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若水

 

當我在讀練習手冊後半部的時候,總是覺得愈到後面講的愈深,應該要進入圓滿,神聖與天人合一之境才對。可是每一次讀到後面,就會突然冒出一些突兀的句子來。明明正在講我跟神的關係,我跟「那一位」的關係,我跟聖靈的關係,我跟天音的關係,可是突然就冒出「你的弟兄」,你和你的弟兄怎樣怎樣的。怎麼到最後,還在講「形下」的這一面。
例如247課,今天我就要透過他們向你致敬,如此,我才可能在這一天認出我的自性。」(新譯)。再隨手一翻,335除了著眼於弟兄的無罪本質以外,還有什麼足以恢復我對祢的記憶?在他內,我會找到我的自性;在祢聖子內,我也會找回對祢的記憶。

明明是我要記起祂來,我要回到天人合一之境,可是他卻講說,除了看出弟兄的無罪本質之外,我沒有其他方式,沒有其他路途,可以讓我恢復原來圓滿境界的記憶。只有在內,我才能找到我的自性,也只有在內,我才能找到我對祢的記憶。
可見,奇蹟課程跟其他課程不同的地方是,它絕不避開人世(我們這一群人), 我們與人的關係是最關鍵的一環,回家必須經過的途徑。
可是我們進入奇蹟研習三階以後,我就開始強調,要跟聖靈連線,否則你再努力也是愈修愈辛苦,你會發覺,忙了半天你並沒有真的寬恕任何人。
就算偶爾好像有些奇蹟,有些經驗,讓你覺得有些突破,過不了多久,原來的問題又復發了。在那個情況發生的時候,你情緒發生的時候,好像跟之前的都沒什麼兩樣,覺得自己好像白修了似的。所以我們才開始強調,要和聖靈連線,沒有祂,我們根本沒辦法真正的寬恕,或化解 undo
可是奇蹟課程又告訴我們,人際關係上,我們若不能真正寬恕的話,我們是不可能聽到聖靈的聲音的。
這下豈不陷入了一個惡性循環:沒有祂,我們沒有辦法真正寬恕;如果我們沒有寬恕,我們永遠聽不到祂,永遠感覺不到祂的存在。我們究竟該怎麼辦?
這就是小我劇本的厲害,它編的盡是內在矛盾的劇,讓我們永遠回不了家,永遠在這個世界打轉,這叫輪迴。我們可以說,輪迴就是一次又一次的來到人間,處理老問題。而一個輪迴,就是一個惡性循環:你跟你的靈性沒辦法連線,所以你不能夠真正寬恕,你不能真正寬恕,那你就發揮不了你的靈性,你就更回不了家。真的是一個惡性的輪迴。
我們該怎麼做?奇蹟課程其實講的非常清楚:它分成兩路,一個是心態,一個是行動。我們下手的地方一定是橫向的,因為我們已經在身體裡,已經在這個人間,我們眼睛看到的都是有形的東西,都是看到別人的錯,都是看到這個世界的混亂,看到生命的無常。所以我們要做的一定是從橫向的,有形的那一層面。可是它又講,你的著眼點千萬不能放在這個層面,你的著眼點要放在縱向的:就是你跟聖靈,你跟圓滿自性的關係。
例如我跟一個人起了衝突,我要去寬恕他的時候,你的眼光若放在你們的人際關係上,你一定寬恕不下去,因為他的動作,每一個表情,都讓你寬恕不了。你看到的都是他的錯,他的恨。所以,你若要寬恕,你面對他的時候,你的眼光是要往上,是看到你圓滿的自性。你也要透過他這個有形的動作之下,看到他也和你一樣,也是有往上的層次,完美的靈性一樣存於他內。
這樣子,一個善性、良性的循環就開始了。如果說我還寬恕不出來的時候,表示我對我自己圓滿的力量體會還不夠,因著自己沒辦法寬恕而難過而求助的時候,我就開始強化我自己心靈裡面,那個圓滿的力量。
我與祂連線,至少表達了我的願心,願意再寬恕久一點,寬恕多一點。用有形象的話來形容,就是我願意多寬恕一點。雖然我的寬恕不是很圓滿,我跟我靈性的結合也不是很圓滿,可是就在這來來回回的求助,做了不滿意再回來求助,在這樣的一個循環當中,其實你的打轉是不斷地往上升,是上旋式的。如果沒有的話,就是每況愈下的惡性循環。
