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究竟在寬恕什麼? 釋放與交託什麼呢? 是否有勇氣, 去正視營造出各種角色人格( 自我的保護牆 ), 底下的諸多戲碼, 信念與動機? 並開始與內在的神性真我, 恢復真實的情感連結? 
這是我近來破繭而出後—-一個讓我很感動的諮商回應 

寬恕我的面具, 與人格角色        連家珍
我非常願意聆聽耶穌的聖言,但在那之前,或許我需先將自己摸透—-看看在我的人格面具底下,他們到底在說什麼,有著怎樣的信念。
諮商師( 昱平 ) 先請我抽一張牌,代表我現在需要看見, 潛意識的人格數目, 及他們之間的互動對應關係:發現有4個人格
接下來再從人像卡中抽出4張牌,並依照自己的感覺, 將他們一一放在上圖中的相對位置上,然後翻開來



昱平也是我的好友,她覺得右上方的人像是我常出現的表情,我也會有右上方人像的眼神。我感覺右上方的人像是比較外顯的我,於是從她開始。
諮商師請我將這張卡握在手心,與這個人像連結,並把聽到、感受到的都說出來:(在這個過程中,諮商師完全接納所有的發生,並耐心的等待、引導我更深的去看見、去讓那面具底下的聲音出來)
【右上方的人像:天真者】
她是一個天真者,她用這個天真無害的臉龐來保護自己,她底下說著:「不要動我、欺負我喔。」,她其實很兇。
她裏面很生氣、攻擊性滿強的(針對下一個角色)。那個隱藏的憤怒在說:「你不要小看我喔,我可是很強、很厲害的。」,但是後面其實是覺得自己很糟、很沒有價值。它在說:「我甚麼都不會、我很笨。」
【左下方的人像:虛張聲勢者】
這個人像有一張動物的臉(藍猩猩),我投射出來的是一種光明、富足的能量,是一個成功者,有力量的人。繼續深入連結之後發現他在吼叫、咆嘯,好像一個火山,一股純粹的能量、生命力。它在說:「沒有我辦不到的事情!聽我的就對了。」。但後來我感覺那個火山底下空空的,沒有東西,火山並沒有接地,他就只是吼一吼而已,吼完就沒了。諮商師說它像是一種表面上的虛張聲勢,並沒有和真實的神性力量連結。
【左上方的人像:權威者】
他有一張男性的、深沉的臉,他知道一些事,而且似乎很確定,不會被動搖,也不太聽別人所講的。他整個很穩像樹幹一樣有力量,我可以依賴他。但他又讓我有點討厭,因為他自以為是啊!我真正想對他說的是:「你要講出個道理來說服我, 你是對的啊!」。然後權威者的態度就是不耐煩,說:「你很笨啊,我不需要講這麼多。」,但他心裏覺得我是可愛的。我想從他身上得到一些答案,但他又有一種嘲笑、嘲弄人的臉,要故作姿態不解釋、不告訴你。
那個”不告訴你”的底下是:其實他也不太確定。他害怕自己的想法和信念會被別人改變,他怕說出來之後,那些固有的東西都會被顛覆,所以他把這些信念藏在很深的地方,然後裝著一副我就是這樣、沒有問題,這我都知道。
【右下方的人像:既得利益的監控者】
她是一個貴婦的人像,冷靜、優雅的在觀察周遭,然後時不時的盯著天真者,看她在做什麼。她裡面有滿多生氣的(氣自己),她覺得自己做不到一些別人能做到的事,她沒有辦法肯定自己。雖然她在城堡裏面被保護得很好,但她也想像城堡外的人一樣, 有生存的技能(會工作賺錢),變成厲害的人而受到認可、讚美和表揚。
她在自己的城堡內過得怡然自得,但有時候仍會羨慕外面的人。她覺得外面的人有能力為自己掙得一席之地,而這樣辛苦打拼的生活方式, 才是被世俗認可的(實至名歸)、有價值的。她覺得沒有踏實感。
她無法確定自己的的價值,所以一直需要外在欣羨的、肯定的眼光來填補匱乏的感覺。
她會默默地盯著天真者,但又不是真正的關心她,只是要確保天真者不會出紕露,作出離譜的事情而危及自己原有的財富、利益。
以上這4個角色都是我,都是小我編造出來的—-
對照我日常生活中的人際關係,其中每個人的角色個性和彼此的互動模式,這真的是太準了。原來他們就是我,他們只不過是為我顯現, 我內在的某個人格面具而已。他們演得太好、太精準了,完全照著小我的劇本在走,一遍又一遍。小我的詭計總是得逞,真我總是被遮蔽。小我會一而再、再而三的讓你確認、讓妳相信你就是這些角色。
