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 陰陽平衡祭壇
 
       今天我們大家討論結果, 要進入雪士達山中間的森林, 因為昨天在靠近山頂處的雪地裡靜心, 實在太冷了, 加上山裡的森林, 簡直就是我內在小孩, 夢中渴望重返的綠色森林, 我一直以為, 這一望無際廣闊的針葉林, 平原, 高聳的松樹群, , 雪地—–是要去德國或歐洲等地才看得到, 沒想到, 我心中渴望在森林裡奔跑, 嬉戲, 大叫大笑, 跟精靈玩耍的森林, 居然就在家鄉, 雪士達山的森林裡
 
       車子行經的路上, 正聽著一片, 如精靈般慵懶, 輕快愉悅的女聲CD, 竹君坐在我旁邊說" kelly妳的肩膀怎麼這麼沉重? " 我說妳現在才知道, 往昔要背負的傳承這麼多——竹君接著說" 妳辛苦了, 從小靈體就這麼沉重, 大概也只有妳受得住吧
 
 
        車子停下來, 我們到了——夢中渴望重返的精靈森林, 曾經我清理出一段好像是英國的女巫記憶, 她就住在森林裡, 每當她要召喚精靈前來時, 她就會去" 抱樹 " , 然後心裡祈禱念默念咒語, 漸漸的, 精靈就會出現, " 主人, 妳今天需要什麼 ?" 然後我就會說" 去幫我拿什麼藥草, 礦石過來, 我要作治療用” , 然後精靈就會去幫我找東西回來——呵呵真有趣, 曾經我問聖靈" 黑魔法和白魔法有何不同? " 聖靈說, 黑魔法巫師, 對大自然眾生是控制 ” , 而白魔法巫師是合作 ”, 哇那想想整個國家社會到家庭個人, 幾乎無處不是因恐懼, 害怕改變, 害怕犯錯而行控制的現象, 就像大家在無意識的行使黑魔法而不自知啊

 


看到樹的流動, 感受到療癒的能量, 已經來了—–
        因昨晚有下過雪, 森林裡的雪積得也不少, 厚的也快達膝蓋, 薄的也到腳踝, 我邊走還邊好奇想著, 今天聖靈不知會安排什麼樣的發生時, 突然眼前——就出現了一個我無法置信的畫面! 雪地上, 居然出現了一個雙圓圈的祭壇! 祭壇周圍還長出了桃紅色的小花, 圓中央還插了幾根樹枝木棒——一看直覺就知道, 這是個陰陽平衡的祭壇, 但我快錯亂了—–若這是昨天有人使用佈置過的祭壇, 那麼晚上下雪早該掩蓋過去了, 但若是今天早上有人使用過, 那周圍應該會有腳印才對, 但周圍居然也沒看到腳印——
 
 
          —–我一看就知道那個祭壇在等我, 但內在其實很抗拒, 因為想也知道, 陰陽平衡——就是要找個男人跟妳一起走這個過程啊, 但又不可能找顏祐銘, 他女朋友淑玲就在旁邊, 唯一剩下的男人就是驛丞了, 但我才認識這男人三天, 加上他沒有上過任何心靈課程的基礎, 也不知道他能否陪著我進入這個治癒之圈——-而且若是頭腦在走也是沒意義的, 還有我覺得要找個才剛認識的男人, 就陪妳走陰陽平衡的療癒, 也實在是太尷尬害羞了, 因妳根本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啊
 
 

 


     怎麼想我都覺得不可能—–於是想刻意繞過這個祭壇, 打算走入森林其他地方自行清理, 但一經過祭壇旁, 我的頭, 就不自覺的一直轉向它, 只好的嘆了口氣, 回頭鼓起勇氣問驛丞, 是否願意陪我走這趟旅程, 沒想到他很爽快的說好, 而我也邀請了淑玲和祐銘的加入, 正好二男二女, 內圈陰外圈陽, 我們四人, 就開始進入了祭壇的能量場, 一邊呼吸, 慢慢的走入這個流中——
 
 
       我和淑玲, 慢慢的在祭壇內圈, 吟唱了起來——像是很溫柔的在召喚存有, 四個人也很有默契的交互低吟起來, 唱著唱著, 我突然開始問 " 為什麼? 為什麼會發生這些事情呢? 為什麼我要離開這片森林呢? 為什麼——-" 我望著這一望無際的針葉林, 陽光在森林裡閃閃的透光進來, 看到了很多美麗的彩虹光球, 腳踏在一片美麗的雪白裡——問自己, 我到底作了什麼決定, 會離開了這麼美麗的家鄉呢?
 
