昱平畫作—–新天堂的誕生

  靈魂起因體釋放( )     昱平

    記得在2002年上路時, 加百列就告訴我奇蹟課程與光的課程要並修, 因為奇蹟是”真理重現”, 而光的課程是”能量暢通”, 左手右手, 交替並用—-當時正在尋找法門, 聖靈告知時毫不懷疑就報名上課去了, 這一路實修下來, 不知覺在光中清理淨化也快六年多囉—–現在回想起來真有道理, 其一是此二法門很對治我的習氣,每當被奇蹟挖的又痛又深時, 正好有光補上來, 領受天使無條件愛的治癒與撫慰—–但若只修光或能量法門可能會有一個問題, 即對小我潛意識的障眼法與花招認識不夠清楚, 只認同自己是光但無法相信黑暗也出自於, 故每當高頻率的光下來淨化時, 要嘛就昏睡, 或是哭不知為何而哭, 笑不知為何而笑, 痛不知為什麼痛, 也就是”正知見”基礎不夠紮實, 尚未能體會相對與絕對真理的差異在何處

 

     但有時看見”只修齊蹟課程”, 其他法門都放下的朋友們, 一不小心會卡在知見理論都很清楚, 肉眼抓小我問題都很厲害, 卻卡在頭腦下不去, 情緒感受(即受害感 )與收回投射還清理不夠深, 造成怎麼樣都很難寬恕的狀態, 被天使聖靈擁抱的經驗也很少—–就會變成拿奇蹟”戒律”來打自己或修理別人, 借用今天奇蹟網站上很棒的一句話—-只有對小我的警醒,而無對人對己的溫柔耐心,易流於批判或自責;有溫柔耐心卻沒有對小我的警醒,則有瞎子領瞎子的迷失方向之慮

 

     而在這些過程中, 有時內心也會受到召喚—-要去上別的課程, 越來越覺得法無定法, 一切都是當下—-依著你當下內在的需要, 或渴望突破或治癒的部份, 但也要對自己很誠實歐, 是只想依賴法門團體與弟兄上師, 但尚未找到自己內在的智慧指引? 或只靠自力自修, 忘了弟兄是你的鏡子收回投射, 忘了他與你一體不分, 看不到潛意識真正的問題而不自知—-呵呵但勸大家也無須戰戰兢兢, 反正沒過關的會一直來, 卡住或愛不出來的, 還有圍牆恐懼與批判的, 都會因著我們內在切願覺醒的願心, 早晚會被聖靈的愛瓦解的

 

      目前在光中正共修到行星八級次的尾端, 這個級次真的狠猛, 叫做”靈魂起因體”, 清理的非常深, 感覺幾乎清到魔窟最底層, 劇本的盡頭, 你會看見潛意識那控訴最激烈的受害者, 歷歷舉證你就是卡在這受苦受難的境遇, 只配承受命運無奈的折磨—-但多年的鍛鍊下來, 即使在這樣的暗夜裡, 仍能看到—–我的真相在一邊大放光明, 只等著我接納與領受,此刻正是你重新選擇的大好機會—–你究竟是被自己劇本惡整的受害者? 還是那如如不動的永恆光明呢?

 

      那天去上好友幸宜的占星課, 關於”凱龍星” 的介紹, 凱龍星介於土星與天王星間的小行星帶, 象徵是頭半人馬獸, 在希臘神話中, 是土星kronos和海妖philyra所生, 因為土星強暴了海妖, 故剛出生即被母親遺棄, 成為凱龍生命的第一道傷口, 後來被阿波羅和眾神撫養長大, 被傳授一身好本領與不死之身, 特別是醫療和戰術, 因此, 半人半馬的凱龍, 代表人性與獸性, 人性與神性, 心智與肉體的結合—–從另一角度看, 也代表自我與陰影完整的整合

 

      凱龍在星盤上的位置, 即代表我們”靈魂的傷口”, 是我們渴望被治療, 釋放內在痛苦之處, 但弔詭的是—-凱龍治不好自己的傷, 必須藉由”服務與治療他人”而痊癒, 經由處女座的”治療”出發, 循序漸進到天秤座的”整體合諧”, 天蠍座的” 死亡, 轉化與重生”, 乃至於昇華到人生最高境界射手座, 能”活出自己, 成為生命的導師與指引者”, 成為神的手, 神奇天賦的治療師

 

