01/2009 15:40:13]thank u my dear~~~~給你一個愛的啾啾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