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嚐試道地的雲南過橋米線 


             龍的臣服, 安返天家()    Oshahem

           終於結束了三塔寺的一切歷程後—–巧的是, 慧敏正好昏睡到中午, 起床了, 下午我們再回大理古城吃喝逛逛, 我看上了古城洋人街裡, 一間賣非洲鼓的店, 老闆說買鼓可免費基礎教學歐, 心動之餘就付了訂金, 打算隔天來學打鼓, 但釋放完龍後, 真的挺累的, 睡前還觀察滄山, 洱海的上方, 果然, 不打閃電了, 於是就早早上床睡去—-但隔天的清晨, 全身突然流汗被熱醒, 於是起來上廁所, 突然被陽台上方的陣陣閃光, 亮到睜不開眼睛, 我想星星的光怎麼可能這麼亮呢? 果然, 戴上眼鏡一看後—-就是地心家人的太空船, 在夜空裡, 正對我大量閃動著著光芒, 我靜靜的看著—-突然浮現我地心爸爸的臉, 跟我說孩子, 可以了, 你該回家, 回去了

   早上醒來後, 和慧敏吃著早餐聊天時, 突然就說出慧敏, 幫我改回程機票的時間吧, 我爸爸叫我回家了” —-真是的, 本來預期在大理至少要玩一個禮拜, 結果任務一完成, 連玩興都立即消失了, 旅行社說這一更改回程時間, 又要加收人民幣960手續費, 我哼一聲說, 那就加吧! 於是下午就去學打非洲鼓, 還去拔火罐, 最後一晚在大理, 還圓了小時候的夢想, 學會騎腳踏車囉, 短短四天, 幹了好多事阿, 但昨天疑似吃了三塔寺不新鮮的鮮花餅, 我和慧敏的二個小孩, 都開始腹瀉拉肚子, 半夜又居然不知哪顆牙蛀掉了, 一整晚牙抽痛到睡不著覺, 整晚就是重複牙痛不是病, 痛起來要人命—–” 牙痛之餘肚子也痛, 又要起床拉肚子去, 加上拔了火罐, 背後也痛, 而學會腳踏車的代價是, 胯下也好痛, 整個全身就是一個字” ! 難怪我爸爸叫我回家了, 果然, 聽阿爸的話準沒錯阿



 
        從來沒有這麼慘的狀態, 還要背著一個非洲鼓, 起飛從大理回廣州了—-在飛機上的昏睡之間, 看到長老, 騎在一個全身充滿彩色斑塊的馬上, 對我說孩子, 從今以後, 天界, 地界, 人界, 任你遨遊馳程” —–到了廣州後的最後一晚, 還要幫一對服裝廠商夫妻作諮商, 真是仰賴聖靈大能的加持阿, 這麼慘的身體狀態, 還是可以精準的完成服務, 讓雙方都在施與受, 愛的平衡流動裡—–隔天這對夫妻, 還帶我去廣州一間, 讓我嘆為觀止, 快有半個棒球場那麼大的飲茶餐廳, 吃完早餐後, 送我去機場, YA—-在中國經歷這麼多猛烈挑戰後, 終於要回台灣啦

                                   廣州這家飲茶餐廳, 光是電視螢幕, 就好大阿


 一回到家後, 立即衝去找牙醫報到, 哇勒—-似乎震撼教育還沒結束, 果然一顆智齒蛀掉了, 醫生毫無預警的—-剎時抽出了牙的神經, 我差點從躺椅上彈起來, 連慘叫都來不及—–加上回來後, 腹瀉仍是持續著, 有時一天會拉到五次以上, 拉到全身幾近虛脫無力, 生平第一次為了腹瀉去打點滴補充營養, 開止瀉藥, 躺在診所病床上, 閉著眼睛打點滴的我, 深深感受著—–這整個過程, 都是我一個人, 在陪伴自己經歷著一切發生, 內在還有沒有孤單, 失落的受害感? 深深往內感受著—–當下湧現的, 竟是來自本源寧靜, 深沉的平安, 在陪伴, 攏罩著我, 似乎告訴我孩子, 不論發生什麼, 我們一直都與你同在” ——我很驚訝這個轉變, 不知何時, 這些年來的磨練與蛻變, 讓我的心靈, 無形中變得更接納與強壯了
       後來, 我發現連吃了止瀉藥, 仍是止不住的狂瀉肚子後—–想說在7/16, 也是木星在巨蟹座, 清除身心垃圾最後發威的時刻, , 那就—–只好再度接納與臣服, 將身體交託給, 宇宙冥冥中的安排吧, 呵呵, 連續拉幾天下來, 除了身體的虛弱外, 我發現—-臉的皮膚居然變白變亮了, 斑也變淡, 身體該也拉掉了, 快二公斤吧, 真是意外的收穫阿
         
