昱平畫作—–安居家中的女人

      經過一階的洗禮, 上了二階的自己, 對能量的體驗更精微, 更覺知自己的戲碼……..

      我的生活到目前為止, 大都透過” 給予但害怕接受” 來經驗愛, 有受害者的不平: 但我靈魂深處很清楚記得上主的愛, 那豐沛無條件的愛, 存在的自由及喜悅,然而在2.3次元的物質世界, 我感覺格格不入也十分受挫, 逐漸累積點點滴滴的憤怒. 不安  自我懷疑:  曾寄情佛法一頭攅入甚至出家,  但疑惑罪咎更深,  與心靈深處潔淨的印象差距更大, 我是誰? 何去何從? 也無法順從世間的價值, 流浪在人世間, 內在一股澎湃的能量混亂不已>>>

       自2000年讀了與神對話開始, 我踏上靈性探索之旅, 這些年上過許多課程,但是能量上一直未能回到純潔無瑕的狀態, 我還是覺得沉重, 這身體真是佛家所言:是業力之軀,累劫的記憶如何清理呢 ?不思善惡吧/就醬吧?培養對自己的耐心及慈悲, 也是靈性成長之旅的重要品質




       在課程中, 我體驗純然金黃色的光,  與造物主合一,  我是主的一部分,  我經驗意識下墜,  一切都是旅程, 當下如實如是, 在金黃色光的頻率中, 感覺純潔, 我覺知四體以及內在的自動調頻, 在光洋中,  寂靜無事…我是純然的光

        也體驗紅色之光淨化最沉重的部分, 在’紅光中我經歷到內在有一頭萬年猛獸 (同學還被這股能量嚇到 ) 這頭野獸狂吼,  在紅光中這代表原始本能的萬年獸, 被內在嚴厲的修行者壓制許久,…..我內在的老修行者是偏向用戒律犧牲來完成的, 嚴謹的自我控制, 壓制身體, 苦行苦修的印記. 譴責慾望. 控制情緒. 控制飲食—–往昔多世的修行記憶浮現. 我曾服侍黑斗篷行者, 他們不親見上主  不出像洞穴般的小屋, 我也一心一意渴慕主.. 悠幽而終.  也曾是山林的苦行僧; 撇見奧秘時狂喜奔進山谷身亡—–這些壓抑物質身體的靈修印記儲藏在細胞中, 在kelly 老師引導的紅光淨化時被釋放, 內在野獸回到大地媽媽的懷抱, 並繼續淨化著—–

         烏列爾大天使清理偶像崇拜  以諾聖火卷軸下載的點化, 當下提供一個空間引領我去探索, 很清晰的看見自己—–充滿戰鬥意志, 似乎有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氣勢, 他不知什麼是老天, 非常堅強警覺, 當下自己感覺有一股靈光的能量靠近,我很陌生並抗拒它,  祂說我是祂的一部份, 我很清楚這些靈性資訊..  回到源頭在神的手中休息, 似乎這股能量要我進入並信靠, 但自己感覺非常憤怒—–一直是我靠自己奮鬥, 想起多少生存恐懼的面對. 如果真有神也要為我所用, 多少困難時刻, 依賴的是自己的勇氣, 平安的紀律, 了解生存法則戰戰兢兢的信守, 而今面對如此交託—–

          我很迷惘,生生逝世的修練依據的是好壞分別, 換得平安, 但是此刻覺知這一切, 居然像一陣煙霧已然被風吹散, 萬年時光的點點滴滴; 壓縮在這一剎那回到空無, 迴旋在之中, 以諾聖火藍色卷軸穿梭在內在次元, 療癒細胞光體, 感覺好疲憊..心中浮現(修無修修,證無證證,斯無可證,是可云證 ), 奇蹟課程說本來安居家中, 一切小我皆是幻象….還在體會中…我尚未完全親証我是神聖完美, 一無所缺….否則為何還要上課呢? 還有在生活中的當下, 我還有許多恐懼; 只不過我漸漸明白自己的慣性;如奧修上師說—–(我們並沒有修什麼;只是變得越來越覺知)

          十分感恩的是, 我的沉重變輕了, 感覺很精微, 很安心, 透過感知:我正和波圭長老. 雅吉還有 以諾聖火卷軸融合, 共同療癒多生累世的小我, 不再往上飄飄然逃開塵世了, 我努力往下扎根, 幸福的生活著, 在生活裡活出天堂的品質, 很神奇的是伴侶也不約而同的與我同步整合, 我們過得很美好; 尊重.分享.陪伴. 對我而言是價值非凡, 意味著我已然療癒揮之不去低落的自我價值. 我曾經過三角之戀定格在負向的劇碼,  創造八點檔的悲情受害者, 投射給世界陌生孤絕的景象, 現在這感覺全消失了——感恩啊, 感謝聖靈的臨在合一, 感謝自己的勇氣…謝謝Kelly老師

  •  
  •  
  •  
  •  
  •  
Categories: 學員分享

1 則留言

只要有心 · 2012 年 4 月 2 日 上午 7:54

謝謝分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