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濕地內盛開的夏日荷花~~~~
 
《奇蹟課程》帶給我的療癒(中)
 
 
提交者: 奇蹟課程中文部 日期: 2009/6/30 7:36:34 閱讀: 257
 
 
摘要: 無論你什麼時候生病了,《課程》建議你問自己:
  疾病開始於什麼時候?那段時間裡,我的生活裡發生了什麼?我需要寬恕什麼?

 
原著/Judy Allen 譯/張紅雲 審閱/若水
 
病因與治癒(cure
 
1979年以前,大多數認識我的人可能會以為我是一名成功,幸運,婚姻幸福,處於事業巔峰的女人。我馬不停蹄地奔波於全國以及世界各地去做演講,提供諮詢。我收入豐厚,丈夫是一位教授,他一直全力支持我,包容我在事業上的需求。我的孩子們即將成年,他們全都健康,快樂。我幾乎擁有了一切我渴望的東西,包括健康的身體,充沛的精力。千真萬確,我感到非常非常幸運,我愛我的工作,社會地位和金錢。說到我的婚姻,就算我們不是靈魂伴侶,至少也是門當戶對,安逸舒適的。
 
忙忙碌碌中,處於事業顛峰的人是沒有時間靜下來思考自己生活的。我的世界就像一個大市場,這裡有競爭、興奮、驕傲、享樂、焦慮、恐懼、憤怒、自衛和罪咎,卻鮮有平安,喜樂和祥和。
 
第一次被診斷出癌症之前的九個月裡,我經歷了一次嚴重的事業下滑,當時我覺得那簡直是奇恥大辱。我的婚姻破裂了,最小的孩子也離家了。面對一片狼藉的生活,我陷入了消沉沮喪的深淵,這種情緒最終導致了乳腺癌的發生。看來,它的出現並非偶然。
 
無論你什麼時候生病了,《課程》建議你問自己:
  疾病開始於什麼時候?
  那段時間裡,我的生活裡發生了什麼?
  我需要寬恕什麼?
 
我終於看清了,我的工作及個人生活之間的種種衝突矛盾,正是我第一次癌症出現最根本的原因。因此我大幅度地改變了生活方式。離婚兩年後,我與傑克結了婚,他是一個鰥夫,我們相識已經有些年頭了,既是同事又是朋友。我們搬到了距離城裡60英里的一家農場,每天乘車往返工作和居所。我不再頻繁旅行,開始享受多年積累下來的假期。我重新開始找工作,1983年,我獲得了一份大學教職。這個工作要求不高,也不累人,而且我有很大的自由來決定何時去何地工作。
 
然而,癌症還是復發了。《奇蹟課程》在癌症第二次出現的時候進入了我的生命。那段時間,我正處於憤怒,無助和恐懼中,不顧一切地想證明醫生的診斷有誤,我是可以活下來的。當時,一名護士溫和地建議:我應該「走出否定」,開始進入「面對死亡的五個階段」了。對這個建議的憤怒,鼓動著我去尋找這五個階段之外的其他機會。我知道,一旦我進入第一階段,我的「一語成讖」(self-fufilling prophecy)的信念就會把我一步步地推向最後的死亡階段。如果我想死,矚目於死亡而非生命,我肯定會經歷邁向死亡的五個階段,一定必死無疑了。對我來說,「否定」似乎是唯一神志清明地面對「死亡宣判」的反應了。
 
我開始進入「邁向痊癒」的幾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真正的」否定。《課程》是這樣說的:「否定你對真理的否定」(T-12. Ⅱ.15)。第三次癌症的複現讓我學會了最後一個階段的課題:接受(acceptance)。但從治癒角度講,這個階段並不是Elisabeth Kubler-Ross在《走向死亡的五個階段》(Five Stages of Death and Dying)中所言的「接受死亡」,而是接受上主對你的旨意,即使它意味著死亡。只有你百分之百地接受了上主的旨意,你才能體會到上主的旨意不是要你去死 ——祂對你的旨意是要你完美的幸福(perfect happiness)。上主從不希望你生病,痛苦和死亡。
 
就在我專心學習治癒的那個月裡,第三個也是最後一個腫瘤恰在我練習第131-140課時出現了,而第131- 140課的主題正是治癒。那個月的第一個早晨,我翻開練習手冊,看到了下面的祈禱:
凡是尋求真理的人,絕不會徒勞無功的。(W.PⅠ.L131
 
第二天早上,我正很努力地想要祈禱的時候,清清楚楚地聽到內在有一個聲音對我說:「你的祈禱已經在發出之前獲得答覆了。」
 
有了這樣的保證,我感覺自己就像一名電影觀眾去看一部輪播」影片(一部影片輪番播放),正好在上一場快結束時進入電影院,已經看到「結局」,卻不得不再坐上兩個小時,與劇中人一起歷經衝突與煎熬,最後以大團圓的結局收場。我知道,我已獲治癒,儘管那個堅硬的腫塊還在。
 
