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輪迴》第四章 不見屍骨的謀殺案 摘錄

提交者: 奇蹟課程中文部 日期: 2008/4/1 18:53:52 閱讀: 303

摘要: 你提到的那位阻撓我們好事的女子…你們好幾世都彼此認識,甚至有一世還結為連理。她那一世很年輕就過世了,你也因此而有些自責。
葛瑞:為什麼?
白莎:你殺了她。
葛瑞:哇…

 

作者:葛瑞.雷納 / 翻譯 林慧如 / 若水 修訂


斷輪迴__(告別娑婆二)
第四章   不見屍骨的謀殺案  摘錄

譯者:林慧如   審訂:若水
……(以上略)

葛瑞:喔,是啊!《告別娑婆》的成績亮眼,每個月的銷售量都超過前一個月…還有,A.R.E. 歷經一番波折後,又重新接納《奇蹟課程》了。這是一個很大的突破。
21    【註:Association for Research and Enlightenment(簡稱A.R.E.)這個…團體曾有一段時間十分歡迎《奇蹟課程》…然而,過去十年,課程卻不再受到他們的青睞…認為《奇蹟課程》的觀念並不完全符合 Cayce 的教導。他們不想讓這部課程繼續留在A.R.E.,因此這個團體有好長一段時間沒再教授《奇蹟課程》。《告別娑婆》問世後也迅速流佈到A.R.E.裡…很快地躍上了A.R.E.的首選書籍,於是該組織認為這可能是在提醒他們應該更為開放地接納《奇蹟課程》。
22        《奇蹟課程》在A.R.E.有了全新的開始,經過多年的荒廢,當地成員們首次開始正式研讀。該組織把《告別娑婆》列在他們的目錄中(訂閱者約有二十萬人),他們的雜誌 Venture Inward 也給予此書極高的評價,算得上是錦上添花吧!】

……(24
葛瑞:…我就挺不喜歡那個阻撓我們好事的女子。
25    …《告別娑婆》迅速成為這十年來最廣泛受人討論與閱讀…Miracle Distribution Center 卻拒絶販售此書。這太不可思議了,好歹也得讓學員們自行決定想讀什麼書啊!創辦這組織的那名女子竟試圖阻擋《告別娑婆》在「奇蹟圈」內流佈。
28        …她的中心美其名為「奇蹟課程文物流通中心」,還打著奇蹟課程的名義募集資金,來金援她的組織。

29        這對我自然是一個非常好的寬恕機會,只是我不太能接受就是了…她本人是否欣賞一本書是一回事,她還是可以讓書上架,頂多不推廣或宣傳就是。但故意不經銷以打壓一本書…】
30
白莎:葛瑞啊葛瑞。你平時的覺察力到哪兒去了?你被設計了,你沒看到小我正一步步地引你進入它的陷阱嗎?無論表面看來你多有道理,甚至具體事實也證明你是對的,你也無法從中獲得平安的。因此《奇蹟課程》才會問:
      你寧願自己是對的,還是寧願自己幸福?3
               《奇蹟課程》所要傳授的中心思想是什麼?
葛瑞:世界根本就不存在。4
白莎:抱歉。我沒聽清楚。
葛瑞:世界根本就不存在!5
31
白莎:是啊,它可沒說「世界可能不存在」,它說的是:

      世界根本就不存在!這是本課程所要傳授的中心思想6
          這句話是非常絶對的,葛瑞。我們待會兒就來談談這些毫不妥協的理論,不過現在你先幫我一個忙,唸一下〈練習手冊〉中方才那一段話。在第一百三十二課,一直讀到下一段的前兩句。你以前就聽過了,只是現在的你會有更深的體會。

32
葛瑞:好的。每回你要我讀《奇蹟課程》的某段話,都會讓我舒坦一些。
           世界根本就不存在!這是本課程所要傳授的中心思想。這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立即接受的,他必須在真理道上盡其所能地接受指引。他仍會頻頻回頭,而後再向前推進一點,也許還會後退一陣子,再倒轉回來

