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士達山的美與壯麗——

        起飛, 就是療癒的開始     昱平

      ~~~這又是一趟非常長程的飛行旅程, 我們要先從桃園飛到日本約3hr, 在日本轉機至舊金山, 這趟可飛得更久要12hr, 再從舊金山轉往國內班機至奧勒岡州的medford機場, 再從medford開車至雪士達山也要近二個鐘頭囉

      我無聊的開始看起飛機上的電影—–心裡祈禱聖靈, 為我選擇你該讓我看見的影片吧—–於是第一部居然是講男女愛情片的電影, 劇中男主角因從小害怕失去母親的愛, 與父親的認同, 於是一直作著符合別人期望的事, 而非依著自己的真心而活—–他其實最想要教書, 卻應著父母要求去念法律, 後來他真正愛上的, 卻是即將迎娶的新娘從小的好友, 當他們真正發生在一起後, 卻又無法誠實面對新娘, 害怕她受傷——結果是, 男主角終於找回了面對的勇氣, 向父親說不, 終止了婚禮, 而女主角也對新娘說——雖然從小一切好都發生在妳身上, 表面上是我都讓給了妳, 但其實, 是我真心願意選擇這樣做的—–她們也重新拾回了友誼, 而新娘也找到了, 在身心層面都更契合的伴侶

      我看了很感動——覺得聖靈已在透過電影, 治癒我的心, 我在關係裡的表達, 是否也能如此真實而不用怕傷害別人? 是否能這樣更真實的展現自己而不用再害怕別人的評價或眼光? 是否真能像劇中人, 終於依著真心而作出選擇, 不用怕失去既有的熟悉架構與舒適空間? 而當你說出真話時, 沒想到宇宙的安排, 卻是對每一個人都有最棒的發生, 每個人都適得其所, 回到了最真實, 最圓滿的位置——-很感動, 彷彿存在在告訴我, 你是否也能開始如此信任? 當你開始真正的真實後, 相信存在一切都會有最好的安排與發生呢? 此時感到我的心輪—-已在開始更深的柔軟, 與轉動之中—–接著, 在日本成田機場, 起飛了

       出發前特地看了地球儀, 看到從日本飛往舊金山, 會經過整個太平洋, 而太平洋, 就是列穆里亞的領地, 當我一閉上眼連結時, oh god訊息來得好快——-看到地心長老已前來祝福我們這趟旅程, 彷彿還帶我回到了地心, 看到了巨大的水晶柱, 歡迎回家” —–接著我看到有彩虹光瀑布的精靈森林, 都在歡迎著我們回家, 然後長老帶我走到瀑布後, 是一個巨大的洞窟, 裡面居然有個巨大的佛像, 我直覺就是不動明王, 長老接著說—–這是你的本尊, 你無量劫的願心都位居在此, 以後你隨時想回家, 都可直接從這個通道回來

      我的頭腦還沒理出頭緒, 但心卻充滿感動—–就在此時, 我閉眼聽著飛機上的音樂頻道, oh my god居然此刻就同步放出了——我會在列穆里亞的課程中, 最常放的那首曲子—–return to innocence( 回到純真 ), Enigma樂團, 一開始就是台灣原住民那充滿撼動, 扣人心弦的大地吟唱——我簡直不能相信我的耳朵, 天阿有這種同步巧合到這樣嗎——這就是地心家人如此直接回應的愛麼——我當下張著眼睛, 說不出話來——-

       後來, 第二部電影功夫熊貓二 開始了, 在半睡半醒間, 看到熊貓阿波問他是鴨子的父親, 他是從哪裡來的? 他的父親一陣咕噥後, 說是從菜箱裡撿回來的, 本來不想養, 但看阿波實在太可愛, 就帶回家了, ” 結果父親說, “有了你後, 你的食量太大, 你把家裡最好的竹家具都啃光了, 而且, 我賣的麵也越來越好吃, 雖然你是我領養的, 但我仍是你的父親, 我對你的愛跟親生的一樣多——“

      我的眼淚已止不住的滑落, 聖靈真是夠了, 天阿好深, 好深的無條件的愛在心中觸動著—–都還沒到雪士達山呢, 行前教育就已開始了, 後來阿波和孔雀國王打鬥時, 孔雀王嘲諷阿波你這沒人要, 被遺棄的孩子, 你連父母是誰都不知道, 哈哈哈——” 這不就像是在我們內心深處, 小我不斷嘲諷, 打擊內在小孩的聲音麼? 這個傷口就觸動著阿波, 每次都因孔雀王這句話而被打敗——後來, 阿波受傷了, 被一個巫醫羊婆婆在治療著, 羊婆婆帶他去河邊, 叫他望著河水, 然後回溯的畫面就開始了——-阿波看到, 孔雀王滅了他們的熊貓村莊, 他的父母臨死前因為愛, 趕緊將阿波放到木箱裡, 隨著河水流走

     “ 所以羊婆婆說, “ 你看到你父母是愛你的了嗎?”阿波淚流滿面, 終於展開了與孔雀王的最後一搏——當孔雀王再度嘲諷阿波你連你是誰都不知道, 你就是個注定被父母遺棄的小孩, 哈哈哈—–” 阿波突然停下來, 正視孔雀王說—–傷口, 是可以被療癒的, 而且, 我不是被遺棄的小孩, 我是阿波, 我  就   是   我  自   己! 天阿聖靈真是夠了—–我又止不住的眼淚滑落, 什麼時候, 我的內心, 也能活出這樣的純潔無罪? 也能如此的大聲宣告? 也能放下, 療癒過往的一切重擔, 放下往昔所有的責任角色與定義, 活出內心最純真, 最單純自在的神之子狀態?

       但我知道, 既然電影已在播放讓我看見, 就是聖靈在預告了—–這趟來前, 還特地排了自己的占星在雪士達山的地運盤, 在台灣我上昇是土星入命的金牛座, 但到了雪士達上昇轉成處女座, 而我的金星, 冥王星與南交點皆在此, 金星, 處女座皆是小孩子的意思, 而冥王星與南交點, 皆跟過去世的痛苦, 被遺棄的經驗有關, 所以我已經心有預感, 這趟行程, 就是要療癒我的內在小孩, 為什麼她光是看到雪士達山的照片, 就開始落淚了? 為什麼她對那地方的森林與湖泊, 都充滿熟悉感? 我彷彿看見她快樂開心的與地心家人, 精靈動物們, 在森林裡奔跑, 嬉鬧著——列穆里亞跟這個孩子, 究竟有什麼更深的連結, 是我尚待憶起的? 為什麼地心長老會半夜把我搖醒, 開始叫我寫他們的教導, 並分享這個傳承? 一連串的問號, 我只有耐心的等待, 等待旅程中, 一切自然的開展與發生

           

     

     

       

       

  •  
  •  
  •  
  •  
  •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