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療癒:

當看到老師畫的一幅神殿與女神的油畫,內心就生起悲傷—–隨著老師的問話引導,我進入身為女祭司那世的創痛。

神殿中只有我孤單一人,除了濫用自己的天賦控制人群的崇拜外,我也漸漸的對神起了懷疑之心,因為神看不到摸不到,只有虛無飄渺的感受,所以我接受了內心暗影的蠱惑,離開了神殿,開始體驗人間的各種遊戲。起初這些遊戲讓人目眩神迷、流連忘返,但現在發覺都只是小我相同的花招,反而對於擅自離開神殿的行為感到深深的愧疚。老師引導我到一個較高的位置看待自己在神殿和人間的經歷,覺察到光明也好,暗影也罷,都只是經驗,因為神是一切,神融合了兩者,也超越了兩者。

第三次療癒:

老師播放著有關大地之母的音樂,旋律勾起我記憶中那大地的美好,但不記得什麼時候開始,失去了如此的純真,帶上了一層又一層的面具,最後連自己的本來面目也忘記了。

我問老師要如何卸下面具,這面具是如此的牢固,幾乎已經是人格的一部分了,老師說只要觀看就好,認出就是放下。

我往深處找面具的起源,透過心靈之眼,想起在埃及的年代,我曾經是一個皇后,為了保住榮華富貴,無所不用其極,如果不這麼做,下場悽涼的人就會是我,所以要先下手為強。看著這些在我的手段之下痛苦又恐懼的面孔,浮現憐憫和心痛的感受——但是我告訴自己絕對不可以心軟,絕對不可以輸,因這攸關存亡與否,必須要心狠手辣,所以我用鐵鍊綑綁,將心鎖在最深處,認為這樣就能麻痺保護自己不再感覺愧疚——這就是我其中一個為了生存,故做堅強,不讓自己感覺痛苦的面具。

老師問我–帶上面具後心就真的不痛了嗎?

” 一點效果也沒有-” -我回答

後來老師在我的背部、脊椎、喉嚨、頭部做按壓和療癒,隔天之後的一個禮拜,我的身體出現了感冒清理的症狀,並且渾身酸痛阿~~~~

第四次療癒

隱藏了很深的悲傷被喚起,我不斷尖叫、嘶吼、哭喊自己亞特蘭提斯時的邪惡罪行——我利用基因工程在數不清的人類身上作實驗,導致退化的情形發生。當我向曾經虐待過的靈魂道歉時,心裡出現驕傲的聲音:我才不要道歉呢! 為什麼要道歉呢?人類本來就是低下的物種,活該被拿來當實驗,我的種族是如此優秀,絕對不可能會輸給卑微人類,我們有權利在他們身上做這樣的實驗。

當長老邀請我放下罪疚回家時——「我不願意回到光中,就讓我在這裡腐爛好了,因為一旦回家後,就還要再被丟出來,到不如不要回到光裡,這樣心痛的感覺就不會再發生了——」

我就像耍賴的小孩,想回家又不願意回家的耍著脾氣,後來終於甘願回到光中時,發現一切都是這麼美好,體驗到萬物眾生的一體平等, 尋覓已久的愛的感覺,在心中重新憶起。

感謝聖靈在這一路上始終陪著我。

  •  
  •  
  •  
  •  
  •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