到那個月的月底,我對「真實療癒」或者「永恆療癒」的認識飛速增長,但腫瘤卻沒有因此而消失,而且好像更大了 ——我情不自禁地一次次地自我檢查。隨後,我們從Tetons返回。回家的當天醫生就打電話通知我準備第二天去活檢(切片檢查)。我開始感到絕望。

《奇蹟課程》帶給我的療癒(下)
 
 
 
摘要: 這意味著,經過六年與癌症的殊死搏鬥後,我現在得解除掌控的心,放棄所有的努力,允許上主的恩典療癒我或不療癒我,在兩種情況下都保持平靜。因為我無論多努力都無法治癒自己。
原著/Judy Allen 譯/張紅雲 審閱/若水
 
 
我在農場上方的山上去散步時,意識到一個更高的「臨在」正與我同行。我看不見祂,但能感覺到,我走著時,祂一直看著我。我與祂爭辯,向祂控訴,挑戰。要求這個臨在(我感覺祂就是上主)告訴我為什麼我已經竭盡全力,還是沒有痊癒。我寬恕了,我放下了判斷和攻擊,我也不再防衛。我已經接受了上主的旨意。
 
祂反問我:「你真的已經接受我的旨意了嗎?」
 
  「沒錯。」我堅持。
 
  「哦。」
 
  「但我真的已經接受了禰的旨意。」我一再地向祂說。
 
  「真的嗎?」祂並不是挑戰我,這只是一個平靜的回應。
 
   「如果我的旨意意味著你將死去,你還會接受嗎?」
 
恐懼立刻跳出來聲明:「不,當然不會!我這麼努力學習《課程》為了什麼?我要的是痊癒,不是死亡!我絕對不會接受的。
 
   「哦。」
 
又走了一英里,我的心裡亂糟糟的,意識到有所保留地接受上主的旨意就等於完全沒有接受祂的旨意。我知道該怎麼做了:接受上主的旨意,全然臣服於祂的旨意,即使因此我會死去。這意味著,經過六年與癌症的殊死搏鬥後,我現在得解除掌控的心,放棄所有的努力,允許上主的恩典療癒我或不療癒我,在兩種情況下都保持平靜。因為我無論多努力都無法治癒自己
 
最後,我接受了,這對我來說不啻于違背本性,別提多難了。我拼盡全力抵制它。最終,我向那個臨在屈服,接受了祂對我的旨意,即使我會因此死去。難以形容的平安,光明,自由,喜悅隨著我的臣服即刻升起。就在那個時刻,我領悟到永恆療癒的真諦,首先是靈性的療癒,身體的療癒會尾隨而至,通常都會如此。
 
但即使身體的療癒不曾發生,與已經療癒的靈性一起去死也是幸福的死亡呀。我什麽時候會死已不重要了,而且,肉體的死亡在那情況下也成了聖靈救恩計畫的一部分。我知道上主的旨意絕不會是死亡——內在的死亡(inner death),而是通向「終於能夠安心地呼吸更自由的空氣,享受更平和的環境」之地了。(補編p98
 
那天晚上我沒有檢查腫瘤,它一點也不重要了。第二天醫生給我檢查的時候,發現腫瘤沒了,一點不剩。「全不見了」他說。他看起來一頭霧水,一臉窘迫,並沒有為我而感到高興。喜悅幾乎把我從桌子上吹起。但我可不能錯過讓他記住這個教訓的機會。「怎麼回事?」我問他。他跟其他醫生一致認為我所相信的靈性治療根本無濟於事,但只要我堅持常規治療,也沒什麼壞處。
 
「嗯」,他認真地想了想說「也許那原本只是一個囊腫而已。」
「又硬又不能移動?」我用他的話刺激他。
「也有可能是疤痕組織。」
「疤痕組織會消失?一夜之間?」
「哦,不,當然不會。」他開始受不了了。
「那會是什麼呢,嗯?」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
 
他急於撇開這個話題,所以我也就放了他一馬。現在,快七年了,他終於給了我那個「c」開頭的診斷:「cure (治癒)」。雖然他仍不理解這一切是怎麼回事,但他開始分享我的快樂,為我的恢復健康而高興了
 
上主對我的旨意是完美的幸福。如今,我終於懂了治癒的最後一個階段的意義
 
Judy Allen寫了一本書講述她罹患癌症的經歷,書名叫做《治癒的五個階段》(Five Stages of Getting Well)。
 
 

 
 

 

  •  
  •  
  •  
  •  
  •  
Categories: 奇蹟課程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