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珍:

左耳耳鳴的症狀已經持續了一年多,今年八月中的時候,症狀更加的明顯,讓我升起了恐慌的感受。去年透過西醫的檢查,和中醫一段時間的針灸,也找不到答案和緩解的效果,這次真的是被逼到了!所以和昱平來約做光療個案。

分享其中一段:擦完澳洲花晶後,持續張口呼吸,將手放在左邊心臟開始感覺,再到左鎖骨、再往上到左頸,最後停在耳朵後方(枕骨的部位)。過程中,持續讓內在小孩說出他看到、聽到、感受到的…,浮現了心臟、脖子到耳後方經絡裡面有黑黑的東西,首先釋放是很僵固的「不聽、我不要聽!很硬的喊著我不要聽」…大概講了20遍!還有最最…令人訝異的是內在小孩說出了,對於受苦的認同、對死亡的認同。

在眾揚升大師火焰的陪伴、光照之下,療癒的過程算是流暢容易的,哭哭又笑笑,有時候邊說還會邊笑出來,因為有的說法真的太匪夷所思了?因為內在小孩長久以來被小我催眠,當他被問到是否願意交出和小我的盟約,交出對受苦價值的認同時,一時半刻他還真的懵了,回答不出來。

當然最後還是試著交出來,不管是不是真的那麼明白、甘願,或許就是個轉變的契機吧!

小我說,待在受苦裡,有很大的好處啊:

1. 可以保持很可憐,但繼續探問之後內在小孩也不知道這樣有什麼好處…,情急之下就說出了:「啊就是跟小我講好了啊!😆」

2. 認同了小我講的:苦是有價值的。
(1) 你願意受苦,別人會認為你是好人耶,好人才願意受苦耶
(2) 然後人家會覺得你的道德很高尚耶
(3) 就…犧牲受苦好像會被人家讚美


接著內在小孩居然感受到…苦怎麼變成了很美的東西??
說出了:好美喔…(我的媽呀)🤣


他繼續說:
苦是一個禮物,整個小我就是苦,苦可以美化人生??
苦好像變成一個理所當然的東西。不苦、就不是我了。
用苦來刷存在感的感覺。

 



以上,寫出這些,現在看起來有點難為情,因為這不就是一個很願意受苦、有病之人的想法、信念嗎?


認同久了、固化了,症狀就成形、顯現在身體上了。


「耳鳴的問題就是跟傾聽有關」,過去長期以來不願意花足夠的時間,來連結內在小孩(就是身體)、傾聽他,不知道他其實是最了解我的人。我所有的迷惘、困惑,都可以透過探詢身體這個龐大的資料庫,來得到解答。

反而是一直往外求…要求愛人,希望朋友們能願意花時間聆聽我想講的、理解我所講的、能懂我,但想當然爾…這樣的期待怎麼可能被滿足,一定是求不得的。

經過這次光療個案之後,我真的是要「重新看待內在小孩與身體、練習恢復連結」原來他一直都在啊,在等我啊。

而且神奇的是、光療手術後…原本身體的蕁麻疹、腫塊、居然很快的、消掉了大半!😮😍

真是奇蹟恩典,如大清理后的重生啊🌹隔天早上起床時,居然在颱風來臨前的天空、看到了…雙彩虹的祝褔。

回家後第一晚睡前,我感覺它在好轉中(頭頸部有個管子在通暢中),曙光出現。

但昨天好像又打回原型,跟之前一樣,有在考驗我的信心與耐心,但整個頭顱鬆開太多了,感恩一切療癒轉化的發生💫😍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