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心靈最大的困擾
7.董桄福:你生於大陸,長在臺灣,定居美國,講學足跡遍及世界,在不同的地域,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社會,不同政體之間往返,一定深刻洞察人心。依你看來,現代人心靈最大的困擾是什麼?那種超越國度、種族、時空,困擾著人得到真正心靈自由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若水:世上所有的人對自己的生命都有一共通的感受,即是:總覺得自己有問題,人間沒有白吃的午餐,自己必須犧牲,付出代價才可能滿全自己的願望。不論你生在那個國家,或貧或富,人類生來就帶著一股「對自己不滿」的心理,這是心靈難以自由的真正理由。
當然,有人會說,人類對自己不滿,社會才會進步!這是小我想在人間打造天堂的一個藉口,我們不妨捫心自問一下,自知不善的人們經過多生多世的修補,找到真正的幸福或平安了嗎?學過一點心理學的人大概都能接受,人們最大的苦其實不是出自外界,而是出自自己的想法。

至於為什麼會有這種「自憎」的感覺?《奇蹟課程》有它自己的一套講法,不是三言兩語能在此說清的。讀者若有興趣,可以參考我的導讀書籍《創造奇蹟的課程》,或是「奇蹟研習DVD 」了。
 

【一個不好答的問題】
8.董桄福:你在中國大陸講了好幾場「寬恕心理學」,也就是「奇蹟課程研習班」了,從各地學員反映出來的情況看,你覺得現在大陸學員的內心裏最缺乏的是什麼?並說說原因。
若水:這個問題不好回答,因為來參加「寬恕研習」或「奇蹟研習」的學員,大多有一些心理學的背景,或受過傳統宗教或新時代的薰陶,才會找上《奇蹟課程》這麼難讀的書。他們的年齡大約在中年以下,沒有受到文革的苦,幸運地趕上了中國的開放與經濟發展。所以,從初步的接觸,我不覺得他們與國外的學生在心態上有何不同。反之,由於在中國,不容易接觸到《奇蹟課程》這類深度心靈學的資訊,他們一旦感到這套學說答覆了自己心中的疑難,他們學習的態度比外國學生還要認真。我看得出來,他們真的在尋找心靈的出路。
        我曾這樣問過自己:《奇蹟課程》這種高層次的心靈學,為何沒有降臨在世界的文明古國,如中國,印度或中東,卻來到美國這個年輕資淺的國家?甚至有位通靈朋友告訴我,亞洲人的意識型態還需要 一兩 年才可能接受《奇蹟課程》的理念。為什麼呢?只要環顧一下中國、印度,這些文明古國的人,人們仍在為溫飽而奮鬥,滿足最基本的物質需求,連心理學家馬斯洛所提到的心理需求都還不敢奢望,《奇蹟課程》對這群仍在打拼的亞洲人確實太高調了一點。
        然而,我在中國的講學經驗卻推翻了朋友的預言,我在三天研習中,把外國奇蹟學員修了好幾年都沒搞通的「奇蹟理念」講解給第一次接觸奇蹟理念的中國人聽,他們竟然聽得懂!有時我演講的對象,是一群沒上過一堂心理學的婆婆媽媽,只要我舉 一兩 個例子,他們也會露出會心的微笑。
        這是我最大的驚訝:他們竟然聽得懂我在說什麼(即使他們知其然而不知其所然)!這大概只能歸功於中華民族數千年的心性之學,儒釋道的精神遺產仍然深深埋藏在中國人的血液裏。
如果是針對一般的中國讀者,我可能會說,追求心靈成長的人最重要的是「自誠且自明」,能誠實地面對自己心裏的每個想法與感受。這在意識型態強烈的中國,比較不容易。
在我們的家庭或社會裏,天天被人灌輸:「你應該怎麼想」、「你應該有什麼感覺」,一個好孩子若要成為父母的好孩子或是社會的好公民,最好不要有獨特的想法或個人的感覺。慢慢地,放下自己的想法與感覺成了最安全的生存法則,久而久之,人與自己開始疏離。
今天在報上看到中國媒體找到了四川「勇敢」的女孩,唐沁。根據報導,這孩子被救出時,沒掉眼淚,甚至在腿上打鋼釘時都沒哭(註:這只是媒體報導而已,而中國媒體慣常會按照社會的期待去塑造英雄,所以,我存疑)。然而,媒體一不小心卻透露了一個細節,唐沁開始在夜半驚叫,堅持要搬到醫院外面的帳棚裏。
我讀了這篇報導,忍不住為這笑容燦爛的女孩歎息。上億的中國人把「堅強」的期待都投射在這個小女孩身上,她得把人心本有的恐懼以及倖存者的內疚壓得多深,才能為大家擠出那個笑容。
當一個人與自己的感覺切斷時,被壓抑的情緒便會四處亂竄,找尋出口,使得一個簡單的問題都可能變得剪不斷,理還亂的無頭公案。

