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昱平非常推薦的一本覺醒好書~~~每看完一篇, 都有醍醐灌頂, 意識不知覺就被轉換的清明感~~~但誠如若水所言" 不要跳級 "此段, 若想進入此書的意識境界, 須累積多年奇蹟課程寬恕化解的實修功夫作為前行, 否則輕言畢業就真是笑談一樁囉~~~

 

奇蹟資訊中心新書—人生畢業禮出版完成,3月底正式與大家見面囉

2010/03/18 13:55

即日起接受預約購買人生畢業禮一書,若該書心上市作業順利,請於3/30起前來領取書籍。(若時間有提早,另行公告周知)
底下內容轉載自:http://www.acimtaiwan.info/  奇蹟課程中文網站

 

本書是保羅與 Raj 一九九一年的對話記錄。對話日期雖有先後,內涵卻處處玄機,不論由哪一篇起讀,都會將你導入人類意識覺醒的洪流。

Raj 借用保羅的處境,提醒所有在人間孤軍奮鬥的人,唯有放下自己打造的防衛措施,才可能在自己的心靈內找到那位愛的導師。也唯有從這個核心出發,我們才會與所有弟兄相通,悟出我們其實是一個生命。

本書的價值不在書中的知識,而是讀者「你」。這個因著閱讀而與自己內在導師連結、由此開始覺醒的「你」,才是本書的焦點與核心。

作者:
保羅‧諾曼圖特(Paul Norman. Tuttle)原是一位失意的商人,在破產的打擊下,向宇宙求助,而得到 Raj 的回應,從此放下世俗名利,開始心靈之旅。保羅於 一九八二年二月七日 展開與 Raj 的對話,傳遞 Raj 的訊息至今。二OO二年開始解說《奇蹟課程》,默默地為人類意識的覺醒而獻身。
—————————————
《人生畢業禮》跋:殼內與殼外

    當今書坊及網路間,不乏「天外訊息」,各種預言、警示與慰語俯拾即是,但我很少看到有如 Raj 這般鍥而不捨地敲打在同一座跨越意識的門檻的對話。

    在《人生畢業禮》中,保羅好似不斷在此岸敲打那座無形之門,Raj 在彼岸大聲鼓勵叫好,好似雞仔即將破殼而出之際,母雞在殼外輕啄,作為回應:「對!對!就從這裡啄,我在這裡等你,你必須自己破殼而出。」

彼岸的訊息

    保羅當初是因為自己的公司被友人詐騙,在面臨破產的絕境下向天呼救。他原寄望天外救星能幫他度過經濟難關,沒想到請來一位 Raj,橫財沒發成,卻為 Raj 做了二十多年的白工。

    保羅必然也是夙慧甚深之人,他接收到的訊息大都屬於「畢業」層次,身在此岸的保羅,感到欲叩無門之苦,常望著天門興歎。Raj 也知道保羅的挫折感,不斷在彼岸勸慰:

      就像小雞啄破蛋殼而出那般,你必須靠你自己堅持不懈地掙脫出來。我說過,你有個啦啦隊,我會在一旁鼓勵你:「幹得好!」當你筋疲力竭、提不起勁時,你也許會回我:「謝啦!但那種話一點兒幫助也沒有。」(p.118)

    保羅所回的風涼話,我們大概都會心有戚戚。我們不是不懂道理,也不是沒有外援,但一碰到節骨眼,硬是使不上力。在啦啦隊的鼓舞下,我們會力爭上游一陣子,但一轉眼又不知不覺地落回原來的坑裡。

    而這回,Raj 不再入世,扮演「聞眾生苦」的大菩薩角色,他似乎始終留在「彼岸」,不厭其煩卻毫不妥協地用他獨有的方外之言,喚醒保羅心靈深處的「原始記憶」,鼓勵他自己跨越這道門檻。

奇蹟胎教

    《人生畢業禮》的作者聲稱此書與《奇蹟課程》同出一源,目標也全然一致,然而這兩本書卻是針對不同人生層面而說的,因此,主修的功夫也大異其趣。《人生畢業禮》顧名思義,著力於「破殼」的功夫,而《奇蹟課程》則偏重於「滋養」殼內生命,為破殼作準備。

    《奇蹟課程》好似在幫雞仔進行胎教:「你不是泡在蛋液裡的黃卵,這個蛋殼不是你的家,你得借用蛋液的營養,堅固你的喙,長出一雙能看的眼睛,能飛的翅膀,能走的小腳。」雞仔聽到這番話一定覺得很荒謬,它會一翻兩瞪眼地說:「我在這兒好得很。在這黑暗的殼內,我要眼睛幹啥?我那兒也去不了,要小腳或翅膀幹啥?真是沒事找我的碴!」

