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hahem畫作—-活在當下
回想昨天, 真是充滿感謝, 超級順著生命之流的一天阿
先是慢慢走下山
沿途享受溫暖的陽光  暖暖的烘著身體
吃完早中餐後
再去洗個頭( 被一位超級用心洗頭 的獅子座老闆娘服務著, 被她洗過頭髮, 可以撐三天不會癢阿 )
她近來店裡養了一隻 才出生不到一個月的紅貴賓
呵呵洗頭時  竟又多了一項樂趣   還可以逗玩可愛的小狗阿
然後, 再走進附近的中醫診所, 去拿感冒藥
我知道這個感冒  
是從之前冬至開始   到近來跨過了2014
每天內在 
大破大立的更厲害了 

被內在小孩佔據很多叛逆  抵制光明  不臣服的空間
都在逐一被神性的光明  越來越快的照亮消溶之中
這種舊的邊界不斷被溶解     過渡時期的衝突混亂
我早就習以為常  但身體藉由感冒來排毒清理   我也安然接受
要漫步回家時, 還遇到好心的餐廳老闆娘
告訴我  感冒要多喝切片的檸檬泡熱水  會快好
我立即謝謝  馬上又去買了三顆檸檬 
沒想到  好友此時居然傳 Line  說有  ” 黛青塔娜的演唱會門票
哇哈哈  神對我太好了吧  馬上戴上我的豹紋口罩
就算感冒  
也要出發阿~~~ 從暖暖奔去國父紀念館
又是超順  也沒塞車  一個小時就到達目的地
還遇到了  都在心靈圈混得很早  互相知聞 
但一直無緣深談深聊的   二位朋友 
沒想到  
大家都是內在走得很深的狀態下  聊起彼此的體會與近況
竟是如此相似  都有一種 
沒有一定非得要開課   或是非得還要努力向外  作些什麼
才能體會到自我價值感的  內在驅動力  已被架空消失——
倒是  
都慢了下來  
逐一回歸到生活  
最單純簡單的狀態
好好吃飯  好好睡覺休息   持續更深層的破殼蛻變
我笑著說  沒想到  慢了下來 
竟還是有如此多豐富  又細膩的多層次滋味阿
然後  演唱會開始了  又是陣陣驚喜與各種滋味交替著
看著黛青塔娜如此纖細的身軀  沒想到  竟是
從溫柔細膩  到重節拍的搖滾有力  到如海豚音的飆高貫穿全場
從天到地  從靈空仙女到大地之子
都游刃有餘  佩服  讚嘆  加上感動
記得有一段非常感動的分享   她說  在蒙古草原的小時後
身邊會充滿了小馬阿  小羊小牛  與小駱駝
每當母羊生產的時候  生下了好多隻小羊  若是其中有一隻
有突變或顏色不對勁   母羊就會嫌棄那一隻  也不想哺乳它
這時  部族裡的婦女們
就會悄悄的走到母羊身邊  一遍又一遍的撫摸母羊
也會對母羊   
不停溫柔的吟唱著     直到母羊流下了淚水
再次激發了母羊的母性   於是  小羊就可以再度吸到了   媽媽的奶水
而這個 Haya樂團的成員們    個個都是一流行家
從馬頭琴到吉他貝斯  從蒙古音樂到前衛搖滾  俱足了非常多層次的豐富元素  果然是心靈音樂的天團
這麼多豐富的能量   在憾動 衝擊著我的內在
把我內在  
之前以為還在矛盾衝突的各種層次
都衝撞溶解開來  成為一體和諧的光流了
因著內在  越來越被神性光明浸潤  合併  穿透著
在實相光明的照耀下   越來越明白
分裂  不是真的  生老病死無常  也不是真的 
匱乏恐懼  各種無明傷口  都不是真的
連我是一個  可以獨立於本體之外   能有自己獨立思考, 評斷與作為的我的概念
都不是真的  
惟有從本源整體出發  從那全知全能愛之眼的看  才是唯一真實
那麼  我若還浮現了各種情緒感受 
或是分裂之見  要不要繼續接納或瞭解呢?
內心感受到  
存在從不對我們設任何限制  就是全面允許體驗與觀照著
我懂了  只要我還有身體的一天  人性的脆弱都是難免的 
我一樣可以允許  體驗著   人性的各種面向
但是這些底下  明白都是神性大能   是永恆的生命在支撐着 
所以人間戲碼  
會演得越來越無法用力  當真很久  或入戲太深了
記得之前  有次和老爸在電話裡聊天
老爸說他若死了  我們什麼都不用擔心  只要打電話給聯合醫院
他早就辦好捐贈大體了  醫院就會立即來載走他的遺體
我再也受不了了  
這也是我從小到大   第一次在他面前
完全真實表露我的情緒   我哭著說—– 
哎你講這些幹嘛呢    講這些我很難過阿
老爸此時卻突然像聖靈上身般   繼續說著
妳爸爸對死亡早就看得很淡啦 
你爺爺當初就是被紅衛兵逼跳井死的  連收屍都沒辦法
妳再看看那些清朝皇帝    墳墓蓋那麼大   有什麼用
再看那溥儀  看他下場多慘  死時搞再多  一點用都沒有
突然嚇一跳  老爸又沒聽過我廣播訪談內容
居然把我前世的旅程  又再拿出來提點指教一下  oh my god
掛完電話後  我依然繼續流淚哭泣著—-心裡聽到說
~~~我要失去一份無條件的愛了  我會失去愛阿
突然  內心的空間    湧現了巨大的光明
看到是我地心的父親   站在光明中   堅定的看著我 
我被強大父神之愛隴罩   包圍穿透著—–
突然靈光乍現  明白   不只是我父親 
包括來到我生命中   一切的一切 
都是父神母神   
其中任一面向的示現
但我若執著抓住  來自本源供給的任何人事物   注定是失落哭泣
但我若明白  
一切來源供給都是上主   那有真正失落任何東西?
若能繼續踏實的體會   人間一切境遇
但心安居在永恆平安之境  這不就是    大自在了嗎?
突然   
砰一聲   
頭腦又是一片空白
我就是在無量光明中   面對著地心父親
然後  我們都消失溶解在光明中
最後  
只有無量光海在綻放著——
只聽得內心說  
你看到了什麼? 死亡還存在麼?   這些事   有真正發生過麼 ?
我剎時明白  
是的  
本來如是 
本來  就只有那浩瀚的無量光明存在   什麼也沒真正發生  與改變過
就在此刻  切身體會到禪宗六祖   慧能所言
本來無一物   
何處惹塵埃?
對害怕失去父親之愛的我   哭泣  也當下停止了
演唱會結束後  到今天醒來   感受到
人性  神性  在我內融合了
各種傷口  與本來沒事   也都可以安然並存了
內在小孩的各種抵制
鬧阿  滾阿  叫阿   吼阿
也越來越就  任他去吧  
但內心卻是益發篤定 
我活在光明裡    
我安居家中  
就是這樣繼續的
踏實的活著     
繼續體會下去吧

真是低估了祕魯南半球冬天的冷度~~~好冷阿, 趕緊來買個羊駝毛披肩
這是老闆娘的女兒   好可愛阿  被我抱時還很僵硬
拍完照後要放開她  還不想走呢  

哈哈~~晚上用餐時, 幾乎這裡的餐廳, 都會安排歌舞表演
跟我們台灣原住民  真有像呢
果然   開心的唱歌跳舞  就會拍到光球呢  

  •  
  •  
  •  
  •  
  •  
Categories: 心靈穿越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