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畔的岳王廟~~

每回我從附近的奇蹟讀書會回來,心中都蠻有感受。雖然參加這讀書會的人都已經讀了一二十年,而且是一本正經一課一課的在練習,可是我總覺得我們好像在談兩本完全不同的書,每次我想跟他們分享那些小我,和非常深度的觀照時,可以看出他們臉上的迷惑。他們對奇蹟課程的了解,大部份都還是保留在新時代的那種層次,也就是要交託給聖靈,用寬恕來得奇蹟等等。

我有一個朋友,她一直在跟自己的家庭,跟孫子、孫女、孩子們之間有衝突;幾乎每個禮拜都有新的情節。上個禮拜的情節是,她看她的孫子吃飯,不安心,到處跑著吃飯,很沒有規矩,又覺得她的女兒沒有盡到責任,讓自己覺得很不舒服。

然後她又用奇蹟課程的說法「耶?她們不吃飯,與我何干?」自己不舒服,就覺得「這個規矩也不是那麼重要,我應該了解他們本來就是上主之子……」,這種奇蹟課程的話來說服自己。

有時候,我會幫她問進去:當我們覺得規矩很重要的時候,這規矩,一定有什麼價值,這規矩究竟有什麼重要性?而人家不遵守這規矩時,她真正的感覺是什麼?她每次被我一問,就楞在那裡了,然後,就「喔!我知道,要用不同的角度去看」這是奇蹟課程的話沒錯。

但是,用不同的角度去看,究竟是哪裡不同,怎麼個不同?小我可以化身成中我大我,還有超我,很多的我。她所謂的不同,可以有很多個角度。比如說妳認為都是他們的錯,那我幹嘛用這個規矩來要求他們,然後就變成了妳的錯。這個不同的角度,並沒有解決問題,只是用奇蹟課程的一句話,把它罩過去了。這個不同,究竟在哪裡,要更具體一點。

問了以後,當然我們又去聊其他的事情了,聊到後來,她就說「啊,我要講,我就是忘了交託給聖靈,下次我一定要問聖靈,問祂我究竟該怎麼樣跟我小孩講話。」

這是一般人的答覆,我當然也不好意思再講。但心中不禁想說:其實,不重要的問題,我們都會交託給聖靈,或者問聖靈。但真正重要的問題,我們老是忘了。那些最關鍵的問題,或是跟親密關係有關的問題,該問的時候我們常常忘掉了,反而不太重要的事情我們都記得。這表示,我們根本不想聽真正的答案。

大家都很喜歡講「交託給聖靈」這句話,我的朋友就一直講說「這對我很有用啊,我會感覺到,當我交託給聖靈的時候,我根本不需要去分析黑暗(這又是奇蹟課程的話),我就會 feel better,我的心就會比較 peaceful 」。

說實話,自己扛著一個爛攤子,當然很累,把它交出去,因著她的信心,她會輕鬆一點。可是,奇蹟課程的功用若只是讓她 feel better,讓她覺得好一點的話,說實在話,不必修奇蹟課程,她心裡煩惱的時候,去吃顆止痛藥,去看場好電影,去院子裡散步,都會讓她 feel better 。

奇蹟課程是不是真的就是讓我們 feel better 就夠了?我想起一個比喻,奇蹟課程是一把絕世奇寶尚方寶劍,它能夠削鐵如泥,這個寶劍是擷取天地精華,慢慢鍛鍊起來的,所以那個功能可大的了,不僅削鐵如泥,甚至只要劍光一掃過去,就有致人於死地的效果。可是這尚方寶劍,我們也能拿回家去砍柴,我們甚至可以拿尚方寶劍來削鉛筆。

我看到她們這樣用奇蹟課程,讓自己 feel better,一有問題,就「趕快寬恕,趕快 see it differently」,怎麼樣個 differently,怎麼樣個不同的想法也不用去追問,然後,就感到好受一點,這也是奇蹟課程的一個效用。

可這就好像拿尚方寶劍來削鉛筆,有點可惜了。因為這尚方寶劍要砍的,是我們的輪迴之根,是我們所有煩惱的根源。

不只是這次被孫子氣了,跟兒子對立了,或跟先生吵架不講話了,或者是被經濟壓著喘不過氣來,它要削的是所有的煩惱之根。

當然你還是可以拿來削鉛筆,只是你若拿它來削鉛筆,只是拿它來 feel better 的話,就會一直看到一兩句話,覺得這簡直是不搭調,怎麼會講這樣子的話。因為這尚方寶劍還有其他的功能,這個功能一不小心,就會割到你的手。

例如它跟你說,你不要再講寬恕了,你的寬恕只是想要致弟兄於死地。寬恕怎麼會致弟兄於死地?它還講「你怎麼會想要追求愛?其實你怕愛怕的要死。」它常常講這種斷輪迴之根很深的真言,可是如果你只是想用奇蹟課程,讓自己 feel better,那麼,你就會覺得有很多地方刺到你。

所以我常講,奇蹟課程是一個很厲害的武器,是針對小我的一個武器。在身心上受到很大創傷,或正在很大創傷下的人,需要的是一些新時代的撫慰,如果立刻去讀奇蹟課程,而且還真的讀進去的話,可能會刺激你,讓你更消沈。並不是說沒有用,一定有用,只是它會有一個很大的副作用,因為它的副作用,會讓小我感到受不了。
(待續)

  •  
  •  
  •  
  •  
  •  
Categories: 奇蹟課程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