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升座椅的點化分享    昱平
        這一期台灣揚昇座椅的點化, 課程雖已結束, 但後續餘震的威力無窮—-昨晚居然痛哭了好久, 身體右半邊, 很深的沉重無力感, 一直在釋放中

是個殘餘的救世主程式, 他是個超古老的記憶體, 痛哭著說國家亡了, 我也要挺著, 文明滅了, 大陸沉了, 我還要挺著! 我背負著集體意識覺醒, 拯救的重擔,
壓的我都快動不了了, 也走不動了—-“

更巧的是, 當天下午有位網格光療個案, 同樣也是累世都在服務奉獻的光工, 但因心靈入夢迷昏了, 被小我假扮上主的聲音, 一直賦予虛妄的責任感, 幹活的既憤怒又抗拒, 又走不出小我虛假的控制牢籠, 於是就卡住了, 於是對於聖靈上主真實的呼喚, 也一律不想看, 不想聽見( 真的, 內在看不到聽不到, 都是自己封印住的
)


後來協助他, 拔除了頭部與眉心的堵塞印記, 也再度恢復了, 與大我連結的聲音與智慧, 沒想到個案, 就是我的鏡子阿, 晚上輪到我痛哭大爆發—-也在聖靈上主的光明中, 照亮了這位, 卡在洞窟深處許久的老靈魂, 同時聽見聖靈說你已為人類集體意識的覺醒, 奉獻了巨大的智慧與心力, 回來吧, 請接受我們的禮讚, 與恩典祝福

老靈魂帶著滿臉的淚, 與長久的疲憊, 終於慢慢的, 走回到了光的位置難怪我經常像隱士般, 需要大量的休息, 與身心沉潛養護的時間阿, 在深沉睡眠後醒來, 內在心靈, 有種更新的甦活, 與自由感
          看著地心阿爸的光明, 在對我微笑, 祝福著—-突然明白我接下來的進程,
再看到體驗著受苦, 或是無明的弟兄, 不是我的責任與重擔了“! 也無需再為任何道德角色, 或是什麼責任, 義務與應該如何等定義, 過度的認真或是遵守了, 我隨時, 都可以 與光明, 與愛同在! 若雙方無真誠的尊重, 愛的分享或流動,
實在是無需配合任何的道德, 或是角色演出! 若不是從完全的尊重, 欣賞, 愛自己, 了解自己出發, 都是假的, 都是屁! 這樣任何的表相關係結盟, 遲早 都會破功, 崩盤
          也謝謝這次點化, 共振出來的一切助緣, 在上主的光明中, 讓我更體悟了, 不論在關係, 或是生活中與服務分享裡, 都有種更輕易自在, 不再被角色框住的自由, 與流動感, 也別把什麼崇高的使命, 或是人間夢境的奉獻, 看的太僵固或是認真, 不論如何, 都要記得帶著
完全的愛自己, 每個當下, 都值得領受無條件的愛與尊重, 與遊戲的心情” , 來體驗著, 接下來的一切發生


144網格光療諮商
https://oshahem.com/2018/01/144-2.html
 

   
    
    

 

 

 

 

     
 

 

  •  
  •  
  •  
  •  
  •  
Categories: 學員分享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