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末, 杭州行的蛻變與看見( )    昱平

    一定是冥冥中有安排吧, 就在我在剛帶完列穆里亞休息才二天而已, 就整裝應好友潘老師的邀約, 一同出發去杭州講課—–雖然心裡明白, 這課程主軸, 仍是以潘老師的服裝專業企畫為主, 我只是去帶個二堂很輕鬆的心靈課程而已勒——12星座的提昇之道啦, 並帶這些大陸的服裝老闆與設計師們, 伸展一下肢體跳跳心靈舞蹈紓壓, 本來這該是趟很輕鬆的差事, 我也抱著跨海過聖誕節的渡假心情上路, 但心裡隱約又似乎感到—–應該不只這麼簡單吧, 或許聖靈還有安排, 要讓我內心, 有更深層的看見與揭露的部分——不論如何, 來什麼就應什麼, 深深的看吧

     和我住同房的, 也是位台灣帶家族與組織系統排列的julia老師, 而一到杭州下塌的酒店——–造景居然是充滿宗教氣息, 入口還有觀音與巨大葫蘆雕像的太虛湖酒店, 我一看就笑了—–似乎心裡明白, 不論走到哪裡, 都有聖靈同行與護祐著阿

      但是, 對已帶了一年列穆里亞課程, 四體被掀開大掃蕩到數不清, 身心敏感度皆被更深層打開的我來說, 隔了一年多沒來中國講課, 不知道這回與他們共振的狀況會如何, , 就讓自己如實的去經驗吧

      隔天早上開課時, 約來了20位服裝廠商與設計師, 潘老師在開講前, 邀請我先為大家帶個課前靜心, 好淨空自己再來吸收知識, 當下我起了個判斷——面對這些毫無靜心與靈修基礎的服裝工作者, 他們進的去嗎? 但信任卻又馬上昇起, 不論如何, 來了就是因緣, 就交託給聖靈吧——於是內心當下決定播放海洋背景的音樂, 邀請大家一同冥想, 靜靜的, 讓自己坐在海邊, 迎著陽光, 就是啥麼也不想, 什事也不作的, 凝視著海洋上的反光, 傾聽著海鷗的叫聲——–

     很滋養, 舒服的與海洋合一的冥想, 沒想到短短20分鐘, 大家都進去了——-下課後, 一位天蠍座的設計師跑過來, 直問我這音樂太美了哪裡可買的到? 說這冥想實在太舒服了, 他其實也對靈修開始有興趣, 想多探討研究等等, 呵呵看他坦率的真可愛, 就私下答應送他一張我錄的冥想CD作禮物囉

     接下來, 我覺察到——他們身心四體的頻率, 真的比台灣還要沉重, 之前列穆里亞三天課程我都得跟學員關在一起, 身心也還受得住, 但當其他老師講課的同時, 發覺我的身體, 已很難與他們關在同一房間裡長時間待著——不單單是教室內密閉開暖氣的關係, 而是感受到, 那股彌漫在空氣中的——一股無明的昏沉與沉重感

     但我知道, 這股無法忍受的昏沉與沉重感, 其中必有要更深體會與釐清的部分——當天下午, 講完了12星座的提升之道, 先無形間幫學員們打開一些心靈的殼, 更認識自己後當晚即是24日耶誕夜, 於是心血來潮和julia老師臨時連合設計了一個活動——當晚, 邀請大家圍成一圓圈, 進入與心輪的連結淨化冥想, 傾聽內心在10, 該放下, 反省與療癒的部分是什麼, 然後再次傾聽心, 在即將來臨的11, 有什麼心的祝福, 期許與要打開的部分

      —–真是整人必會整到自己囉——原以為這只是淡淡的, 不會觸碰到太多潛意識的耶誕祈福晚會, 大家只是輕鬆分享溫馨祝福即可, 沒想到——是集體意識也準備好了吧, 冥想結束後請大家分享, 居然當麥克風傳到每個學員手中時, 個個真情說出內心感慨, 也不再喊高口號了, 有人當眾承認自己離婚了而痛哭——有人承認自己面臨家庭與事業的轉型, 內外夾攻而潰堤——心想聖靈真厲害阿, 這麼短的連結時間就有如此深刻的清理效果, 結果哎當最後賣克風傳到我時, 偶居然也崩潰了——-

     我說, 剛聽到有位老師分享( 其實她是台灣的知名服裝設計師張伊萍 ) , 她的爸媽多年來一直搞不懂她在幹什麼, 就算她現在已小有成就——想想我也是, 我走的道路是心靈成長, 八年前我辭掉了工作, 全家還開家庭會議說我是不是瘋了? 辭掉補習班班主任的位子( 當時我嫂子還是我老闆 ) 就為了什麼要尋找自己的理由而離職, 當時我只有存了40萬上路, 而我們這行跟你們直接要看到錢的行業是不一樣的, 全是要深深往內挖, 要花很長的時間療癒反省, 由外境來看根本看不出我們有什麼成就, 有時看來反而像越活越回去——–所以真的也很難對爸媽說清楚我到底在幹嘛, 但這條路既已上路了, 你不可能挖到一半就打退堂鼓, 你只能keep going——–

