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一景~~~
許多學員在學習交託給聖靈的時候,他真的會感覺到好像那個心頭的重擔放下來了,他覺得這就是一個奇蹟。

當小我給我們製造了一個問題後,它會讓我們受苦,當苦來的時候,知道有個退路,我們把它交託出來,這不過是讓我們「逃過一劫」,並沒有從根本治癒問題發生的起源。你只是躲過了苦果,別人為了這件事,可能要生氣三天,你只氣了五分鐘,就「喔?我怎麼那麼笨。我要把它交出去。」所以你只是躲的快,而奇蹟課程確實發生了效用。

那麼,這個算是奇蹟嗎?其實按照奇蹟課程嚴格的標準來講,這是 magic。為什麼?你交給聖靈,應該是屬於靈的層次,怎麼可能是 magic?

這樣的交給聖靈,跟你說頭痛難過時,妳去看電影、吃止痛藥一樣,只是在果的層次上,減輕了它的作用而已。當初問題是你造出來的,是因某種心念而成的,你沒有去碰、去解除那個心念,只是用一種更高明的方法,用一個仁慈的方法,把這個問題推出去了,解除了它的危機,其實這就是 magic。

像我朋友在分享的,她每次問題發生後,就用奇蹟課程的話來說服自己,讓自己不要再繼續下去。可是很奇怪的,幾乎每個禮拜,她同樣的故事都有新情節,而這情節都是相當緊張刺激,她女兒的先生,好像是中東人跟恐怖組織有關,或她們的小孩子,後來分離了,她們在爭取小孩的監護權,每天都有很多精彩的情節,每件事對她衝擊都非常大。如果事情不斷捲土重來,那不叫做 miracle,可是,也可以說它有很多 miraculous 的效果,好像 magical 的效果。

你們知道天主教裡面,常常用奇蹟來鑑定聖人,他們所謂奇蹟的鑑定就是說,如果你去路德聖母院喝聖水,而你的癌症好了,他們一定要長期追蹤。如果你一年以後又犯了的話,那不是奇蹟,三年以後又犯了也不是奇蹟,他們一定要確認這個人身心徹底改變,身體沒有毛病,心理上也開始對神有一種很虔誠的信仰,通常要經過幾十年,教會才會欽定這是一個奇蹟。

我想,這也是因為宗教常碰到很多這種奇蹟的事情,所以他們非常有經驗,知道很多這種潛意識的戲劇化結果,未必稱得上是奇蹟。

奇蹟課程也說,如果真的根治,就算這個問題再度發生,可是它不會再刺激到你,你不會再跟它共舞,不會跳入他們的劇本裡面,當作一回事。小我還是可以用奇蹟課程的話「我要交給聖靈」「我要 see it differently」「用不同的角度來看」。我覺得,這叫做空話。小我的心結相當具體,你只是用個小我去罩它,解決不了它的問題。改變的念頭,可以從怪別人,改成怪自己,或改成我什麼事都不去想它,不論你怎麼樣,都還可能在小我的圈子裡,可是對你卻會有不同的影響。

什麼叫做 miracle ?在把你身心改變了以後,你是借著這件事,你看到自己是怎麼樣的抗拒愛,你是怎麼樣在為自己定罪,你是怎麼樣在投射,如果當你看到這點,而把正在做的事交給聖靈,那一剎那,聖靈的愛會馬上進來,你會體驗到你和神之間的連結,你和上主之間的連結,你的恐懼自然而然就會消失。你不再強迫自己接受事實,而是看到你認為的那個事實,真的沒有什麼,它在演它的戲,只是你原本認定那個戲會對他們造成多麼大的後果。

所以,如果是miracle,它改變的不是這件事,不是你的病治好了,不是你小孩的問題解決了,而是你不擔心了,但不是說你不管它。

我的朋友在分享時,就說她們想盡辦法跳進兒女的劇本裡幫助他們,結果女兒幾乎要跟她們斷絕關係,搞冷戰,有問題也不找她,到最後警察都已經快上門了才找她,她才趕快跳過去。她知道她們的幫忙並沒有得到效果,可是她們不知道小我在演什麼戲。

我跟她們互動的時候,我會發覺不論我講的多麼有道理或清晰,我感覺的到,她們感覺非常的迷惑,她們感覺到好像對,可是她們聽不懂。這個時候我就知道,即使讀了十多年奇蹟課程的人,奇蹟課程說,你唯一要做的就是 look within,往裡面看去。我覺得她們往裡面看的時候,我可以感覺到,看到裡面是這麼恐怖的事情,所以她們馬上就逃到聖靈那裡,就是不願意去看。

這讓我學會了,我平常在跟華人讀者答覆問題的時候,尤其是在網站上或在線上答覆問題的時候,我看不到她們的臉,我以為她們懂了,其實沒有,我們裡面,根本沒辦法聽進去。所以,我在這個讀書會裡面,我最大的學習就是看到我們對奇蹟課程所講的話的抗拒,而且我也敏感的看到,當我看到這抗拒的時候,我要隨時撤軍,我不能再往前逼問,逼問就算把她講的無話可說,她也不會吸收進去,只是增加更大的恐懼。

在演講的時候,我會把道理講清,可是在讀書會裡,我隨時準備撤退。

這個覺知,對我非常重要,也幫助我自己去理解,當我在分享陰暗面的時候,是我自己還需要再走這一道。當我在分享陰暗的時候,她們都會很幫我打抱不平,認為我很好啊,我沒有這樣子啊。但是,當我看到陰暗的時候,我是看到光明才敢分享我自己的陰暗。可是這對她們來講,還是太大的挑戰。

聖靈的確有無限的耐心,我一方面看到原來小我的牴制是這麼的大,自己要更謹慎小我的種種把戲。在讀書會裡,我還不斷學習到,她們不需要修這個,我只講給我自己聽,我隨時準備打住,隨時去肯定她們現在所做的這一切…等等。

可是,對華人奇蹟讀者,我們則是一開始就把 Ken Wapnick 那種最深刻的,心理分析的有關的層次,就傳遞給台灣和中國大陸的讀者。

我是覺得,我們比較容易敢去往裡面看,反而是西方讀書會的人,有不少只是在奇蹟課程裡面尋得很大的安慰與支持,這也很好,這就是她們學習的路程,所以我在其中也開始學習,就像上主對我的耐心,我也應該學習對自己的耐心,我也應該投射在我對朋友的耐心身上。

 
 

  •  
  •  
  •  
  •  
  •  
Categories: 奇蹟課程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