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渡眾生的幻覺    昱平

週一那晚, 上好友佳玲與雅雯的”舞蹈靜心VS.自由繪畫”的課程時

佳玲邀請我們, 抽天使卡, 再畫出內心的曼陀羅

我抽到的, 不知為什麼, 是薩基爾大天使” 柔軟你的心”

然後—-我的手, 就不自覺的流出這幅圖

畫的時候, 有些遠古的悲傷, 從心輪流了出來

又是這太陽法老的眼淚

可是, 眼睛的背後    翅膀張開了

還有玫瑰多層滋養的包圍著—–

我知道, 有些深層的東西    又被觸動到, 要浮出來了

第二天     在樓下公園     走路靜心著

一邊大力呼吸, 潛意識的情緒, 記憶就開始湧現了

感到  能量正從我的, 心輪排放出來

浮現一個身形乾枯的修行者, 背對我   蜷縮著   在發抖

他哭喊著    我沒有度完所有的眾生

你看娑婆還是這樣    一堆眾生都還沒解脫   都還在苦海裡

是我的錯    都是我的錯

我無顏回家     我愧對眾生   無法向本體交代

我有罪    我該受懲罰——-    

於是   我的肚子    開始大力的發抖   直到全身都在抖動

這害怕天罰的罪咎      正在清理釋放著

我邊走邊留下眼淚——明白為什麼     要” 柔軟我的心”了





他是我的祖先   也是我心靈中, 受困很深的一個往昔記憶

難怪我總是無法真正放鬆    潛意識裡老不停的逼自己要努力精進

也因此    每當我接觸諸多法門    總是很快熟捻上手

好像 這些以前本來就會 本來就知曉

但仍不敢懈怠      不敢放鬆享受生命         仍是不停的

在尋找   學習諸多    放下心靈痛苦的解脫方法

因他把任務, 使命當的太真, 太重     已成為輪迴僵化的角色了

我呼求聖靈    陪著我    療癒它, 放下它吧

於是              看見              光明來了

光在召喚行者           回家吧——–

你已完成了階段性的任務     你做的很好

回家吧     上主不會懲罰   根本沒有懲罰這件事

現在就放下這些       安心跟我回家吧——

行者依然在發抖    似乎無法置信     任務真的完成了

看見他   依然執著著    不肯向光走去

我繼續安靜的走著         觀照著內在

突然    看見他憤怒了    在咆嘯著—-

如果跟你回家     那我算什麼!      

真跟你回家    “ 我” 就不見了 

我就不能再繼續當造物主     體會渡眾生的遊戲了

剎時立即看見

這是與小我認同      ” 特殊性” 的崇拜癮頭

妄造出意識的高低分別層次      又把無明分裂當真

於是看到     妄心繼續投射出無明眾生

一邊扮演救世主     一邊是無數尚待拯救的眾生

說道究竟   二邊都是你

搞得你沒完沒了      累死了      不停的輪迴

小我為了害怕自己的虛無卑微

緊抓著這些角色不放

結果    是為了滿足自我的癮頭    一邊不自覺高人一等   骨子裡又害怕懲罰( 因把跟本體分裂當真, 又錯看弟兄真相 )