有天, 我實在忍不住問內在究竟為什麼, 從去年五月, 就召喚我去北京十三陵超渡, 與釋放被鎮壓的龍, 今年又叫我來大理三塔寺, 再度釋放龍, 為什麼龍要一直召喚我, 龍跟我, 究竟是什麼關係? ” 問完後, 就慢慢等待與聆聽著—–突然, 聽見內在小孩說, ” 我是地心皇后日娜妮, 被龍族首領強暴後, 生下來的孩子—–所以, 我也是龍族之子我一聽嚇一大跳, 這答案太驚悚了, 超乎我過往一切的理解, 這是連桃樂市都沒有提到的—–記載阿
         內在小孩繼續說我只喜歡身體內, 流著列穆里亞的血液, 我一點都不想要龍族的血液, 在我體內, 龍族的血液好殘暴, 好戰又俱侵略性—–” 這樣一說我整個明白了, 以前身體堵塞較嚴重時, 除了經絡推拿外, 還超愛放血” , 或是每當刮痧拔罐後, 看到背後浮現出的血印, 都有種莫名的, 想把體內的血液整個換掉的快感—–” 感覺就是無法好好善待這個身體, 原來, 這些莫名的感受, 是這樣來的
        我整個更深的明白—-為什麼我時常處在, 想愛人卻又想殺人, 想放手讓一切自由, 但又想佔有一切一統天下, 渴望安返天家深深合一, 但性, 金錢, 權力似乎對我仍有吸引力—–這經常衝突對立的二股內在勢能, 若不是我決心大量清理療癒, 深深的觀照與釋放, 搞不好早已神經錯亂, 記得在2012, 從馬雅聖地返台後, 裡面這個巨龍強大的叛逆勢能, 釋放得更是猛烈, 我曾向地心家人哭喊為什麼? 為什麼我要承擔這麼沉重的轉化任務? 為什麼——“
        在馬雅的文化裡, 列穆里亞是美洲豹, 象徵無條件的愛, 陰性母神溫柔慈悲的能量, 而亞特蘭提斯, 就是龍的能量, 象徵陽性父神的創造動能—-我看到地心父親日那君前來, 對我說因為, 只有最純真的孩子, 才能轉化最黑暗的心靈, 這是列穆里亞, 對亞特蘭提斯的愛—–” 然後, 就看到我的DNA螺旋, 與那位把亞特蘭提斯大陸弄沉, 國王的DNA, 二股螺旋, 深深的綁在一起—–
      當下, 我更深的明白—–這一切都是誤以為天人分裂後, 惡夢作中的決定, 但你決心丟棄, 壓抑或否認的意識碎片, 仍需一樣一樣的收編回來, 才能使心靈復歸完整, 於是抱著我的內在小孩, 對她說上主不會譴責, 或懲罰任何事情, 我們一起來接納, 我們內在的確有龍族的血液, 不要拒斥它, 我們就是龍族的強壯力量, 威嚴, 自由, 富足, 無限的創造力, 但也是龍族的殘暴, 自私, 霸權, 好戰掠奪, 貪戀美色—-但是你也早已明白, 物慾貪婪, 留戀性, 金錢與權力, 都無法讓你得到真正的平安與喜樂, 也根本無法真正滿足, 對吧—–” 內在小來聽到了, 緊抓的雙手, 逐漸在鬆開, 我胃腸與頸肩的神經系統, 也感受到了更深層, 更精微的鬆開與流動
        突然—-看到我始初的陽性DNA基因, 那隻黑色的巨龍浮現了, 而同時, 我的初始陰性女神, 地心媽媽日娜妮, 也同時出現了, 這初始的陰陽能量, 終於在我內在浮現, 相遇碰頭了—–當下看見那黑色的巨龍, 不停在憤怒咆哮著龍族—-絕不會向一個女人低頭臣服, 女人是什麼? 既軟弱又沒有力量, 龍族—-決不可能向你低頭, 決不! ” 但看見媽媽日娜妮, 竟是那麼充滿慈愛, 寧靜與微笑的眼神, 持續在傳遞強大的接納, 與無條件的愛的能量, 通傳到龍身上—–這股愛的力量與溫柔堅定的振波, 連我都快被攝服, 深深感動到無法言喻——
