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馬丘比丘的老鷹神廟, 經歷了巨大的重生復活喚醒——  Oshahem


紅色滿月的警醒   
Oshahem
在這個紅色滿月—-牡羊, 天秤, 巨蟹, 摩羯基本宮大十字的能量衝擊裡, 我也浮現了過往親密關係裡, 一股壓抑很深的憤怒感浮現了—–看到過往在親密關係裡, 總有一股不配得, 無價值感, 老要犧牲自己配合對方, 或害怕失去, 老有股吃鱉感的這些感受( 我以為這部分已清理釋放很多了 ) , 當它們又再次浮出水面時, 我繼續的陪著自己, 深深的看著—-繼續照亮這些無明

我知道, 一定是我的內在小孩, 還在黑暗的洞窟裡, 誤聽信小我千百劫呼巄他的妄念之聲—–用光明照亮小我後, 果然聽見—–你就是個不配得到幸福, 注定失落的離家浪子, 你再怎麼努力討好配合都沒有用, 上主是不會讓你回家的, 只有我會收留你, 我叫你幹嘛你就得幹嘛, 去向外為我掙得一切世間名利回來, 去為我拿一切資源回來, 否則你就是個壞孩子, 沒有用的傢伙——
這是我們集體聖子沉睡後, 誤以為離開了天家, 失落了伊甸天堂的圓滿幸福, 一直聽信這妄念之聲, 一步步被誘惑離家出走, 夢越做越深沉, 繼續投射出眼前這個娑婆世界( 作為逃離, 遺忘上主的避難所 ) 直到認同自己只是個分裂的個體—-
繼續用光照亮著小我—–我叫你往外看, 你就得往外看! 外面才有你要的東西, 外面人間的一切關係, 金錢名利, 才是你的救命仙丹, 外在的一切才是你的寶貝, 你只有向外索討才能活下去——
然後小我一轉身, 自己咕噥說其實, 要這些東西是為了保護我—–哈哈神之子真是笨極了, 繼續被我呼巄下去, 繼續被我綑綁, 做我的階下囚吧
我持續深深的看著—-真是誤交損友, 認賊作父被呼巄了千百劫阿—–在更深層的集體無意識裡, 我們一直還在聽小我告訴你—-你就是個身體, 永恆的生命跟你沒關係, 你就是個罪人, 繼續為別人犧牲奉獻下去, 才配得到愛, 否則你那配得天堂白白無條件的愛? 繼續和我合作下去, 只有我會保護你, 我會教你怎麼繼續保住, 你世間物質界的一切成就, 沒有我, 你就完蛋了, 繼續為我出征吧, 我會教你怎麼看這個世界, 怎麼自我保護, 如何繼續投射攻擊別人—–然後, 36計走為上策
小我一轉身的咕噥真相—–神之子真是笨呆了, 這些計謀其實都是在保護我, 我只要繼續呼巄他, 他的力量就為我所用, 他就繼續昏睡下去吧哈哈
所以—-我更深的明白, 為何過往總在關係裡吃鱉, 為何我會投生遇到, 從來都對我只是挑剔指責, 怎麼做都不夠好的嚴厲母親, 還有離開河北老家的分離之痛, 內心總是憤怒不能寬恕, 在家庭中對老娘卻是百般忍耐壓抑的父親—–這諸多的一切關係之痛, 彼此都無法滿足答覆對方對愛的渴求, 再擴大到對國家政府的期望也一樣失落—–這一切發生, 都再再的反映一切—–我誤以為我離開家了, 上主不會原諒我的, 我只能繼續在這娑婆世界流浪打拼, 繼續向外乞討一些公道回來, 那怕一點點, 一點點的溫暖跟愛回來都好——
我默默的流下了眼淚, 為自己心疼不已——此時我看到, 所有的神性家人, 都面對著我的小孩, 溫暖的在光中微笑著, 在等著我, 把手伸出來, 帶我回家——原本該是天國的公主, 神鍾愛的寶貝, 卻因這一念之差跌了下來, 在人間活得像乞丐——此時, 我正站在這中間地帶, 背後是與小我認同, 冷酷分裂的夢中偶像世界, 在前方的, 是家鄉溫暖的光, 是所有歡迎我回家, 神要將天堂一切的恩寵幸福, 滿滿的奇蹟恩典等我繼承領受, 就是這一步了——

我看到—–就如同聖經上浪子回家的結局, 我的小孩, 從洞窟裡, 終於站了起來, 喊著—–” 阿爸, 母親——我回來了, 我只要這個了, 我放下夢中造出的一切偶像崇拜, 那些只會帶給我失落痛苦匱乏—–我回來了, 我是你鍾愛的孩子, 我接受我的純潔無罪, 不再覺得自己不配得, 不值得白白領受祢賜下的一切美好富裕, 我寬恕, 釋放過往夢中的一切發生, 它們終將在永恆之光中消散, 不復記憶——此刻, 當下, 我願意坐回神之子的寶座, 我值得, 我也深深的接受——-“ 
就是這樣, 安返天家源頭—–就讓一切的祝福, 恩典, 奇蹟, 幸福圓滿, 蛻變剝落, 持續的發生吧, 就是將一切放開來, 讓一切恩寵流動, 讓祂發生——Aum Na Sei




  •  
  •  
  •  
  •  
  •  
Categories: 心靈穿越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