 
       心裡湧出了悲傷, 開始狂咳嗽起來, 接著問存在為什麼我要失去這一切? 為什麼——為什麼失去一切又叫我回來! 我不甘心, 為什麼讓我失去一切力量, 但又說我值得擁有一切! 你們在愚弄我嗎——“ 此刻森林裡又開始颳起了大風, 療癒能量越來越強, 而淑玲的印記也被掀開了, 也在憤怒的對存在咆哮著
 
 
       我讓內在的悲憤之聲繼續吼著—–你們這些, 所謂偉大的祖靈, 到底在幹什麼? 沒聽見偉大的祭司在召喚嗎——-此刻祭壇周圍刮的風, 也越來越大了, 我繼續邊咳嗽邊吼著——-“ 我失去一切的痛你們知道嗎? 我辛苦建立的家園, 被你們一次又一次的摧毀, ! 我很自大, 我很傲慢, 但這不是你們賦予的權力嗎? 大洪水沖掉一切你們不要負責任嗎? 我就是害怕失去一切, 你們明明很清楚, 你們曾經給我那至高的一切, 卻又讓我失去——“
 


 
         此時淑玲哭喊著" 我不要想起來可以嗎? 我把這些都還給你們——" 我說, 勇敢的想起來吧, 如果你想要真正的自由, 就不要害怕釋放幻象, 因為力量, 覺醒的答案, 都埋在傷口下面——-我繼續吼著, 釋放著——“ 我是王, 我穩坐在我的王座上! 所有人民在我腳下, 這就是我最珍貴的一切, 這不是你們賜予的嗎, 現在又說我陽性能量過強失當, 我要怎麼回到女神的陰性能量呢? 我回不去了——又說我的舊時代要結束了, 我要失去統治權了嗎? 曾經聽你們的話, 統治, 守護千萬子民, 我有做得好, 也有做不好的時候, 但你們不能這樣審判我——-“ 聽到這, 原來, 在更深的無意識層, 我還在投射, 害怕上主的審判
 
 
       想起大塔羅牌第21" judgement, 審判 " , 圖面是個大天使在吹號角, 召喚人們回家, 底下是一堆從棺木中醒來, 歡欣重生, 答覆天使召喚的人們——事實上, 這就是真理, 在靈的世界, 我們從來不會因為犯錯而受到懲罰, 神最渴望治癒的, 就是我們因害怕犯錯與懲罰, 只好繼續在這娑婆世界躲起來混下去, 又不敢回家的罪疚, 因為你只是在夢中犯了錯, 那是可以接受聖靈的治癒與修正的, 而當我們落入了二元分裂夢境, 放眼望去, 是很難找到如天堂般, 無條件愛與接納的證據的, 這個物質次元是因果律, 你種什麼因, 就得什麼果, 從來就不是平白無條件的, 這是我們集體的亞當聖子之心, 在夢中與本源分離後, 所造出與天堂完全相反的嚴酷之律
 
 
        所以, 你必須治癒內在所有恐懼, 害怕被遺棄, 被懲罰的夢境, 你必須從自心體會到, 所有的惡夢早就被療癒, 聖靈根本不當真, 因為你本來安居家中, 只是睡著了, 所以你連離開家的這一念都是虛妄的, 那麼你自認在夢中所造的一切, 既無起因, 也無後果——這是真正的圓滿救贖, 心靈平安之道, 但因我們落入夢境太深, 我們早把世界這一切看得很真, 所以如果哪裡還有批判執著, 哪裡還有抗拒, 愛出不來, 就老老實實的, 回到那事件的起因點, 清理, 釋放, 接受聖靈的治癒與答覆吧
 