    《奇蹟課程》花了 1200 頁想要說服小雞,你不是雞仔,殼外的世界才是你的家。這對雞仔無疑是「天方夜譚」,除非有一天它看到自己真的長出一對像腳、像喙或羽毛這類對殼內生活一點都沒用的玩意兒,它的信念才可能動搖,也許…也許殼外真有一個世界。

    殼裡殼外的生活靠的是不同的意識及機能。如果雞仔尚未在殼內長出小雞所需的生存功能,也沒有發展出破殼的意識的話,即使有人幫它破殼而硬把它由殼中拖出,這條小命仍然奄奄一息。破殼是沒有人能夠代勞的,它需要雞仔堅固自己的小喙,啄破那看似堅硬的殼。

      你無法期待我,無法期待真神,甚至無法期待聖靈推你一把,幫你跨越小小的障礙。但是,你要知道,我們全都在你身旁,伸出歡迎的臂膀,邀請你,等到你自動自發地穿越過來時,擁你入懷。(p.112)

    在你身旁拉一把,則是《奇蹟課程》的任務。它耐心地陪伴仍在殼內活得天昏地暗的我們,日復一日地教我們如何用慧見培養眼力,如何用寬恕培養腳力,又如何用祈禱生出翅膀。當眼力養成,腳力茁壯,心力覺醒,「破殼而出」是自然且必然的結果。

    由此可知,《奇蹟課程》的宗旨不是幫助雞仔如何在殼內活得更好更久,反之,它開始慢慢切斷雞仔在殼內賴以為繼的生存機能,把雞仔推到破殼邊緣,另求「生」路。這就是所謂的 undo 功夫。我們大概不難想像,undo 的過程會為殼內的小生命帶來多大的混亂與危機,所有《奇蹟》的過來人都經歷過這一過程。

    然而《奇蹟課程》仍然想盡辦法把「破殼」過程轉為一場美夢,它的獨家配方就是「真寬恕」,唯有「真」寬恕方能解除將我們束縛於殼內的雞仔意識,喚醒自己對本然生命的記憶。

      現在你知道,為何「寬恕」是覺醒的基本要素,又為何是《奇蹟課程》的核心了吧!它能撤銷你的評判,使你的弟兄不再因著你對他的評判而始終受縛於他與天父分立的那個個體身分。(p.250)

    《人生畢業禮》一針見血地指出,唯有藉著寬恕才能放下自己的認知與判斷;唯有放下了判斷,才能解除舊有的意識結構,也才有機會「覺醒」於真相。若不老老實實地在殼內完成寬恕的功課,就癡想「畢業」或「覺醒」,好似尚未長好眼睛與小腳的雞仔,破殼之後,如何生存?

不同的救主

    《奇蹟課程》與《人生畢業禮》所著眼的世界一個是殼內,一個是殼外,因此它們藉助的對象也有所不同。破殼時,我們需要學習聆聽殼外母雞的回應或是生命本能的聲音,才知道何處下喙破殼。但在殼內要由雞仔發展出小雞的生理功能時,《奇蹟課程》竟然說,你要聽的,不是殼外的天音,而是聆聽你身邊弟兄的生命訊息,與他們合鳴共振。

    《奇蹟課程》說得好:你若連弟兄的心聲都聽不到,怎麼可能聽到神的方外之音?(T-3. III. 7:9~12) 這一觀點不只是《奇蹟課程》與《人生畢業禮》之間的不同,也是《奇蹟課程》與所有心靈學派徹底相異之處。它明白真正使你又聾又盲的原因,是你內在有個東西,讓你既不想聽也不敢看。它又告訴你,你早已把自己不敢面對之物投射到別人身上去了。因此,看似他人的問題,其實是你解脫或畢業的考試。

    《奇蹟課程》的真寬恕即是一套「借鏡照妖法」,它教你如何藉著寬恕別人的過錯而化解自己深埋於潛意識的罪咎。因此,當你身在殼內時,你的救主不是高靈或神明,而是與你一同破殼待出的弟兄。直到蛋殼內雞仔意識逐漸化解,小雞的功能孕育成熟,你才可能聽到母雞在外輕微的啄殼聲:「我在這兒,不要怕,繼續啄下去。」

畢業考試

    《人生畢業禮》全書好似在演一齣非常單調的獨幕戲,保羅在殼內嗚咽:「我啄不開,我出不來!」Raj 則在殼外反覆回應:「快了,快了,繼續啄,喂!喂!喂!不要亂跑,從這兒啄下去。」這讓我想起「等待果陀」的哲理劇,全場戲的對白不外乎「果陀來了嗎」這一句話。即使得了諾貝爾獎,仍是一齣叫好不叫座的戲,畢竟,有多少讀者或觀眾已經修完人生課程,準備畢業了呢?

