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與奇蹟對話.Ken訪談實錄(三之一)

提交者: 奇蹟課程中文部 日期: 2008/9/7 8:51:48 閱讀: 87

作者:王敬偉

摘要: 就像在練習手冊365課結束時,它說這個課程是一個開始,而非結束,讓你的老師跟著你。所以在練習手冊或三天工作坊完成時,你在往後的人生中去實踐。你學到了你的心靈是分裂的,也就是你有妄心、正心、以及一個作抉擇的部分可供選擇,這給他們一個在往後的人生中可以使用的工具。


 

作者概況: 王敬偉

王敬偉,台灣心理諮商師、培訓師,美國【舊金山州立大學企管碩士,美國NGH 認證催眠治療師、PET 溝通效能講師。帶領多個成長團體及工作坊,如:完形治療團體、自我探索覺察工作坊、情緒釋放工作坊、奇蹟課程研習營等等。現致力於《寬恕心理學》的實踐、研究及發展。

心理與奇蹟對話.Ken訪談實錄(三之一)

緣起:

今年五月廣州昆明奇蹟研習之後,也就是將心理活動加入研習兩年以來,若水和我都很認同活動的幫助和效果。

但是,由於三天中又要講理論,又要進行活動,時間有限,我們對活動要進行到什麼程度拿捏不易,有時也非我們可以掌控。

由於活動中有些進入比較深的學員需要較長的時間來平復情緒,由此又延伸出一些有待進一步釐清的問題,如:心理治療在研習中適當的定位及規模,以及如何讓活動與奇蹟課程更緊密地貼合。

有鑑於此,若水遂有就教於Ken Wapnick的想法。這剛好也是我多年來的心願,幾年前我開始聽Ken的教學錄音時,對Ken能很細微地看到一些小我的伎倆嘆為觀止,例如他說有些人同時修奇蹟與其他靈修法門,此舉背後可能隱含了小我對奇蹟的抗拒。

現在,或許是時機成熟,在今年78日 ,我趁參加兒子大學新生訓練之便,前往南加州拜訪Ken

以下是這次訪談的紀錄:

敬偉:很抱歉,我們有些算是嚴肅的問題…(註一)

Ken :沒有關係。

敬偉:首先,我們有多少時間?

Ken :一個小時,可以嗎?

敬偉:至少要一個小時,因為有些重要的問題,我想知道你的意見。也許若水已經告訴你,我們在大陸有帶一些工作坊…

Ken :若水有大概地告訴過我。不過,你可以先說說你們在大陸實作的情況,這樣可以幫助我了解。

敬偉:一開始,有人要求在研習中加入「解凍遊戲」之類的活動,我們是這樣開始的。我們去大陸的時候,因為當地有一些限制…

Ken :你們的工作坊是在大陸嗎?不是在台灣?

敬偉:一開始在台灣…

Ken :然後現在工作坊是在大陸?

敬偉:大部份是,在大陸我們不能談論上主或聖靈,所以我們用寬恕心理學這個名稱。也因此,若水將心理學的部份整合進來…

Ken :敬偉,你的背景是心理學嗎?

敬偉:心理輔導和企業管理,企業管理是三十多歲時拿的學位。若水想要作一些活動,其實那些練習本來就有,但原本是讓學員用書寫的方式靜態進行,例如「你對人生的信念是什麼」、「你最害怕的批判是什麼」……我把它變成類似心理劇的活動,請人來扮演(說明穿越批判的活動的進行方式)…

Ken :在大陸你們怎們稱呼聖靈,用什麼名稱?

敬偉:一開始我們用內在智慧、大我,後來我們用聖靈。

Ken :後來你們把聖靈帶進來。

敬偉:對,當然在作這些活動的時候有些人會很情緒化,這只是過程的一部份。這個是大概最強烈的活動。另外,在一階裡,我們作四角寬恕的活動(說明活動的第一階段進行方式)

Ken :這個理念是讓人接觸他的小我,內疚、批判?

敬偉:對對。(繼續說明第二及第三階段進行方式)這個理念是穿越小我,看小我在作甚麼,然後可以另外一個立場來看我們在想什麼。基本上,這就是這些活動的主題。

Ken :你會被質疑的是什麼呢?這是一天的工作坊嗎?

敬偉:三天。

Ken :然後呢?當人們打開以後,有後續的工作坊嗎?當人們經歷了很震憾、戲劇化,或者創傷性的經驗之後,工作坊結束了,他們回到生活中,但無法整合這個經驗。你們有碰到這樣的情形嗎?有這個問題嗎?

敬偉:嗯…也許,如果有副作用的話,他們也不會告訴我。所以我所聽到的大部份是正面的。我想從你這裡得到的幫助是:當人們打開之後,他們會處在一種狀態,可以接受話語進入心中,你可以想一些適合在這樣的時候說的話嗎?譬如說「這不是你的錯」

Ken :「你被寬恕了」?

敬偉:對對對,正是。

(Ken 接電話)

敬偉:抱歉,我一來這就丟給你這麼多東西。

Ken :沒有關係。你想問的是,當人們體驗到被寬恕的時候,要對他們說什麼嗎?

敬偉:對,當他們看到發生了什麼事…

Ken :關鍵在於,這樣的方式能幫他們經驗並了解心靈的分裂。

任何可以幫助人們接觸他們小我、妄心、正心,以及他們實際上可以作選擇,都是很有幫助的。

當他們被自恨內疚等等壓倒後,有一個被寬恕的經驗。這告訴他們永遠都有選擇:他們可以選擇抓住內疚,投射內疚,就是我對你生氣,我批判你,你批判我;或者他們也可以選擇放下,看清在我內有小我的思想體系(攻擊),以及聖靈的思想體系(寬恕)這兩者可供選擇。

有這樣經驗的人,你可以要他們作的是,把這樣的經驗運用在往後的人生中。

所以一週、兩週、一個月之後,當他們被舊有的小我思想誘惑時,他們會記得曾經在工作坊中有過這樣的經驗:我可以作不同的選擇,這會很有有幫助。

就像在練習手冊365課結束時,它說這個課程是一個開始,而非結束,讓你的老師跟著你。所以在練習手冊或三天工作坊完成時,你在往後的人生中去實踐。你學到了你的心靈是分裂的,也就是你有妄心、正心、以及一個作抉擇的部分可供選擇,這給他們一個在往後的人生中可以使用的工具。(待續……)

註一:在先前和Ken聯絡的e-mail中,他說他比較喜歡「不嚴肅」的問題,我回覆說我也是,這樣我們可以輕鬆一點。後來我和若水討論,認為這次訪談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又只有一小時,還是要把握來問一些重要的問題。

  •  
  •  
  •  
  •  
  •  
Categories: 奇蹟課程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