昱平畫作—–舞在光影中

       我終於愛上自己~~~~   昱平

我終於愛上了我自己—–

這個喜樂, 非筆墨所能形容

之前參加了oshoaum靜心, 竟有了如此意外的驚喜爆破

而我心裡明白, 是該跟小我和解的時候了~~~~

這個害我升起一念之差, 失落了天家的滋味

忘了自己的完整圓滿, 只知道自己是碎落千片的孤單之人

就在我們向彼此吼出最深的憤怒與憎恨之時

心裡不斷的升起我父母的臉

那些亂七八糟, 一團混亂, 不願承擔, 沒有用, 害怕失敗等等的批判聲音

這些畫面我已看見療癒釋放過無數次, 正覺得不是什麼新鮮事時

突然, 我明白—–這些都是我!

我一直以為已接納了自己這些面向

但在我的怒吼中—–我知道, 是該從頭腦的接納理解, 真正下降到心的願意 的時候了

      當這些讓我害怕的自我—–沒有錯, 骨子裡是害怕小我會讓我失去平安與寧靜的滋味( 雖然頭腦明白, 天堂一直都在, 小我礙不了事的 )

但當下—-明白這些都是該下定決心, 把投射出去的碎片, 一片片真心願意的拾回來, 下定決心, 好好愛自己, 擁抱自己暗影的時候了

      我決心愛這個失敗者, 沒用的我自己—–因為這樣, 打開了對自己更深的慈悲, 陪伴與理解, 而不會強迫自己與他人, 一定要勇敢堅強, 快點面對與站起來, 而此時正是生命的大愛, 透過傷口向我呼喊的時候—–祂問我, 是否真心願意放下人間那套要堅強, 要武裝自己, 種種自我要求的成就法則, 而走向愛的眼光, 用真神的愛來擁抱我自以為的失敗, 其實都是向生命學習, 與化解習性的旅程?

     

      我愛這個每月生理期第一天來, 都會肚子很痛, 很脆弱的自己—–因為這樣, 讓我理解休息, 放慢腳步是必要的, 放下什麼事也不想做的罪惡感, 提醒自己, 要對自己開展多的更溫柔, 與耐心—–也更深的明白, 肚子的疼痛, 是多年不願更深的聆聽與陪伴自己, 無法體現真實, 而向外的期待要求又很多—–而這個片刻, 卻是我內的小女孩, 向我呼喊最真實的愛與接納的時候

      我愛這個脆弱, 無助, 亂七八糟的我自己—–因為這樣, 讓我明白宇宙生命的節奏之流非我獨自決定, 混亂無明也是漸漸釐清的歷程, 我無須什麼事都要馬上弄懂, 我可以安全的信任, 陪伴著這個過程—–承認自己當下真的很無助, 並不知道真相什麼, 也無須因恐懼, 抓不到方向而急著去搞懂它, 就藉這個境, 練習培養對存在, 開啟更大的信任, 讓答案自動的浮現吧——

       而現在, 也感受到, 不是再一人獨自成長, 閉門練功的時候了, 現在的我, 因內心走過了許多旅程, 對這個世界, 有了更深的敞開與信任, 並願意走向弟兄, 走向更真實的連結了, 而求助時—–呵呵好像就算被拒絕也無彷囉, 也沒有面子問題了, 也不會再用完美演出的標準來衡量自己, 而當我更信任這個世界與一體時, 我知道, 我是被愛的, 我可以無懼的展露真實的自己

      我愛內在這個暴君, 總想殺人的自己—–現在明白, 所有強烈的暴君魔王, 那種種被冒犯的憤怒—-是因為從小被愛的不夠, 在缺乏尊重與理解的環境中長大, 他未曾被真正聆聽與呵護過, 只有不斷被要求趕快長大, 不要增加父母的麻煩, 當他因犯錯而驚恐失措之時, 得到的卻是批判拒絕與指責—–所以, 他只能越來越冷漠疏離, 為保護自己而切斷感覺——是時候了, 我可以愛這個暴君, 這個殺人魔了, 我可以深深的看見, 暴君的下面, 不過是個受傷且無助的小孩, 而他真正需要的, 是我對自己更深的耐心, 更溫柔的陪伴, 傾聽, 慈悲與擁抱~~~~

      我愛這個為求安全與認同感, 總是先假面說好微笑, 隱忍不發作的自己—–因為她害怕失去愛, 害怕業障發作時回無法挽回, 傷人也傷己—–但現在, 內心已清楚明白, 誠實的表達自己的看法與感覺, 是相當必要的尊重自己, 且健康的宣告界限, 但不用期待別人一定要認同或遵守, 因體認到了永不失落的神性圓滿, 知道小我是搞不砸的, 宇宙會一再的丟球給我, 我可以安全的表達自己的看法與感覺, 只要帶著愛與覺知, 看著這感覺, 評斷從何處來, 看到起因點—–然後, 用愛的眼光, 在起因處, 陪著自己, 再慢慢放下—–然後, 你總是無法預知祂來臨的時間, 是那無量光明的喜悅, 悄悄的正從自心蔓延開來—–

