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第一期列穆里亞黃金地球教導1-2 學員爆笑感動分享  韓濤

   课程之前
    1-1阶课程结束回家之后的一个月里,每天都在狂暴的腹泻,一天三趟是最少的。无论去哪里,都需要提前物色好附近的洗手间,以防肚子里随时出现突发的“决堤”。这种腹泻其实并不辛苦,不是会让身体虚脱瘫软,只是在帮身体排毒。但是有一个地方很辛苦,就是屁屁快被擦毛了,像卫生纸一样粗糙坚硬。

    课程结束之后的体能只及平时的一半还不到,每天充满了无力感,上班只能乘出租车,如果乘地铁都会疲惫至极,在办公室坐着都累,就想让身体趴在地上,躺着什么都不管不问,身体很想撒手人寰了。唯一有点帮助的是在晒太阳之后。直到离2阶课开课还有1周时,体能才开始逐步恢复。
   
1阶大量的清理释放,让我以为后边的生活会顺,但事与愿违:这一个月里我安装的5套设备里没有一套是顺利的,不是箱子坏了,就是用户买错配件,要不就是验收遇到障碍。虽然有其它部门与环节的责任,但我心里清楚:这小概率事件里都有我参与。时刻察觉、接纳、不逃离这一内在技术方案并没有让我放轻松,回归安全感。总的来说,这一个月里的工作、生活不顺多到应接不暇,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我之前的内观自疗套路是:时刻准备着在感觉不好的时候进行情绪发泄,发泄完再深看限制性信念是什么。这一次“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始终不给我一个让情绪起爆的机会,只是小火熬煮一般,高不成低不就。睡眠不足, 也让我无法专注静观内在之流。如此现状让我持续沉浸在担忧,惊恐状态。
这一个月里也有收获:虽然经验恐惧时,穷尽已学的转化方法,都没有像先前一样奏效(还有最后一招:大不了,与恐惧共处不逃离)。另一面,也越发的爱自己,尊重自己,喜悦自己,珍惜自己,把自己当贵宾一样善待,也懂得要带领内在小孩一起成长,重回纯真、简单、喜悦。
做了2个奇特的梦,在一个有老师在场的梦里,我们说了自己不懂的语言。另一个梦里,身体随着音乐在不停地抽搐。随着听点化CD次数的增多,内在的反应从看到不可思议画面时的激动亢奋,过渡到现在欣然融入。渐增的心安理得,值得领受,使得自己更容易把意识安住于当下。哪怕突现的神奇画面,也可以安静地感受着那流淌出来的感动。这也是对1阶回顾总结之后给自己提出的要求。
总体来讲,除了听点化CD与梦里的神奇,还是处于焦虑,紧绷与恐慌之中,无法停止,无法转化,内心也很恐惧如果再来点暴风骤雨我就彻底抓狂了。我也在琢磨:课程中间出现的这些事情,难道如同1-1阶之前事件的安排一样?让我去经验与呈显,然后在课程上疗愈?
                        
