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輪迴》第一章佳句摘錄

提交者: 奇蹟課程中文部 日期: 2008/2/26 3:01:27 閱讀: 174

摘要: 閱讀《告別娑婆》可省下二十年摸索《奇蹟課程》的時間

作者:葛瑞.雷納 / 翻譯 林慧如 / 若水 修訂

閱讀《告別娑婆》可省下二十年摸索《奇蹟課程》的時間 

汲取知識本身並沒有問題,問題出在人們過於崇拜知識。

世上有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人成就不了任何事。因心靈未經訓練,只在原地打轉。

能正確傳遞奇蹟訊息的講師,屈指可數。但可別以為這是你真正的任務,你「真正」的工作是寬恕。

你若能習慣性地在任何困境中憶起真理來,你就是以「光速」邁向「體驗階段」,「體驗」是唯一能讓你幸福的事

要記得歡笑,這點很重要。

每個人都曾在某幾世中喧赫一時;但也在某幾世中惡名昭彰,是社會的敗類。二元世界正是如此。要緊的是當下的寬恕功課,那是唯一的出路。但絶非傳統的寬恕。

「幻」這個觀念早在J兄前的印度教與佛教中教導過,但J兄把「真」這個觀念提昇到完美無缺的神的境界,祂是愛的本體,而非世俗認定仍有衝突與缺憾的上主。

J兄來自中東,他的思想傾向東方。他知道佛教的「小我」(我執)概念,也證悟出小我實際上只有一個,只是表相看似許多個。也就是「眾生」及「無常」。

覺醒的關鍵就是這個鮮為人知但J兄卻一清二楚的祕密:你是怎樣的人,並非取決於他人如何看待你;而是取決於「你」是如何看待「他人」的。

你不能腳踏兩條船,你不可能只擁有一點點的「一體性」。你的忠誠不能三心兩意,否則你就是分裂的。

從夢中醒來後,那個夢到哪兒去了?哪兒都沒去,就只是消失了蹤跡,因它從未真正存在過!

重點是,你根本「不在」這兒

你一由時間和空間這個幻夢中醒悟過來,時空就不復存在了。你無需在此遊蕩個一百萬年,等著每個人覺醒,因為根本就沒有別人需要覺醒。就只有你一個。

你一旦經驗到實相,即使僅是一剎那,已夠讓你覺得這世上的一切有如糞土。

如同佛洛依德說的,夢裡的每個人其實都是自己。同理,我們生命中出現的每個人也都是自己的一個象徵。

不少人老想一步登天,而不善用「寬恕」這項利器。他們只想當大師,不願做學徒。

量子概念式的寬恕是最快的成道捷徑,也是J兄在兩千年前透過言教、身教所流傳下來的不二法門。

「活在當下」雖能幫你放鬆,但不能帶你「回家」。除非所有潛意識裡的罪咎都被聖靈清除了,否則是不可能永遠安住當下的。

有時你會覺得自己怎麼好似一而再、再而三地寬恕同一件事,實際的情況是,更多潛意識裡的罪咎浮上檯面,等著你釋放,你得利用這一次又一次的機會不斷地寬恕,才擺脫得了這些罪咎。

地球上從沒有比現在更多已開悟或即將開悟的人聚集於此了,你若能分享這些訊息必有助於他們的成就,沒有比分享真理與一路寬恕更好的職業了。

 

《斷輪迴》第二章:真實的力量 摘錄

提交者: exeditor_hsin 日期: 2008/2/26 2:55:04 閱讀: 192

摘要: 某些寬恕功課之所以困難,是因為你的潛意識記得你們前世結下的樑子,因此你暗地裡打定了主意,這一世絶不輕易放過他。況且,你藉此來抵制任何放棄「個體性」的可能,你的小我知道,一旦你操練寬恕,它就沒戲唱了…

告別娑婆第二集_斷輪迴第二摘錄

斷輪迴
告別娑婆(二)

第二章   真實的力量  摘錄

譯者:林慧如   審訂:若水
抉擇能力是囚禁於世界中的你所剩下的一點自由。你能決心正確地去看世界。

    ……好事多磨,《告別娑婆》雖大賣,障礙似乎也不少,這包括了各種大大小小、有形無形的攻詰詆毀。狀況來臨時,我總是盡我所能地操練寬恕,因我知道,唯有透過不斷地應用,方能進入「體驗」階段,那也許僅是一絲內在的平安感,也可能是我已逐漸習慣的某種超乎人意想的玄奧體驗。《奇蹟課程》說過,以心靈層面而言,我不可能真的受到攻擊,僅管表相看來確有其事。話雖如此,操練起來還真不容易,有時我還會讓小我牽著鼻子走了一陣子,才甘願回頭選擇聖靈。這讓我納悶,為什麼我無法時時刻刻活出我鍾愛的《奇蹟課程》中「愛內沒有怨尤2這句話呢?為什麼寬恕用在某些人身上行得通,某些卻困難重重呢?