       記得2012, 有天早上在雪士達山靜坐時, 突然感到我媽媽的手, 來輕輕的觸碰了我的肩膀, 光是剎那間的觸碰, 就有著無比強大, 與溫暖的愛通傳了全身, 當下就痛哭到不行—–一直對雪士達山哭喊著媽媽, 媽媽—–” 而就在這個片刻, 我與內在的黑龍, 同樣經驗到了這個無法言喻的感動, 只見黑龍的身體, 越來越柔軟, 到最後終於跪了下來, 終於說出皇后, 我對於當初對妳的一切冒犯, 向妳道歉, 請妳原諒我當時的, 粗魯無禮——” —-看到這一幕, 我大鬆了一口氣, 這股抗爭了這麼久的陽性勢能, 終於開始, 臣服了, 我終於要更好命了—–剎那間, 更深的明白, 原來抗爭了這麼久, 不過就是, 龍無法面對自己的愧疚感, 虛張聲勢罷了
        這時, 媽媽繼續溫柔的, 用心電感應對龍說著—–最溫柔的, 都是力量最大的, 而力量最大的, 都是最臣服的—–就在此刻, 腦海突然浮現海裡的鯨魚, 陸地上的大象而深有同感, 的確如此, 也更深的體悟, 老子師父說的上善若水, 柔能克剛” , 也像塔羅牌的力量, 一個女人, 可以很溫柔輕易的扳倒猛烈的獅子—–我充滿感動的, 體會著這內在這偉大的蛻變, 但是感覺到, 黑龍的身體, 仍是有殘餘的僵硬與抗爭, 於是, 媽媽居然開始吟唱, 我看到媽媽一開唱, 振動十方世界的金光網格, 無量的宇宙眾生, 都在喜悅, 感動的共振著—–這時才更深的明白, 原來我的吟唱天賦, 是傳承於媽媽的基因
        在媽媽持續的吟唱中, 龍的身體越來越軟, 終於到最後—–龍身軀倒了下來, 進入了全然的臣服, 在此刻, 我真是感動的想痛哭阿, 這千百劫的內在陰陽衝突, 終於要走到了全然和平, 和解的時候了, 媽媽突然說我對你, 只有一個要求, 就是和列穆里亞, 以及所有上主的國度, 都達成和平的協議, 包括你手下的所有龍族, 都釋放他們, 讓他們都能安返天家, 回到上主的天國裡—–” 此時, 黑龍完全臣服且柔軟的說出沒問題!” 我突然整個又更明白—–為什麼觀音可以騎龍, 佛陀腳底下可以踩著龍, 因為龍的力量太大, 這股勢能需臣服於上天, 為神所用才行, 但龍若不臣服, 就會來人間大亂, 發動戰爭掠奪等的負面破壞力, 這是同樣的力量, 但看是為誰所用阿
        之前看過一篇文章, 提到那控制著地球上2/3資源的金控家族, 光明會就是龍族, 爬蟲類的勢力, 於是整個明白, 這就是未降伏, 未臣服於上主的黑龍勢力, 而我們的日月或上升星座是摩羯座, 或摩羯座有重要相位, 或土星在命盤中的一, , , 十宮, 幾乎都有龍族的基因, 而土星的英文及是Saturn, 撒旦之意, 想起耶穌基督曾在沙漠裡接受四十天的試煉, 而撒旦來誘惑他只要你臣服於我, 我會給你世上的一切權柄” , 但耶穌毫不動搖的回答我要你的國幹什麼? 你的國根本是虛假的, 我的國土在天上, 而不在地下” , 耶穌真是記得本來, 看得透徹阿, 請問我們現在, 有多少顆心靈, 記得自己的國是在天家, 而不在地上呢?
