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雷打到的奇蹟年夜飯    昱平
      在除夕前幾天, 老娘就已不斷的打手機來, 仍重覆問著什麼時候來聽說明會? 來做她一定會賺錢的下線?
年夜飯在老哥家約幾點? —-
前一項早已懶得回覆, 至於年夜飯的聚餐, 應該是她要問主人老哥與嫂子吧, 我也不用跳下去自作回答了
     根據過往年夜飯的經驗, 老娘仍是處於抗拒狀態, 選擇自己一人, 或與朋友們渡過, 多年來, 都是我去新莊兄嫂家, 與老爹四人一起聚餐, 曾有幾年, 老哥訂外面餐廳請吃年夜飯,
有請老媽來, 結果她仍是口不擇言的, 胡亂攻擊或挑剔家人老哥從此憤然, 拒絕再邀請老媽出席聚餐
     想起更早有一年, 除夕當天的中餐, 回忠孝東路老家, 先陪老媽吃, 晚餐再回新莊, 跟老爹, 兄嫂一起吃, 這樣二邊搞一次我就累了, 回家立馬再清理了關於孝子或好人的虛假道德程式, 從此年夜飯只吃晚餐一頓, 不再守著什麼虛偽的討好, 或倫理配合的孝子程式了

    所以當我一踏進老哥家門時, 嫂子說我今晚有約妳媽來吃飯誒, 想說妳爸已90歲了, 若不請妳媽來, 到時她又會打電話把妳爸拖出門, 爸已90歲了膝蓋也不方便, 今年就再邀她來吃吃看吧, 她若再亂講話也無所謂了—“
      聽到老娘真的要來, 暗自心頭一驚, 心想反正若真又發生了什麼事, 就當作是再度清理尚未寬恕的心靈角落, 就是如此, 不做任何期望, 也不設防什麼當老娘一進門的時候, 心想根據過往的經驗, 若她一直打電話我都沒接, 肯定會說真是沒禮貌, 媽媽打電話妳都不接, 妳生命就是這樣, 一直錯過機會, 不懂得把握等重覆老梗說詞, 但當她一看到我的時候, 居然 一句過往的叨唸, 都 沒 有—-( 震驚中 )
     呆呆地坐下來, 開始已十多年來, 全家從未有過五個人皆到齊 的年夜飯畫面, 兄嫂準備的很豐富, 加上我從暖暖也帶過來的美食, 一桌滿滿10幾道的飯菜, 吃著, 喝著( 根據過往經驗, 老娘過沒多久, 就要開始搬出她最新的投資, 或直銷說明會資料出來, 強迫全家開始聽, 然後, 又要搞得大家不歡而散 ) 吃喝了一陣, 老娘居然都沒有
這些動作! 只是面帶慈祥微笑, 也沒有往日繼續的叨唸全家, 帶著從未看過的溫柔與微笑, 聽著大家 吃喝聊著( 繼續內心 震 驚 中—- )
     仔細偷喵著老娘, 年近80, 怎麼面相居然 益發年輕? 連老人斑都沒有, 眼神, 應是裝不出來的吧? 居然連去年, 把忠孝東路老家2000多萬的房子敗光時, 向家人討錢時的猙獰眼神, 都 消失了—-這是
花生了什麼事? 頭腦 漸漸的當機中, 連老哥在吃飯時的高談闊論, 若是以前, 老娘肯定是不認同的回嘴無數次, 但這回, 居然連一句反駁的話,
沒 有! 只是微笑地說
, 是這樣子阿—-這是
怎麼一回事? 老哥, 嫂子和我, 三人內心暗驚的 繼續吃飯中
     吃完飯後, 老娘默默叫我陪她, 到樓下的便利商店提款, 說要發紅包給大家, 連兄嫂家裡的菲傭也要給
又當機了想起從小過年時, 家裡親戚本來就不多了, 老爸所有的家族, 全都在河北天津的老家, 從小阿姨伯伯那領來的紅包沒多久, 就全被老娘收走, 說要收起來繳其他很多費用等等腦中畫面剛閃完, 老娘居然給了我們每人, 在從小至今相隔幾十年後, 每人$2000的紅包, 繼續
無言 驚呆中
      年夜飯最後, 照往例嫂子都要抽塔羅牌, 來為她越做越大的企業體, 做每年度的諮商與占卜, 需要一個多小時的安靜空間, 只得叫老娘, 先去隔壁老爹家坐坐, 一起看央視春晚節目, 再送她回汐止的家, 老娘等了一個多小時後打來, 聲音異常的溫柔與客氣 ㄟ妳們諮商好了嗎? 還要等多久啊?心裡暗驚的回快好了, 再五分鐘”, 記得以前講話, 從沒這麼客氣過—-
     男友JJ正好也結束了, 他林口家族當晚的年夜飯, 來接我和老娘回去( 四年多前, JJ和老娘的初相見, 就是把我們騙到基隆的靈骨塔園區, 聽直銷說明會, JJ後來氣得和老娘,
嗆聲翻桌—- ) 這次接送, 是他們久違後的第二次碰面, 不知道 接下來是?