      「畢業」,人會畢業到什麼地方去?「畢業」,不就是從學校裡的教育過程與學習過程中「解脫」出來?其實,小我企圖邁向大我(自性)的歷程,還真像是進入學校一樣,學得不亦樂乎;然而,「畢業」表示你終於放棄了小我所熱中的學習過程。(p.12)

    從「有學」到「無學」的過程,不只否定了小我的存在價值,還得放棄「精進」與「奮鬥」給人的滿足感,這是人類都想覺醒卻難以覺醒的原因。因為殼裡與殼外的人生屬於兩種不同的生命形態,它們之間有某種「連續性」,但有更大的「不連續性」,那種「質變」,近似死亡。由雞仔誕生為小雞的過程其實就是由死亡到重生的過程,它意味著前一生命期的結束,新生命形態的開始,其中需要多少意識上的轉變,才有「誕生的奇蹟」?

    《奇蹟課程》多次警告我們不要跳級而陷入層次混淆的陷阱。唯有寬恕才是從殼內通向殼外的必修功夫,寬恕功夫純熟後,破殼是必然的趨勢,而且是件輕鬆的喜事。否則,破殼的過程會變為一樁驚天地泣鬼神的悲壯史蹟。《奇蹟課程》說:「無需如此」。

不要跳級

    我偶爾會上網聆聽 Raj 的問答,不難聽出跟隨他多年的學生是何等嚮往 Raj 標榜的圓滿及一體之境,心中卻懷有與保羅相似的欲振乏力之痛。連我這旁聽者都替他心焦,很想告訴他:「問題不在這個層次。」而 Raj 依舊老神在在地留在殼外,繼續為我們搖旗吶喊:「加油,加油,不要縮回殼內!」

    此際,我才真正感受到《奇蹟課程》多年來對我的 undo 之恩,生活中那些平凡無奇的寬恕功課,其實已經一點一滴地為我的殼內與殼外世界架起了一座寬廣而平坦的橋樑。使得 Raj 在橋頭的每一句話都成了熟悉的鄉音以及美好的回憶。

    當我在寬恕的功課中與小我糾纏不清時,Raj 的殼外之音有如懸在心眼上方的長明燈,帶來莫大的鼓舞。但我絕不認為自己已快畢業了,只要我還活在身體內,小我是不會罷休的,我得繼續 undo 下去。Raj 的提示勾起我對真相的記憶,不會把「殼內風暴」過於當真,失落了殼外的美麗願景。

    為此,我必須再三提醒讀者,《人生畢業禮》與《奇蹟課程》是針對不同的心靈成長階段而寫的,如果修行人沒有踏實地完成寬恕的人生功課,就認為自己「畢業」了,喜孜孜地躋身於畢業生行列,踏出校門,這好似眼睛未開,羽毛未豐的雞仔被拋到殼外的世界,很可能斷送慧命。

    希望這一叮嚀能幫讀者正確地為自己的學習階段定位,使這份畢業禮物真的成了你覺醒道上的「臨門一腳」。

    這一腳還是你的事,過了門,就是祂的事了。

    在出版《人生畢業禮》的前夕,讓我們一起感謝為此書默默耕耘了三年的林慧如與施宏揚伉儷。只要瀏覽過原書的讀者,不難體會出此書的深奧與艱澀,而我個人正值重譯《奇蹟課程》,難免會以自己「新譯」的水準責求譯者。三年來,林慧如以她驚人的毅力,三番五次地調字遣句,修改潤飾,終於把這「外星文」翻譯成了「人話」,陸續在奇蹟網站刊登。除了她翻譯的功力以外,更反映出她的謙德與慧力。

    這部書三年來經過我與慧如的往返切磋,完成最後一章時,我們如釋重負,打算金盆洗手,而且痛下決心以後選書時,務必選個「說人話」的。誰知,天違人願,奇蹟網編不時轉來 Raj 粉絲的焦急詢問:「何時出版?」在此同時,我們又收到美國的 FMT 女士及台灣的啟祜先生的經濟支援,迫使慧如不得不回頭重新校定,「大死二番」,使這本「小眾書籍」能以如此完美的形式呈現於讀者面前,我只能代表即將畢業或遲早要畢業的學生們,向兩位以及所有協助此書問世的朋友致謝。

    當慧如譯得唉聲嘆氣時,我常戲言鼓舞她說:「想想,將來所有覺醒的人都欠你一筆。」誠哉斯言!