      我愛著這個像躁動野馬般, 有時狂亂焦慮到不知哪裡才是正確方向的自己—–這個躁動的能量讓我明白, 小我是那麼的害怕愛, 害怕它一旦靜止下來, 沒有了自己執著的目標與計畫, 什麼都抓不了的那一天—–那麼, 它是誰呢? 它害怕面對自己的虛無—–而它其實什麼都不是, 本體圓滿永遠都在, 無增亦無減——若一旦接受這個真實, 生存, 奮發向上的戰鬥程式將逐漸瓦解, 它只能經歷死亡的恐懼——歐在這個時候, 我會更深刻的陪著自己, 讓死亡, 失去方向的恐懼, 在我每個細胞的顫抖中, 釋放開來, 更有耐心的, 陪著自己進入這意識死亡的蛻變——-當最深的抓住, 恐懼都消失了, 你只有臣服, 合一, 如水滴總要溶解進入海洋, 安歇, 休息在那無限, 永恆的真我寧靜裡—–

      可以愛上自己的暗影了, 真好—–這個喜悅, 平安, 是那麼的踏實, 因不願再否認另一極端, 而只要好的, ok, 積極向上的, 或光明面了, 只有當我收回所有不願接納的, 而且用愛的眼光, 理解這受傷的自我是如何形成的, 並且下決心不逃了, 如實跟它共處, 真心願意的聆聽, 陪伴著它—–此刻感到的平安圓滿, 是那麼的踏實, 我給自己的擁抱, 才是真實的擁抱, 而此刻的光明, 才是根基穩定不會漏失的光明—–唯有我先施與無條件的愛給自己, 滋養自己, 才能漸漸將這個禮物, 給予他人, 才不會因害怕看到外面的照妖鏡, 而有所嫌惡, 厭離想逃跑之感—–

       想起osho師父說過一句話—-唯有體驗到存在的愛, 你的給出, 才是國王般富有的給出, 在給出的過程, 你也享受了它, 這是真正的分享, 而不是從自我出發, 因著匱乏, 有條件或期待的給出, 這其實是乞丐的行為, 給出, 只是為了來日索回, 此話真是既毒又一針見血阿

       而這個愛的召喚, 回想起來, 從我八月下旬, 在上海帶天使療法時, 就開始了—–在課程結束後, 中心主人告訴我, 是不是不該在農曆七月半開這種課程? 因為他看見, 進行中他的教室坐滿了好兄弟”, 甚至連他的佛堂都有一個, 所以要趕快淨化他的場地, 甚至害怕學生會沾黏回去有不好的影響——但妙的是, 當他驚慌的告知此事時, 我的內在, 居然是一個好寧靜, 遼闊的空間, 沒有起任何的漣漪迴音—–當時也沒有跟他的恐懼相應, 我只靜靜的說, 先讓我跟內在共處一會吧, 看看真相究竟是什麼——

        當ㄧ掛上電話的同時, 洞見立刻浮現—–剎時明白, 我不能再用驅趕負面能量的方法了, 黑暗不就是在呼求光明嗎? 好兄弟不就是看到天使的光而來的嗎? 好兄弟也想回家阿, 我明白, 好兄弟的確會激起深層的恐懼與投射, 這也深植在人類的集體潛意識裡—–當這個事件來臨時, 才明白這些年來數不清穿越恐懼的鍛鍊, 沒有白走, 甚至有時還會跟朋友開玩笑說—–ㄟ我有地獄的導覽地圖呢, 沒想到, 這個境遇居然是心靈平安的體現與驗收之時啊

        突然, 我想起西藏大師阿底峽的心瑜珈靜心, 觀想你將眾生的痛苦都吸進心輪裡, 再從心輪吐出—-那時, 所有的痛苦都會被心輪的愛所轉化, 你才會明白愛的力量有多大—–當下決定進入這靜心時, 心裡還有些毛毛的, 但決心就給他下下去了, 我觀想連結那個中心, 上課的空間內, 還有多少好兄弟, 就來吧, 再觀想每個學員的臉, 若還有任何負能量的沾黏, 就來吧—–漸漸的——-我只感覺到, 有股能量進入我的心輪, 沒有任何沉重或不適感, 但立即的—–它真的馬上從心輪轉化出去了! 而且從身體層面, 就感受到心輪運轉泫渦的能量, 轉的好大好快阿——

        這個經驗讓我對平安的信心更為增強了! 結果, 什麼也沒發生, 而愛來臨的是那麼快—–聖靈藉這個境遇讓我再次明白, 只有愛才是唯一真實! 而明白之後, 只有無限的感恩—–而藉由這次課程的因緣, 謝謝大家陪我演了這場戲, 再次的提醒了我, 我所恐懼擔心的, 皆非真實存在, 本體之愛才是唯一實存

         提筆這幾天, 正經歷了不惑之年的雙十生日( 呵呵若真能不惑了, 那真是存在送來的大禮阿 ), 感到內在的轉換更是加快腳步, 更加的順應自然, 抗拒的時間越來越短, 竟能體會到喜樂輕易的放下執著, 歡欣的接受生命的改變 ( 以前定是嚇死囉 ) 而外在領受到的弟兄之愛又是那麼的多—–似乎有個新的我, 在漸漸的冒出來, 嘿嘿也覺得很好奇, 接下來存在會繼續將我蛻變模塑成什麼狀態呢?

      

7月時, 在廣州講完課, 開心的與一群~~~台灣優秀的老師, 認真上課學習, 領受結業證書的學員們, 搞笑合影留念囉~~~~~ 

  •  
  •  
  •  
  •  
  •  
Categories: 心靈穿越

2 則留言

ELEXIER · 2009 年 10 月 13 日 上午 1:02

哇~~
很棒的分享,
謝謝妳!

how2yen · 2009 年 10 月 15 日 上午 8:37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再次觀看這篇文章時,居然淚水止不住的一直湧出,突然有一種終於被理解接納的感動升起,原來當你開始愛上自己時,也把那種愛感染給每一個人了,謝謝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