     而占星家芭芭拉指出, 凱龍星是介於土星與天王星間的”彩虹橋”, 連結代表守舊傳統的土星, 和革新與原創的天王星, 象徵代表自我的內行星, 和代表蛻變後的外行星結合, 意味”已知與未知”的結合,”較低自我”與”較高自我”間的彩虹橋, 並能結合所有對宮的矛盾—-如處女對雙魚, 天秤對牡羊, 巨蟹對摩羯等, 故凱龍不僅是個人的治療, 也是集體心靈的療癒

 

     Well—-雖然這是大家分享討論的占星課程, 但我的潛意識卻一直受到觸動在釋放著—-我的凱龍星在牡羊座, 靈魂的傷口是—-習慣性將他人擺第一, 然後取悅別人, 犧牲自己的需求, 把權力讓給別人, 不會為自己爭取, 常常成全別人導致自己委屈受傷, 凱龍星在牡羊的人應探究童年成長的背景, 因慾望常無法被滿足, 因此長期下來覺得自己不該有慾望, 認為有慾望是一種罪惡感, 而不斷去隱藏它, 嚴重的話會導致自我毀滅傾向

 

      療癒道路是—-鼓勵, 發現與承認自己, 是獨一無二的神聖個體, 愛自己所有的面向與天賦, 我們不需要透過犧牲,幫助或拯救他人, 讓他人高興才能證明我們是值得被愛的, 其實牡羊座的你具有不可思議的勇氣, 與精準的”讀心術”, 懂的了解與接納他人的痛苦而能一肩扛起承擔的責任, 而成為利他主義者, 優秀的心理醫生, 及面對困境時毫無畏懼與克服萬難的才幹

 

       當看到牡羊的傷口時, 我的潛意識立即被打到了, 加上正逢我行星八級次的紫水晶光週期, 此光位於我們腹部下方的丹田區, 跟我們前世的執著與對抗, 憤怒與戰鬥意識, 亦與”收回投射” 有關, 在課堂中已看見我的內在小孩, 正憤怒的不斷在大聲奔跑尖叫—–吵到晚上翻來覆去都無法成眠, 我常想這小孩若真現形成我的孩子, 肯定難帶的不得了, 隱約已知道, 透過我內這麼難搞的小孩,”如何療癒內在孩童” 會是我將來的推恩道路之ㄧ, 此時不論我用擁抱, 接納, 聆聽陪同或寬恕都沒用—-最後只好躺在床上癱了認了, 隨你鬧吧—–不知過了多久, 就在我真正放棄與無計可施之時, 突然看見佛在我面前大放光明, 說”快!快跟我合一—–

 

      當我立即與佛, 我的真相深深合一後, 感覺自性光明深深融入我每個脈輪中心, 直至完全溶解—–然後, 內在小孩安靜下來了, 平安, 寧靜回來了—-終於可以安靜的休息了—–剎那間我明白, 之前各種招數用盡, 最後竟是在無計可施, 臣服與放手後, 終極的答覆與療癒竟是來自”我的真相”, 真應了奇蹟一課” 救恩來自於我那完整的自性”, 當真相現前, 一切的恐懼得已治癒, 一切的造作立即停止, 一切的創傷得以撫平—–帶著這個從有為到無為間的明白, 逐漸睡去—-

 

      但當晚做了一個釋放的夢—-想起在小學五年級時, 因我哥已念國中, 課業壓力較重, 於是我老娘開始力行”每天早上五點半”叫我哥跟我二人起床讀書, 真是苦不堪言—-有天我實在不想起床, 想繼續多睡會兒, 結果老娘進來房間就對我一陣棍棒打下去—-那天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起床, 記得後來去學校上課, 鼻子開始嚴重過敏打噴嚏的煎熬了一整天—–如今也明白過敏的心理原因, 因為覺得這個世界很可怕, 處處充滿危機, 我們內在的忍耐力平衡已被干擾, 也壓抑了很多的憤怒無法抒發, 不願和他人分享內心的感受, 無法展現出真正的狂野與熱情, 因害怕內在衝出時會真正失控

      

       當夢醒起床時, 童年那時的我, 整個憤怒無法抑止的開始釋放—-趕緊衝到樓下的公園, 回到我熟悉的樹下, 大口的呼吸釋放著—–只聽見內在小孩一直在憤怒大叫—–murder—-murder—-我那時還那麼小, 你怎麼能這樣對我!你怎麼能這樣對我—–我那時還那麼小ㄟ—–突然想起, 女明星大S幾年前在罹患憂鬱症時, 去看心理醫生時說”想殺死媽媽”, 這話現在想起來一點都不驚訝, 當你進入到集體潛意識深處, 會聽見那受傷孩子共同的憤怒吶喊—–突然又想起之前有位個案, 她是個非常有魅力又有創造力的母親, 來找我時情緒已無法抑止, 在協助的過程中, 往昔畫面不斷釋放到最後, 是童年被小叔性侵的記憶湧現—-當時她不斷憤怒的哭喊著, 跟我現在喊的是同一句話—–我那時那麼小, 你怎麼能這樣對我, 你怎麼能夠——