最後諮商師引導我, 邀請耶穌基督來到這裡做一個寬恕的連結冥想:
我觀想耶穌基督在我的面前•••祂真的來了,祂在。
我們之間還有一團白光,我說:「我將【天真者】的面具交到耶穌基督的面前。」
我感覺耶穌好大,面具好小,咻一下面具被吸走消失了。
接著我看到慈愛的天父, 祂低下頭來撫摸我的頭,安慰著我說:「即使是天真爛漫的面具,你也無需戴著,它不是真正的你,你比那個更大、更多,你是無法被定義的。」
接下來交出【虛張聲勢者】
耶穌大笑,祂說:「你本來就很有力量啊,你不必靠這個面具。」
交出第三個面具【權威者】
耶穌嘆了一口氣,說:「你這樣很辛苦耶〜你不用什麼都知道啊。該知道的,你自然就會知道,放鬆下來就好。」
然後我感覺頭腦在釋放著•••腦神經漸漸地在放鬆、放鬆著•••。感受非常明顯。
第四個面具【既得利益的監控者】
耶穌說:「這個面具讓你的身體很緊繃,有沉重感…」
那個沉重感在說:「不要把我的東西拿走!保持原狀!保持原狀!不要輕舉妄動!」。她不允許能量流動。
諮商師問說:「你真的有要交出這個面具嗎?」
我笑了,我不知道,好像還沒準備好要交給耶穌呢。諮商師提醒我說:「沒關係!若交不出來,不要硬交,至少你已經看到了。」
這個諮商結束之後,帶來很強烈的能量。隔天我持續去感覺第4個面具它底下還想說甚麼?結果裡面盡是恐懼:
她害怕若沒有了這些既有的資源、人脈、角色、頭銜和工作賺錢的能力,那她還是什麼?那她不就變成了一個沒有名字的人?那她還會被尊重嗎?還會被當成人來看待嗎?
她哭了,哭得好傷心,感受著那種完全不知道自己價值的傷痛•••上主之子完全被否定,她徹底迷失了。
做完這個個案之後,蛻變仍持續著—–我感覺整個人和心都更靜、更定了。在日常的行住坐臥間,只要我想,就能很快地將注意力轉移往內,回到自己身上。遇到外在較大的衝擊時,也相信自己能藉由聖靈的陪伴, 還有每日的寬恕冥想得到平安,即使需要較長的時間來釋放、剝落小我。最大的收穫是:”  “ 直接面對小我 的耐受力提高了,也感覺自己愈來愈有力量。
每日的靜心寬恕冥想之前,我學習到要先邀請聖靈耶穌來到面前,懷著信任感受祂們的臨在,並請求祂們協助我, 用聖靈的目光來看外境的人、事、物,而我也總是能聽到或感受到, 耶穌回應給我的智慧的話語或撫慰心靈的能量。於是我更確定上主的存在,只要一召喚就可感覺到聖靈,是多麼令人心安啊。
我非常感謝諮商師昱平無私地給予,將她對上主、聖靈的信心帶給我,幫助我能很快的進入到那擴張的神性空間,安心地跟隨引導,最後觸及到上主。
在日常生活中和別人互動時,偶爾還是會看到對方或自己, 在演著我的人格面具(通常是權威者或天真者),那時心頭會一驚—-突然清醒,我想這就是要我繼續練習觀看內在,然後持續交託、放下,從和聖靈的交流中得到解答吧!
我愈來愈不害怕了,因為有了永恆不易的靠山,謝謝昱平(上主之師)、聖靈,也謝謝我自己,終於願意開始睜開眼睛去看、去聽,讓假象剝落,向真理靠近。
我的信心來自上主,我的力量也來自上主。信靠上主,抱著聖靈的大腿不放就對了,哈哈〜
最後放上一篇我在做完諮商之後操練奇蹟課程的一篇心得:
奇蹟課程第一百六十課
【我已安居家中,恐懼從此成了陌路】
感想:
來到這個世界就是為了回歸,回歸上主為聖子預備的家園天家,不管你認為你是誰,是什麼身份、角色。
當我把主權讓渡給小我,認同小我各種不同的面具和戲碼,就是讓小我大大方方的鳩佔鵲巢,從此天國之路成了陌路。
其實只要我打開心門,歡迎耶穌基督的到來,就能憶起那真相我是上主之子。上主從未遺忘過我,而我完全搞錯了,我讓小我、恐懼坐大位,放逐了自性,否定了聖子。而否定上主之子就是否定上主阿
就在我將這篇操練心得放上FB不久,在我心裡竟然出現了一個「光照遍了整個世界」的意象,哇  這是上主的大能,我見識到了!
原來我只要持續清理、淨化自己,勇敢說出真理、傳播出去,就能光照整個世界了呢

  •  
  •  
  •  
  •  
  •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