昱平你好,我是去年十一月找你諮商星盤的穎萱。當初承諾要把心得分享給你,沒料到過了幾個月後才遲遲產出。這段期間偶有動筆的念頭,但總覺得自己該充分準備過後才能動筆,我想這是要求完美的心理又在作祟吧?這幾天,寫這篇文章的念頭不斷縈繞於腦海,而方才偶然讀到你分享這場諮商的文章,更是大力推了我一把,我決定放下所有控制,就著記憶將諮商的感動分享給你。(我不敢保證這個記憶百分百真實,恐怕遺漏某些細節,或者扭曲)



        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也是目前為止唯一一次占星諮商。當初的動機是想尋找我生活在這世上的原因與意義,然而這些疑問卻在諮商的當下完全被拋開了,我感覺這些困惑不再那麼令我悲傷茫然,我停止向外抓取,轉而賦予自己親自去揭開的意願和自信。
    和你從剛見面到上樓的那段路程中,我的內在莫名激動,像是某種東西不斷想往外衝出,這股我從沒經歷過的力量,在諮商的過程中持續了一段滿長的時間。期間我拼命壓抑,深怕你覺得面前這個女孩怪怪的(哈!)尤其當你說我天蠍特質很重時,我內在的反應更是激烈。不過對於你不相信我過得快樂這件事,我倒是挺困惑的。撇除高中時期,我真的覺得我大部分的人生相當快樂耶!
    比較可惜的是,因為和昱平你是第一次見面,所以諮商過程中無法完全敞開心扉,雖然也很想努力把自己揭露,但或許碰觸的都是比較深層的問題,於是出現防衛和保留的心態,不過我當時所能說出的話對我而言都是真實的。在回程的車上,我一直檢討這個狀況,隨後我明白,這次的收穫對當時的我來說就是最好的。諮商後半段,你向我傳送的訊息,如多親近大自然、多唱歌等等,正好都是我那陣子時常有的想法,令我感到相當神奇;不過不知為何我對於地心家人沒有什麼特別感覺,幾乎可說無感,或許是我忘了我有家人吧?
    謝謝你最後送給我的三首歌!不知為何,那天你問我聽完歌有什麼感覺時,我的腦袋都有點停機,所以我把當初漏掉的,一倂和你分享。唱第一首歌之前,你叫我感覺地心小孩圍繞著我們,隨著歌曲進行,我似乎感受到一圈亮亮的、矮矮的(我對地心小孩的想像就是這樣)身影站在房內,接著,一名男子也走入這個房間加入地心小孩,我感覺他看著我,身上穿著一件藍色上衣。不知為何,一見到他我莫名想哭。習慣壓抑哭泣的我立刻將自己抽離這個畫面,不敢再看他。整首歌進行時,我一直感覺腳底有能量不斷奔竄,就我的了解,這似乎就是地心家人的能量?你說第二首歌是和亞特蘭提斯有關的,歌曲結束後,我對你說我感覺右手臂被人用兩指掐了一下,當初少講的是我左手臂也被另一個較輕的力道掐了一下。
        聽第三首歌時,我照著你的話想像自己身在金字塔中,因我不清楚金字塔內部長什麼模樣,我就胡亂想像自己在金字塔裡,接著,一排穿著白袍的女人出現在畫面中,左右各站四人(人數我不太確定),中間留下一個空位,空位後似乎是一個寶座。她們邀請我加入,我看到我自己填滿中間的空位,站在較她們站立的地方稍高的位置。我雖然不明白這些畫面有什麼意義,但是這對我來說是相當寶貴的經驗,真的很謝謝你!
    這篇文字是在驅動之下快速寫完(就我龜毛要求完美的寫文章速度來說真的很快),回想寫文章之初,對於自己能否完成仍有些微疑慮,現在的我較之當時,感覺自己似乎又有所不同,不過,這份想和你分享的心卻是一樣的,謝謝你,昱平。
p.s.今年寒假期間,我和國中時認識的最好朋友(她是我唯一一位畢業後還會連絡的朋友)逛街時,她和我提到一個「恐怖」經驗——她和大學朋友說話說到一半,右手臂突然被掐,我馬上聯想到這次聽歌的經驗,我讓她在我身上模擬當初被掐的情形,結果竟然和我被掐的位置與感受幾乎一模一樣!

                                                                                    2014/3/3 穎萱
  •  
  •  
  •  
  •  
  •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