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重生的点化,我自己的破壳穿越非常猛烈,我知道是我自己需要这个重生的大能。在带点化的过程中,我一直感觉到我的胃,肚子右边还是有些堵,而这个堵其实已经清理很久了,只是不知道如何让它能完全地出来。在进入凤凰点化阿卡沙记录启动时,我就看到堵的这一团能量,“啪”地被拔出去了。
这一团被拔出的能量,就是内在残余的救世主的程式。为什么这个沉睡的圣子在梦中还在做这个决定?原来她以为在梦境中做救世主是很大的,是最大的,所以,她一直要当这个最大的。当这团能量被拔出去后,在整个白光的光殿中,圣子才惊醒地发现,她以为她很大,但在光殿中,她根本就是个小孩,周围全是扬升大师,地心小孩,比她大很多。当这个幻相整个迅速地被拔出后,我非常的惊喜。但在这前,真的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四体清理,以及真宽恕的锻炼,这个恩典的片刻值得我好好领受。

这团能量被拔出,被照亮后,答案就是:你该回归天国,回归天乡。整个过程充满了太多太多的爱,地心家人多么真心渴望协助我们觉醒。不仅是希望我们心灵觉醒,甚至还协助我们身体,四体,层层DNA的启动,色身的转化,甚至回春的功能。可以感觉得到,地心家人,整个神性家人是多么渴望我们醒过来。醒过来后,你会发现,你一直在家里,你根本没有离开过家!
大家最后看卷轴的时侯,我看到的卷轴字很简单,“你就是地心的法教,法教就是你! ,我看到时全身都被光炸开,周围都是光,所有的画面都是光,没有对话。我知道这个时侯已经在告诉我,我已经领旨了。对我来说,这是凤凰点化过程中,一个不得了的启蒙的震撼发生!
而这个凤凰点化的作用力,爆发力,绝不仅是在课常上,它的后作力很猛,是持续性的,很多学员经历跟我一样,点化后内在爆炸持续发生。
昨天,我PO凤凰点化的照片,贴完微信后,我要贴到台湾的部落格,要贴二十多张,而网路上传速度很慢,这个等待过程中,有种重复在做的隐讳愤怒升起。我现在对任何很隐讳的情绪不,都很警觉,因为我知道又碰到线头了。
我往愤怒的根源看进去,那真是太恩典了,我看到肚子内在的空间,有一连串很象电影魔戒里,魔王的魔都一样的地下城堡 ,奴隶们在愤怒:他们一直在做重复的事情,还在以为要为小我这个魔王要做重复的事情,一直做苦工,一直干活,一直在重复。
我现在对生命中的模式或情绪更加警觉,当我有些轻微的不悦或一再重复的发生,我都会非常深地往内看。结果,就看到这一票奴隶都被整个照亮了,他们发现,原来在天国根本没有奴隶,没有劳役,没有苦工这回事…..接着,我感到我肚子里无量的众生全部都被释放了,全部送光回到天家去了。这真是非常不可思议,很深的,再度的自我超渡—–怪不得我常对魔戒这个电影有感觉,真是讲內在真宽恕的电影啊。
我看到我肚子内部整个空间就是魔都,所以我常要干这些建立我的文明,我的王国,我的系统。突然就明白了:我们内在先与小我共谋,建立这一大堆的程式,信念,系统,然后投射,显化到娑婆世界。而这导致覺得我之前很奇怪,看完琅琊榜,還要再接著看武媚娘,一直看这些帝王宫廷剧,因为里面就有一个魔都的王城,仍需要很多人與建立军队。虽然这个程式我已经清理很久了,但这个一层又一层地, 深入下去到八识断根,需要漫長的清理愿心啊!
我就看到所有的奴隶,所有的城堡几乎都象空掉了,整个被清空,都被光明穿透,连城堡的形状都不具体了,快变成以太体。看见魔窟几乎崩塌,我心里真的很高兴—–魔戒第三集讲的, 就是魔王索倫與巫師萨鲁曼的魔窟高墙倒下,就象奇迹课程里所说, 我们对上主的爱的抗拒,对合一的抗拒,我们所有对阻擋神性建立的这个围墙,魔窟整个崩塌了,我就看着整个崩塌的过程,越来越喜乐—-

