廈門的南普陀寺

        沒想到在2015年初的第一個月, 就應了好友潘老師的二家服裝企管公司邀約, 要飛來中國分享17天—-每次要來中國, 內心都早已清楚明白, 這一定是聖靈的安排, 不論發生什麼, 都是為了內在覺性, 更大的躍升與覺醒而來, 而出發前, 老媽居然打來關切電話

老媽:  聽說妳要去中國? 去幾天? 去哪些地方? 
我:  17天( 心裡OS—奇怪妳女兒去中國多少趟了, 現在才想到要關心嗎?  ) , 要去廈門,  廣州, 杭州




剎那間, 突然聽到手機另一頭大喊—-
老媽:  很~~危~~險! 太危險了, 妳會  死掉   知道嗎? 妳知道我有位同事, 就是冬天去了一趟中國,  回台灣後, 就心血管疾病發作, 死了!

我:  ( 無言—–, 心裡想拜託, 妳的同事都是高齡七八十好幾的, 妳女兒每天都在清理四體,   疏通內在的, 真是雞同鴨講, 最後只得說—- ) 拜託你以為我去哈爾濱嗎? 都是南方的城市, 氣候溫度都跟台灣差不多, 最多稍微再冷一點, 穿厚一點就好了嘛

老媽接著又開始驚嚇:  那你去那麼多天, 有沒有東西吃? 不要餓死阿, 要帶電湯匙, 電磁爐去燒開水, 煮菜, 還有那裡那麼乾燥, 妳要注意保濕, 否則會流鼻血阿

我: ( 無言加昏倒—-老娘的戰爭印記, 又開始發作了 ) 拜託你, 我們天天都住酒店, 三餐        都在酒店裡吃, 講課的老師們, 都會被照顧好, 哪需要帶什麼電湯匙啊? 不用

老娘” 歐” 的一聲後, 繼續開始驚嚇:  還有酒店房間的毛巾, 都不乾淨衛生, 那妳怎麼   洗屁屁—–?

我:  ( 對於肉身年齡已45, 靈魂年齡數萬歲的我, 已快要進入抓狂狀態—– ) 不要再講了!  我已經明白自己的生命, 凡是我真正需要的, 神都會透過各種因緣, 自動送來我面前,  根本不用擔這個心! 

老娘接著說:   神?  妳說的神, 是哪一位?
然後, 我毫不猶豫的, 把電話掛了

南普陀寺內, 充滿了各種巨石

         各位朋友應該可以了解, 我從小是在如何被限制, 高壓恐嚇下長大的—-由於父母親都有經歷過中日戰爭, 二岸戰爭, 都深深經歷過與至親九族, 國破家亡被迫分離, 撕裂的痛, 而父母這一代, 到台灣能存活下來都還算不錯, 即使生活品質已大幅改善, 但內在潛意識層面, 仍是被” 分離匱乏, 害怕失去” 的不安全感在運作著, 加上從小我是又傻又聽話, 父母親各種灌注下來的信念, 還沒有智慧識別, 只能照樣拷貝, 直到發現用他們這一套, 越活越不開心, 處處充滿壓抑限制, 更難相信外面的世界, 是安全友善的, 再用他們這一套在世界運作後—-天阿, 才驚覺, 這根本不是生命的真相, 大部分, 都行不通阿

