昱平畫作——安居家中的女人

         靈魂起因體釋放(二)     昱平

  這能量讓我很不舒服充滿焦慮, 常常無意識躁動坐不住, 為什麼我的性格會大勒勒像男人, 好勝不服輸, 不輕易喊痛, 可以節制到最低的需求就為打勝仗完成任務—–一點都不像女人, 女人的溫柔特質被壓的很深, 因這群戰士總是先聲奪人, 總說女人是弱者只能依附男人生命毫無自主權等等—–這好戰的種種信念我已寬恕釋放無數次, 知道這是小我最後的掙扎了, 它明白快掌控不了我無法再繼續把我鎖在黑暗的地窖裡, 因聖子已不斷體會到自由與純潔無罪的力量, 正要逐漸與它分道揚鑣中—–但這焦慮實在讓我的胃腸很不舒服, 讓我無法安住於當下, 總是不停的還想再出發上路, 它執著寶貝還在外面要繼續征討回來—-我體會到這就是人類集體原欲的貪嗔癡, 這偶像崇拜不僅是囤積物質資產, 甚至渴望更多的關係或法門知見, 靈修書籍與課程永遠都上不夠, 還要再不停蒐集累積等等—–我渴求聖靈, 答覆與治癒我吧—–聽得心裡說—–上主之子, 承認你已到家了吧, 真心承認天鄉就在此時此地, 就在當下每一個片刻, 停止找尋吧, 承認你自身, 就是你一直渴望成為與尋找的! 只要你現在立刻就接受, 二者在你內就合而為一了——OH GOD—-終於到家了嗎—-這是真的嗎—-這千百萬劫的尋覓, 終於在此刻見得了嗎—–當下滿心狂喜毫不懷疑的領受了這個旨意, 胃痛焦慮逐漸消失, 只有天家的圓滿遼闊剎時充斥我全身, 溶解在無限喜悅安寧的振動裡

       這踏實的安住家中的心境, 從我全身到腳下的青草地, 持續蔓延到無邊無際—-體會到每一處都是上主與聖子的延伸, 當下明白禪師的心境, 哪裡都是家, 就順著存在之流安排你到哪裡, 家亦無處不在—–這是多麼的寬廣與自由啊, 我終於體會到了, 同時感受到背後光體上的翅膀, 正在逐漸擴張與振動著—–再次心中充滿感謝, 這早已安居家中的平安至福—–胃裡的一群瘋子也安靜下來, 明白我內的小我正在逐一崩解坍塌, 加上一月份正逢水星退行, 此現象對內心敏感覺察的人來說, 是正視小我妄念神智不清的大好時機, 那天小我在我內瘋狂叫囂吵鬧成一團, 各持一套信念體系振振有詞喋喋不休, 吵的我頭快炸開—-突然一絲聲音浮現, 那就讓它爆炸吧, 早該放下這頭腦不停判斷做主的傲慢了——然後大叫一聲, 跌回床上

       就在頭腦的巨大崩潰後—–是無限的安靜來臨, 好長好長的空寂寧靜, 裡面安靜到一點聲音都沒有了—–當一點記憶或概念都不存在, 從裡到外都看不到任何畫面或影像在播放了, 你還會是誰呢—–連時間空間感都不見了, 於是深深啜飲享受著這無與倫比的寧靜感—–連躺在床上的感覺都消失—–一心溶解於這始終如此的永恆寂靜之中—————————————————-

這樣不知過了多久( 反正也沒時間感了 ), 緩緩的悠然回來時, 跟呆子真沒二樣, 裡面一念不起, 一直傻笑著真好真好, 彷彿連正知見都嫌吵, 連正知見都讓它剝落吧—–在上主內, 只有真知, 與永恆如此的護佑與愛—–