 
        寫到這裡, 此時電視正播著最沸沸揚揚的新聞—–makiyo的打人事件, 當然打人是不對的, 當事人的確該誠實道歉與反省, 但若從心靈療癒的角度來看, 這個畫面只是觸媒, 若可以藉由這個憤怒, 受害感往自己裡面看去, 你會看見, 那個害怕說出實話, 害怕被懲罰的小孩, 也在你裡面, 而那個渴望報復, 因自己在這個世界, 也受了很多不公不義的委屈而必需忍耐, 怎麼有人可以這樣放縱, 我一定要好好教訓她——的攻擊之聲, 渴望弟兄受到懲罰的意圖, 也在你自己裡面的話——你終將明白, 心靈是一體的, 你送出去的每個意念, 是一定會回到自己身上, 而你渴望心靈平安嗎? 你渴望看到自己跟弟兄, 是無罪的嗎? 我倒寧願把這個事件, 當作是個寬恕與治癒的機會, 藉由這個畫面, 也清理自己內在浮現的加害者與受害者, 然後, 你會感受到很深的慈悲與了解, 從內心升起——
 
 


祐銘說他被定住了, 不能動—–於是自動開始, 像在守護這個祭壇的吟唱

 
        我繼續清理釋放著——-我有讓人民安居樂業, 我也有守護馬雅金字塔, 蒂卡爾我建立的不是嗎? 蒂卡爾的水晶頭骨還躺在那裡好好的, 我保存了生命之書在那裡, 還有我的翡翠面具也在那不是嗎? , 我會在哪裡——明年會回去我知道, 可是我現在的失落你要怎麼說? 我會什麼會這麼失落? 是因我自大過頭了嗎? 王不能倒, 全城都倒了就王不能倒, 這不是你給我的承諾嗎? 因為我要護守所有的生命杵, 可是現在我都想不起來了—–它們散佈在地球哪裡我都想不起來了——-可是為什麼, 我還記得這些承諾呢? 為什麼? 你怎麼不一次講明白啊
 
 
       我繼續繞著祭壇走著—–此時眼前突然浮現了, 亞特蘭提斯國王清楚的輪廓, ( 講真的, 像既酷又威嚴的老帥哥 ), 一頭銀髮, 全身黑袍, 拿著一根黑金權杖望著我—–我問存在, 黑袍巫師, 黑暗勢力的失當究竟是為什麼? 回答我吧
 
 
       慢慢的, 心裡浮現了一股溫柔的聲音——-你失去一切的原因是, 你忘了尊重, 萬物原本為一體
 
 
        我回答說" 我聽得見萬物的聲音, 我聽得見樹木的聲音, 我也聽得見大地的聲音啊, 我也聽得見人民的聲音啊, 但我為什麼會失去了這一體性? 我明明聽得見這一切, 但為什麼會失去了這一體的連結性? 為什麼——-“
 
 
        溫柔的聲音繼續答覆著——–因為, 你不想聽了, 你不想聽見, 他們的聲音跟你不一樣, 因為你只想所有的人, 都聽你的, 包括所有的萬物都要聽你的, 你將你的心輪, 封閉了一層光柵, 阻隔所有你不想聽見的聲音, 否則你無時無刻, 都聽的到萬物一體的聲音, 你失去了連結就是這個原因, 你什麼都想不起來, 也是這個光柵在隔離著—–你害怕萬物, 再要求你回到一體, 你害怕再度, 因為心的柔軟, 而臣服於造物主, 再度臣服於一體的愛, 你其實更害怕消失, 溶解在愛中—–黑袍巫師的權杖, 黑暗勢力教給你的一切, 能夠抵擋得了萬物一體的記憶與愛嗎?
 

