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獻禮      Oshahem                  筆錄: 阿雅

我覺得聖靈這一次,真的是一路都在安排引領好,從去年12月上海回來之後,我們(工作坊)名稱就是“充滿覺知地放下,輕裝上路”,果然這一路都在放下,從上海回來,我從桃樂市地心教導, 重回到奇跡課程的法流,真的讓我理清了有餘涅槃, 和無餘涅槃的不同,再加上重聽小飛蟲的錄音檔,協助我更清晰透徹地明白了,新時代與奇跡課程的不同
後來發現,我在帶桃樂市地心文明,宇宙意識教導的過程,其實就已經一直在把真寬恕 的這個理念引進來,在新時代的圈裡,我已經看到一個問題:新時代會說我們都是INDIGO(靛藍),水晶,彩虹啊, 或者是小孩子是從什麼星球地方過來的,很難落地或不適應地球頻率, 如果有奇跡課程的寬恕基礎,你會越來越看透,越來越質疑,這不是一個究竟通透的說法。

如果從奇跡課程的角度來講,我們每個人都是帶著內疚,因為害怕上主追殺,被小我騙所以我們投射出了宇宙銀河,造出了世界,所以來到這個世界,我們已經經歷層層遺忘,做了很多遺忘天堂的決定,所以此世呢,我們遇到的所有問題,人際關係,各種生命課題,其實都是因為天人分裂的內疚, 而投射出來的種種戲瑪,甚至說INDIGO(靛藍小孩), 彩虹小孩這些名詞,其實都是一種,在剛開始走清理療愈,你還沒辦法看到內疚,還不敢正視宇宙銀河是你造的時侯, 一種方便,一種過渡期的說法。
所以你就會看到,很多這些自稱星際小孩,銀河小孩的人很不能,無法落地,無法接地,或者覺得對這個世界充滿抗拒,他沒辦法與人溝通,其實我覺得這些過程都是因為, 他沒有學習真正的寬恕,他沒有看到說,其實裡面都是受害者在引動,我們來到地球是個受害者,都覺得是被遺棄的,所以我們可以繼續有理由說,我們是什麼星系來的,我們是什麼次元來的,我們很敏感,很容易感覺到不舒服—-其實這些,是因為我們忘了, 要為自己寫出的一切劇本,為自己投射出來的原生家庭,為自己投射出來的所有的戲碼事件負責。
而這邊就是奇跡課程, 跟新時代講完全不同的事,你眼前的境遇都是自己創造出來的。如果我們真正都開始實修,為自己的生命, 投射出來的戲, 負完全責任的時侯—–你會發覺裡面都是與小我的秘密共謀,這其實不管你到哪個星系,課題都是一樣的。如果你在地球沒有治癒這個內疚,你到了天狼星,仙女星系—-其實都是一樣的,你會發現,為什麼星系之間還有戰爭,還有大戰,還有爭奪資源, 矛盾衝突,還有二元。
整個2016年,我都在搞懂,這個生命課題,新時代與奇跡課程有什麼不同。
這麼多年練習收回投射的結果,我一直還沒空沒寫出來,我怎麼憶起了上主。
有一次在我們家中庭散步,內心一直渴望想要憶起上主—-因為我已明白, 這些銀河,宇宙不是我真正的家,是我夢裡造的家,那上主天家的愛, 究竟是什麼呢?然後,那個時侯,看到我們中庭有個老奶奶正在溜狗,在溜她那只紅貴賓狗,她非常寶貝這只紅貴賓小狗。我每次看這個老奶奶,她都是用個布袋背這個小狗,小狗的腳都不用落地的。這個老奶奶還會帶小狗出門,帶它去基隆市場,基隆靠海邊,那邊漁貨量很多,還會買生魚片給小狗吃,買蝦子回來煮給紅貴賓吃。她說:紅貴賓吃三隻蝦子,她自己吃兩隻噢。我一聽說,就把它抱起來,說:你真是只太好命的狗狗啊,真是好命狗啊!然後,接下來,老奶奶講一句話,我覺得根本是聖靈在跟我講話,整個人被五雷轟頂—–老奶奶對紅貴賓說:你好命不是因為你聽話,你乖,對不對?你好命, 是因為你本來就是好命, 本來就值得好命啊!