        後來, 黑龍因著內在感受到無量的愛, 包容與接納後—-他整個感到, 自己孤軍奮鬥太久, 與神分裂太久了, 於是他說我該離開了, 我想回亞特蘭提斯的天家了—–” 然後, 突然感到一股勢能, 漸漸的, 從我的頸肩, 頂輪上方開始移動出去, 體內突然有股被抽空的感覺, 但瞬間又有股非常沉重的力量壓下來, 才整個明白, 之前身心四體為了承擔龍的慾望, 承受了多麼沉重的能量在背負著—–突然內在小孩大叫-” 我們的網格, 舊勢力的網格, 要崩塌了——” 我往內一看, 果然, 身體周圍的舊有網格, 真的在逐漸崩塌, 與崩解中——
       天阿, 這樣恩典的內在轉化, 簡直可用脫胎換骨來形容, 我只能持續信任, 這一路崩解的過程, 但這轉化過程身體實在疲憊, 便早早上床睡去—–在寤寐間, 看到地心的父親, 日那君來召喚了, 邀請我登上列穆理亞太空船, 於是便開心的上船去, 一進入船艙內, 看到眾多的地心揚升大師, 在圍繞著我, 祝福著我, 以及眾多的星系家人, 還有揚升的龍族家人, 都在開心的, 歡迎著我回來, 內在小孩突然大驚, 對著父親日那君說阿爸爸, 我不是你親生的阿—–” 父親只是寧靜的微笑著, 望著我, 突然我看到—-不僅是父親, 還有在場的每一位家人, 彼此間的身體網格, 都是深深的一體相連, 與合一著—–突然覺得很感動, 在宇宙這渾然一體的相連中, 知曉彼此都來自上主的基因, 彼此都是上主不同面向的兄弟姊妹, 早已無此分別—–
        突然, 看到所有的家人, 打出無量七彩不同的光束, 穿透我全身—–剎時覺得全身好放鬆, 好舒服, 充滿被愛的感覺, 也看到身體周圍, 各種溫柔的彩光, 在流動著—–突然明白, 這是在幫我, 建立新的光身, 與新的網格阿, 還看到我地心的玩伴, 二隻白龍向我衝過來, 內在小孩開心的大笑, 和龍在玩耍飛翔著—–突然又明白, 難怪我家門前的擺飾, 為什麼是二隻龍, 而我暖暖住家旁邊的山, 就叫龍門山” , —-原來這一切, 天意早已注定, 後來, 看到白龍飛來, 往我的心輪下載了一顆, 超巨大的龍之心” , 剎時覺得心輪又被撐大, 被充滿的感覺, 這一路被更新加持與充電的過程, 實在太開心了
         帶著這更新復活的光身, 開心的在宇宙飛來飛去後, 突然看到內在小孩, 往下衝回到地心, 桃樂市去玩耍囉—–在快昏睡過去前, 看到我去玩耍了好多的地方, 精靈的瀑布, 水晶光的聖殿, 在充滿金光的湖裡, 和海豚玩耍嬉鬧著—-又和群山與大樹, 和親愛與久違的長老, 深情相擁著—-我幾乎快流下眼淚, 神之子終於完成了, 重重的任務與挑戰, 回來了阿, 而且—-內心更深的感受到, 此刻的我, 不一定要再依靠回到雪士達山, 或世界各國其他的聖地, 才能有回家的感覺, 此刻我所有的身心靈與細胞, 就是天堂的通道口, 我的心靈, 就是天堂居住安歇的地方, 不論我到哪裡, 就是天堂的一體圓滿到哪裡, 我就是天國的奇蹟, 恩寵與祝福, 祝福我自己, 能持續安住在這永恆之境, 對一切生命的未知, 都能持續信任, 與交託出去, 持續握著阿爸的大手, 走在生命之流的道路上—–AUM  NA  SEI
       
      

        
  •  
  •  
  •  
  •  
  •  
Categories: 心靈穿越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