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療癒     by holly

2010/12/10 02:21


下午才意識到自己不想溝通背後的那股絕望,那股不論說什麼,都不會被了解,或事情會有任何改變的絕望,晚上就看到《靈性鍊金術》裡面的一段話:

有時,讓他們知道你對事情的立場或對他們的感覺,可能是件好事,但是多數情況下,他們不會理解你想告訴他們的東西,對於你跟他們在生命的觀點上不同的地方,可能不會產生共鳴。放開與父母能量的連結,意味著要先放開自己頭腦和情緒中的能量,這就需要向內看,找出自己是如何按照父母設置的幻相、按照父母的好惡而生活的──而他們的好惡是奠基於恐懼和批判。

一但了解這一點,讓自己放手之後,你會很容易原諒父母,並真正離開原生家庭。只有切斷內在繩索,為自己的生命負責,你才能真正對父母釋懷。你會很明白的拒絕他們的恐懼和幻相(洞察力之劍),但同時你也知道,父母並不等於他們的恐懼和幻相,他們也是神的孩子,也在努力完成自己的靈魂使命。一但認清這一點,你就會明白他們的無辜,並且可以原諒他們。

……當你辨認出那源自童年時代的深刻印記,並有意識的決定哪些對你有益,哪些最好丟開時,你就成了自由人。這就是控制權。

於是當父母的期盼和渴望與你自己的不一樣時,你不會再下意識地去適應那些期盼,但同時也不會再反抗。你可以把他們給你的錯誤觀念單純地當成不屬於你的,如此而已。

光之工作者和他們的父母

當他們開始轉世時,光之工作者深信自己可以找到出路,可以戰勝原生家庭的限制性能量。然而,在降生到地球且長大以後,他們也跟其他孩子一樣面臨困境和迷惑。在某種意義上,他們對這種困惑的體驗更深入、更強烈,因為他們是有著靈性意識的靈魂,通常會比父母的靈魂更老、更有智慧,十分清楚自己所處的環境中的能量有些不對勁。在內在層面上,他們因為不能理解父母的觀念和行為,而迎頭撞上父母的能量,這讓他們溫柔敏感的內心極為痛苦。為了尋找情緒上的出路,他們不得不面對這樣的情況:既愛父母,又與他們不同。這引起了一連串的心理問題,從孤獨、缺乏安全感和恐懼,到消沉、憂鬱和自毀。

因此,通往地球和黑暗處的旅程不是沒有風險,那裡有著阻塞和帶有敵意的能量。這是個危險的使命,所以我稱你們為勇敢的戰士!你們就像先驅,到陌生而未知的領域中探險,那裡沒有路標和指示。你展開旅程的環境並不友好,和家的感覺大不相同,你必須僅以感受和直覺為指引,為自己創造家的能量。身為光之工作者,你是一個先驅,願意突破沉悶的思考模式,願意釋放阻塞的能量。你幾乎總是最先在你所處的環境中這樣做的人,直到後來才遇到意氣相投的靈魂夥伴。你獨立戰鬥,這代表你是個真正的戰士;你必須依靠自己找到出路,如此一來,你就會吸引志趣相投的人來到生命中,他們反映了你的覺醒狀態。

為了發現自己的光而經歷的孤軍奮戰,對你是最沉重的負擔。在靈魂層面上,你有意識地選擇了這樣的路,但對一個有血有肉的孩子來說,那過程是痛苦的,且深深傷害了你。我勸你去感受並辨識出這種內在的痛苦,因為只有與它連結,你才能把它轉化並釋放掉。一旦找到了那個稚嫩的肩膀上背負著疏離十字架的內在受傷小孩,你就抵達了重擔的核心,而解決辦法也就不遠了,你只需要用全然的、深刻的覺知去擁抱那個孩子的痛苦。透過覺知,慈悲和尊敬的能量可以被傳送到內在小孩那裡。只要跟自己在一起,只要真正去愛和珍視自己獨特的部分,你就能舉起十字架。這就是帶孩子回家,並完成自己身為先驅的使命。

看到這些文字,可以感覺到心中很多地方被觸動了,感覺到情緒的起伏。於是我到浴室洗澡,然後開始大哭。

我其實也不知道自己在哭什麼,但是眼淚就不停的流。很多過去的記憶,一個個湧上心頭。我看到自己如何在自己想要的與父母想的兩個不同的目標中掙扎著、努力著;我看到自己很努力的想要讓自己變成父母想要的那個自己,只是因為想要他們可以認同我、可以愛我;我看到自己每次面對一個新的對象時,總是自動化的開始計算,眼前這個人哪些是可以被父母接受、哪些是不行的。

我同時也看到,自己很難再真正的很開心去做自己想要的事情,因為我怎麼可以讓父母失望?我怎麼可以讓他們生氣?於是,很多的謊言出現了,很多話也都省略不說了。

於是,自己把自己愈看愈小,愈來愈不相信自己有很大的可能性與創造力。

我願意真實的擁抱我內在的小孩,重新用新的眼睛看我自己。

Categories: 學員分享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reCAPTCHA and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Service ap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