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畢業禮—09話說昏睡

話說昏睡
Paul Tuttle筆錄

Saturday , February 2, 1991
–Paul Norman Tuttle 撰稿  林慧如譯 若水修訂

瑞吉:嗨,保羅,你方才“失聯”了一陣子,掉回你原來的昏睡(也可以說,對於夢裡的情景更為迷戀)。我們只是在一旁等待著,很高興你現在回來了。
保羅:我有些疑惑。
瑞吉:我瞭解的,保羅。

保羅:但我不瞭解【灰心喪志而語帶挖苦】。我已經搞不清什麼是需要做的事了?我到底要不要把通訊(Newsletter)送出去?你在Hood River聚會結束時說過,通訊至此已全部完成;我認為你的意思是那場聚會中的對話,那些訊息,就是補齊了通訊的剩餘部分。但到現在通訊仍未能完成,因為我根本就沒時間弄嘛。像我現在時間都花在跟你對話上,我根本就無暇完成通訊。

會不會準備通訊也是昏睡中的一部分?會不會它只是一件看來重要,但其實只具有如夢似幻的的重要性而已?若真如此,那你為何還要暗示我,那些訊息可以補齊通訊?講得輕鬆點,我已夠受挫的了。我很清楚這三天來(也許不只,至少三天吧),我都沒有用這種正式的方式跟你說話,但我似乎也沒受到什麼特別待遇可以讓通訊順利發出。我已經搞不清楚了,想聽聽你打算做何解釋。

瑞吉:保羅,不要關掉錄音機,你還有很多錄音帶,讓帶子繼續錄。
保羅,關鍵並不在於是否完成通訊,甚至我會說關鍵也不在於你是否保留或取消客戶的預約或重新安排。關鍵在於與我同在,關鍵在於將你的注意力放在我們真正存在的「此地」。如同我提過的,讓你的注意力保持在「我」這兒,讓這交流管道保持開放暢通,藉此,你才能轉化知見,並覺於自己是與我同在「於此」的境界。

不知你覺察到沒有,當你發現自己是與我同在「這兒」時,心中會有恐懼。因為你在“那兒”(三度空間的形體或形式)找不到自己了,於是你掉到了被遺棄的感覺裡。但,保羅,我要點明你一件事:「這兒」也好,「那兒」也好,只是顯現出你的妄見,因為實際上我們都在「這兒」。而你認為在“那兒”的每個人,其實都在「這兒」,與真實的你無二無別。難道你認為我會感受不到你居住的這個房子?難道你認為我會感受不到天氣與溫度的變化,以及那些引起你注意的奇形怪狀的雲……等等諸如此類的事物?它們不只是一種幻想而已。一旦你的知見轉變後,你失去的只是對這些事物的妄見,你並不是真正失去它們。

保羅:為什麼這樣的訊息聽來無法令人喜悅?為什麼與你連線無法提高我做事的幹勁?為什麼會有股消沈的感受、悲傷的感覺,令人提不起興致?

瑞吉:保羅。夢中的熱鬧景象,以及目前你對生命的感受、對整個世界的感受,似乎真能激發你做事的興致、專注與幹勁,是吧?

換句話說,它給你一種危機感,令你不得不立即行動。它似乎總能給你某些表面看來充滿感受、讓人活得起勁的事物讓你去鑽營。然而,跟我在一起尋回你自己的那種可能性(注意我的用詞是“尋回你自己”)並不會帶給你很多成就,只會幫你單純的存在,存在於清明之境。但現階段你評斷此為“令人提不起勁”的狀態,其實能跟我連線是件大事情。

羅,說到究竟,這就是在“克服邪惡與幻相”以及“根本沒有幻相要克服”這兩種體驗之間做選擇。你看出來了嗎?這又把我們帶回了三度空間思想架構最基本的那個陷阱中--也就是它暗示我們,其實這些根本就不存在的障礙是值得你迎面去克服的。

你記得吧,我曾提過,回「家」就是順著人們背離對「實存」及「天鄉」之意識境界的這條原路折返。因此,對於“過關斬將”這個基本問題,你只能穿越,不能跟它交戰,這點你無需驚訝,所謂的過關斬將以及成功的可能性只是由你渺小、脆弱而分裂的觀點所見。當你允許你的無限本質取代渺小且脆弱的感受(這種感受正是構成三度空間思想架構的最初體驗,因此也是三度空間思想架構的最終體驗)時,你便會找回你自己。但前提是,你必須持續與我同在,必須一直有與我同在「於此」的意願,而非盤旋於那些在有限及二元對立之境裡好似發生的事。

