昱平畫作—–慈悲

       療癒之路                    Prem nadi

    承蒙kelly老師的邀稿, 不得不打破自己的惰性,坐在電腦前面慢慢的敲打鍵盤,針對自己想要進行的治療主題:「靈魂的治療」分享出來。我不確定用「靈魂的治療」是否恰當,然而現在的我已能感受到內心的喜悅,以及開朗的活著,真是感謝存在從沒有遺棄過我,只是憤怒的我拒絕了祂,斷絕與祂往來,而讓自己陷入冥頑不化的固執。還一直以為我的嚴肅是來自爸爸的因素。

    第一次療程,剛開始很隨意的向kelly老師提到,今年初在呼吸課程進行中,某個內在記憶感覺一直在經驗生產陣痛的過程。老師說:「那是前世的印記。」隨著當下的思緒述說,不知不覺情緒湧上心頭,老師幫我在第三和第四輪抹上不同的花精,促進情緒可以進入到更深層的潛意識。漸漸的我感覺到對爸爸和媽媽的負面情緒浮上表意識,老師鼓勵我把想說的話釋放出來;當下我把小時候常聽到的三字經罵回去,還對他們抱怨:「既然不愛我,為甚麼把我生下來,我恨你們——」然後老師問我是否願意邀請他們的高靈到我面前,當下的我痛哭流涕不已,感受著內在那不堪的自我厭惡感,頓時心裡有種明白,從小就一直認定, 我是不值得被愛,別人都不喜歡我、被討厭的小孩。心裡很感動及感激老師讓我看到,這個幻象是自己的心念創造出來的。然後老師邀請我觀想我的靈魂跟隨著高靈往上昇,直到我感覺到天使的存在,並聆聽天使對我說些什麼,祂說:「妳是一個很棒又漂亮的小女孩,你是值得被愛的。」我還感覺到有其它的天使存在,我平靜的感受並觀照著這樣的發生。當意識回到身體睜開眼睛,心情感到非常的愉悅。同時也經驗到——學習如何觀照負面情緒而不與之認同。

    第二次療程,是從對老公的憤怒與不滿說起,同時老師再度幫我在第三和第四輪抹上不同的花精,說著說著情緒就引發了——記憶中五歲時被誘拐性侵的事件,媽媽知道以後被怒罵得不堪,媽媽叫我去死,沒有救援者就只是孤單的自己,恨不得死掉算了——-現在的我,要愛這小女孩,擁抱自己,讓這曾經發生過的印記釋放到地心去。然後老師再度引導我的靈魂隨著高靈上昇,直到我感覺到釋迦牟尼佛臨在,老師要我問祂是否有什麼訊息給我。祂說:「圓融俱足一切圓滿。」(現在覺得當下並不是很理解這句話,等到第四次療程結束後,回想起整個療程所經驗到的,才領會所有的發生,一切都是美好的。)

    第三次療程,是一段和地心列穆里亞波圭長老的對話。

我感到有個悲傷的情緒浮現,然後是憤怒。心想:「為甚麼人們都只想從我

    身上得到東西,而不是關心我、愛我。走開拉!不要理我。」現在是怎麼回

    事?我不知道,請讓我明白。我不想一直活在總是莫名的恐懼、悲傷與不滿

    中。我感到委屈和不解,好想回家喔!但我要回去哪裡!哪裡我的家啊?

波圭長老:孩子,妳已經回家了,我一直在妳心裡;只是你沒認出我來,我一直

          都在。我是你在家鄉的老師。

:我要如何與你聯繫?

波圭長老:我就在妳心中。

:那是不是我若有需要協助,就可以和你對話,就只是和自己的心對話一樣。

波圭長老:是的。

:我感到欣喜又好怕,現在知覺到的一切會是個幻象,回到生活中又回到舊有

    的負面感受。

波圭長老:孩子,我明白你的不安,因為你遺忘了真實的自己是誰,現在才開始

          憶起當然會有種不確定感。以幻為真畢竟跟你有一段時日。

:這種對話的感覺是靈魂的療癒過程嗎?