          凡是準備好學習世界並不存在,而且願意當下接受這一課程的人,就會獲得治癒。他們準備好的時候,這一課程便會以他們所能了解及體認的形式出現。7
33
白莎:多謝了,葛瑞。因此,你該時時謹記,無論表面發生了什麼事,都不過是一場夢。《奇蹟課程》之所以說輪迴不是真的8,只因它也是個假相。它沒有真正發生過,因你絶不可能真的進入一具身體,只是表相看似如此罷了。它只是個錯覺。為什麼?原因很簡單,《奇蹟課程》明言了身體根本就不存在9,那麼,你哪會有身體可進去?《奇蹟課程》是這麼說的:
      身體是為充當心靈的學習教具而存在的。這個學習教具本身無法犯錯,因為它沒有創造的能力。那麼,誘導心靈放下所妄造的一切,顯然是發揮創造力最有意義的方式10
34
葛瑞:說得真好。身體既不存在,也無法創造,因此,心靈能做的,便是選擇靈性,而不選擇小我以及它的投射。投射即任何狀似與他物分裂之事物,這包含了身體,在座兩位除外,因為你們的身體是由心靈的正念部分賦予的,這種情形很罕見。如果我對方才那段引文了解正確的話,它的意思是,就世界這個層次而言,「成為上主的創造同工」這個概念是毫無意義的,因為J兄說擁有一切創造能力的這顆心靈「唯一」能做的一件有意義的事,是放棄任何分裂的表相。這並非要你放棄有形有相之物,因那只會讓你的心靈更把它當真而已;而是要你放棄你對它的信任,轉而選擇完美的靈性作為你的真實身份。我抓到要領了嗎?
35
白莎:抓到了。
葛瑞:太好了。那麼,你麼可有妙計讓我們的書賣個一百萬本?
白莎:你腦子動得真快。不過,單就現實面而論,假使你想賺一百萬元,你似乎該寫一本教人如何賺取一百萬元的書。而且不用管他們讀完後是否真的賺到一百萬,你只需說是他們操作錯誤就行了。但這不是我們要做的事,我們要做的是化解小我,協助你返回天鄉。如果你想化解小我的話,我們還是回歸主題吧。
36        我方才提到你掉進陷阱了。先前我們說過,你這一世所碰到的人,都是累世曾與你有過交往的人…若以「全像式」的觀點而言,其實一切全都同時發生…你之所以今生會遇到前幾世結識的人,是因你們繞著彼此轉。這就好比繞著太陽轉的那些行星…
葛瑞:那麼,異性真的相吸嗎?
37
白莎:是的,只是結局不一定都很美,因為這本來就是一場騙局。跟「特殊的愛」一樣,那些過去世與你有「特殊的恨」的關係之人,會沿著他們的軌道來到離你最近的點上,又由於你的潛意識中留有對他們的記憶,你內心便會產生衝突,有時一觸即發,有時會慢慢顯現出來,成為一個惱人的事件,但若能以修行的心態來面對,它對你也是個絶佳的機會。
      世上最神聖之處,即是遠古的仇恨化為當前之愛。11
          J兄這番話多麼觸動人心啊!
38
               我們從未說過《奇蹟課程》是唯一一條回家的路,但我們「確實」表示過它是最快的捷徑,J兄也不斷強調這部課程是為了要幫我們節省時間的。有些人可能對此嗤之以鼻,但那是因為他們並不「真的」了解這部課程。容我再說一次,《奇蹟課程》不是唯一的路,J兄在方才你讀的那段引文中是這麼說的:
      他們準備好的時候,這一課程便會以他們所能了解及體認的形式出現。12

