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光畫調頻心得       Amolly
是時候了~所以即使心裡面有許多的遲疑,還是預約了這次的光畫諮商,但既然來了就讓一切自然開展吧,用頭腦想的往往不是真的,偏偏我卻是頭腦大於心,這頑強的小我多努力在掙扎、抵抗跟怒吼著。

隨著呼吸開始進入,聽著歐夏罕的引導,紫色的光來了,我看見一個超開心的小孩在紫光河中,玩耍遊戲,因為她回家了,但我卻眼淚一直掉到不行,哽咽得無法開口——〝阿南塔回來了,終於回來了〞簡單的一句話,卻講好久才講出口,原來我多想回家阿~只是我忘記回家的路太久太久了,隨著Oshahem引導開始吟唱,我感覺自己被許多地心家人圍繞,還有精靈們,跟我說著話,我記得他們當初教給我的東西。
接下來我的喉輪一直卡住,講不太出話,原來是喉輪插了一隻封印的劍,很多祕密——不能說不能說,但在精靈協助下,將它拔出來,內在裡面出現一個我不行的, 我不行的,隨歐夏罕引導找到那聲音的來源,躲在隱晦的空間裡的小矮人,被囚禁的忘了自己是誰,當光照亮了,他說他好想回家喔~好想回到大地的家,我看到了好大的樹林,內在一群小矮人, 一個一個衝到樹裡,回家了,原來是樹精靈們的召喚,我擁有樹的知識,我認識他們每個人本來的樣子。
精靈們告訴我不要再感到愧疚,我裡面另一個黑袍女巫的印記跟著湧現,難過得哭起來—–大陸要下沉的時間到了,我沒辦法將他們保留下來,有種方式能將他們轉換成水晶,但我卻在使用時,因為承載過度整個水晶崩裂了,我以為所有一切都毀了——歐夏罕問我這些知識是從何學習,我的老師是誰,那時伊瑪來了,不過我不敢承認那是我老師,因為太愧疚了,許多記憶一點一點的浮現
後來才知道當初我以為毀掉的東西,都被另外保存了下來,就放在記錄大堂裡,一片一片的水晶牆,許多家人也在歡迎我回來,歐夏罕說我可以常回去看。遺忘記憶都也慢慢會記起來,也許將來有機會分享出來——我知道現在的我,有遲疑與擔心,但我感到內心一股支持的力量,將協助我從夢裡逐漸的醒來。

光畫的過程,發現一直被自己製造的無家可歸假象騙了這麼久,誤信了小我的言語,讓自己不斷在外在現實的幻象中,尋找家的感覺,殊不知家一直都在,聽從我內在最真實的召喚,一層一層的將幻象剝除,原來我一直在家中,從未離開,深深感謝這所有一切發生。

下一篇    http://oshahem.blogspot.tw/2014/10/oshahem-
2015dna.html



  •  
  •  
  •  
  •  
  •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