      我邊哭邊說著——我們這行, 真的往內耕耘得很辛苦阿, 但今年初不知怎麼著, 我居然可以有生命的第一棟房子出現了, 幹我們這行居然可以買房子, 真是不容易阿, 或許也是心靈內修到一個程度了, 開課邀約, 諮商個案也越來越多——–剛我的心告訴我, 11, 它只想好好休息, 好好吃飯, 好好睡覺, 好好玩耍, 好好喝杯咖啡享受生命, 再也不想趕時間趕進度了, 只想好好看著天空   發呆, 真實的享受生活——-它居然還說, 想多花些時間陪父母, 想好好談場戀愛, 居然還有好好嫁人的話出現了, 雖然這人現在還不知道在哪裡——-大家聽了都笑了, 我真是暗自捏把冷汗, 這麼真實的分享—–這應是2011年的能量前奏吧, 只能如實, 真實的呈現一切了

      當晚在房間和julia老師聊天時, 她說感到我內在還有一股憤怒的能量, 我當下承認說是, 知道我內在住著一位老巫師, 但不知為什麼他有股莫名的憤怒——結果隔天早上, 在房間內他就出來鬼吼鬼叫了——-下午julia帶組織排列前, 請大家說出參加這場排列的期許——-輪到我時, 突然老實毫不客氣的說出———我內在住了一位老巫師, 感覺到他很討厭人類! 因為他覺得人類完全不懂怎麼跟大自然連繫, 一直無知的挖山鑿地的蓋房子, 完全破壞了與大自然和諧共處的平衡之道——因為, 你們聽不到山在哭, 大地在痛——我深深感受到他的憤怒與無奈——但老巫師現在也遇到瓶頸了, 他也想拉近跟人類的距離, 如何能跟人類更親近, 用新的眼光寬恕彼此, 重新與人類修好和平共處——-

       歐放屁完我又捏把冷汗——-這可是首次在課堂中與祖國同胞面前, 真實表達我的憤怒情緒, 但如實說出後, 心中卻有無比的暢快輕鬆感

       最後一晚, 本來該帶他們即興舞蹈繪畫創作, 但一到教室後, 我卻絲毫沒有舞蹈遊戲的心情, 是存在另有安排嗎? 於是只好又放手交託, 臣服, 讓存在來引領——-於是邀請他們, 陸續都擦上澳洲花精吸嗅後, 回到自己的中心, 開始允許自己的身體, 在教室內慢慢的移動——去連結自己的內在小孩, 父親, 與母親的位置

       我的頭腦又開始懷疑, 對於這群毫無靜心基礎的祖國同胞們, 就這樣簡單的導引他們真能連結進去嗎——而且他們移動得好慢歐, 有的居然還只是左轉右轉而已 ( 在台灣大家應該早就大步移動, 有的人甚至早就釋放大叫了吧 ) ——-於是內心趕緊詢問聖靈, 只聽得—–放心吧孩子, 他們都進去內心了, 信任這一切的過程吧

       結束後, 邀請大家圍成一圈分享時, 他們的分享真是讓我瞠目結舌, 跌破眼鏡——-一位老總說, 杜老師你叫我連結父親時, 我爸爸其實已經過世了, 過世前他緊握我的雙手, 叫我一定要照顧好媽媽, 一定要給我們家爭氣, 抬頭, 我努力作到了! 我曾經事業倒過一次, 為了答應我父親的承諾, 我不能再倒第二次! 我本來不信這種東西的, 可是剛連結我的小孩時, 居然看到他—–是一個天使, 他一直在光中呵呵笑阿越飛越高, 我的頭不自覺得也跟著越抬越高, 後來, 居然看到我爸爸在光中對我笑——-我整個痛哭流涕——–

       這才只是短短三小時不到的課程, 進入程度之深真是讓我跌破眼鏡——-還有位學員說, 杜老師你叫我連結內在小孩時, 我感到手被往後拉, 回頭一看居然是個小孩在拉我的手, 我不想理他, 然後他很生氣一直哭鬧著——但我還是不想理他, 結果, 看他居然往地上一躺, 說他死了——–於是我就去連結我媽媽, 但我媽來時居然跟我說, 你還不快去看你的小孩, 我只好再回頭去看我的小孩怎麼了, 他真的一動也不動的躺在那裡, 不論我怎麼踢阿叫阿, 他就是動也不動的躺在那裡, 也不理我——-

        我的天阿—–他們每個人冒出來的東西之多, 要清理療癒的環節有夠龐大, 真非三言二語能夠說得清楚講得明白

Categories: 心靈穿越

2 則留言

joyjoyellen · 2011 年 1 月 17 日 上午 3:56

昱平,您好:
我是joyjoyellen,看到這篇心得中你辭去工作的那一部份,讓我心有戚戚焉。
因為我也走過這樣的路,目前仍在摸索中。的確,在所謂的成功與社會價值中
,這樣的抉擇是異類,很難啟口。尤其是親人,但走過清理自我後,其實連親
人都發現這樣的變化也沒什麼不好,也漸漸不質疑了。真的很感激聖靈給予這
樣的機會,仿佛擁有第二個人生!您在文中所提的澳洲花精與巴哈花精相同嗎?
因為我最近想去學習這個情緒療法,正在暸解中,若您有一些建議也請您提供
給我,謝謝囉!     ~joyjoyellen
[版主回覆01/18/2011 22:47:30]巴哈屬於口服花精, 大部分皆屬" 單方" , 而澳洲花精有擦七輪的色彩花精, 而口服皆為" 複方" 花精, 清理能量較為強烈, 歡迎您點" 澳洲花精" 區了解看看~~~

客家細妹之油畫情 · 2011 年 1 月 17 日 上午 4:31

很美的分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