       後來有天天象, 引動象徵死亡毀滅與重生的冥王星, 與我第六宮( 掌管身體與疾病, 又叫疾厄宮 )的一大堆行星呈角衝度數, 感覺身體內的舊傷與細胞記憶受到星體的作用力, 正要呼之欲出蠢蠢欲動著, 而冥王星也與見血及手術有關, 突然臨機一動, 約了幫我做身體spa的美容師, 跟她說我要大面積刮痧 ( 呵呵這美容師是個很可愛手勁很大的妹妹, 遇到我後也開始對靈性感興趣囉 ) 跟她說不管我發出什麼恐怖尖叫吶喊哭泣的聲音, 都不要被我嚇到, 那些不過是潛意識在釋放過去罷了——天啊於是滿清十大酷刑開始了, 我連心輪中央的壇中穴, 手臂二側, 肩膀背後到尾椎, 到大腿二側全是大片瘀青—-每一刀下去時, 除了慘叫連連, 就是一個個畫面與印記的浮現, 不乏在歷史上歌功頌德的偉人們, 都是為了功名氣節與道德形象, 數不清為國家民族傳統禮教的犧牲, 表面受讚揚骨子裡是無數的怨尤犧牲與悔恨—–難怪我很討厭政治與教條, 但骨子裡又很熟悉這君王權臣的運作, 原來這些記憶都跟著輪迴深植在我的細胞裡

       刮完砂後, 身體內的負能量, 情緒感受, 故事情節還在持續釋放中—-( 但不建議朋友模仿, 除非你的靈視力已打開, 跟聖靈合作療癒的經驗很夠, 亦可看見這些起因體的畫面, 否則還是請有經驗的治療師在旁協助才是 ) 回到家立即開始做功課, 繼續讓他們又哭又笑釋放一切控訴, 但骨子裡清楚這不是真的, 知道我不是他們,有另一個清明的我在觀照著這一切發生, 這些都是往昔心靈, 神經原連線已上癮的執著, 但因著渴望恢復清明覺醒, 不願再受制於過去, 決心看見潛意識更深的執著, 一幕幕畫面讓我清楚明白當初是怎麼選錯邊了, 都因恐懼而害怕失去愛又錯看自己的真相, 在這一幕幕戲碼中就地寬恕當場化解, 就讓這些錯誤遺害全釋放到光的火燄中燃燒殆盡—–之後, 在過年時, 與朋友們互傳完無數的賀年簡訊後, 畫面看起來是如此熱鬧溫馨的交流, 但突然—–一股濃密又極端恐怖的寂寞能量從腹部衝了出來, 從沒體會過這麼深沉, 好恐怖的寂寞感啊—–我敢保證, 在當時那麼深的寂寞下, 不管哪個身體在旁邊我一定會緊緊抓住不放, 但讓這寂寞繼續啃蝕著很不舒服, 心裡呼求J—–這又是什麼? 快來答覆我吧

        這強烈的寂寞感打得我更加臣服—–更深體會小我一無所用, 一無所能, 什麼都不知道還要逞能—–突然靈光一現, 明白這寂寞感要打掉我一道厚牆, 原來, 內心深處裡, 我從沒承認過”我需要愛 ”! ( 有夠硬吧 ) 一直以為我早已做出這決定了, 但這強烈的寂寞逼的我明白此刻才是真正的重新選擇之時—–於是馬上對J兄呼求—–來吧聖靈, 我不再躲避愛, 害怕愛, 與逃開愛了! 我願意當下就憶起我是被愛的, 讓上主與一體弟兄飽滿的愛進來吧, 我真的已準備好, 敞開與領受了——漸漸的, 看見J兄了, 祂微笑著說—-要憶起上主與圓滿的一體前, 你不該再攜帶這麼多東西了, 上主之子—–一聽立即微笑明白, 是阿, 在契入本體前, 再也無需攜帶這些累世人格與印記了, 於是觀想全交給J兄打包帶走, 然後—–欣然躍入那飽滿喜悅的臨在裡——