我們若不習慣說出心裏的話,不敢接受自己的感覺,想要突破自我或尋回真我,還有一段路程要走。然而,我有信心,中國五千年「心學」的傳承,加上日益開放的社會,以及被照顧得無微不至的下一代,中國人會很快補修「心理」所需的功課而成長得很好的。
 

【談大國之殤四災震災】
9.董桄福:說到「寬恕」、「投射」、「一切都是我們的心投射出去的結果」,非常難理解。我們面對的現實又是這樣一種狀況:遭遇到越來越多的苦難。對了,說起苦難,這幾天因為四川發生了8.0級大地震,數萬人死亡,數百萬人流離失所,比地震本身更大的是「心靈」的地震,那種傷害難以癒合,全社會沉浸在悲痛中,一次真正的大國之殤,正需要心靈救治的人才和學問。《奇蹟課程》對這種大災之下受傷的心靈和倖存者心靈陰影的掃除,還原他們的正常生活有用嗎?這一套「寬恕之道」怎樣才能救助得了這些苦難中煎熬的人?
若水:這又是一個無法三言兩語答覆的問題,不是因為《奇蹟課程》沒有答覆,而是它的答覆「過於徹底」得讓人覺得與現實脫節。我說過,它要解的是人生在世最根本的「苦因」,而不只是“how to”解決某個災難所衍生的後果。它說:你根本不知道問題的前因後果以及背後的真相,你甚至連自己為什麼生氣或悲傷都不清楚,你怎麼解決問題?但你應留意,這問題究竟要傳遞給你這夢者什麼訊息,在這一點上,你大有可為。
然而,陷於失親或殘疾之痛的災民,此刻需要的是療傷與撫慰,而非聆聽一番人生大道理。真相,對一個身心受創的人,可能帶來二度傷害。
如今整個中國都在震驚與悲痛之中,更不是談靈性大道理的時機,災民急需食物、淨水、帳棚,以及醫療器具,國內外人士都在加班增產,向災民提供援助,全中國都在關愛聲中活起來了。這一現象與數十年前的唐山大地震簡直不可同日而語,中國處理危機的效率已經贏得國際間一致的贊許。
試想,令中國人驕傲的北京奧運,在中國激起的並不是愛,而是歷史的冤屈與仇外的憤怒。汶縣的地震,卻把中國人的愛心搖出來了。這是國殤嗎?它更可能是中國的新生,甚至復活。
但我們又不能不承認,物質性的援助,只救得了血肉之軀,真正在淌血的是那群倖存者的心。流離失所的人失去的不是一棟房子,灰飛煙滅的不是原有的破屋,而是他多年來打造的安全感;失去親人的人,不是再找個家庭就能恢復正常生活的。他們的餘生都會籠罩在「倖存者的罪惡感」下:「如果我當初…….」、「別人的孩子活下來了,我的孩子卻無法倖免,我造了什麼孽?」。
這一震,確實如你說的,會震出長遠的心理問題。只是,「心理學」在中國仍是新興之學,社會大眾對「壓抑」與「投射」的觀念極其陌生,一遇到大災難,習慣用壓抑的方式,用口號來鼓舞,設法遮掩人生註定是以悲劇收場的無情真相。
在今年「寬恕研習會」的最後一天,有幾位從事心理工作的學員已經準備好直赴災區,臨行前,向我們請教如何才能真正幫助災區的難民。我的同事 王敬偉 老師這樣叮嚀他們:
你說什麼都好,就是千萬別拍他們的肩膀,叫他們「堅強」。因為這一關懷的手勢暗示他們應該吞回欲落的眼淚,壓下刺心的痛,更不要流露那即將爆發的恐懼、內疚與怨憤。
是的,沒有人能夠給另一個人力量的,力量必須由他自己內心生出,受苦之人若忙著壓制自己的情緒,他的力量也會跟他的情緒一起壓下去了。
如果研習學員對「小我的受害者戲碼」有了一些認知,就不會害怕接受災民的情緒。試著給他一個安全的空間,讓他把梗在心中、埋在肚子裏的痛發洩出來。學員在這三天的研習中已經看到,當壓抑的情緒找到安全出口之後,這人心中會突然呈現片刻的清明,而看到他以前無法看出的真相,冥冥中也會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了。
只有出自他自己的領悟,才能給他力量,心理工作人員需要學習「無畏的聆聽」,陪伴他找回自己的力量,而不是告訴他:「不要難過,應該堅強!」
我們知道中國人很不習慣面對情緒,這並不表示中國人沒有情緒,我們只要翻開報紙,就會被許多駭人聽聞的暴力新聞而嚇倒。正因為我們沒有提供他們健康地紓發情緒的管道,隱忍的結果是:不發則已,一發便不可收拾。
        以上的建議,只是提出一些心理治療的「普通常識」,還沒涉及「心靈」的層次。我說了,對受創的心靈來說,「自性圓滿」的大道理都是白講。然而,當這問題是由你這位心理工作者提出時,我覺得自己有責任答覆一下。下面的分享,只是針對奇蹟學員以及心理工作者而說的,你若計畫刊登在一般雜誌上,請刪除我下面的反問。
