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奇蹟療癒之旅——-地心光療手術

( 列穆里亞第六期學員       玫齡 )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在結果超乎我頭腦所能理解的情況下,內心驚呼連連:「奇蹟發生在我身上了!」

    星期二晚上忙完家事,趕忙坐到電腦前上網查看, 日本核一廠輻射外洩處理情形,頭上一盞日光燈才“服役”不到一年,開始閃爍,時而亮,時而不亮,感到——「我也在害怕嗎?」,突然間打個噴嚏,尾椎一陣巨痛——我的奇蹟療癒之旅己經悄悄的開始。請相信我,這個痛的感覺比生小孩還難受 ( 因我是剖腹生產的,哈!) 但走起路來比產婦還難看、還要緩慢,真的是「坐立難安」,不知該擺什麼樣的姿勢才不痛,以受傷的部位來說,要對抗地心引力,可能倒立會比較好,我想——這一晚不但輾轉難眠,連要翻身都非常困難,但又不能維持一個姿勢不動,就這樣舉凡咳嗽、躺下、起身、翻身、坐著、如廁都與疼痛在一起,一個普通的噴嚏,可是後果太猛了!!!

    星期三一早,我心中盤算著:1、看西醫吧!吃個止痛藥、打個消炎針會舒緩許多。不好,傷胃、傷身。2、看中醫、推拿復健吧!不好,很痛,我怕。3、嗯!先貼個撒隆啪撕,讓它自己慢慢好吧!喔!不行,慘了!再隔兩天,星期五、六、日的列穆里亞1-2工作坊怎麼辦?“Help me ~~~”於是call列穆里亞助教兼好友“王玫,快來救我!”晚上,好不容易挨到八點半, 王玫 終於來到我家,趕快替救命恩人泡一杯熱茶, 王玫 看著我的姿勢問:「不是只是尾椎扭傷嗎?難不成你的脖子也扭到了?」不要懷疑,只有尾椎扭傷就夠受了。

    王玫提醒我,療癒過程中如果動作太猛或太痛,可以和光療使者雅吉溝通,另外,療癒開始前,彼此要先做重生呼吸幾分鐘,之後,就可以恢復正常呼吸,然後放輕鬆。當我躺在客廳沙發上,倆人就定位後,客廳瞬間成為神聖的療癒空間——在 王玫 祈請召喚雅吉的同時,我也同步運作心念:「我將肉體交託予你,並完全信任、臣服,請你療癒我的肉體與情緒體,期間如果需要我配合,請給我靈感或訊息。」此時,空氣中散發著寧靜——-王玫閉上雙眼,雙手十指輕微抖動在我平躺的身體上方, 隔空從頭到腳來來回回,像是在掃瞄一般並沒有踫觸到我的身體。

如果,此時我去看西醫,可能問診幾分鐘就去領藥,然後滾蛋走人。如果看復健推拿,我可能就是在床上打滾、慘叫——別再打妄念了,回到當下,我感覺到我的左腳膝蓋輕微抽痛,而右腳從腳底往上到右大腿, 有一波波如熱浪般來襲,我偷偷睜開眼看 王玫 在幹什麼?沒錯, 王玫 ?雅吉?將雙手在我左腳上方隔空移動,不是尾椎扭傷嗎?難到我的腳有問題?隨後當 王玫 的雙手踫觸我的腹部時,腦中突然出現訊息要我配合做緩慢的重生呼吸 —–「大口吸氣並將氣送至腹部丹田再靠往背部的地方,憋氣幾秒,再慢慢呼氣」,我乖乖的配合,許久後,又一個靈光閃現——-我將身體往左側翻, 王玫 將手順勢滑向我的後背繼續踫觸療癒。

    當咕咕鐘敲了十下,我才驚覺這個療癒己超過一個多小時,我的肉體感覺很舒服,心裡覺得很美妙,療程完全結束後,已快十一點,倆人快速走向地下室停車場,我飛奔跑向車子,霎那間,定住,轉身,我望向王玫大叫:「你看!我剛剛在跑步吔!」倆人大笑,我手足舞蹈,又叫又跳,好似重生一般。

    星期四,整天都還沈浸在昨晚的療癒能量中。星期五晚上,我安穩的坐在工作坊教室和室椅上。星期六整天,我已經盡情的融入第五次元的舞蹈中。回想這幾天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頂多像做了一個扭傷尾椎的夢一般~~~~

   

  •  
  •  
  •  
  •  
  •  
Categories: 學員分享

1 則留言

fy · 2011 年 5 月 11 日 上午 8:29

真是神奇的能量療癒啊
[版主回覆05/11/2011 22:17:48]吼FY~~~原來你是班內生阿 , 中文名是—–? 課程心得可轉貼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