所以,你外在看见什么,其实你内在程式早就建立好了。真得不断重申,要让圣灵协助我们瓦解掉, 跟小我共谋内建的所有程式,所有模型,这些都得在光中被一一穿透照亮。
我看着内在的魔城都在崩塌,魔窟越来越透明,最后看到很感动的一幕,我听到一个声音说“我最后的净化任务完成了,这里已经完全都是上主的空间,我的责任完成了”。说话的这个能量體浮现,他站起来了,居然是当初把亚特兰帝斯大陆弄沉的国王。
我看到时,好想哭,原来是他!这就是他当初自己, 為了遺忘上主所建立的魔窟,现在圣灵的协助下把自己的妄造照亮,崩塌。七年前,就是因为这个祖先印记被炸开,我被移居到暖暖山边,明年一月底就满七年了,这七年我整个生命都在清理,疗愈这个祖先所有错误造成的伤害。可是我没有想到,这个祖先他也在帮我,他也在意识最底层帮我,祖先也渴望疗愈,祖先也渴望由黑转白。
我看到这个亚特兰帝斯国王,原本是一身黑袍,黑袍底下還有种烫金的密码文字,昨天魔窟整个崩塌时,我就看到他变成白袍,整个身上全是白光…..我真的太感动了,我是那个祖先,那个祖先也是我,我们在跨时空共同修正一个心灵上的贻害和错误。
我看着这个祖先全身白袍站在光中,他终于重新回到大祭司的位置,重新将他所有的错误,与上主分裂的错误全部都治愈完成,他纯洁无罪地面向光中,一直对我微笑着,从黑袍巫师到白袍巫师,从黑暗世界的王回到纯洁无罪的圣子,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不可言说的奥秘啊!

我突然明白,为什么这次点化,我有始以来第一次想穿白袍,而且请大家一起穿白袍,我原本以为要集体进入地心的白光圣殿,后来发现,这是表层的理由。原来是我内在的祖先,从黑袍变为白袍,这也是我,他也是我集体心识这个家族。

 昨天这个经历真是不可思议,魔都的崩塌,这是与远古的祖先,共同协作的疗愈。
当他说我所有的净化工作完成了,我已经让这里成为一片净土,心灵的净土,可以完全让上主的光照亮进来了,这个当下我没有话可以说了…..
所以,你不知道你的愿其实也是你祖先的愿!

晚上睡觉前,虽然魔都已经崩塌了,但突然,小我一个很残余的对抗出来,小我还在对我大吼说你就是我的仆人,你要继续为我所用! 我心里想,我为什么还在听这个神经病,神智不清的家伙胡言乱语?神圣的圣子,居然被这个神经病欺骗了千百万劫,限制自己的一切大能,限制了心灵跟上主合一的能力,这都是被这个骗子骗了,为什么还要听他的乱说八道?
然后,我就第一次拿起这个水晶,其实我很久没用水晶了,因为当初亚特兰帝斯国王曾误用水晶头骨,而在我心灵恢复清明觉醒之前,这些工具我都不想再用。这些工具要有大用,也要为上主的大能所用,为一體心灵所用,所以,我很久不用水晶了。
可是,昨天我就拿JJ新买的白色水晶柱,往肚子里一照,小我很快被照亮,说我就要你不断向外求,寻求认同,做大量服务的工作,这样上主才会认同我!” 这 ” 地一声被照亮,就象奇迹课程说,小我非常渴望上主的认同,但是上主永远不可能认同小我,因为它不是真的,它根本是个,虚妄的东西不可能在天国里,只有圣子配在天国里。
我突然就明白,我被这个骗子骗得很惨,一直在做这个大量的赎罪,清偿业力的工作,结果它在寻求上主的认同!我很想大笑,圣子本身是上主认同的,圣子的生命本就是上主创造的,圣子本来安居天国,我还需要透过小我搞这一番来得到上主的认同?
当天晚上,我被这个猛烈一破,发觉我根本安居天家,不需要寻求任何外界的认同,不用再听这个神经病的叫嚣了。求外界的认同原本就是被忽悠的,小我本身就是“妄”的。所以假的声音让你要假的东西,假的声音让你一直向外求,而真实的声音让你向内求。我们原本就有上主的一切大能,上主的一切支持,居然很傻地都在向外要—–
我们本来就无限的安居天家,整个地心家人无限的资源,无限的宝藏,精神智慧等着被我们传承,卻都是被这个骗子所局限。
这是點化後不可思议的崩塌发生过程,发享给大家!

  •  
  •  
  •  
  •  
  •  
Categories: 心靈穿越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