     老娘上車後, 口氣仍是異常的溫柔, 直告訴JJ, 回汐止的路要怎麼走我們車上, 正放著克里昂的心靈音樂” into the light” , 老娘居然說 這是什麼音樂啊? 真好聽“ JJ和我, 都暗驚著 沒說話, 老娘居然也給了JJ紅包, 還說 上次碰面沒把你看清楚, 這次看到了, 居然是
帥哥阿
送她到汐止的家後, 之前總是頭也不回的走了, 這次居然 是目送我們離開, 還說
謝謝你們阿, 不麻煩你們了, 送到這裡, 就可以了—“ 她什麼時候, 開始會為家人 著想了啊?
      私下問老哥, 老媽怎麼會 丕變成這樣? 老哥說應該是來之前有警告過她, 不准再亂講話, 否則就取消生活費”, 我說老媽以前就算是聽到這種話, 也是不受控的阿”, 帶著有如被雷打到的當機狀態, 回到了家, 頭腦仍是搞不清楚, 這一切—-究竟是怎麼發生的
     若要問我為老娘, 做了什麼? 我其實
什麼也沒做! 既沒為她誦經持咒, 念祝禱詞, 或靜坐時把她放在光中等使用各種儀式或方法, 因為我知道, 這些都只是表相上, 光與愛的一時舒緩罷了, 若隱藏的罪咎沒清理, 也無法達到根本轉化的效果, 我唯一能做的, 就是 寬恕! 寬恕她從小對我的各種言語, 身體與情緒的暴力, 寬恕她從來都不是個好母親, 要錢不給錢, 要愛時沒有愛, 擁抱, 傾聽或陪伴接納是想都不要想, 更是常把各種無理的要求, 要全家都配合聽她命令, 否則就摔盤子砸碗的胡鬧, 搞得全家經常雞犬不寧
     我對她勤練了10多年的清理寬恕, 從我是她身心受創的受害者, 到不斷的練習收回投射時看到自己內在, 其實就是有個和她一樣, 完全缺愛, 憤怒不受控的暴君, 老媽就是我內心暗影的放大版, 完全說出我內在潛藏的小我控訴之聲, 明白她就是我的照妖鏡, 從此, 我不再想 改變她了, 只是更深的, 不斷的 回到自己, 把渴望從母親那得到, 卻從來都沒有領受到的愛, 傾聽, 包容與接納, 完全開始一遍又一遍的練習, 無條件的 給予自己, 不再外求的擁抱自己, 所有尚待釋放的傷口
     正因這深深擁抱著切身之痛, 並下定決心, 寬恕自己寫的劇本, 不再責怪或投射他人的願心引領下, 持續化傷口為療癒的力量, 不斷的走入內心, 恢復與內在神性的連結, 與智慧靈光的指引, 並繼續擴展慈悲, 接納內在所有浮現的暗影, 深深地滋養, 呵護自心的能量, 甚至累世眾多的靈性天賦, 也不斷的被聖靈開啟中
     包括還與地心文明, 神性法脈的父母與家人, 光界的諸多導師, 開啟了心靈更廣大的連結, 更是加速的治癒與化解, 內心離家浪子的失根與孤獨感進而也看清, 與老娘, 或是其他弟兄累世重覆的再相遇, 究竟是 所為何來?
     因著多年來的操練寬恕, 對自己寫的生命劇本, 小我潛藏的抗拒或障礙, 化解的是 越來越快, 對一切夢境戲碼的發生, 也越來越能看得 清楚明白, 也不再忙著對外境汲汲營營, 交流, 攀緣或抓取, 並一直放下, “ 非得要外境或他人的改變, 或支持認同, 我才能平安幸福的想法, 越來越能安住, 並紮根在內心本來就擁有, 且俱足的 神性圓滿裡, 畢竟上主創造的天家, 才會有永恆與真實的幸福阿
      想著老娘的丕變之因, 或許跟過年前在宜蘭玩耍,
在當晚住的民宿, 睡前看了一部超級經典老片追殺比爾“, 邊看, 邊內觀著自心
究竟是心靈哪個部分, 還在受到此片的吸引?當看到女主角鄔瑪舒曼, 被仇家活埋到棺材裡, 急著要自救時, 想起她曾經在中國道長那裡, 學會了徒手打穿木板的手技, 於是一路開始打穿棺材, 最終將自己救了出來
      此時突然聽到肚子說著所以, 一切 都要靠自己, 連救恩
都是如此!