    我也知道《奇蹟課程》教過「你如何看他,你就會如何看自己3,我怎麼看待他人,我勢必會怎麼看待自己,而這最終也決定了我自己的身份,是靈性或是一具身體。但我仍舊不懂,為何有的時候要做出正確的選擇會這麼的難?

……

白莎:說到身體,你也知道,你一直思索的「愛內沒有怨尤」這個觀念,正是化解身體的良方,如同該課所言:

      放不下怨尤,就表示你已忘卻了自己是誰。放不下怨尤,就表示你已把自己視為一具身體。4

          近日來的寬恕功課讓你嚐到不少苦頭,對吧?

葛瑞:你們明明知道。那麼,到底為什麼寬恕某些人還算容易,某些卻這麼困難?

白莎:你得記住,人的潛意識裡什麼都知道,它對你每一世的任何一種關係都一清二楚。你可以把你的生生世世想像成一首舞曲,這一幕你扮演受害者,下一幕則成了迫害者。這一世是個殺人犯,下一世卻成了被謀害的人,也許殺害你的正是你上一世所殺害之人。不僅單一事件是如此,人的職業亦是如此。這輩子是牧師,可能下輩子是妓女,反之亦然。事實上,J兄所救的那名原本要被眾人擲石致死的妓女(不是Mary Magdalene抺大拉的馬利亞),在先前的某一世中就曾幫助過J兄。我們一直在變換角色,夢中的某世是警察,下一世可能成了罪犯。
葛瑞:甚至更糟,成了政客。
白莎:政客有他們自己的心結要解。對他們仁慈點,也是對你自己仁慈。

葛瑞:我在努力了,老兄,成績還不錯呢!以往我每回在電視上看到某個從政者(你知道是誰),我就一把火。只要一想到他是怎麼把我們國家和整個世界搞得烏煙瘴氣的,我就有氣,會忍不住跟他對立起來。有一天,他又出現在電視上,我快要隨之起舞時,突然憶起了真理,決定寬恕他。正如你說過的,能在節骨眼上憶起真相來,是最不容易的事…

白莎:沒錯,寬恕始終都是一份給你自己的禮物,而非給你認為被你寬恕之人。不論是以形上或形下的層次來看,你都是真正的受益者。雖說每個念頭都會帶來某種程度的影響,而你的寬恕也確實能勾起他對真相的記憶,使他也蒙受好處,但重點是,那個人並不真的存在,我談的是你的心靈好似分裂出去的那部分。

……
葛瑞:          好了,重回我們「輪迴快餐」的話題吧,你的意思是不是:我之所以較難寬恕某些人,是因為我早在另一世中認識他們,與他們有些糾葛,只是在意識上記不得了。我能了解你們所說的輪迴的「表相」,我們看似在輪迴,其實不然,那不過是一段冗長且荒誕的心識之旅,實際上我們哪兒都沒去。如同《奇蹟課程》說的,我們只是「在腦海裡重溫一下種種經歷而已5

         我們不過在看著自己潛意識所投射出來的影像而已。這就好比在看電影時,我刻意忘記那是假的,我有意把它當真,整個注意力都跑到上頭去,於是,當我漸漸投入劇情中時,可能就會跟著螢幕上的情節起舞了,但事實上那兒什麼也沒有。螢幕只是「果」,螢幕上的影像實際是從別的地方來的。若為了要改變螢幕上的影像而去修改螢幕,那只是無益之舉。後頭藏著的那架放映機才是真正的「因」,我所見的一切實際上都是源自那兒,但看電影的人卻忘了放映機的存在。

          要想擁有真實的力量,自然得從「因」下手,而非從「果」下手…

阿頓:說得真好。你知道嗎,你有時候理路還挺有邏輯的。

葛瑞:這是你對我說過最動聽的話了。

阿頓:可別跟別人講。

白莎:對了,你也會在你的工作坊中用到這個以電影為例的「因果」觀念。你的教學以及《告別娑婆》會讓奇蹟學員對這部課程的教誨有更正確的了解。目前他們當中就有不少人想抄捷徑。倘若你告訴他們,他們所教的跟《奇蹟課程》所說的不同,他們就給你灌上「基本教義派」這個頭銜。他們所謂的「基本教義派」即:舉凡認為應當遵照這部課程的實際教誨之人。要終結這類愚昧的事,你可有好長一段路要走。你傳遞出的訊息非常明確,讓其他教師不能不面對,因此,他們不能不配合,否則他們就會看起來不太道地似的。

          我也要恭維你一句:你過去這幾年還稱得上是位修行中人。

葛瑞:沒錯,寶貝。

白莎:由此可知,從「果」下手有多愚蠢,而從「因」(也就是心靈)下手有多重要,因為心靈才是真實力量之所在。我們會再復習一下,在那之前,你必須了解所有棘手的人際關係都是前緣已定,而且是你要來的。