          因此它可能以其他形式出現,甚至以佛教形式。不過,我們會緊守J兄在他最後一世所用的方法,以及目前他透過《奇蹟課程》的詳細解說,因為現代人們的領悟能力提高了。也許有人會認為當今世上還有其他老師能比J兄更快速地帶領他們回家,其實他們錯了。不過,這也無礙,因為《奇蹟課程》本來就不是適合每個人的
……(40
白莎:你提到的那位阻撓我們好事的女子,便是個回頭走進你人生軌道的一例。你們好幾世都彼此認識,甚至有一世還結為連理。她那一世很年輕就過世了,你也因此而有些自責。
葛瑞:為什麼?
白莎:你殺了她。
葛瑞:哇。
41
白莎:這故事說來話長,其實也沒什麼好提的,有些懸而未決的衝突還梗在那兒就是了。這一世你出了一本膾炙人口的書,但她一見到此書,潛意識就起了反感。上一世,她是受害者,你是迫害者,這也算是一種平反,因為有好幾世你是受害者,而她是迫害者。當然,你曾有幾世是女兒身。人間故事就是這麼一回事。這一次,在你與她的關係中,輪到你當受害者。恭禧你了!問題是,這回你打算拿它怎麼辦?釋放它?還是繼續作繭自縛?你願意視自己「不是」受害者,為這場夢負起責任來嗎?還是你寧願把它當真而受困於此?
42
葛瑞:真是難纒。我不是指她,我指的是這件事。
白莎:當然,否則哪叫陷阱!你們兩人的軌道註定要交集。你可以利用你們這個關係為小我效命,或聽從聖靈的指引。如同J兄說的:
      註定要相遇的,就會相遇,因為他們的會晤,具有建立神聖關係的潛能。他們彼此間已為對方準備就緒了14
43
葛瑞:這個嘛,我殺害她的那一次會晤,肯定彼此都還沒為對方準備就緒。
白莎:其實在那之前,她在另一場夢中就殺害過你了,因此事情往往不似表面那般單純。但,你們對彼此做了什麼並不重要,關鍵在於,你們是怎麼看待對方的。你表面上的行動不過是你念頭的後果。你的所作所為只發生在夢中,因此它並非《奇蹟課程》的焦點所在。我們的焦點是這場夢的「肇因」,並設法化解。若真如J兄教導的,在實相內沒有程度、角度、間隔等觀念15,且層次只存在分裂之夢中,那麼這意味著,不論你做什麼,不外乎兩種選擇:每個寬恕之念都是一種愛的表達,而每個不寬恕的念頭無異於謀殺。見不見屍骨已無關緊要了。這地球上每天都在上演一幕幕不見屍骨的謀殺案,人們對彼此盡是不寬恕的念頭。J兄就斬丁截鐵地說:
      不愛人就等於害人。不愛人必是一種攻擊。16
44
葛瑞:因此,每個不愛人的念頭都是同一回事,沒有程度之別。然而,每個愛人的念頭也是如此。因此,奇蹟凡例的第一例才會說:
      全都能表達出愛的極致。17
45p.99
白莎:很好。你「知道」這一真理,葛瑞,但我們無法「代替」你操練。時常為之還不夠。當然,你在許多方面都有了長足的進步,只是,毫不例外地用在每個人、每件事上,乃是超脫此世的不二要法。若你記得這其實是你的潛藏信念,是你潛意識看待自己的方式,當初你為了擺脫這些信念而選擇轉嫁到她身上的,那麼你自會明瞭,當你寬恕時,你真正釋放的是你自己。因此《奇蹟課程》問道:
      他們豈會甘心承認自己的野蠻企圖正在傷害自己這一事實?18
46
葛瑞:我懂你意思,我會盡力的。我能了解你所說的某些功課比其他功課難修的原因,我也會盡可能記住,是我在更深的幻相層次中設了一個陷阱給自己去跳!我為了某個原因幻化出該名女子,跑到這兒上演了這齣戲,好把我的不平安歸咎到她身上。然而,一旦我不平安,無論它化身為何種形式,都是我自己決定不願寬恕所產生的後果了。但決定是可以改變的,我可以選擇認清真相:沒有一件事真的發生過,這只是場夢,而我正是那位夢者。如同《奇蹟課程》說的:
      上主之師的真正使命,便是認清自己在作夢19
47   【註:我仍餘怒猶存,不過,我知道白莎說得一點兒都沒錯。雖然我學了很多,也常常應用所學,但我並不是一遇到狀況都能使得上力。若我不能當機立斷,我就無法完成我的功課。我也知道,若我局部寬恕,我僅能得到局部的寬恕;唯有全面寬恕,我方能得到全面的寬恕。至於寬恕了什麼事件並無關緊要,無論是奇蹟圈裡門派的歧異或是其他任何寬恕機會。】
白莎:說得好!好了,我們談得太嚴肅了,說點有趣的事吧。
葛瑞:沒問題。亞當和夏娃正躺在伊甸園裡的一棵樹下。亞當看著夏娃說:「你知道嗎,我怎麼老是覺得這兒有一個寫書的好題材。」
白莎:鬼靈精,你打算又要講情色之事了吧。
葛瑞:這個嘛,白莎,說到情色之事,你什麼時候可以跟我來上一段?
白莎:嗯……「永無此可能」這個答案該讓你死心了吧?
葛瑞:你還是那麼高不可攀?
阿頓:老弟,你挑逗的那位可是我老婆的形相,即便她就是你。
葛瑞:抱歉,我忘了。要搞清楚誰是誰還真難。還好,實際上只有一個人,是吧。對了,白莎,你記不記得前一本書中有一回你是隻身前來。將來我們還有沒有那機會?
白莎:我們可以言歸正傳了嗎?
葛瑞:喔,好吧。你提到《奇蹟課程》絶對性的論點,我想「世界根本就不存在」也是其中一個,對吧?
白莎:對。所謂《奇蹟課程》絶對性的理論,指的是一個能明確闡示課程教導、畫龍點睛出課程要旨的觀念。假使世界根本就不存在,那麼就無可寬恕了;而且,能在所有事件、場合與你所見的人身上認出這個事實來,便是所謂更高層次的寬恕,因為你不是寬恕某人確確實實做過的某件事,而是認出他們什麼都沒做。因此,寬恕的其實是幻想出他們的自己。這一點很重要,少了這個分野,你便落入傳統式的寬恕,而那是無法化解小我的。
葛瑞:可以再說一個此類絶對性的觀念嗎?
(以下略)……

Categories: 奇蹟課程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reCAPTCHA and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Service ap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