若水
誌於星塵軒 2009.9.5

————————————
心中澄澈的天空

    這一艘小船在你的心中為你準備好了,就等著你啟航

鄒永銘

近半世紀以來,西方的「天啟/秘傳/通靈」相關資料,可謂雨後春筍,大量傳出,在華文世界流傳較廣的,除《奇蹟課程》之外,另有《告別娑婆》、「賽斯資料」、《光的課程》、《與神對話》等等,當然,還有「奇蹟課程中文網站」已經陸續刊登兩年的本書《人生畢業禮》。有趣的是,同屬於天啟/秘傳/通靈資料的本書,在〈作者小記〉中竟然透露說,他老兄,這位高靈 Raj,也是《奇蹟課程》的作者。

對這樣「自命為 J 兄」的驚人之語,凡庸如我者,實在不敢輕妄置評,斷言是或不是,真或不真,只能謹小慎微地假設一下:「如果」Raj 老兄就是 J 兄,那麼,他在不厭其煩地傳述了長篇大論的「奇蹟的課程」之後(乖乖,一千多頁之鉅著),又為何還要透過保羅來傳達這個《人生畢業禮》呢?除了《奇蹟課程》裡一再耳提面命的「正視小我,看破黑暗」,叮嚀又叮嚀的 undo undo undo 之外,他老兄還有什麼不吐不快的未盡之言?或者,還有什麼老婆心切的殷殷提挈呢?

且看,開宗明義的書名「畢業」:如何由人生畢業?什麼是「由人生畢業」?

    「畢業」不過是讓你回歸本來圓滿的最根本且最自然的存在真相。我敢說,它會徹底推翻你在教育階段所學到的一切。(1991.1.4)

於是,為了「徹底推翻教育階段所學到的一切」,Raj 老兄反反覆覆推拉保羅,把他導引到一個「不准」思維分析卻可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過日子的心理狀態:

    「畢業」,正確地說,必然少不了「停止思想」,不斷地「傾聽」。當你一有思想的衝動時,立刻打斷它,轉為渴望真知。(1991.1.4)

    在悟道的經驗中,並沒有像你思考、推論、總結,然後大發高論讓你覺得過癮的元素。(1991.1.4)

    小我正是那個想用思考來營造與肯定自身存在的意識感,但它自始至終都只是虛無,它什麼都不是……思考者的時代來過了,也已過去了!(1991.2.13)

    你之所以能成為你,我之所以能成為我,而同時兩者又是一體不分的,這種狀態怎麼是腦子所能理解的?(1991.2.13)

停止思考,阻斷分析,在這種意識狀態下,我們以前無法覺察的隱微意識,甚或潛意識部分,都得以被檢視及修正。反過來說,如果我們不斷地思考分析,接著必然衍生判斷心態,進而就是批判鄰人、批判這個世界,批判之餘,又擔憂生活生計及世俗的價值成就,那種生命場景,還真是伊于胡底,沒完沒了的「涕泣之谷」呢!

「停止思考」,既是過程,也是目標,因為它會打開「皈心狀態」(Centeredness)的大門,讓我們回歸本來圓滿的存在真相:

    涵容一切的徹悟之境,不是一種對存在的感受,它本身「就是」真實的存在。然而,因著它的無限性,它無法從任何外物去堆砌出對自我的感受。因此,「實存」、「悟境」與「覺性」,都是同義的。(1991.2.20)

    沒有人真的出生或死亡過。是時候了,你該放下「出生」之感,以及形成這具有形有相的肉體的外在證據了。(1991.3.2)

    你「正是」真神臨在的表現。為此我說,三次元中凡夫之身的你,什麼都不用做!(1991.3.22)

然而,什麼是皈心狀態?Raj 在書中並沒有任何直接的描述,有意思的是,他老兄常常藉著保羅生活中發生的各種世俗狀況,反向地指出「什麼不是皈心狀態」,比如說:為經濟狀況擔憂不是皈心狀態,為兒女擔憂不是皈心狀態,為 Raj 所舉辦的工作坊是否能吸引人參加也不是皈心狀態,更別提人類的任何思維推理了。可是,在此同時,Raj 也跟保羅殷切強調著:日常生活中的一舉一動及與他人應對相處等等,一點也不會妨礙皈心狀態的。

