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特蘭提斯文明教導 第一期心得分享     julia

     從來不曾憶起自己曾經是列穆里亞;或是亞特蘭提斯時期的人,卻因緣際會的參加列穆里亞課程,因此才有機會去聖地雪士達山。第一次有戰士印記是在雪士達山的旅遊過程中發生的。雖然Kelly老師曾經跟我說過我是戰士,但因自己從來沒有清出過有關的印記,所以不曾有此感覺。當去雪士達山旁的黑尖山時,曾看到往昔家人的到來,知道自己曾經是亞特蘭提斯時代的人,所以一直想清理有關亞特蘭提斯的記憶。正當自己常處在自我的氛圍時,就聽到老師即將開此課程,為了讓自己釋放過往的印記,就決定報名參加這次的課程。這兩天半的課程,沒有我想像中的辛苦,原以為會跟在上列穆里亞課程時的狀況一樣,或許是因為已經清理釋放過了一段時間,感覺沒像以前很大情緒發洩的狀況。

     讓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在走真寬恕法則 的四個步驟,自己曾經運用此法則清理過,但當時清理出的是這輩子的印記。而這次卻是有關亞特蘭提斯戰士的印記,是我始料未及的。

     Kelly老師在解說這四個步驟時,曾提到邀請冤親債主的到來,我心還想萬一到時沒來呢?Kelly老師在課堂上就說;不用擔心, 沒真正寬恕的一定會來!當第一步站在受害者的角色位置時,剛開始浮現出這輩子,傷害過我最重的三個人,但沒多久出現了無以計數的人,排滿了整個空間,其中有些人是披著戰袍的戰士。

     在釋放的過程中,原先沒什麼字眼浮現,在說出你對不起我一些字出來後,就如同老師說的,會帶出更深沉的印記出來,我開始哭訴、大罵,連平常說不出口的三字經都說出來。在這裡我看見戰爭死亡的印記、戰士們的忿怒、不滿……

     換成加害者的角色時,我感受到戰士的無奈、苦,他們告訴我:他們知道並非我的錯,我也是聽命於事,只是他們很苦,而我一直沒有覺醒,所以才會派代表來提醒我,誰知道我無法明瞭,只好一次比一次讓我受的傷、受的苦更重。為了就是讓我覺醒;唯有我覺醒,他們才可以解脫。

     在觀察者的角色時,我明瞭到自己為什麼寫這樣的生命藍圖,因為我想贖罪、補償弟兄,覺得他們在受苦,所以我不值得過好的生活、不配得到愛、幸福、快樂….等。認為讓自己得不到愛、不值得被愛、愈苦愈可以對得起弟兄….。當下我才明瞭,這世所受的苦,都是因為自己1萬多年前的罪咎,想要贖罪的念頭所造成的。

     在等到聖靈來時,聖靈詢問我是否願意;將這些過往的妄念罪疚,全部交託給聖靈帶走。我告訴聖靈;我願意交託出去!稍後,感覺內心很平靜、很安心。

     在尋找自己靈魂弟兄的那一單元,與弟兄互相對看時,我看到弟兄在前世跟我是戰友,參加過很多場的戰役,平常沒事還會一起互相切磋、練習。也因為過往的因緣,這次投生到地球,才會有太多相似的課題在學習。原先我還沒把握自己的感覺是否正確,直到弟兄和我分享,他看到的情形跟我是一樣的,我才確認了我的直覺。

     爾後,Kelly老師要我們寫出,出生至目前為止,生命中曾發生的重大事件,以10年為一階段。寫完之後,為這趟生命旅程下一句註解。之後分成三人一組,互相為對方消除細胞記憶。當弟兄的雙手在背部輕輕的滑過,一股暖流瞬間進入體內,感覺整個印記都被釋放掉了。後來我看弟兄寫的生命之旅內容,不可思議,我們受的苦還真的是太雷同了。

     最後是做光療的部分,這次只專注在1~2個脈輪的療癒,我覺得這種方式做的更細膩,看的更深。跟以前做列穆理亞光療的方法有些許不同,也讓我知道,自己不該再沉寂下去了,該是挖掘內在更深沉的印記,更需要繼續好好清理了。

     這次的課程,讓我收穫很多,感謝鄭董邀請Kelly老師到新竹開課,也感恩這一切的發生。

                                                              julia

Categories: 學員分享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