 
       
           難怪, 常常有人對我好, 我沒有感覺, 內在感受不到愛, 也常覺的, 是因為責任義務, 不得不作這件事, 總在完成某些任務的過程中, 心是沉重的, 很少有輕鬆喜悅, 享受過程的心情, 原來是這個光柵封住了——我問自己, 那根權杖還能帶個我什麼? 心裡答—–導引地, , , 風的能力, 它是鉻金屬, 還有鎳, 珍珠, 瑪瑙, 還有控制精靈四大元素的咒語封印——此時我眼前, 浮現了那黑金權杖上, 在烈焰中, 金色的咒語刻文—–突然想起, 我好像就是用這些咒語封印, 綁架了精靈界的家人, 這樣, 他們才會聽我的話, 而其實, 那些精靈也在陪著我, 一起經驗, 那失去伊甸天堂記憶的傷痛
 
 
        此時, 祭壇上的風, 越吹越大了——-存在接著說, " 精靈也在那個時期, 經歷他們要學習的課題, 其實, 精靈是愛你的, 你覺得他們是在取悅你, 其實他們一直渴望在給你愛—–你要金幣, 貴重的金屬, 珠寶, 繼續打造你的水晶王國, 他們都願意拿來給你, 可是你都沒有看見, 他們眼裡都含著淚光, 心裡在說—–主人, 你什麼時候會醒過來?
 
 
        存在繼續說—–你要最好的山泉水, 來淨化水晶, 水精靈就會帶你去找水源, 然後, 你就會大量的挖井, 因為水晶, 需要這些山泉水來淨化—–風精靈, 在你需要製造時空泫渦的時候, 你一召喚, 就會為你刮起大風, 為你在光網上散播訊息( 此時, 風突然吹得更大了 ), 每個萬物都願意成就你的目標, 你難道都看不出來? 當你需要火精靈, 來模塑面具, 兵器, 任何導引的工具, 火精靈都樂意為你服務—–你難道都看不出來, 一切萬物都在愛你, 都在陪著你, 成就這一切
 
 
        我繼續問著—–那為什麼, 我什麼都看不見了? 看不到了? 此時淑玲也在劇烈釋放後, 開始溫柔的吟唱起來——突然, 我狂笑不已, 心裡有很多的明白, 與懺悔, 於是對存在說 " 那就拿掉吧, 請為我移開這個心輪的光柵吧——-" 祈請完後, 立刻開始劇烈的咳嗽, 風吹得更大了, 馬上感受到, 心輪的光柵, 一直在溶解中——而這些溶解的舊能量, 都隨著風, 離開了, 消失在森林裡
 
 
        此時, 腦海一直浮現出, 我需要驛丞將雙手放在我的頭頂上, 聖靈將藉由他的手導引, 來給我療癒的光與愛——這時也顧不得尷尬與害羞了, 於是就對驛丞發出邀請, 沒想到, 當他一站到我背後, 雙手才剛放上我頭頂, 突然浮現了靈感, 叫祐銘也站在他背後, 雙手支撐頂住他, 而此時我心裡一直祈請存在, 祈禱著說——這些, 一定會被蛻變, 一定會被療癒的
 

 
        突然, 驛丞的左腳, 整個陷入雪地裡, 身體完全被定住不能動了, 他的雙手依然在我頭頂, 但他全身, 居然被存在電得稀哩嘩啦, 開始狂叫釋放起來——–淑玲接著說此時大地上發生的一切, 都是被祝福的, 我召喚風的祝福, 來到我們的身邊——-“ 驛丞仍是一陣又一陣的狂叫釋放著, 我敞開的, 接受這一切發生
 
 
        後來, 驛丞突然在我身後說出, 我完全不敢置信的話語——-我們都在妳身邊, 陪著妳, 我們永遠陪伴著妳, 用我們的光, 與愛, 我們都知道妳很累, 妳可以躺下來, 靠在我的身上, 我們都在這裡支持著妳, 守護著妳, 給妳光, , 與力量——然後, 驛丞居然也說出了古語的問候
 

 
 