……

白莎:這場劇再真,也不過跟夢一樣。某些寬恕功課之所以困難,是因為你的潛意識記得你們前世結下的樑子,因此你暗地裡打定了主意,這一世絶不輕易放過他。況且,你藉此來抵制任何放棄「個體性」的可能,你的小我知道,一旦你操練寬恕,它就沒戲唱了。每個人都有幾世以來的各種人際關係,無一例外,而這些記憶全都隱藏於潛意識中。這正是為什麼,寬恕「恨的特殊關係」遠比寬恕「愛的特殊關係」來得困難。

葛瑞:要寬恕愛的特殊關係(你的親人、朋友、伴侶等)很容易,只因你愛他們。但要寬恕恨的特殊關係(你討厭的那群人),可就難了,因為那群混蛋「不配」得到寬恕。而且你還認為你所珍愛的人「配得」一切好事,倘若你的親人殺了人,你還會上法庭聲援他,設法為他脫罪。然而,真實的愛與寬恕絶不會將任何一人摒除於外,它們適用於每個人,毫不特殊,一視同仁。它們的真實性,靠的正是它們原是一個整體。

白莎:是的。然而,為了「弄假成真」,你用的一種手法就是將某些身體營造得比其他身體特殊,為的是要讓你的心能在那些形體上看到罪的存在,好將自己潛意識的咎投射到他們身上,這也正是你一開始要營造出他們的原因。只要去算一算你和那些親人投胎過的次數,你便會了解那些形體其實一點也不特殊。

葛瑞:我到底投胎過幾具身體?

阿頓:上千具。

葛瑞:你們在《告別娑婆》的最後一次造訪中提過,我曾輪迴上千次,但那數字聽來頗嚇人的。

阿頓:是嗎?你想不想瞧瞧?

葛瑞:什麼意思?

阿頓:坐穩你的椅子了,老弟。接下來的情景會令你震驚。

葛瑞:喔喔,聽起來很恐怖的樣子。

    【註:接下來的情景真令我倒抽一口氣……

          絶對要忠於訊息原意,不可作任何妥協。《奇蹟課程》所講的皆完全的絶對,我們不想讓兩千年前發生在J兄訊息上的事,又發生到這部課程身上。這也是我們回來的主要原因之一:要幫助世人,包括你在內,專注於正道上。我們希望你直言不諱地傳達這些訊息,假使有人批評你與這些訊息,你要寬恕,然後告訴他們錯在哪裡。你有權「不」保持緘默。

……

《奇蹟課程》是世上唯一一部揭露「意識」的內幕真相之靈修書籍:

      意識,也就是知見層次,是天人分裂之後在心靈內所形成的第一道裂痕,它把心靈變成認知的主體,而非創造的主體。正確的說,意識屬於小我的領域9

          人類認為「意識」非常重要,只因我們希望自己所營造之物具有很大的意義。於是我們讚頌它、衡量它,並賦予它特殊意義,然而它實際上只是我們與終極根源分裂的一個標幟而已。它代表著分裂,因為,要有意識,就必須有一個以上之物,必須有主客二體,必須有自身之外的東西好讓它去「意識」。於是,二元就這樣取代了一體,虛假不實的象徵性二元對立狀態於焉形成。

          二元又孳生多元,這一切不過是最初那分裂一念的象徵而已,於是這多元複雜性又孳生出一片混沌,究其根本,皆源自幾個基本信念,例如匱乏與死亡,而我們只有在視自己為分裂時,才會將這些信念當真。滿全之境內沒有匱乏之虞,然而你一旦有了分裂、對立這類信念時,各種光怪陸離之事就産生了……一旦有了相對的觀念,死亡的觀念就潛進了。天堂內沒有死亡,只有永生,我們一旦有了相對的觀念,生命就好似有了對立物,也就是死亡。但實際上死亡並不存在。因此《奇蹟課程》在導言中說道:

      與愛相對的是恐懼,但凡是涵容一切者是不可能有對立的。10

          能涵容一切者即為真實,不能涵容一切或非圓滿俱足者,根本就不存在。

阿頓:《奇蹟課程》提到「救恩」時也曾說道:

      它讓你重新認清那些碎片的完整性,雖然它們在你眼中分崩離析,各自為政。克服死亡恐懼的正是這個意識。因為分崩離析的碎片必會腐朽滅亡,但完整性卻是永恆不朽的11

葛瑞:永恆不朽?我沒印象《奇蹟課程》用過這個字眼。

阿頓:不必大驚小怪。請再繼續。

葛瑞:好吧。「真實的寬恕」回應此虛妄的分裂之境的方法是:否認一切非真實之物,僅接受真實之物。J兄在他的《奇蹟課程》中是這麼說的:

      它否定任何不是來自上主之物具有左右你的能力12

阿頓:這段話反映出這部課程的真理:
    永恆不朽之物是凜然不可侵犯的;時空境內之物,則不會産生任何結果…(下期待續)

Categories: 奇蹟課程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