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 family vacation” 的客廳~~~

終於到了, FAMILY VACATION~~~     昱平

      就在我們又從舊金山機場, 搭了約2HRS的國內飛機至奧勒岡州的MEDFORD機場後, 終於見到了當地的美國代表—–藝如的弟弟驛丞, 真虧有了他, 我們在當地的住宿, 開車與生活安排, 都平安解決了, 真感恩這一定是聖靈最好的安排, 而我也在看著——-這個男人, 從未上過任何的心靈課程, 光是憑著姊姊藝如, 常在越洋電話中, 跟他分享列穆里亞課程中的諸多大蛻變, 而他也真用心, 在來之前, 已把地心文明桃樂市的英文版三本都看完了, 真有意思—–這又是段什麼樣的因緣, 會讓他跟著我們這些靈修老手湊在一起, 而且還是一起回到聖地雪士達山的旅程, 我也繼續靜靜的在觀看著, 存在接下來的一切安排與各種發生

       我們訂的民宿叫” FAMILY VACATION” , 當初大家在票選到底要訂哪家民宿時, 我一看到這間的格局, 三大房二層樓, 三間衛浴, 正好可睡8~10, 加上又是叫這名字, 我一看就知道了, 就是家人歡聚的假期之意嘛, 就是這間了, 而且正好我們是避開旺季的暑假, 所以房價便宜很多, 一晚下來還不到台幣$ 6000, 加上七個人共同分擔, 真是划算到感恩啊——但因為民宿不供餐, 所以我們在奧勒岡州的COSTCO, 補了一堆食物, 嘿嘿我還讓內在小孩選了二瓶紅酒, 接著再開了約二個小時的車程, 終於到了雪士達鎮附近的這間民宿——-FAMILY VACATION

       這也是我第一次, 跟著共同走在心靈道路上的學員們出外旅行, 而且還是回到心靈的故鄉, 而且, 接下來八天, 大家都還要吃住生活在一起——很多的第一次, 內在小孩既興奮又期待, 我和藝如共同睡二樓的房間, 結果當晚一到就發現我的雪衣太薄了, 當地晚上還是很冷, 最多0~4, 正愁著未來幾天怎麼辦時——正好藝如行李箱內, 居然有多帶一件較厚的雪衣, 她說出發前不知道為什麼, 就感覺內在一定要帶這一件出門才行, 原來是這樣, 我的心, 又默默的感動了——一定是聖靈, 知道我會穿不夠, 就安排弟兄發生了——-

      我的心, 接著又開始溫暖與感動起來, 從來都是我要先做很多的決定, 要主動預想到很多事情的決策與細節, 都是自己先決定習慣了, 沒想到—–才第一天, 就感受到, 聖靈要我練習接受 “, 接受祂透過弟兄示現的愛, 提醒我表面上自己搞了很多事情, 但其實是一直被眷顧著, 與照顧著的, 雖然在台灣, 這種經驗也有, 但不知為什麼, 在雪士達山, 這些莫名的觸動, 愛的感覺, 卻是益發的明顯, 更深層的感受到

      睡前我跟藝如說—–跟我一起睡要有勇氣歐, 因為我睡覺時聖靈特愛來, 常常是我睡得很熟時莫名被搖醒, 或腳被踢一下, 要不就是突然喉輪咳好幾下, 然後就看見聖靈的光來了—–迷糊中好似祂在對我的潛意識不知說什麼, 或療癒哪個部份, 加上我睡前有空都會祈禱, 祈請聖靈, 持續的在夢中, 治癒或轉化我內在任何的固著或習性, 所以, 我很習慣睡眠療法——藝如說她沒在怕的, 來到這裡就是要好好療癒的啊

       結果, 睡了沒多久, 藝如居然開始打呼了—–oh my god打呼一向是我最難過的關之一——突然感到裡面亞特蘭提斯國王的火整個上來, 他在吼著打呼妨礙他的修練! ” 我一聽就明白—–原來這是他的習性抗拒, 修練半夜就已經開始了, 於是繼續閉著眼, 心裡對聖靈說——我交出這個抗拒了, 我接受這個打呼的發生——-結果, 很快的, 整個身心開始接受, 放鬆開來, 我也不知不覺的進入夢鄉

       然後, 睡了不知多久, 突然聽到藝如開始劇烈的咳嗽起來, 咳到整個身體都快彈起來的咳個不停, 啊我就知道, 一定是聖靈來搞她了——後來藝如咳到怕吵到我, 於是她趕緊下床衝到樓下去, 開始邊咳嗽邊放聲大哭了

       啊才剛到雪士達的第一晚而已, 療癒旅程就已這樣開始了——藝如在樓下越哭越大聲, 住樓下的淑華跟竹君都醒了, 在安慰她, 我繼續閉眼感覺著, 我該下去嗎? 還是讓療癒自動發生? 但當藝如釋放的狀況越來越大時, 我知道, 我該起床了, 但很驚訝的部分是, 若是以前的我, 半夜二三點被吵起來, 還要服務作療癒, 裡面那隻一定整個火死了, 但沒想到當我下樓時, 一點這種情緒反應都沒有, 就是知道該上場了, 而驛丞的床正好在我們樓梯下, 驛丞動都不敢動, 他說—–我嚇到了, 我第一次看到我姐這樣——-

      我說沒關係, 在釋放療癒的過程都是這樣的, 於是拿著從台灣帶來的, 列穆里亞的水晶手術刀, 開始自動的劃起藝如的靈光體, 導引, 召喚著地心療癒的光前來—–因為之前已失去了作個案的動力與熱情, 我好久, 好久沒有對個人, 作療癒的服務了, 沒想到, 當我一站在家鄉的土地上, 自動的, 眼前浮現雪士達山的光芒, 而地心療癒使者雅吉的光, 也立即現前, 我導引著這些光流, 持續的導向藝如的所有體, —–讓地心家鄉的光, 持續的, 深深的滋養著你, 釋放你內在靈魂的委屈, 釋放內在任何吃苦, 受害者的意識, 讓他們深深的釋放開來——

      藝如哭得更大聲了, 將靈魂的悲傷, 各種無意識的情緒感受, 都開始不斷的訴說, 與釋放開來—–我也很驚訝, 在半夜作服務, 也是第一次, 而且, 我居然沒有任何的疲累感或不適感, 只感覺, 能量好強好強, 後來, 大地之母也來了, 透過內在的導引, 也將大地之母的愛, 不斷不斷的迴向給藝如—–此時, 整個客廳空間, 充滿了愛的療癒氛圍, 而藝如, 也漸漸安靜下來, 雙手也在對自己作著光療——然後, 我知道, 療癒完成了, 我可以上樓繼續睡覺了

      早上醒來時, 大家在用早午餐時, 我的助理兼好友祐銘說, ” 妳變了ㄟ——-要是以前半夜發生這種狀況, 妳一定會發脾氣——” 我說對啊, 我怎麼變了, 什麼時候被調頻了都不知道, 但它, 居然就是這樣, 不知何時, 發生了

好大的廚房與餐廳~~~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reCAPTCHA and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Service ap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