我聽到這話, 五雷轟頂—–你好命, 是因為你本來就值得好命!就在那個刹那間,我經驗到上主的愛是什麼了! 我差點淚流滿面—–就趕快把紅貴賓還給老奶奶,就繼續散步去了。
我們好命不是因為我們做了多少好事,做了多少善事,做了多少治癒地球的事啊,做了多少孝順不孝順,或者人間要做多少盡責任,義務,角色,你才配好命。就在那個刹那間,我經驗到上主滿溢的, 無條件的愛, 上主根本不把我們的夢當真:不管你夢裡夢到你是誰啊,你是國王,你是乞丐,你是富人還是窮人啊,你是第一名還是最後一名啊,不管你夢裡把自己夢到什麼角色,什麼樣子。
上主從來沒當真過,上主是一樣的愛,一樣地愛你, 這個睡夢中的孩子啊!
因為那天收到上主的愛是這樣,上主只看我們永遠是祂純潔無罪,安居天家的孩子。不論我們夢裡夢到什麼亂七八糟的各種戲瑪, 上主是這麼地愛著我們,還在癡癡等我們回家。從那天後,我經歷很大的放鬆—–原來我不用那麼努力尋找了,那個愛就在我心裡,原來我不用在這個娑婆世界證明我是誰啊,一直要努力地證明我是誰啊,證明我有在治癒地球,證明我有在為神做事啊!原來我要證明的這一切—-根本毫無意義啊!
昨天晚上,發現這幾天晚上,小我在趁我睡覺時,給我內疚 ,因為最近無論我媽出什麼招,我都直接在內真寬恕化解,都不太理她這個外在現象了,反正我媽一出招,就看到會逼出我很深的內疚。因著我的內疚,我媽陪我演這一場,不斷打電話找我聽說明會的戲。內疚一浮現照亮,化解掉,就知道什麼事也不用做。所以外境通常不太對我媽, 具體做什麼事了。
然後,小我這幾天就趁我睡覺時,開始在睡夢中給我內疚:你沒有為你媽做什麼,努力地孝順她,服務她,聽她的話,你真是不孝啊。在夢裡給我很多內疚的話,這個內疚搞得我很不舒服。昨天早上在快醒來時,那個內疚非常強烈,很悶的,能量從我的心輪沖出來,從胃輪到心輪,我決定要正視還有什麼內疚在我裡面。就聽到小我說:你就是要為我服務完一切眾生啊,為眾生做盡一切的事情。
要去拯救地球,要為眾生忙得沒日沒夜,服務得沒完沒了,才是我的好孩子,才配回到天家,全是這些屁話—–我常常感覺到, 在服務的過程中, 藏著隱約的內疚,雖然知道我很會治療,我很會說法。可是那個內疚藏得很深,是你與小我的共謀。小我就是讓你把世界當真,把宇宙當真,把我們創造,妄造的世界都當真,要繼續在這裡沒完沒了地服務眾生, 其實是延續被小我奴役的狀態, 更出離不了生死輪迴
這就是以前宗教弄出來的救世主,贖心態,這個我已經清很多年了。但是昨天在夢醒過程中,聖靈讓我看到更深的東西,投射究竟是什麼意思?我們一睜開眼,對萬事萬物,充滿了各種定義:好好壞壞,對對錯錯,應該不應該,可以不可以—–我們充滿了各種二元定義,將它投射到這個世界。
然後呢,這就是我們止不住的評斷,小我就是要我們不停地評斷眼前的事件,對萬事萬物賦予各種特定的定義。就奇跡課程第一課練習所說:我所看到的世界不具任何意義,因為我們看到的意義, 都是自己賦予的,第二課就是這麼講。所以我們對我們的家庭充滿定義,對我們的爸媽充滿各種投射定義,因為她是我媽媽,所以應該要怎樣,這是我的小貓小狗,所以我要對它怎麼樣,因為這是我的小孩,我的工作,這是我的職責,所以我要做什麼—–我們對萬事萬物充滿了各種投射定義,包括這是我的國家,我的宇宙,我的銀河,充滿了各種定義。