這也是我第一次來到廈門, 和這裡的服裝廠商們, 進入精彩的摩羯座” 滿月冥想”  慶典

         所以, 一個人若想真正心靈覺醒, 那麼, 就必須好好清理, 從小被原生家庭, 學校社會, 甚至主流媒體, 與政治宗教等各種集體意識, 所誤導的各種錯誤信仰與看法, 因為這個世界所教導的一切, 都是與小我認同的夢中分裂系統, 就是
相信自己就是一俱身體, 注定活在生老病死無常, 分離匱乏的惡夢裡 , 而完全遺忘自己的本來, 是無形無相, 活在永恆喜樂的天家, 深受上主大能保護, 平安無虞, 但我們若真想從夢中醒來,
得層層拆除, 放下與小我認同的各種防備措施, 還要更深的承認—-是我們誤信了小我的謊言, 以為上主真的會懲罰, 而投射出累生累世, 各種
整自己戲碼, , 這些—-都得負起收回投射的責任, 將它們交託給聖靈,
逐一在光中清理, 照亮
         而就在昨天, 要帶摩羯座的滿月靜心前—–突然覺得很疲憊, 躺在酒店床上放鬆休息後, 立即回到了很深的寧靜空間, 內心知道,
滿月能量, 意識必會有重大突破, 果然—-在深沉的休息裡, 身體, 神經系統, 同時又在經歷強大光能的扭轉與調頻, 突然內心一念覺照清醒, 大喊著—-我不再是小我死亡系統的共同妄造者, 所有夢中投射出來的種種, 死亡, 疾病匱乏, 戰爭, 但凡所有與一體天堂, 永恆喜樂的生命相反的, 都不是真實的! 我不再提供任何能量支持幻相, 我是上主, 永恆天堂的共同創造者, 我是帶來復活生命祝福的神之子, 而非小我死亡信念的囚徒
         內在發出這道強大清明的呼喊後—-立即被天堂飽滿祝福喜樂的光芒穿透, 全身光網就像沉浸在光的海洋裡, 暖暖的, 滿溢的流動著—-內心持續湧現強大的自由喜樂感, 是因為再度與上主的真理, 永恆, 恩寵的生命調頻一致, 並非仰賴任何外來的刺激或肯定, 這種內心不斷體會, 與天堂調頻一致的合一至福感—–深深感受到是來自彼岸, 更高次元天堂, 光界的無量祝福, 而我們唯一要付出的誠意, 就是將自己內在所有殘餘的黑暗, 與小我認同的評斷恐懼, 交到光明面前, 來清理, 照亮它
     

           而當晚也很巧合同步的, 聽到周遭好多的朋友, 都在發出
想找回真實自己的渴求, 於是就在滿月的靜心裡, 導引宇宙的白光, 協助大家清理, 淨化身心四體, 最後, 大家也都收到了, 神在2015年下載充滿粉紅光的巨大愛心, 無條件的愛與祝福—–雖然絕大多數人, 都是第一次在光中靜坐, 大家的蛻變分享, 都確實收到了聖靈的禮物, 而今天在酒店用晚餐時, 居然出現了一個超可愛的驚喜餐後的水果西瓜, 居然被廚房的師父,
每一片都被雕刻成愛心狀, 擺盤出來呢, 真是粉紅光愛心的驚喜顯化阿—-之後還請現場的服務員, 轉達對廚房師父, 特別用心的感謝哈哈雖然才來廈門短短三天, 已感受到這裡的人們, 有種較細膩親切的服務態度, 這跟台灣的特質, 倒是挺像的

最後~~請大家抽2015年的豐盛祝福卡片, 要數完 3, 2, 1~~才能下好離手, 拿走自己的那張祝福卡片

         我的卡片是我專注在我所愛的事物, 並將它們吸引過來( 想請問地心阿爸, 2015年會遇到最對的人, 顯化幸福麼? —- ) 哈哈, 其實心裡都清楚明白, 只要願意清理對愛的抗拒, 持續領受和天堂合併的幸福, 一切的圓滿成就, 都會自動顯化出來的
          但這次廈門發生了一件事, 倒讓我體會更深—-就是, 通常在經驗過杜老師充滿感動與穿透力的冥想後, 隔天, 就開始會有人要預約個案諮商了,
但這次, 居然一個預約都沒有! 猜想是這些服裝廠商, 還不了解杜老師深厚的療癒功力嗎? 但當天並沒有被這個現象, 困住太久,
就待在酒店裡, 繼續安靜的寫博客—-直到潘老師晚上教完課回房間後, 才和我提起ㄟ昱平妳今天都沒個案歐? ” 我們才開始討論起這個現象
        潘老師說, 也許這班學員都還很緊繃, 作業又多, 抽不出時間來, 接著又說, 我是否該常進去教室, 和學員們多聊聊建立情感—-突然, 我感覺, 胃部開始焦慮起來, 立即聽到內在小孩說我無法滿足大家的需求, 無法滿足大家的需求—-” 而引發的罪惡感, 於是立即深深的看—-事實上, 我很清楚明白, 當然不需要滿足每個人的需求! 這是往昔舊程式在釋放的錯覺妄想, 而這個被引發的愧疚感, 居然到半夜,
能量都還在排放著, 有時, 還會冷到全身發抖—-
       直到隔天早上快醒來前, 寤寐間, 看到地心的父親, 在光中對我微笑, 照亮著—-剎時靈光乍現, 我看見這是小我抵制愛的防備措施, 障眼法, 誘騙我們瞎忙千百劫, 一直忙著被外境諸多人事物, 搞得團團轉, 就是讓我們徹底遺忘本來面目, 忘記安居天家的本來沒事, 其實是真實圓滿的靈命—-內在心靈, 立即進入了更大的清楚明白, 看到地心父親日那君, 對我微笑著說
回家吧, 妳值得好好的, 和我們生活在合一的天堂裡, 回家來吧—-” 
    