最後    真正害怕的    是自主權死亡消失的恐懼———

但是    某部份    我既感謝    也憐憫他   擁抱他

畢竟它著我    走了這麼長遠的路

也陪著我     完成了不少過渡的任務

而現在      真的     要放下它了

生生世世都在扮演這些角色     我真的累了    他該好好安息了

我不自覺流著眼淚   體會到身體   細胞都在發抖著

他們都感受到    意識將死亡    消失的恐懼

這樣很好    所有的造作努力    終將漸漸放下——–

最近    自從真心接下列穆里亞的能量分享後

內在意識更是加速坍塌   每天都像累世業力大掃蕩

每天    都死個不停    往昔記憶一直都在清理消融中

似乎存在     不停的在對我    進行心靈意識的大淨化與蛻變

持續的協助我     淨空累劫的記憶庫

說真的    這個轉化歷程    我很高興    又感恩

若非這樣潛意識大清倉    才發現    淨空後    心靈的清淨廣大

才明白      為什麼我很容易累    尤其在人群中    還是有些害羞或本能的避開

雖然   知道某方面是身體能量越來越高    益發敏感了

但在清理中又看到

是無數次的家園被毀   紅族領袖對白人入侵略奪  對老天不義的憤怒吶喊之聲

或是不論經歷了多少天災劇變與戰爭

我總是那個    最後存活下來的那一位      那深深被天地遺棄的孤寂

這種種釋放過程    真的很累   但嚎啕大哭    吶喊出來後

更深的覺知便會湧現——-

存在告訴我

家園一再的毀滅瓦解    因我內心沉淪於貪婪攻擊   沉迷權力與人間諸多物質偶像所招致      而忘了

所有的物質成就, 與人間種種關係  看似高潮絢麗       終有因緣消逝的一天

孩子     別再遺忘了    神聖自心才是皈依的源頭

從此立基點出發    將對人間諸多現象

皆可自在優游享受    但不會再執取或抓住

存在接著說

因在你內心最深處   某個角落    謹記得你是永恆不朽的

所以   在每個天崩與戰亂中    你會聽見存在的聲音

本能就知道    要往哪裡逃    會活下來

因為     這是我們對你的愛

你有傳承聖火的使命     這是你的天賦    必須要活下來

你沒有被遺棄    這是我們的安排與愛    明白了嗎

聽到這

內在嚎啕大哭的劫後餘生小孩    才停止了哭泣

漸漸看到他    鬆開了手       被光明與愛充滿著     回到了光中——–

這樣的清理洗刷歷程      就像每天都在 自我了斷, 自我超渡

協助這些往昔受困的諸多意識    清醒明白   回返天鄉

這些過程   很漫長    但真是急也急不來 

漸漸明白    為什麼要持續的 柔軟我的心

因小我是不能打罵   或嫌惡避開的( 因這些以前都試過呵呵 )

當業障現前   就是看著他   看著往昔幕幕大戲釋放時

能否帶著悲憫接納的心    

願意看見   存在要我清楚明白的真相   而非困在受害加害者裡

近來好幾次   快被小我的控訴搞到抓狂失控時

祈求天地    來協助我    治癒我吧

不知怎的    突然就從口中   哼出了大地之母的溫柔吟唱

那一句句    輕哼著   頭腦尚無法理解的古語撫慰音頻

這心    感受到莫名的滋養撫慰     逐漸      安靜下來了——–

  

之後聽見

孩子      往昔的一切傷口過錯    早已煙消雲散

接受你的純潔無染    與我同心領受   上主屬愛的天堂記憶, 安居家中吧

記得在前天下午    在天使花園     首次鼓起勇氣獻唱這首歌     

看著受到召喚而來的列穆里亞弟兄     為地球一體心靈祈福時

我才哼出第一句    地心的能量就衝上來

立即淚流哽咽到無法繼續——–看到很多家人也紅了眼眶

後來    還是靜靜的    把她唱完了

讓我訝異的是   

有人說   好像在很深的記憶裡      他也聽過這首歌

原來   這首歌   不單是只給我的

是埋在深層的集體記憶裡    家人共同聆聽過的撫慰吟唱之聲

而很巧的是    那天有位朋友   會後跟我聊起

他說他的任務   就是要渡眾生

我笑了——-     

對他說       沒有眾生阿     無眾生可渡   或需要你渡

當然     我知道     他還需要時間

除了真心領受自己的圓滿真相     不再抗拒   安住其中

再把弟兄的真相    也還給他    

內心    也不再把小我活靈活現的表相當真    把分裂對抗當真了( 當然這需要很深的化解鍛練功夫囉~~~~  )

這就是神之眼看我們的眼光     根本不當真   只看著你的真相

光是這般深深的看    能越過一切錯誤   罪業立消    只見得真實

這是心靈被治癒後    甚至無需言語的真實推恩

願我能持續的擴展    這般如實的眼界

持續的化解    任何把小我當真的妄念

在每個化解的過程     繼續開展出對自己最深的愛與接納——–

然後

好好的     安躺在生命之樹下   

休息    微笑    吹風     休憩      僘佯在伊甸花園裡

昱平畫作—–安居家中的女人

 

  •  
  •  
  •  
  •  
  •  
Categories: 心靈穿越

2 則留言

Eleisia · 2010 年 1 月 28 日 上午 12:51

It's so beautiful!
Thanks for sharing!

urel · 2010 年 5 月 16 日 下午 2:03

謝謝你真實的分享自己~之前的我也經歷過類似的日子
祝福你幸福快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