我前面說過,《奇蹟課程》是另一條路,它看世間種種都是人心幻化的一場夢,它要解決的不是夢中受苦的影子,而是你這位夢者。它的目的不是教你去救「別人」,它唯一能救的是決心學習這一部課程的「你」。如果它能讓你的心靈更清明一點,人類的大夢才有真正的轉機。
首先,我們不妨自問:為什麼大家對四川的地震與傷亡這麼「驚訝」?好像這事不該發生似的。苦,乃是世界與人間的特質,人類身體天天都在上演「生老病死」的戲,大自然在演「春生秋殺」的戲,地球在演「成住壞空」的戲。地球的每一角落輪流發生地震、海嘯、火山爆發等事件,地球在做它千百萬年以來一直在做的事情,這次,為何激得你如此震驚?只因此事「離家太近」(too close to home)!不容你迴避,打破了你自以為活在一個「身體不該生病,地球沒有天災,愛人不能離開我」的幻夢?
即使我們口中不斷抗議:「怎麼會這麼慘?怎麼可以發生這種事情?」其實我們心裏明白,這類災難不只常常發生,遲早還會落在自己頭上,這一威脅才是人們驚駭的真正原因。
世界本來就是修補不了的一個破洞,小我卻設法遮掩這一真相,要我們相信,人定勝天,世界會更好,我們應該生生世世地在此努力「修補」下去。
奇蹟課程》並不鼓勵我們放棄世界(因為只要是我們認同小我的思想體系,我們就逃離不開這樣的世界),它只是教我們一套方法,讓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中,卻不受世界的傷害,把舊有的噩夢轉為一場美夢。那麼出現於你夢中的人,日子一定也好過多了。
其次,你目前看到的是四川出了問題,災民需要救助。真的嗎?不要被外在的「現象」所迷惑了。你是一位心理工作者,你一定明白,一個家裏若有某個孩子出了嚴重狀況,或是憂鬱症,或是暴力,甚至有自殺傾向,他的苦絕不會只是他個人的痛,而是家裏的大人不敢面對而壓抑下去的問題。這壓抑下去的苦,會在家庭成員中找宣洩的出口,而通常,個性比較敏感的孩子成了宣洩的管道。
如果你真能看到這一點,你對災民不是憐憫或施捨,而是尊敬與感謝。你若有這樣的心懷,我相信不論你以哪一種形式去協助,都會帶來最好的結果。
中國近百年來經過多少戰亂,人心壓抑下去多少說不出的苦。如今,全中國都在拼經濟,多少農民離鄉背井,在都市中流離失所的遊民,何止百萬,多少人性尊嚴被踐踏?誰顧得了誰?多年的災難已經麻痹了人心,把苦視為每一個理當付出的代價。只有汶縣這類末世性災難才能喚醒人心,震出人性的大愛。
我只希望這個愛心被喚醒之後,它所惠及的不只是四川的災民,它讓你看到就在自己城鎮裏晃蕩的外鄉人也缺少帳棚,街頭的遊民也在喝污水,你知道你可以做什麼了。
最後,你問《奇蹟課程》能否掃除倖存者的心靈陰影,讓他們回歸正常的生活?這種仁心是可佩的,但我還是得殺一下風景,有多少父母消除得了自己的孩子心理的陰影嗎?你可曾讓隔壁的鄰居回歸正常的生活?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理設定」(mind set),除非他自己決定改變,沒有一個人能改變別人。我們通常連自己最愛的親人都愛莫能助,我們有什麼理由相信自己能夠解救素不相識的陌生人?
奇蹟課程》一再提醒我們:「你無法給出你自己沒有的東西。」你若要拿走災民的恐懼,你必須同時在心理去找出自己的平安,別人才可能感受得到平安。你若要給予富裕,你要感受到自己的富裕,再給出去,別人才會受惠。你若要災民堅強地活下去,你必須在自己內先經驗到生命的活力。
在此前提下,你對四川的賑災活動有了一層新領悟,那可能是老天給你的一個機會,喚醒你的愛,催促你去學習寬恕。你若決定去災區服務的話,請記得,你是為自己的成長與學習而去的。
你與災民唯一的不同處,只是他們的咎與懼已經「外顯」,你的還藏在潛意識下。你這次前去,不是同情他們,也非拯救他們,而是與他們一起尋求治癒。你只是聆聽,陪伴,信任他們心中也有你想要活下去的力量。你不知道他們何時才會走出地震的陰影,你沒有權利為他們訂一個「恢復正常的時間表」,他們也沒有責任為了讓你好受一點而活下去。你唯一能做的,只是為「生命」作見證,讓一個失去一切、失去希望的人,在你身上看到「這個生命還是值得活下去的」。
你的心若獲得某種治癒,你放心,他人一定同時感受到那股力量的,即使你不提任何「寬恕」、「奇蹟」的字眼,你已經在學習《奇蹟課程》的真寬恕了。
好了,應該在此告一段落了。我知道你後面還有二十多條問題,留待後緣吧!

  •  
  •  
  •  
  •  
  •  
Categories: 奇蹟課程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