每個學員, 都開心的念著, 自己2015年的豐盛祝福卡片
        但覺察到, 當我想說 YES, 想將手伸給父親的同時—-突然又一股罪惡感浮現, 感受到我害怕, 我怕萬一真的和天堂大能更深的合併後, 我會再度引動貪嗔癡, 誤用與地, , , 風共同創造的力量, 父親依然在光中, 慈愛的對我微笑著—-在這深深愛與智慧之光的照亮中, 我明白了—-這是物質顯化的奧秘!
因為我現在的合作夥伴, 很清楚是神性家人, 而非小我, 小我就是維持死亡, 匱乏分裂的幻象系統, 也是我們內心呼求愛, 呼求療癒的間隙部分, 而神性只會合一, 只會祝福, 並會善用所有的金剛粒子創造喜樂, 創造生命, 剎那間—-內心很深的收到, 我值得一切的豐盛富裕, 我懂了, 我懂了—-因為天堂沒有分裂匱乏, 富裕圓滿是我們本來的真相, 祂當然可以顯化到物質世界, 因為, 我終於懂得接受, 父親願我活的圓滿幸福的旨意, 聖父和聖子的共同意願, 終於更深的調合一致了

         YA~~我終於接受, 因著內部更深與天堂合一, 外在要顯化無量祝福的能力了, 剎時突然明白, 原來, 我和上主的關係, 也就是我和弟兄的關係, 當內在讓神性圓滿更深的流動後, 我會自然的, 想要進入教室, 和學員們連結或玩耍互動了( 但不是因為老師必須要扮演的角色, 而是內心自然愛的流動 ) 後來, 一位廣州的服裝老闆娘, 居然就預約要作占星命盤諮商了—-, 這真是內在的圍牆溶解, 外境自然, 就流動啦

在廈門的笎簹湖旁~~聽說這裡是當初動用了廈門的十萬人民, 共同打造的人工湖, 旁邊是一整排的湖邊咖啡廳, 很開心的作完占星個案後, 來湖邊偷閒, 喝杯下午茶阿

廈門大學門口留影~~

鼓浪嶼海邊~~

哇太逗了~~在廈門機場, 第一次看到用三明治, 會附上手扒雞用的~~手套阿

          內在蛻變的猛烈, 外在也還是要玩耍阿, 廈門短短四天, 還是抽空出去走走, 聽說廈門大學風景優美, 常是偶像劇拍攝的景點, 有天下午衝到校門口, 但警衛說只有下午五點後, 才開放觀光進入, 這時看到我背後站著一票大嬸, 也吵著要入校參觀—-有點懷疑, 是否我也被警衛看成大嬸, 所以無法溜進學校了? 早知就扮文青, 不化妝的素顏, 低頭捧本書, 或許就混進去囉—-最後一天早上要飛廣州前, 我們還想跑去鼓浪嶼的海邊看看, 但發覺走錯路, 走到了公路左邊, 而海灘在公路右邊, 於是我們膽子奇大, 幾個女人嘻嘻哈哈的, 居然冒險玩起” 跨越公路柵欄” 的舉動, 一個個狂奔跑到右邊公路的人行道上了—-真是太刺激了, 在台灣, 你是怎樣都不可能有, 穿越高速公路柵欄的體驗阿, 逛完海邊後, 還被我們發現廈門的藝文展覽區, 又是個意外的驚喜—還看到了眾多配色層次好多, 又豐富的油畫畫展, 真是感謝神, 在飛往廣州前, 意外又驚喜的玩耍安排阿


        
Categories: 心靈穿越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