說到究竟,是我們對平安的選擇,釋放了對衝突的選擇,也摒棄了對二元對立境界的認可。當我們體驗到終極的平安境界時,二元化的境界便自然消失,這點你在練習冥想時就已得知了。因此,當你選擇了平安以外的任何東西時,你就等於選擇了二元衝突的境界,被那些表面看來正當合理,實際卻是有限思想架構裡全然虛幻不實的觀點所吞沒,你便落入它的圏套內。你陷入了一種否定真實自我的狀態中,陷入了否定實相、否定上主的戲碼裡。

你會問:「為什麼與上主合一不那麼精彩有趣?」「為什麼到達結合那一刻之前的過程絲毫引不起任何的激情與動機?」答案是:因為它並不需要“過關斬將”,因此也就難以滿足小我的需求--也就是鞏固及認可小我存在的要素。當然,小我對實相的二元經歷以及想盡辦法認可自身存在的這個心願是絶不可能達成的,因為它根本就虛幻不實。儘管如此,光看二元對立經驗中的衝勁與活力,小我的存在似乎比天人合一更有實現的可能。

保羅:那麼,你的意思是說,覺醒的過程不見得會令人興奮或充滿我們所謂的宗教熱情?
瑞吉:沒錯,保羅,覺醒過程中意識的轉換是非常平和、寧靜、自然、水到渠成,遠超過你的想像。

保羅:如果沒有摘星的興奮,不給你悟道的承諾,怎還會有人追求它呢?
瑞吉:沒錯,保羅,這是個好問題。你注意到了嗎,近來沒有任何電視廣告會說:「到天國來吧!」「到天國享受永恆!」不給你特惠折扣,不給你特別待遇,不給你任何不尋常的許諾。你想,為什麼會這樣呢?

保羅:我的小我說,那是因為上主在故意作對。但我不認為如此。我倒想聽聽你告訴我箇中原委。
瑞吉:因為覺醒於實相的境界、不存有任何妄見,構成了真實的你。真實的你,是平凡無奇的。真實的你,經驗不到那變化多端的小我。真實的你,就只是真實的你,清清明明、徹頭徹尾的你。

你是上主之子,你是基督,你不受妄見扭曲的實相,你無染的實存,都是你的天賦權利,確實都存在於平凡無奇的你內。你的覺醒乃藉由有意識地釋放小我,有意識地了知小我的妄見以及因這些妄見而産生的所謂悟道的承諾全都是毫無價值的。你是無法被誘入一個全然平凡無奇的境界。

我再重申一次:「違反它的意願而被改變的心靈,不會改變原來的初衷」。覺醒於你的正見之境所憑藉的那股動力是完全出自你的心內。

你得了解,你從未離開過天國。你一直都只是在「夢幻島」上做此「夢幻之旅」,根本就沒離開天家一步。換句話說,這完全在於你的選擇,只有你能選擇回頭,將自身帶回你本來所在的實存境界。你並沒有被趕出家門,否則,那些鼓舞人們回家的誘人商業廣告自然會出現。你選擇了接納夢境而非接納實相,此刻,你必須重新選擇,釋放夢境,再度接納實相。
你會得到所有你需要的支持,所有你需要的鼓勵,並非為了要促使你更往前邁進,而是要鞏固你所踏出的每一步。這是你必須瞭解的一個重點。你朝天家所踏出的每一步都必須是你自發的,我們不會用任何理由說服你踏出下一步。但我們會給你理由讓你能穩立於你盡其所能所跨出的那一步。

這也就是說,你無法期待我,無法期待上主,甚至也無法期待聖靈推你一把幫你跨越小小的障礙。但你要知道,我們全都在你身旁,張開歡迎的臂膀,邀請你,等著你自動自發地穿越過來時,擁你入懷。

我們以前的談話中你早已明白,我們無需提供任何動力或動機,因為那一直都存在你內,你才會有股莫名的渴望想要覺醒,因為你內有個「東西」從未忘記過天家,你內的那個「東西」對天鄉的記憶會越來越清晰,只要你越來越不重視小我的價值以及它的虛妄建議。

你瞧,這就好比你通過「天堂大門」回家時,必須出示你的通行證。而"通行證"這張金卡,就是你認清了自身神性。只要你憶起了本來面目,便具備了入門資格。是你的真實身份確認了你是天國的居民,你是神聖弟兄中的一份子。

我一直強調:與我同在、隨時意識到我的存在。為什麼呢?因為這個連結構成了你這神聖「個體」在四度空間的行動,那會啟動你的實存(也就是四度空間的你),你的真實身份才得以彰顯於你,賦予你一張“通行證”、“身份證”,引領你走出幻境,通過天堂大門,進入天國。

好了,今天就到此為止。這次的談話內容非常重要,希望你立即重聽一遍。

Categories: 奇蹟課程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reCAPTCHA and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Service ap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