 

       經過這鏡射的明白, 知道療癒還要繼續—–我溫柔的撫摸著自己的肚子, 繼續聆聽她的哭喊, 也允許兒時積壓已久的淚水流出—-正巧前陣子不斷有朋友MAIL給我, 關於”零極限”此書的章節( 若想了解此書, 請連結部落格的”佳文共賞”區, 點選”100%負責和聖代霜淇淋”相關文章 )心理一直對小女孩說—-對不起, 我愛你, 對不起, 請原諒我——這樣一邊流淚, 一邊溫柔的呵護自己, 不知過了多久, 她漸漸平息安靜了, 於是心裡問天使”你們在嗎?”突然, 頭往後一轉, 看見數根羽毛躺在草地上—-然後把羽毛撿起放在心輪, 立即聽見—-愛你歐孩子, 我們一直都深深的愛著你, 並守護著你歐—–當下又讓我淚流滿面, 心輪不停的震動著

 

      但我知道, 療癒不能停留在這裡, 肇因還在我內, 問自己—-為什麼要投射出這樣的境遇整自己呢? 為什麼還要被這受害感卡住呢? 這對我究竟有什麼好處呢? 漸漸的, 聽見心裡說—-上主之子, 連這個受害感, 都是你要保留僅剩的自我罷了, 若連這受害感都沒了, 那你會是誰呢? 這一問突然頭腦一片空白, 空掉了—–是阿若內在沒有劇本了, 那我還會是誰呢—-此時看見洞窟底層仍是有個受害者, 堅持要和上主對抗, 不願恢復圓滿健全, 仍是堅持要控訴天堂的遺棄—-但同時我的真相, 如如不動的在一旁大放光明,我欣喜的微笑呼吸著, 作出了那必然的選擇—- 上主啊, 我願恢復圓滿健全, 只願憶起你安於我內的真相, 只願領受你的愛, 讓這守護我許久, 圓滿無缺的光明進來吧

 

       啊早期修奇蹟時, 小我常被抓的無地自容, 挖的痛不欲生, 常常想算了不玩了, 最多混回去打回原形, 但當你最終明白若持續相信小我那一套, 輕則讓你一切有限苟延殘喘, 重則是他根本要置你於死地—–看透後是想回也回不去, 頭已洗一半了, 只得讓奇蹟一路開刀下去, 祂絕不會讓你只療癒到半路, 沒有解決根本的分裂問題聖靈是不會甘心罷休的, 這條道路是屬於內在勇者, 覺醒意願不夠堅定很難走的下去, 很多的法門, 是把神請下來解決你人世間的種種問題, 繼續讓你作美夢把此世當真, 但奇蹟卻是將你連根拔起, 說你根本安居家中, 你所需要的, 只有上主而已, 將你營造的一切都交給聖靈吧, 讓祂的思想體系取代你的, 讓祂慈愛的慧眼取代你的肉眼判斷—–

 

       終於在12月底把中心搬完清空了, 整個一月都在好好休息整理中, 一切的步調都慢了下來, 雖然具體的中心形式瓦解, 內心卻是無限的平安—-知道這一切都不會有問題, 很感謝聖靈這些年來的引領與化解, 早幾年我一定不敢這樣幹, 而今對未知與存在, 卻有著更大的信任與交託, 手是深深的敞開著—–整個一月, 表面上沒什麼事, 內心忙著更深的鍛鍊臣服與合一, 心裡常對聖靈說, 讓我成為你的眼, 你的嘴, 你的手與足吧, 還有什麼障礙著我與你的合一, 就允許它浮現與化解吧—-而此時正好行星九級次的拙火即將啟動, 這源頭的創造大能要啟動前, 還有很多遠古祖先的傷痕印記, 會更深層的釋放出來, 我看見太陽神經叢內, 浮現一群瘋狂戰士將軍們的吶喊, 它們一直在吵鬧著要上路, 要打仗, 要見血上癮的刺激, 要收復失土與戰利品( 就在我看完電影赤壁第二集後—– )
  •  
  •  
  •  
  •  
  •  
Categories: 心靈穿越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