太好了—-隱藏更深的分裂之念, 浮出水面了, 立即將此信念, 交託給聖靈上主化解,
因為真實的救恩, 是來自上主! 祂早已化解了聖子夢中, 為了逃離天家, 自立為王, 所營造出來眼前的娑婆世界, 此時更發心的對上主說
上主, 一切的大能與救恩, 都來自於隬, 絕非來自於我個人的營造, 或拯救的能力, 一切的化解與救恩完成, 都來自於隬,
完全 不靠我自己, 我願意完全的放手, 不再自做主張或擋路, 讓隬的奇蹟, 恩典與旨意, 自由的顯現吧! “
      做完這個祈禱後, 身心感到異常的放鬆, 喜悅從此往後我的生命, 不用再自訂計畫, 或還想要自行要承擔什麼, 也無需在人間夢境裡, 努力再成為什麼厲害的角色, 一切都交託給上主來安排, 來接管我後續的生命之流, 這個再度放下認同自己是個獨立的生命, 還要獨自做未來的平安計畫的思想重擔, 很深的再度釋放後, 感受到有股如大海般, 深沉的寧靜, 溫柔, 與愛的微光, 臨在滋養著
     是因為我更深的寬恕與放手, 讓老娘丕變了嗎? 我不知道, 只知道上主的奇蹟天律, 超越人間時空夢境的一切運作法則, 能當下化解所有過去夢境的後遺症, 也同步釋放了未來, 而且施受同體, 只會祝福, 讓雙方, 都獲益更多
     老娘那晚還說, 覺得住汐止離台北市還是太遠, 想搬到西門町住, 說這樣才方便, 推廣她的各項事業—-心想一個快80歲的人, 還要推廣事業? 我和老哥都想過, 她原本該是很好命,
可享老年清福的人, 和老爸都有公務人員退休金, 東區房貸早已繳清, 本可以過遊山玩水的老年生活, 小孩都不用煩心, 但她就是 執著她的夢, 堅持要走 這條路—-
     突然間, 內心的眼光, 轉換了! 感到我覺得怎樣叫做好的路,
對的路, 也只是我的想法與念頭, 無需強加在她身上, 她的內在, 和我一樣, 都是基督聖子, 同樣安居天家, 都有上主在護佑著
     而其實每位聖子, 都有徹底去體驗夢境一切境遇的自由! 這是上主賦予我們自由意志的權利, 而夢境中很多的角色戲碼, 若能量沒有充分的演出與釋放完, 經驗到夠, 也是不會甘願放下與放手, 準備回歸上主天家的看著老娘離去的背影, 心裡浮現的,
居然不是感傷, 而是, 很深的祝福, 祝福她得以完整的去體驗, 夢中想經歷的一切, 不管 那會是什麼

最後摘錄告別娑婆外傳白莎與葛瑞的對話, P271
     即使人們不操練寬恕那也不是一種罪過只是他們的心靈還會有許多無意識的罪咎當他們走向上主的光明時那些罪咎恐懼和痛苦就會開始浮出檯面他們會開始感受到心裡的痛苦並想要逃離它他們會想要躲藏起來而躲藏的地方便是這投射出來的娑婆世界這是與上主分裂的再次重現這夢幻的世界不過是他們的藏身之地在此他們可以把恐懼與罪咎投射到外面去現在他們看似好像已經逃離了因為一切的起因和責任看起來都是在別人身上然而這只是一個虛假的機制因為他們根本沒有逃離罪咎仍在他們的心裡
      小我雖然使出投射幻相的絕招但奇蹟課程說” 觀念離不開它的源頭縱然它引發的” 與自身看似不相干” 這是個壞消息因為罪咎和恐懼其實仍在你的潛意識裡不過好消息是正因為觀念離不開它的源頭所以你也從未真正離開過上主
      在天國裡沒有寬恕這一回事因為天國無此需要但在這世界裡寬恕是修正我們一切錯誤的必經過程唯有先給出寬恕我們才可能擁有寬恕如此才符合了給出等於接受” 的天國之律天國是上主為其神聖兒女所創造的本來境界那是他們的永恆實相即使遭人遺忘也不曾改變分毫
     唯有寬恕能幫我們憶起這一真相也唯有寬恕能轉變我們對世界的看法被寬恕的世界成了一扇上天之門因著它的仁慈我們才寬恕得了自己只要我們不再用罪咎囚禁任何人自己便會重見天日我們若能在弟兄身上認出基督的臨在必然也會在自己身上認出祂的臨在放下所有的妄見吧不受過去種種的羈絆我們自會憶起上主學習階段到此結束當我們準備妥當上主自會踏出最後的一步引領我們回歸於祂的       阿們!
    
  •  
  •  
  •  
  •  
  •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