所以呢,也就是說奇跡課程最厲害就是說,你必須收回這些投射,收回這些妄造,我們的妄造。因為這個世界, 就是靠我們不停地投射定義而形成的夢中世界。所以,你會發覺為什麼沒有意義的時侯,我們覺得沒有定義出現的時侯,覺得很不安全,我們早就想躲在定義後面,比如的自我定義—-我是杜昱平,是心靈導師,我住臺灣,我從小的故事, 到累生累世是怎麼樣,我們躲在自己的各種角色,故事,戲,定義裡面。包括我們也是這麼定義弟兄,他的角色,他的戲,我們都以這個角度來看萬事萬物。
但是在永恆實相裡面,是沒有角色,故事戲,角色,戲都是我們相信與主分裂以後,小我教我們開始編故事。核心都是圍繞 “受害者” 打轉,所以你會發覺,每個人都有可歌可泣,很悲慘動人的故事,也有很幸福,這幸福、痛苦交織的二元故事。前一陣子,我已經明白—-我不是我的故事,因為上主造我時,我是永恆圓滿,從來沒有離開家過。然後,聖靈讓我明白,你不斷地投射定義給這個世界,就是要為了維繫夢中世界的延續。
昨天看小飛蟲(小飛蟲微信群),有人問他:揚升到底是什麼意思?奇跡學員要怎麼看揚升?
小飛蟲答得實在太好了,跟我內心的聲音是一樣的。小飛蟲說,新時代講的揚升,就是這個夢中的聖子還不想要當下覺醒,還想要對自己夢中造的無意義的世界, 賦予意義,因不願看到自己造的世界無意義,所以要講揚升覺醒,對這個地球提升振動頻率,讓地球變得更好一點。
這句話,我覺得非常共鳴,非常共振,小飛蟲講:揚升也可為聖靈所用,聖靈也可以借由揚升的定義,告訴還在夢中的聖子,你可以不要拖延這麼久,你可以現在就選擇要不要覺醒。奇跡學員的眼光會看到,我們不用再等進化,不用在這個夢裡,這次元裡化,可以直接回到上主天家,有個本來圓滿的你在等著你,不用走這個化的層次。
因為昨天看到小飛蟲,講到因為聖子不願意承認自己造的一切無意義,然後晚上小我給我內疚,聖靈讓我看到, 呼應小飛蟲講的這句話後—-看到我在夢境中, 不斷投射出各種定義給這個世界,想要維持自己打造夢中世界的延續。我在快醒來時,問我的內心說:那我為什麼繼續投射定義給這個世界,如果這個選擇權在我?我為什麼要不斷投射定義給萬事萬物?在更深層的內疚,那個夢中的造物主被清理出來了。
讓我看到—-夢中造物主說, 不斷想要投射定義, 就是想要為了維持這個娑婆世界,這個宇宙,銀河的延續,因為這是我造的孩子,我不願承認我造出來的無意義。這很像我們的心態:爸媽生的自己小孩,我們養的自己的貓貓狗狗,甚至種了自己的花花草草,培養了自己的事業,公司,家庭都一樣。不想承認自己造的無意義,拼了命地保護它,照顧它,維繫它。
但那個一直想保護,照顧,維繫的你, 是誰啊?仍然是個尚待喚醒的聖子,他以為離開家,以為不在家裡,所以要不斷照顧, 延續它造出來的一切。發現這是我能量的原因。我看到這一點,我整個醒過來,在夢中,被照亮了:我還認為我是夢中的造物主,我不是上主之子,我不是上主那個圓滿無缺的受造物啊。
接著就聽到聖靈跟我說,你投射出來的每個定義, 到弟兄或到萬事萬物上,一定有三個元素:第一個跟時間在關,第二個跟身體有關,第三個哪個終點不在死亡?我在夢中驚啊,對啊,我們每天在談話交流中,評論這個,評論那個,一定不缺這三個元素:第一個活在時間,第二個他一定會死亡,再來從身體出發的評斷。這個就是奇跡所說,我們把弟兄釘在十字架上,你認定他是個身體,他活在時間,然後最後他終究終究一死,難免一死。
而我們給出弟兄什麼樣的禮物,就是給自己什麼樣的禮物。聽到聖靈問我說:
你究要送給弟兄死亡的獻禮,還是送給弟兄復活的獻禮?
