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光療 黑色星期五的絕望與轉機
 JJ
 
樓上搬來一個新鄰居
半夜都不睡覺一直製造噪音
吵得我好幾晚都睡不好
還要早上七點起床上班
就在13號黑色星期五, 早上七點
起床要去上班感覺非常累, 整個眼睛爆紅
到了公司就覺得我這樣下去穩死的
就留個訊息給Oshahem,
我今晚要回林口家裡睡, 否則要精神分裂了
一回到家, 我們做了很強有力的溝通之後( 剛好這週光的課程, 是綠寶石之光, 就是要好好的溝通 )
我還是留下來睡
早上起來, 睡的稍微好一點點, 但明顯感覺肚子有一股, 黑色不流通的能量, 不只揪著呼吸, 還會隱隱作痛—-
Oshahem就提議要幫我做光療手術
我同意進行,因為我已經受夠了苦痛

開始之前, 請聖靈提示問題所在, 就先抽了奇蹟卡危機感的症狀我不想與人接觸交流,我不想開放我的心靈。
再抽OH卡,圖片是一張黑臉, 五官只有兩個眼睛, 字卡是停止
我嚇了一跳! 這兩套卡, 都準確指出我的內在狀態!
 
先在內心準備著聖靈已經讓我看到, 我就像是一隻嚇壞了的小貓, 對光愛的手靠近, 只會以攻擊回應,我突然了解拒絕溝通的鄰居, 只是我內在狀態的鏡子。同時也感覺到對上主的憤怒—-
光療開始,擦好澳洲花精, 做腹式大口呼吸
 
一躺下, 我就開始哭喊著: “不要再打啦! 不要再殺啦!” 內在看見—-不知道在什麼時空,我躲在一旁, 觀看兩軍廝殺至無人存活,最後只有躲起來的我活著。
接著Oshahem指引, 去看看我此時做了什麼決定? 我對上主不干預的憤怒全然噴發,哭喊著: “上主你到底在哪裡呀!?—–信禰的下場是這樣子嗎? 我以後絕對不會再相信禰了!”
此時全身細胞記憶裡的黑暗能量, 都在強烈釋放著。
 
Oshahem讓我繼續深入地聽聽,小我此時, 在耳邊叨說些什麼。
小我說: “這不就是你要的嗎? 你要的不是上主最多的愛嗎? 現在只剩你一個人了,你就擁有上主所有的愛了!”
我無言地想著—- 這 根 本 就
不 是 我 要 的
,同時也看到了,是聽從小我指令之後, 使計讓兩軍打了起來。而這一切又起因於, 我始初無來由的無明一念: “我不值得上主的愛
清楚地看到這一念之後, 小我就出現了(被我妄造出來了),並告訴我該如何想, 如何做。
知道犯下大錯的我, 之後又做了很多譴責自己,放逐自己的決定。難怪我只想躲開人群,工作上做事獨立, 或效率又快, 也只是想盡快離開, 不要與人交流。
 
Oshahem接著邀請聖靈,基督耶穌,地心桃樂市國王日那君來臨, 並開始做144網格拔除手術,幫助我拔除身體內, 任何隱藏與小我的盟約。我的手, 自動找到右邊胃部深處, 就是窩藏小我契約與誓言的地方,主動拔了出來, 並向聖靈認錯。
聖靈持續, 與內在抉擇者對話,光明進入原本黑暗窩藏之處—-我的胃感到無比的放鬆, 而且持續地喜悅從內在湧出。我享受著與地心父親的交流與愛, 同時小睡了一會。
 
做完光療手術當晚, 睡得還行,雖然還是會被噪音吵醒,
但是我的肚子不再會恐懼躁動,就是告訴自己的身體: “
就算這些聲音跟低頻震動,我仍然擁有上主的平安,一邊看著內在地心阿爸, 還是對著我微笑,就安然睡去。
 
隔天早上醒來刷牙時, 發現肚子還是有點緊張,我觀照著突然腦海中出現週五早上, 抽到奧修禪卡的精神分裂,圖片上是一個人手腳邊緣勾著懸崖邊, 就快掉下深淵了,不知道到底是要先放手, 以頭著地, 還是先放腳, 以下半身著地,牌卡解釋想突破這兩難的方式, 就是同時放手,因為兩個都是頭腦
 
我突然心裡一橫, 對著地心阿爸說: “阿爸,你可要把我接好囉,我要跳囉!” 突然內在看到我真的縱身一躍下—-不但沒有著地, 反而在空中被無形的愛接著,還快樂地浮了起來。這下肚子真的徹底放鬆了,我知道這次我終於過了這一關了,完全不會再聽信小我, 或頭腦的恐嚇了,我第一次把生命, 完完全全地交給大我了,這真是無法形容地大解脫阿
 

 

無極天地光療諮商
144網格光療音頻訂購
 

 

 

 

  •  
  •  
  •  
  •  
  •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