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 幫一位朋友即將臨盆的雙胞胎, 解說占星擇日的命盤, 與雙胞胎生命藍圖的走向—-整個過程, 很順利, 占星對我來說, 已是近乎本能化的內鍵程式運作, 我記別人名字的能力很弱, 但只要我諮商過的星盤, 幾乎過目不忘, 甚至過了幾年後, 再遇到當事人, 幾乎都還能記得, 他星盤的設計與流年走向—-好多朋友說, 妳怎能記得這麼清楚?
其實若只從一輩子來看, 是找不出答案的, 但我從內在靜心中, 憶起了諸多的累世夢中旅程, 扮演了無數次的法老阿, 巫師, 祭司阿, 占星幾乎是, 神祕學院與王族必學的宇宙教導, 所以這輩子, 占星與諸多的神性奧義教導, 從外面上課學習回來後, 正在經歷消化時, 內在的導師卻翩然浮現, 點亮了更明晰, 簡單清楚的內在洞見—-這真是最法喜的時刻, 很像這跨越時空的愛, 在一次次往內探詢的過程中, 點滴逐漸修復, 與永恆, 帷幕另一邊無形的, 愛的連線



所以, 我很清楚, 任何人具備的特殊天賦或專長, 或心靈的成熟度, 絕對不會是你這輩子, 第一次的學習, 都是累世早已琢磨訓練過, 此生再度重覆經歷, 是為更精益求精, 成長與轉化, 成為嫻熟運用的能手
諮商結束後, 一個人在敦南誠品逛著走著—-突然內在浮現出很深的焦慮感, 焦慮到, 感覺胃腸又開始在扭緊反轉著, 這種內在翻攪的轉化過程, 早已經歷到數不清—-於是往內聽聽, 胃腸區的焦慮, 到底在說什麼? 聽到的, 不外乎是怕老, 怕死, 怕沒錢, 怕孤單一人被遺棄—-等等, 沒有什麼新鮮感的恐懼幻覺說詞( 能聽到細胞的信念與聲音, 這輩子從沒有外在的老師教過我, 但我就是自動會了, 後來下去地心的光療聖殿時, 才發現原來, 這早已是地心光療手術的訓練之一 )
當下更深的體悟到, 奇蹟課程說的, 這裡是充滿偶像崇拜的世界, 只要你認為你的平安, 是寄託於外在的人事物, 財產物質或任何的外境成就, 大過對於上主與本來面目的信心, 就是偶像崇拜了, 因為心靈已賦予了外在一切的投射認同, 又相信了你投射出的一切, 才能保障你的平安, 等於是心靈決心雙重自欺, 遺忘了自己的本來面目, 也遺忘了自己的平安之源, 是唯一來自於上主
所以我看見了, 其實當下一切, 很平安, 但小我不會讓你好過, 開始在內心, 投射到還沒到的未來, 或各種恐懼擔憂—-體會著內在拉扯的過程中, 突然想大笑, 看到內在的上主之子, 當下清醒過來, 大放著天國永恆不易的光明—-心裡明白, 對阿! 這個才是真實的我阿, 真實的我, 不是與小我認同後 投射出來一切對自我的概念與戲碼故事, 真實的我, 並不活在時間的軸線裡, 真實的我, 是安居永恆天家, 永受上主大能保護, 平安無虞, 從未出生過與死過的, 上主之子阿
這個當下醒悟的穿透力—-感受到覺性光明, 直接穿透了胃腸腹部, 真理的力量大能, 已不僅是從頭腦到心的體悟, 已下降到了胃腸腹部區, 都深深的振動與收到了—–當下感受到, 這個站在誠品書店身體的我, 也不是真正的我, 而肉眼看到的一切畫面, 都是在帷幕另一邊, 心靈的投射, 而這顆投射出一切幻化的心靈, 也剎時清醒過來, 發現自己原來安居天家, 從來沒離開過
那麼此時, 我肉眼看到的一切, 一俱俱的形體, 還有各種以為自己, 活在此時此地的各種防衛念頭, 怎麼可能會是真的? 我呆呆的站在誠品書店裡, 被這永恆當下的震撼喚醒, 既無法思考也說不出話來
晚上在看近來眾多人推薦的, 李奧納多所拍攝主演的洪水來臨前” , 提及如何防止地球暖化加劇的各種方法, 但內心也明白, 重點不僅是行動上對地球要作什麼, 或不要作什麼——內在也曾清理出, 看見亞特蘭提斯大陸的下沉, 諾亞方舟航行於大洪水, 鴿子銜著橄欖枝葉來告知, 最終找到陸地的記憶, 人類其實早已經歷過無數次, 因為聽信小我分裂意識, 不斷重覆搞出無數文明的滅絕, 重點還是在於看到這些戲碼的心靈, 是當真還是不當真? 看到外境的天災人禍畫面, 內在是否還有
害怕天譴, 害怕被上主追殺 的隱藏罪咎呢?