        我簡直快錯亂了——這個從沒上過任和心靈課程, 才認識三天的男人, 居然說出了我在靜心中, 聖靈經常對我說的話, 而他怎麼會知道我好累? 從來都是我要承擔, 釋放, 給出能量, 而他居然說我可以躺下來, 休息, 他會接住我——-oh my god——我哭著說, 大地之母, 我真的不用再撐了嗎——這此時, 淑玲也來到我面前, 溫柔的對我用古語吟唱著, 彷彿聽見大地之母在對我說, 放下吧, 孩子, 原諒你自己, 原諒過往的一切發生, 回家吧, 回到我身邊來——–
 
 
         我簡直不敢相信, 聖靈會安排弟兄, 給予我這樣深沉的愛與療癒, 我還無法置信, 會有這種好康發生, 再來祭壇的雪地上, 已被我們踏到都是泥巴水了, 萬一驛丞沒接好我就倒下去的話——-
 


雪地~~~都已是泥巴水了~~~
        我整個身體還是僵住了, 不夠全然信任, 沒能往後倒下去, 驛丞突然從背後, 直接把我抱住說——妳好好休息, 放鬆, 此刻讓我們給妳愛, 滋養妳——妳放鬆, 把妳的身體交給我, 放鬆——-然後淑玲在我面前, 一直溫柔的吟唱著, 大地之母慈愛的召喚——-我被弟兄, 聖靈如此深沉的愛, 深深感動的包圍著, 痛哭不已
 
 
         突然我眼前, 浮現了畫面——一邊是黑袍的亞特蘭提斯國王, 拿著象徵至高權力的黑金權杖, 一邊是個光著屁股的小孩, 在光中微笑飛舞著——-我知道, 千古輪迴的重新選擇, 再度來了, 我究竟要的是, 那擁有物質界至高一切, 能控制地, , , 風的黑袍巫師, 還是那純真無染的, 神的孩子? 我當下心靈作出決定, 答覆聖靈, 決心放下對權力, 物質偶像的崇拜與眷戀, 我真心渴望的是, 回家, 合一, 回到那個純真無染的亞當神子意識狀態
 
 
        突然, 我看到那光的小孩, 回家了, 回到地心列穆里亞, 回到精靈的彩虹光噴泉, 瀑布裡——看到長老在對我微笑, 還看到我列穆里亞的女神面貌, 一直在送彩虹光給我——-我哭著說, 我看到家鄉了, 我回家了, 我終於回家了—–
 


 


         " 漫談宇宙次元 " 書中曾提及——昴宿星團告訴我們, 我們必須愛並榮耀我們的過去與現在, 榮耀我們在第三次元的所有活動, 不去看自己寫出歷史的前因後果, 便無法除去壟罩著我們的業網, 我們必須先在第三次元中, 圓滿一切, 了結一切因果之後, 才有可能進入下一個次元意識的進展階段
 
 
        我感恩這一切療癒清理的發生——於是繼續繞著祭壇, 邊哭邊唱出, 一首好好聽的召喚吟唱, 目前正在和我的鋼琴老師, 慢慢的譜曲製作中——而此時, 突然聽到藝如在森林的另一邊, " ———- -" 的二聲慘叫傳來, 我和淑玲, 相視笑了起來, 知道另一邊, 也有恩典在發生著
 

淑華在森林裡拍到的, 無數的光球~~~

           後來, 我們再度回到了雪士達鎮上, 逛了一間叫" shasta rainbow angel" 的水晶店, 裡面的水晶, 品質也不錯, 還有很多的精靈娃娃, 花精, 音樂CD—–我看到一顆藍色心型的石頭, 超美的, 一握住, 馬上浮現地心藍道長老的形象, 說這顆石頭, 是要教我宇宙知識的, 又還買了把, 超美, 藍柄的老鷹的羽毛, 大家都很有斬獲, 晚餐, 我們選了鎮上的一間泰國餐廳, 內心感受到——能量一直在安靜的蛻變著, 有股越來越溫柔, 清新的, 陰性溫柔的品質, 在我的身心旋轉, 漫延開來
 
        
 
    




 

 
 
 
 
 
 
 

  •  
  •  
  •  
  •  
  •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