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畢業禮—01無學階段

提交者: 奇蹟課程中文部 日期: 2006/4/5 18:39:15 

 

摘要: 畢業,是由「思考生命」轉變為「活出真實的生命」。


Paul Norman Tuttle 撰稿,黃光前初譯,若水修訂

January 4, 1991Friday

瑞吉:我們這一系列的對話可定名 “人生畢業禮”。

「畢業」,人會畢業到什麼地方去?畢業不就是從學校裡的教育過程與學習過程中解脫出來?其實,小我企圖邁向大我(自性)的過程,真像是進入學校一樣,學得不亦樂乎,「畢業」,表示你終於放棄了小我所熱衷的學習過程了。

實際上,「畢業」不過是教你回歸本來圓滿的那最根本且自然的存在真相。我敢說,它會徹底推翻你在教育階段所學到的一切。因此,畢業,必然意味著你已拋棄自己過去賦予學習的一切價值。



一個人也不可能光憑否定學習的價值,就能畢業的,他必須達到某種程度,經驗到那原始而本有的境界,或許我可以稱之為原型的存在本質;同時他必須認清,這比學習過程、也比學習過程中所營造出的自我感更重要、更有意義。因此,一個人若想畢業,他必須開始關切超越「學習」層面之上的事情。他之所以能由「有學」到「無學」,是因為他看到了比學習更有意義的東西,而不是一味否定學習的功能



畢業,是由「思考生命」轉變為「活出真實的生命」。



「畢業」,正確地說,必然少不了「停止思想」,不斷地傾聽。當你一有思想的衝動時,立刻打斷它,轉為渴望真知。



不要投注太多心力在表面的“提問者”身上,這也是很重要的關鍵。渴望真知的心,未必假定渴望背後一定有個「提問者」的存在,你必須先把這事搞清楚。對真知的渴望不過是你允許自己「真正知道」的一個通行證而已這可說是對真理最重要的聲明,也是最具轉化力量的聲明,也是最具震撼性的聲明了。



虛幻的自我意識,就是由我們想要了解「是誰在提出問題」這個企圖而產生的。雖然我們只要好好地分析那些問題,不難推測出那提問者確實充滿了恐懼﹑嫉妒﹑自負且滿懷著期待。但這種看法,就像是試圖藉由公路轉角處的一面反射鏡來觀察公路死角的另一端的來車。若由問題本身間接地斷定背後一定有個提問者,那絕對是一種幻相。這是「亞當夏娃沈淪故事」的現代版本,顯示出人們對真理實相的無知,即所謂的「無明」。



你這樣反身質問,不過是允許自己去經驗真知罷了,僅此而已。你不難看出,任何想由問題本身去瞭解提問者本質的企圖,會徹底打散你對問題真正含意的注意力(它的原意就是你允許自己去經驗真知的那個通行證),使你永遠無法悟入真知。使你對自己自性的體驗更加隱晦不明,於是,你對生命本體的第四次元意識的經驗, 便被根本不存在的鏡中虛幻的倒影所吞噬了。



畢業的條件,就是根據你對實相的承諾,以及放棄小我的虛幻身份的決心,那就是你對真知的承諾。你現在應該更容易應許這個承諾了,因為我已經清楚的向你指出,你是在聆聽自己的自性,而不是別人的聲音,其間並沒有一個曖昧不明的聆聽者。這個真知經驗其實就是一種自性的經驗,而不是對他方神聖的經驗。


說真的,為什麼你一邊把信賴與承諾投注於那絕對真實之物上,一邊你好似還想假借他方神聖的價值,恃物自重,讓自己陷入那欲振乏力又處處受限的幻境裡?


以前,當你思考﹑推論﹑總結,然後大發高論時,你享有身為創作者的成就感與權威感,還覺得實至名歸。殊不知,這些感受正是令人上癮的基本要素。身為創作者的成就感令人自傲,鞏固人的自信,這就慢慢變成了一個誘餌。相形之下,悟道經驗顯得毫無價值,因為沒有人敢把悟道當成自己的創作成就。以後我會告訴你,那是因為你所悟的,不是有限之物,更不是一個可指認的對象。


那個無量無邊的真知境界,從不給悟道者個人的成就感。只有有限生存經驗才可能感受到一種個別的主體感,不同於其他有限經驗的創作主體。正是這個主體感,相對地促成了客體的實質感,一種有限的存在體。所以,在悟道的經驗中,並沒有像你思考、推論、總結,然後大發高論時讓你覺得很過癮的元素。



人之所以上癮,因為它能給人某種特殊的刺激,興奮與幸福感,不是他物所能取代的。所以,在畢業的課程中,對真知的承諾,真會讓人覺得自己是在放棄十分有意義的東西,也就是個人創作的成就感所帶來的那種價值與意義。



然而思考﹑推論﹑總結(就是所謂的判斷)的過程,遲早會被真知取代;隨著思考﹑推論,判斷而起的言行舉動,也會被「你就是純然知道」所取代,那絕不是你聽到一些話而後覆述出來的那一種「知道」。



你看起來,確實好像一直在通靈狀態,就它的意圖與目的而言,這種說法並沒有錯。但說真的,通靈究竟是什麼?通靈不過是說,你在傳達某種不是你個人能夠負責的內容,你臨在的形式也不是自己能盤算控制的。而這一切正是我我一直想要告訴你的:通靈是「真正的你」在活你,而那忙著思考﹑算計﹑判斷,你稱之為保羅的你,只是你虛構出來的老搭檔;若追究到底,它不過是一個無聊透頂的拖油瓶罷了。經過過去九年的歷練,你已經累積了足夠的經驗,聽得進我這一番話了,而且知道這些話全都是真,對你已不具任何威脅性了。



你看,你不是還在聽我說話嗎?你不是還在尋思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嗎?雖然看起來你好像在聽我說話,而且熱切地想要瞭解這一切(這實在是太好了,因為這表示你已給了我全面的通行證)。但是,我還是得提醒你,你聽到的,是來自於你的自性,那個渾然一體的存在。那是你對自己的真我的體驗,真的不是來自身外的另一種存在。因為我並不是一個個體的人,我是真理之聲。為真理代言的聲音並非五花八門,僅有一個真理之聲,而你就是真理之聲,是那唯一的真理之聲。



當你聽從我,你是在聽你的真我,而當你聽你的真我時,就是在聽我。但是你必須意識出,覺察到而且示現出這一事實:「它就是真的我」。你此刻所體會出的這些話,正是你的真我在活出自己實相的過程。至於你在想像中虛構出來的老搭檔「笨拙的保羅」,此刻在哪裡?哪兒也不在!它從來就沒有真正存在過



所以,從理念上來說,你可以說你是在跟我或是你的真我對話,也可以說,你口中這一番話,只是我或你的真我被那真知所悟而已。你現在的程度,已經能夠釋放掉那種創作主體感了,那麼生命本體的經驗便會隨之而來;你只需進入那一經驗,讓它自然發生就可以了。

  •  
  •  
  •  
  •  
  •  
Categories: 奇蹟課程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