                          第一天
上午,地心国王日那君来了,感恩这份因缘引导中。期间,很清晰的感到头顶有一个“大钟罩”形状能量灌下来,这股能量又热又有很强的下冲力,那股力量瞬间下冲出我一头的汗珠。前一世往生时受伤的部位隐隐作痛着。
引导之后的分享,我提及了这一个月来碰到的两个个案,一个源于父母偏爱哥哥, 加上家庭经济突变, 造成了她现在极度压抑,牺牲自己,服务于这个大家庭,但现在她被压的喘不过气来,需要逃离到别的城市散心。另一个极度恐惧到想自杀,别人有一点动静,她就会往自己身上套,觉得是在说她不好,内心大掀波澜,极度恐慌。沟通中,我想挖出她们真正受伤的那个事件,让她们看到并释放疗愈。事后,我也在琢磨:怎么会这么巧,为什么让我遇到这么极端而又和我口味的个案,并且还是两个。究竟想让我看到什么?期间问过一位朋友,她说:“不是她们需要疗愈,是我在抓。”当她说完后,我内心有一个声音升起:“其实,个案没有问题,你也没有问题(不需要疗愈)。”我之前也听过类似的信息,我认为从本性讲,从灵界讲,从接纳自己的角度讲,这是智慧之言。然而很明显,以前对这句话推进的理解深度已经不适用当下,心中起疑:这句话究竟意味着什么?
晚上8点半,在床上我实在撑不住,昏昏欲睡,同住一室的同學“ 天线宝宝 ”因为喝了咖啡而兴奋不减,不停跟我说话,他也看到虽然我在闭着眼,但是还是在跟他交流(他说:所谓的“瞎说”就是我现在这个状态),我不想强打精神苦撑下去,打算想个法子让他安静下来,想起近来我听《 光的課程情绪体级次的静心》CD都会撑不到最后就睡着,所以我邀请他一起听(实在不好意思直接告诉他我想睡下,扫了他的兴)。碰巧的是,刚听5分钟,海朋兄敲门来玩,正好大家一起听。听着听着,身体的疲惫彻底释放出来,大家都开始迷糊,渐入佳境,终于可以睡一个安稳的好觉了。
                          第二天                      
早上6点醒后再也无法入睡,想到时间飞逝但还不过瘾的第一天,对这次课程的结果心里实在没底,于是抽了一张塔罗牌:圆满!很开心,好戏终会上演。
上午,老师讲解了奇迹课程的“人生大梦” 概念,受害者的人生大梦, 与偶像崇拜之外是天堂神性,一切原本就圆满具足。每个人都有自己放不下的担忧挂碍, 与紧抓投射出的偶像崇拜。“ 没工作 ”背后链接着“抛弃感”,“ 沒小孩 ”背后链接着“ 會失去爱,失去生命 ”,“渴望被认同” 背后, 链接着“无价值感,怕被没用被抛弃”,“ 不敢担当 ”链接着“ 害怕被干掉 ”。深层的各种恐惧信念, 控制着每个人,让每个人死死抓着各自的“救命稻草”不放。
中午,想起小学三年级下午放学的一天,因为感觉在被催促,仿佛有一个声音在说“ 快点走,再不快点走,就晚了 ”,索性推了挡在前面的女生一下,别挡住我前进的步伐,可她猝不及防,应声倒地,手骨骨折。那是童年最深的一次恐惧、自责,无法面对,所以从那以后, 就特别容易担惊受怕, 与忧心忡忡,生怕哪里出了一点差错,会导致无法挽回的错误,常常深陷恐惧、无法自拔。
下午,老师引导我们走上星光大道,把“紧抓的偶像”都交给圣灵,我期望交出的东西是更深层的东西,不仅仅是偶像与放不下,我不知道会是什么,平时我挖出诸多限制性信念出来后,再也无法继续深入下去,一直停滞不前,接下来怎么办,我一点招都没有,感觉是走到了死胡同。要么等灵感突然冒出,要么认命只能等老天显灵,要么就用最笨的招:跟着老师的思路走,老师到哪里,我跟到哪里喽。
早就受够恐惧的煎熬。近来一个月尤其艰难,我特别愿意做个了断。可当下内在小孩还在发抖,他感觉没有力气,也很悲伤。但我毅然的往前迈步,因为旁边另一个学员, 桂苹哭的声音实在太大,很多引导词没有听清,也很难专注在内在。当现场的背景音乐, 切换到Enya[ May it be
—–]时。跟随音乐流露出的温柔与关怀,使得泪水瞬间喷涌而出, 难过占满了内心。先前的颤抖,恐慌都被这温柔的爱扫开,心再次敞开,进入到更深,“ 在被追杀—- ”的感觉与意识瞬间传递给我。那个当下,更无力了,腿很软,很想趴在地上大哭,好怕,好累,好苦呀! 发泄之后,把这一层感觉交给圣灵,心里也开心:这回终于挖到宝了。
最近的紧绷,恐惧,担忧和被追杀的感觉一模一样,我在拼命逃,不能停下来,哪怕一丝的喘息机会都不能有,如果我停下来,就面临死亡。于是,任何情绪都要暂时压抑下去,包括其它恐惧,先逃命再说。其实,逃命之路始终笼罩在恐惧的黑暗里,停不下来。也明白了为什么常常在出差赶路时, 一直有很紧迫的感觉。
接着,老师引导我们坐回自己神之子的宝座(提醒自己别忘记:你是神之子呐!)还没看到宝座时,我先看到了一座雄伟宫殿门口的大石柱。老师说:“如果你准备好了,可以坐下去。”我心想:虽然路不长,但每迈一步都步履维艰,早已大汗淋漓,如果不是圣灵认定我值得领受,相信不会让我紧绷一个月,拉稀一个月,再把我被追杀的记忆释放—-说明现在时间到了。我欣然接受神之子这个宝座。加之体力早已殆尽,早想坐下来歇歇,所以很干脆的坐了下去。坐上去,感觉面前的大殿稍微暗一些,好像为了省电没怎么开灯? (我要求不高,有个座就行,我也有担心:神之子的宫殿还担心浪费电啊?我是不是走错房间了?但考虑到当时很累了,有个座位歇着, 怎么也比站票强,所以就没再琢磨这个情况)。后来,我扭动了一下脖子,突然发现宝座上的我体外有一层薄薄的光膜,看宫殿时,好像有两个视野在看,一个看到大殿,一个看到光膜和大殿,很奇特的感觉。(可能真的走错房间了)
接着,再次来到地心生命之树底下,这次猛然发觉生命之树犹如摩天大楼,显得我十分渺小。一个地心小孩走过来,送给我一个盒子,打开是一个心形的蛋糕。好开心呀。
                           第三天
早上,感觉到“被追杀”的余震未消,内心还在颤抖着。所以,我特别想独处远离人群,后来看大家都开心的去草坪晒太阳,虽然不太想去,但是最终选择还是顺应大家,放弃我的想法。从宾馆准备到课堂时,我感觉开始犯困,想上厕所,感觉到里面觉得害怕去,不敢面对,怕自己不够好,在退缩,在偷懒。或许逃命逃惯了,厌倦面对。
上午,进行了精灵王国点化
地元素的信息:记得常来山上,我们一直在这里,可以帮你疗愈哦。
水点化时:看到水底里有一个水晶宫,泛着绿蓝色的光芒,极其漂亮,在房间里有一个白色摇篮,里面有一个baby
火点化:螺旋上升的红色火焰框架,看到烧红的黑矿石,在融化心里的黑色的牢笼,也看到绿色水晶出现。还有一个信息:想增添生活的热情可以吃点辣的。
风点化:先看到自己变成了心形状的白云,突然一阵风吹过来,云就散开消失了,哇塞!浑身的轻松,终于可以松口气了。我没了,焦虑就没了。可好景不长,我还得回来继续倾听接下来的引导。
当大家开始跳舞时,我发现还有被追杀的紧绷,没有放松下来,不放松就不放松吧,索性也放下烦恼,随大家一起舞动。我发现大家特别high,特别开心,相比自己的恐慌,发现内心升起一股羡慕, 嫉妒恨的力量。我很好奇,仔细的看,共处着这股恨的力量,这股力量不愿意走,并且这股力量如此之强,我很诧异。