波圭長老:是的,漸漸的你更能感受到更多的領悟與生命的新發現,明白過往的

          一切都是為了今天的覺醒,妳是不孤單的。

:謝謝祢波圭長老,很抱歉我不知道你的存在

波圭長老:沒關係,我一直都愛著妳,從沒有遺棄過妳,只是你把心封住了,妳

          被恐懼不安引發了太多的負面能量,而遮住了光的進入,其實光就在

          妳心中。

波圭長老:你是否願意和它上昇到更高的地方?

:願意,我就讓自己的意識上昇。

波圭長老:現在你感覺自己往哪個方向?

:北方。

波圭長老:妳有看到什麼或感覺到什麼。

:我感覺很強烈的光。

波圭長老:跟隨這道光,看祂要帶你去哪裡?

:漸漸的我感覺到——-所有北極星空家人存在的能量,我很悲傷的對光的家人說:「為何要把我遺棄在地球,我好想回家,這裡根本不屬於我,我好孤單。」

的家人:孩子,我們一直都守護著妳。光就在妳心中,妳已經回到家了!

:聽到這些話令我感到好欣喜。就只是這麼近而我還一直往外找,當然會遍

    尋不著。當我睜開眼睛時,已經有種不一樣的內在的力量發生了——-

PS.以上的對話原本在書寫第一和第二療程完成後就歇筆,隔天早晨感受到腹部

   有情緒要浮上來,因此拿起日記本進行了這個對話。寫完以後才發現這是第

   三次療程的內容,很神奇吧!好開心哦!

    第四次療程:看著老師正在感應用什麼工具來進行這次的療程。而後看到桌上鋪開兩種大小不同的牌;老師要我各抽取一張,大牌掀開的是哀傷,小牌掀開的畫面是空白的圖畫紙和一支水彩筆,我看到小牌放到大牌上的組合,馬上掉下眼淚來,老師說星盤顯示出, 我應該是很有創造力的。

然後,我訴說著哀傷的心情:從十多年前幫助老公擁有一部工作需要的休旅車,心想有了車, 可以讓他帶我出去畫畫寫生,到現在都還沒實現這個願望——然後,老師要我再抽兩張大小牌,看看到底有甚麼潛在因素障礙著我去實現創造力的願望;大牌是分享,小牌是一位身穿緊身迷你裙紅色洋裝,手扚一根菸在嘴邊的女人

老師說:這組合是——你要分享性能量所象徵的創造力。kelly問我:看到這樣的畫面有什麼感覺? 這女生應該是妓女,很坦然自在的分享她的性能量, 可能這也是你前世的印記, 導致現在對性的愉悅與享受, 與展現熱情的創造力有罪疚~~~

我說:也曾經這麼感覺過

老師說:等一下我們透過蘇菲心輪靜心的方式,看看有甚麼潛在的意識要被看到及釋放——-而後跟著老師的帶引,用腹部呼吸把潛藏的感受情緒引出來。進行中,我感到好難過,心輪好痛, 又好恨;我被強暴,沒有臉活下去,為什麼發生在我身上?釋放了深沉意識所有的憤恨、悲傷及難過後(心裡頓時明白——這輩子的生命模式原來是這麼來的)

再來是 和 老師面對面坐著——-然後是波圭長老透過kelly老師對我說話。

波圭長老:孩子,願不願意明白這些的發生?

我點點頭——閉上眼睛跟隨著指引,讓意識進入地心一直往下降——直到波圭長老問我,感覺到什麼?

我:好強烈的白光。

波圭長老:繼續跟隨那白光。

我:看到好高的藍色水晶柱子是八角型的,走上大殿的階梯,好寬敞的空間,所有的家人都等著我,都在歡迎我回家——當下忍不住悲喜交加

波圭長老:妳有看到熟悉的精靈或小動物要和你打招呼嗎?

我:有,是丫丫,它是隻海鷹鵡,很可愛的樣子。

波圭長老:是不是還有其他的家人要給你什麼訊息

我:有,是我地心的兄長—–又感到一陣悲傷。

光的兄長:親愛的家人歡迎你回來,很高興見到你,終於憶起你真實的身份了。

我:感覺自己在跟家人擁抱,很感動。

當老師請我漸漸的睜開眼睛後,感覺過往的人生劇本已經風清雲淡, 自由了~~~~~

  •  
  •  
  •  
  •  
  •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