我感覺著內在—-聽到了一個很幽微的聲音, 在說太好了, 原來我根本就不是, 這些累世因果戲碼的受害者, 這些夢中戲碼, 都是在我沉睡後, 誤以為被上主逐出天堂了, 所夢出來, 造出來的一切, 天阿原來我根本就在家裡! 死亡, 也根本不存在! 死亡, 分離, 所有一切受害者的境遇, 與天國幸福圓滿所相反的一切, 根本, 都只存在在夢裡啊! “
突然, 內在彷彿又經歷了一場光明點亮的爆炸, 又呆掉了—-內心說著, 所以, 我根本就不是死亡那條線劃開的, 不斷重複輪迴的身體, 而其實, 我一直都待在家裡, 仍是上主所創造的我, 永恆圓滿的靈性, 我根本無需再受死亡幻象的束縛, 死亡也根本限制侷限不了我, 也無法再成為抵制上主之愛的象徵, 天阿, 我醒過來了, 我其實是那, 圓滿無限的光明阿—–
此時突然想起在14, 去杭州第一次分享列穆里亞的課程時, 當時自己內在也清理的厲害, 對實相體悟的信心還不夠, 加上學員們也有很深層的釋放, 中間休息時回酒店, 幾乎已累趴快站不起來, 但課程還沒結束, 內心只得一直向聖靈祈禱求助—-聽見內心問, ” 你究竟是永恆的靈性, 還是會死的身體?” 我當然回答, 我是前者
然後內在說好的, 上主之子, 讓神性大能的火焰, 注入到你的全身—-” 本來已累趴的身體, 卻當下不斷的被注入, 神性源源不絕的氣能與光能, 持續注入一會後, 有如經歷了死而復生, 終於有力氣, 可以再進入教室了, 原來, 身體真的只是載具, 心靈才是真正的主人, 而心靈是聽從分裂小我的引導? 還是一體神性的引導? 聽小我的, 就仍是對地球繼續貪婪掠奪, 最終仍會導向自取滅亡, 聽聖靈大我的, 一切都會導向愛與療癒的思想, 言語或行動
接著, 內在有如好像穿越了一個門戶, 跨越了一個無形的門檻, 我知道, 是穿越了死亡的無形門戶, 進入了無量無邊, 上主永恆的光明裡—-天阿, 有股好深的感動浮現—-想起耶穌說過, 我是戰勝死亡的使者, 我行, 你也一定行, 因為我與你同行—-回想這一路踏實操練, 放下與身體, 世界與死亡的認同, 是走了多久, 多漫長的療癒之路阿
此刻當下, 我再度憶起了, 我是那永恆不易, 圓滿無缺, 喜樂常存的上主光明我內沒有身體, 死亡, 娑婆世界, 也毋需再透過非得要在娑婆作些什麼, 服務或奉獻什麼, 才覺得自己配回家, 上主本就是無條件的愛, 無條件的將圓滿天國, 都白白賜給了祂的聖子, 從不講條件交換, 是落到人間墜入夢中後, 自覺和那愛的源頭失去了連線, ” 匱乏感
因而產生, 從此人間就是吃得苦中苦, 方為人上人, 要先做好應該作的事, 之後才能作真正喜歡的事, 作個有用的人中之龍, 吃苦當吃補—-”
等諸多, 和天國本來幸福圓滿, 完全無關的信念, 這些都可以交託到, 聖靈光的火焰中, 燃燒化解了
此時感受到, 有如放下了往昔3D夢中的一切故事,各種角色的責任義務, 與自我概念, 和上主的條件交換, 與一切分裂妄念的認同, 有如雙手空空, 內在外在都空空的, 來到上主的光明前—–彷彿再度成為信任與天真的孩子, 繼續放下與剝落更精微的我執, 進入未知的恩典與祝福

  •  
  •  
  •  
  •  
  •  
Categories: 心靈穿越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