所以奇蹟課程教的,就是怎麼樣協調日常現實與生命實相兩種層次。我們的著手點永遠是最具體的,現實生活上發生了「什麼事」,本身不重要的,即使是非常世俗,甚至於非常醜陋的人際糾紛,都一樣。可是我們真正要下功夫的,眼光要放的地方,是「祂」會怎麼看,我該怎麼和祂求助,我相不相信祂的力量在我內,我相不相信其實祂就是我的力量……,就這樣-我把祂拉到眼前的俗事中,因著我與祂的encounter(相遇,會晤),這事件的意義與目的就完全不同了。我的眼光也不會去看「我寬恕了,究竟對方高興一點沒有」。
我們常聽朋友分享:「當我心裡已經放下的時候,耶?奇怪?他就變了。」可我要問的是:「他變了,那你變了沒有?」
你今天是因為他生氣了,你不能不退一步想「喔,我可能講錯話了」,趕緊亡羊補牢,求助,寬恕,以後要小心一點等等。從事件的層面來看,對方確實因為你不跟他一般計較,態度轉好了。可是,我們要問的是,當初你刺到他時,你為何會說那一句話?為何有那個表情或作出某個動作,而讓他感覺受到傷害。
最後你會抓出自己心內的「始作俑者」,那個「怕受傷害的你」。所以你在求助的時候,不是化解他的憤怒,而是借著他的憤怒,看到自己內心已經隱藏了憤怒,才會忍不住講出那一句話。於是你知道,需要寬恕的是自己,你所做的一切行為,其實都不是故意要傷對方,其實是要保護自己。
這時候你就會自問,為什麼圓滿的靈性會害怕別人傷害你,為什麼你要保護你自己?你看到了自己內在的一個錯誤信念,認為你自己很脆弱的心態。這個時候,就在你最脆弱的那一點,你和聖靈會晤了。
那時你要undo的,不是undo對方的憤怒,而是undo你對自己的沒有信心。
你不相信你的圓滿無缺,不相信自己的百害不侵,你覺得人間不公平,這是我們每一個人共有的感受。你覺得人家沒有按照你認為應該公平的方式待自己,你付出了這麼多,別人都不了解。從這種unfairly treated的感覺,我們看到了小我的根。奇蹟課程要修的,是這個根,而不是要把你跟他的關係修好,不是讓他能夠更喜歡你,而是「你為什麼怕?」
一切的攻擊都是出自於自我保護,自我保護的下面,肯定了你的脆弱,如果你能夠找到自己究竟在怕什麼的時候,你就找到了小我的核心。以後不論你是跟弟兄生了糾紛,或事業上起了糾紛,或金錢上的壓力,你都會看到,那些打擊其實都打到你同樣一個脆弱點上。以後,不論發生什麼事情,你不再東修一點,西修一點,好像永遠都寬恕不完;問題層出不窮,好像永遠都處理不了。你會發覺,無論在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都打到了同樣一個節骨眼上,你才會生氣難過。那麼你每一次解決一個問題,就是在undo那個結。
日後,即使類似的事情又發生了,你會發現自己的感覺變了,你裡面開始有力量了。因為你一直在看問題下面的癥結,也一直在求助,你一直在滋養療癒那脆弱的一點,這才是根本的解決之道。
所以,我們又回到一個循環理論:我們若沒有弟兄這個有形的反照,我們看不到自己潛意識的問題;然而當我們看到問題,若看不到我們內在聖靈臨在的力量,我們也解決不了。
因此,要undo的話,必須同時並進。橫向和縱向的同時下手,嘴巴上好像是和橫向的人講話,其實你心裡是在和縱向的那個靈性講話,請祂給你力量,請祂告訴你現在該講什麼話,當橫向縱向在你心裡一結合的時候,它所發生的變化,才是真正的奇蹟。因為他和你同時得到了修正。
如果日常生活中每一事件都幫你引回同樣一個點上,修行便有了一個著力點。你不會感覺到,每天東修西修,今天這個問題從這裡出來,明天問題又從另一邊竄出來,每次竄出來都好像是新的問題一樣似的。不會的,每次問題出來,你都會發現是老問題,而因為你已經試過七八次,甚至十幾次了,所以很知道怎麼樣去處理它。
這種修法,一定會愈來愈輕鬆,因為沒有一個問題的外相蒙蔽得了你的眼睛,你知道那是一個「老朋友」,是你的一個老痛點。就在那個痛點裡,你發現那位道友一直在那裡,祂顯得如此真實(不再是遠在天邊的神明)。你也知道該怎麼處理,所謂的智慧就在這兒出現了。

 

  •  
  •  
  •  
  •  
  •  
Categories: 奇蹟課程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