        整整一個多月的時間, 密集歷經了無數次”內在意識的開刀手術”, 不知生與死了多少回合—–但每次再回來, 心靈是益加堅定與強壯, 發現一個重大突破—-不論小我如何喋喋不休, 或它還要放往昔劇情嘲諷我時, 不知怎麼了, 和這些拉出了一個距離空間, 有點像它喊它的, 但我內有份平安不為所動, 它的一堆運作法則對我逐漸失去控制力—–這轉變獲益最大是我在帶課程與諮商中, 分享與療癒能力大增—–之前做諮商時, 多少還有些小我的懷疑與控制, 而現在是, 為了我愛的弟兄, 如何協助他快速釋放與恢復清明,事先聖靈就會給我靈感, 因平安的心會收到更清楚的訊息, 當個案來到面前時頭腦自動一片空白, 以前會嚇死, 但現在很喜悅這樣的轉變, 因最偉大的治療師不是我是聖靈, 當自我的力量不斷削弱時, 正知見與各種療癒奇蹟在當下是自動湧現——

而且還更輕易不費力, 每聆聽諮商結束後的分享與回饋, 個案在生活中模式的改變, 那種感動是從心輪滿溢延伸開來的無上喜悅, 聖靈似乎藉此讓我明白, 這些年來的內在道路終究沒有白走, 我是怎麼被祂治癒的, 就再把這份禮物送出去—-並藉著弟兄的回饋, 彷彿不斷提醒我, 上主之子, 相信你是被愛的吧, 相信你活在此世的祝福與價值吧, 相信你已與上主一體, 正走在幸福恩典的返鄉道途上吧

        大天使卡常提醒我, 我的天賦禮物之ㄧ就是療癒內在孩童, 近來做諮商的, 不論是從二十幾到五十幾歲的, 表面上各來自不同問題, 不論是婚姻感情金錢或自我認同低落, 處理到後來皆是那孩童的巨大創傷, 及一些早已掩埋至深的記憶( 還不只是這輩子 ), 有位個案釋放出前世被母親放火燒死的記憶, 一直用英文哭喊出” why? Why you kill me mother? Am I bad? Don,t you love me?—–“ 若這些重大創傷當時的畫面與情緒未徹底釋放, 那麼小我的自動保護機制會掩蓋下去, 會導致此人即使不論表面年紀長多大, 骨子裡還是害怕面對生命真正的課題, 害怕承擔責任, 害怕接受愛亦無法給出, 無法活出真正的創造力與給出天賦禮物, 只能孤單的走在此世, 需要關係但又害怕關係, 總是怕被遺棄, 或老覺得自己哪裡有問題, 老是在外求尋找, 無法獨處跟自己在一起與自我肯定等等

       而聖靈的慈悲讓我看到是, 從不能寬恕到假寬恕, 其實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 雖然小我是幻, 劇本是幻, 但你不揭露與回溯, 尤其是當時該哭沒哭出來的, 該憤怒吶喊尖叫出來你卻壓抑下去的, 你不可能體會到這裡是一場夢, 與真寬恕後的平安, 只是頭腦在轉念而已, 骨子裡是害怕幻覺, 害怕面對你造出的這個世界, 害怕失控, 你根本害怕潛意識要爆破出來的東西, 因情緒感受超乎頭腦所能想像控制, 很多人靈修若還有形象問題( 害怕抓狂 ), 若不深入感覺是看不見隱藏其下的肇因的, 因情緒下面還有你死抓不放的信念投資, 與小我的秘密盟約, 之所以很多人清理情緒會上癮, 是因你只發洩情緒, 卻不願看見自己是始作俑者, 是自己世界的造物主, 不願收回投射所以程式還是改變不了, 還是一按到鈕就要爆炸—–但我的經驗是, 從情緒入手擒賊是很快的, 情緒,受害感是否真已淨化到一個程度, 我的經驗是用花精來作檢測很快, 每當花精一喝或擦下去, 立即啟動神經系統或光體記憶, 在那個狀態你是壓不住的, 此刻會立即明白平時寬恕的功夫是在頭腦還從心出發, 之前我也是超級理性分析又愛填充腦袋的人, 數年前與花精結緣後, 開始無法逃避情緒感受的威力, 才真正體會到從輕微的不悅到大發雷霆其實是同一件事, 天人分裂的遺害是如此之深—-才真正明白那暴君也是你, 女人男人, 戰士小孩, 守護者指引者, 加害者或受害者, 皆是你, 一切都是你—–