你是把永恆生命的上主分享給大家? 還是繼續分享死亡的獻禮?
我整個砰地被光炸開一樣,究竟是想繼續當自己世界的造物主? 還是想當上主之子?這是沒有模糊地帶,沒有中間點,你不可能兩邊都想要的。
所以說,你要憶起上主,如告別娑婆所說,你等於要放下所有的幻覺,所有對你自己夢境裡投資的定義,所有的特殊性, 都要放下。這個憶起上主,好象我們要犧牲很多,其實上主給你的報償是你的真實身分,是你圓滿無缺的光明自性。這個恩典我已經驗過—-只要聖靈給我看到了卡點,我一定放下—–我不會再珍惜自己夢裡造出的任何特殊性, 或是抓住不放的自我概念。
今天早上醒來時,又有個更深層的剝落,聽到小我說:你就是給我拯救眾生啊,不斷救治地球啊,繼續為他們服務,然後讓他們為我所用! 聽到這句話時,有個很深地明白—-就笑了。我明白,我還放不下這個娑婆的原因,因為在更深層的潛意識,以為必須為我造出的一切萬事萬物, 負完全的責任,還以為我妄造出來的一切,有照顧, 扶持他們的責任。仍然推到說,我們要照顧自己珍愛一切的責任,其實潛意識就是在說:我們要為自己造出來的負責。但是,在那一刹那,我自由了—-分裂的第一層, 在夢中以為, 萬一我們離開上主—-接下來必須對我層層分裂造出來的一切, 負責任! 而上主, 早已全部一筆勾銷了,因為上主從來沒有把這個世界當真過!
上主從來沒當真過,我也不可能把我的夢當真,因為毫無實相支持的基礎。我整個自由了,甚至包括照顧好自已的身體。我今天練習,第一百九十九課:我不是一具身體,我是自由的。練習說:你應該為你自己今天的自由高興慶賀,因為當你憶起你不是一具身體,當身體所有為小我追求特殊性的功能,都放下了,身體真正的功能,最後只剩下為聖靈所用推恩。你的身體會自動恢復健康。看到這個,是無量的自由,喜悅啊!
我已經明白,我妄造的一切,,它從來沒有真正發生過,我也不需要停留在我妄造的夢中,為我妄造的一切負照顧,救治的責任,包括身體,我整個自由了,好大的自由啊!感恩上主啊,真是感恩上主啊!我是靈性,安居家,與弟兄所有本來面目一體,不是因為內疚,必須做什麼而活著啊!
難怪每次老媽打電話來亂的時侯,小我老要鼓動我, 該去為我媽做什麼,為別人,為世界,為地球去做些什麼,發覺我動不了,沒法使用我的身體, 因為內咎再去做什麼。到今天這一課練習,憶起原來不用再為我妄造的一切負責,然後,身體唯一剩下的功能為聖靈推恩所用,撤銷了所有奴役身體的目的。真是太感恩了, 這不是太輕鬆了嗎?不用再奴役自己的生命,不用再奴役自己的身體,這不是太棒了嗎?
這是今天早上剛體會到的自由喜樂!
第一自由的獻禮分享給大家!分享給一體

  •  
  •  
  •  
  •  
  •  
Categories: 心靈穿越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