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J 兄扮演的角色(第一問)
 
如果沒有一隻溫柔而且充滿愛的手,帶領著我們穿越罪疚的迷霧,我們不可能走過那一座蒼涼虛無的橋。J兄在練習手冊裡說:
 
用你喜歡的任何方式,試著穿越那些烏雲吧!倘若對你有幫助,你不妨觀想我牽著你的手引領著你前進。我向你保證,這絕不是無謂的空想而已。(W-pI.70.9:2-4)
 
在這裡,你與J兄牽手同行,好比手持一盞燈,探索心靈的陰暗之處…
 
…你的特殊關係就是你課程的題材。J兄不是在課堂裡用教科書照本宣科的老師。他要“你”提供上課的素材 –也就是你的生活他會從那兒下手…
 
…說不定你今天要面對一個很難的課題。可能是早上跟醫生有約,要看一份可以決定生死的檢驗報告。也可能要跟老闆開會,他也許會對你讚譽有加,給你加薪;也可能決定開除你…只要跟著新老師,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會學到東西,而使得今天變成一個好日子。
 
《第一問》
 
問:「你謀殺了上主」,這是個很難理解的信念…如果你真的承認「你在這個世界上看到的劊子手其實就是你自己」…那時候你該怎麼做?
 
答:什麼也不做…在無明之初,當我們身為同一位聖子時,都曾經因為祂沒有滿足我的要求而謀害上主。我們在心理上吞噬祂…
 
…你根本不需要去理解或是處理當初想要殺害上主的「無明ㄧ念」。你只要了解,自己有多想除去那些跟你一起生活、工作、長大的人,就夠了…
 
…總而言之:我並不需要和上主打交道,只需要跟「你」混就行了。如果我可以藉著J兄的幫助,化解我和你之間的特殊關係不論是特殊的恨或是特殊的愛,那麼我就等於化解了橫亙於我和上主之間的所有干擾。
 
我們如果腳踏實地的操練奇蹟課程,細細推敲的話,一定會意識到,自己的小我是何等恐怖。那時你會面對一個很大的誘惑,就是轉身、逃離它。請你千萬試著克制這個衝動!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和 J 兄建立關係的原因。因為…
 
奇蹟課程最困難的地方,在於學習和你的小我同在,在於不落入「逃避它」的陷阱,既不放縱它,也不崇拜它,更不否定它。J 兄只要求我們一件事,就是和他一起去看小我,而且能夠對自己說…
 
…痛苦是想要掩飾恐懼,而越過恐懼就是愛…奇蹟課程教導我們,不要迴避小我之苦,因為埋在它下面的,正是…
 
…和 J 兄建立關係的意思,不過是學習不再那麼害怕小我的苦而已,不再退縮到恨,病痛,沮喪,焦慮,特殊性那群「朋友」的懷抱裡…
 
這個時候,你會經驗到另外一個層次的抗拒,就是……你又會開始心生疑惑:「抓住這個恨不放,對我究竟有什麼好處?放掉這個恨,對我又有什麼損失?」…
 
…你需要允許自己去體驗一下,時時刻刻都在批評的自己是如此卑鄙無恥…憎恨他人已經成為我們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我們與生俱來的還有罪咎…我們對罪咎的認同如此之深,它簡直成了我們的 DNA…我們若不殺害或吞噬周遭之物,身體根本無法存活下去…小我的思想體系本身就是吞噬其他生命…
 
…不管讓我心煩意亂的是無關緊要的小事還是會影響我一生的大事,它們全是同一回事(譯注:引出來的罪咎是一樣的)。「你會愈來愈清楚,些許不悅只不過是掩飾震怒的一道障眼物罷了」(W-pI.21.2:5)。這是個必經的過程,因為它(恐懼)的根與我心目中的自己早已盤根錯節的糾纏為一體了。放下小我,好比用刀砍掉手臂。那可是我的手臂啊!就是這種感覺。我的恨,我的特殊性和我的自我憎恨,構成了此刻的我。沒有了這些,我究竟還算什麼?
 
…這就是為什麼化解(小我的)過程是這麼的困難。雖然從實相的角度來講,我們並沒有失落任何東西:因為那是當下即至的旅程(T-8.VI.9:7)。但是從我們在這個世界的經驗看來,這等於要我們放棄一切。因為它要我們放棄的,是那個最重要的自我。
 

 

  •  
  •  
  •  
  •  
  •  
Categories: 奇蹟課程

1 則留言

Angel · 2009 年 6 月 7 日 上午 3:38

常常看你PO奇蹟課程ㄉ文章.也慢慢有ㄌ興趣~請問在台北要如何尋找奇蹟課程ㄉ讀書會呢?
[版主回覆06/07/2009 12:56:57]dear angel~~你可打"奇蹟課程" 中文網站連結, 會有讀書會的欄目點進去即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