哇~~地心家人高大的光體, 又在後面牆壁出現囉~~~他們也在與我們歡慶著

 

 

下午,先从《灵性炼金术》的阅读开始,每个人阅读三段,当凰哥阅读到与神分离那一段时,没念几句,就感觉每个字都往心里钻,在心底剧烈地共鸣着,被唤醒着。没几句,不由自主的涌现出大量悲伤,哭泣起来,眼泪又开闸了,无法自已。现在想来,那时凰的声音就像神在对我说一样。当时心里已经特别开心了,与神分离的这个点竟然就这样启动疗愈了。

 

之前5年我都在体验、学习、找寻情绪与思维的疗愈方法,一直觉得与神分离这个点挖出来还早,怎么也要等我把轮回人世间的故事都释放干净才会出来。没想到这么快,这股法流就来了。早已认同Oshahem老师所讲的浪子回家的我, 更加笃定这条回家的路已经在召唤我们了。感谢神,感谢耶稣兄,感谢老师,感谢凰哥。这一阶的疗愈如此精彩,令人惊叹。超越了过往已知的所有回归方法,直奔主题。简单、直接、令人动容。不再在程式里寻找打转,不再在念头中挖掘解析,直接扔下了一个声音:孩子,该回家了,因为你是神之子。(现在还在琢磨是不是这种大跃进太快了呢?)时代真的变了,恩典的疗愈之光越来越亮了。

从宇宙子宫往黑暗里坠落,有悲伤,有不舍,更有恨(这股恨在上午就在冒了)。这种恨产生了杀回去,干掉他(神)的想法,我就要黑暗,我就他妈的不要真实!后来,看到一个带着高高尖帽的黑巫师国王,他的内在收集和积藏了巨量的黑暗,所以他身体永远有蜷缩躲藏的感觉,感觉那些黑暗的力量像黑洞一样在吸着他的身体,让身体无法伸展开来,为了掌控(世界)他继续索取收集黑色的力量,这股能量更加强大,更加浓缩,他也更加蜷缩,需要藏的更深了。心里恨意连天:叫你妈B的抛弃我,不要我!你不给我的,也不能给别人,你给了别人我更恨你! 恨你抛弃我!我他妈的再也不相信你了!
恨的紧握拳头,我感觉手紧握的太大力,都快抽筋了。再往后,听到旁边“天线宝宝” 助教Fiona棒打之后的惨叫——我的恨瞬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幸灾乐祸的狂笑不止,觉得他鬼哭狼嚎的惨叫太有喜感了。
后来,地心療癒使者雅吉圣灵团队来治疗我们时,感到头部的右边被一个手指轻轻触碰,慢慢抽走了一些东西。随后,双手慢慢的向头部移动,非常轻,非常慢,慢到不确定是雅吉在控制还是我自己在移动。当我手移动至头顶时心想:我现在的造型很滑稽,像只大猩猩举着双手!就在此时很短暂的时间里,看到我的胸从中间打开,胸腔发出祖母绿色的白光,看到一个机械手夹着一个泛着浓郁蓝色的心放了进来。整个过程不超过2秒,因为太过短暂,不确定这是真实发生的还是臆想。课程结束后的日子里,我感受到这颗犹若大海般沉稳的心带给我的宁静,不再像之前那么恐慌与焦虑了。
 
课程结束后,我想早点完成心得,但是总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时间去慢慢体味下笔。直到把《告别娑婆》读完一遍,才有时间与心境完成这篇心得。
当看完《告别娑婆》之后,所有的疑惑都解开了。感谢Oshahem老师,诸多扬升大师与圣灵的协助,让我了解到罪当受苦的分裂, 与偏差错乱的根源,时刻不忘神之子的纯洁无罪,按照这个方向持续清理,注定会从梦中醒来,注定幸福!
Aum na sei


在邀請地心療癒團隊雅吉來臨時   Oshahem 背後出現眾多光團~~~

 

  •  
  •  
  •  
  •  
  •  
Categories: 學員分享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