       然而聖靈為了協助你能釋放, 假寬恕都好, 至少前進了一步, 每當回溯到現場時, 都會看見個案的往生者親人, 父母親, 或當時還有未了情結的關係人, 也會蒞臨現場, 若案主受傷太深無法寬恕, 你會聽見往生者不斷重複的向你道歉, 跟你說對不起, 我愛你等等, 並表達當時互相攻擊傷害的真正原因, 每在此刻深深感到—–你寬恕不下去嗎? 因受傷的小我真欠這樣一個道歉, 這是他等了多久的一聲對不起, 甚至需要重複無數次—–如此小我的受害感才能漸漸撫平, 才聽的見對方當時也是活在疚與懼中, 二人都在愛的幻象裡互相折磨, 案主這多生累劫的委屈, 加上體會到再不寬恕的痛苦, 終得以甘心明白與放下—–這過程每個人需要的時間長短不一, 無需比較或論斷, 在這階段過後, 才是收回投射真寬恕的時候, 這時候你若滿載覺醒的勇氣與意願, 可勇敢一問—-我為什麼要造這個境來打擊自己呢? 我為什麼還要自我攻擊呢? 根據我的聆聽經驗, 這面對的勇氣聖靈會喜不自勝立即示現, 祂真實不虛的答覆會即刻賜下, 而案主唯有從自心裡聽見, 你早已獲釋且純潔無罪的天籟之音, 心靈的疚與種種遺害才得以鬆開化解—–

        經過這陣子的內在劇變之後,映現於外的結果往往讓我驚喜連連, 可明顯的體會到自己隨順多了”, 以前很怕跟人合作, 但中心結束後你非跟人合作不可, 下了這個決定後, 體會心靈卻是異常的喜悅與自由—–立即明白我不怕弟兄了”, 真好真好, 或許聖靈覺得這些年死守四行倉庫的修鍊可告一段落, 現在可以推開大門走出去, 擁抱更大的一體, 與弟兄更深的結合了, 加上形象角色不斷剝落, 和學員的相處更親切自然, 也毫不掩飾表達對他們的接納與愛—-可以愛更多人了, 真好真好—-明白很多往昔怕被冒犯的地雷區, 真的被治癒也寬恕了—–

而且走出去後, 發現在別人中心開課, 學員卻增加起來, 在自己中心搞真是累的要死, 連我去做spa的美容師都說, 歐你每次作完後客人就都不斷的湧來, 把我都忙死了, 已經好幾次情況都是這樣—-呵呵想起奇蹟練習課有一句—-上天已把我創造成利益眾生的, 起初很抗拒這句話, 小我會說至少先讓我利己吧, 但現在—-利己與利它是同步的交流, 回想J兄這些年不斷耳提面命待人如己”, 如今很多事情的開展推動, 會以聖靈的角度眼光出發( 因深刻明白小我一無所能, 不想再徒勞無功了 ), 這樣沒有誰會吃虧或被占便宜, 愛也不用犧牲, 更不用猜忌防備, 並看見很多朋友其實是愛我的, 只等我敞開接受或主動邀請, 好似悄悄滑入了真實世界, 有份平安的大能經由我, 通傳到這個世界, 悄悄滲透到每個與我有緣的人與境遇—–有天早上, 在樓下公園散步時, 突然想到當初亞當夏娃偷吃知識善惡果實的盟約, 判斷與二元對立的世界由此衍生開來, 心想—-該回到這起因點就地寬恕了, 於是心中對聖靈說, 根本沒這回事, 我根本連果子都沒吃, 我本來就安居家中—–呵呵這一決定下去, 又讓我腦袋空空享受了好長好久的寧靜喜悅, 帶著這份重回伊甸園的幸福滿足, 繼續在草地上散步著—–而回到家打開電腦, 正是奇蹟中心寄來人生畢業禮的文章—–沒有一人能為此幻象負責( ), 講的正是我此刻的心境與體會, 哇連寬恕都跟一體心靈在同步著, 呵呵真好真好啊 ( 若想了解此文章的朋友, 可連進部落格”奇蹟課程”區閱讀體會 )

更多訊息交流歡迎上光之子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kelly16826

  •  
  •  
  •  
  •  
  •  
Categories: 心靈穿越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