可以說,Raj 所一再提醒、一再苦口婆心的導引,是從一個終極的境界來看人間事物,根本就已超越了思維推理的極限。然而,衡之於現實人間,這樣的論述並無法由一個修煉心靈的初學者任意套用在生命的經歷之中,那很可能會造成自欺欺人的空泛言論,甚至危害到身邊的人。但如果是一個已經修習過相關課程且鍛鍊成熟的人,那麼,這種一針見血的論述就很可能是把此人推向畢業之門的臨門那一腳了。

值得注意的是,Raj 極力避開令人望而生畏的宗教哲學名詞來談論人類理解的極限,而盡可能使用日常生活裡跟心理感受相應的話語來描述「終極目標」。同時吸引人的,是 Raj 老兄循循善誘過程的「庶民風格」,您可以看到,本書誕生的場景是一個普通人的住家,過程中還有小孩與電話來打岔。在這麼平凡的人生舞台──就像任何一位看著這段文字的普通人,跟讀者專注而輕鬆地談話,讓讀者在自己的生活中隱微地感受那份難以言喻的平安與喜悅。

能夠從這本書受益的讀者不需要是哲人或是清高的修行者,它的著力之處就在平凡人的生活之中,再加上一點點的願心與好奇心,願意嘗試由一個不同於往常的觀點來看自己平凡無奇的生活。原來,就在日常生活中也充滿了覺察的機會,覺察到被廟堂神聖化了的名詞,如圓滿具足、無限、天國等等,在我們每一個片刻都是滿盈的,而我們卻好似從未經驗到,其實,只是被我們自己的慣性思考給遮蔽了。

這是一本小小的書,沒有整套嚴謹而完整的思想體系,相較於《奇蹟課程》的恢宏精深,它只是一椽小小茅屋,一艘小小船隻,因此,讀它的時候,請放鬆下來,無需用神聖偉大的理論來解析它。這艘小船,也載不了那麼沉重的多餘雜物,它只載得動你一個人,一顆好奇的心。

請找一個悠閒的片刻,帶著悠閒的心,或許再加上一杯清茶與點心,上來這艘小船,讓它只為你一個人導覽你意念之河的風光。沒有風帆,也不用船槳,外面更無需人們的吆喝鼓掌。隨著書中的一字一句,你心中大大小小縈繞著的思想與意念,像河岸邊的野花小樹,在你眼前列隊流逝;然而,就在一字一句之間的空隙,好似岸邊野花小樹之間的澄澈天空,你會感受到心中有片刻的寧靜,這些寧靜的光景,也許短暫到無法讓你計秒,也許讓你油生千載悠悠之感。好好地享受它為你導覽的樂趣,你會在心裡面找到一個「開關」,在你為人生煩惱憂慮的時刻,一按「開關」,就回到了心中澄澈的天空,享受不假外求的平安與喜悅。

現在,這一艘小船在你的心中為你準備好了,就等著你啟航。
—————————–
人生畢業禮  試閱版本一篇:

一九九一年三月八日
星期五

保羅:

    此刻的我只想聽你說些話,說什麼都好。我需要聽你說些話。

Raj :

    保羅,你會陷在這個困境中,乃是因為你認為從解決世間(這有限框架)的問題中,能夠找到與覺醒相關的答案。於是,你試圖將無限之境,局限在「什麼才是與覺醒有關的事」那種狹隘而有限的界定中。說實在的,保羅,你早已跨過了那個盲點,不再把人生畫面的改善當成真理顯現的證據。我們早已不再用心於「改善人生畫面」這類事了,我們的焦點已經轉移到「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這個「實相」上了。「神聖臨在」的運作方式,並不是在幫你「修補老舊相片」。

    事實上,答案非常簡單,它一點都不複雜,也不拐彎抹角,更不難以理解。答案單純得很:「時時與我保持聯繫。」你不可能聽不懂或誤解這句話的意思的。

    喔,是的,你很想知道,怎樣去幫這個女兒或那個女兒解決問題,又怎樣寬恕你因著她們的行為而產生的被利用的感覺。當然,如果還能知道如何推廣〈通訊〉、如何才能攢到足夠的錢付房租、如何多接一條電話線等等的,那就更美了。

    保羅,我不會幫你美化這場夢的,因為那只會讓你將那與「神聖臨在」休戚相關的專注力更深地紮根於三次元領域中,繼續沉睡下去。容我提醒你一句我曾經說過的話:小我會使出渾身解數,不停地製造更多的瑣事、更多的糾纏、更多不可告人之事,讓你忙得團團轉。

    揪出不可告人的隱秘事,或完成那堆等著你收拾之事,與覺醒的運作毫不相干。前些天,我也跟蘇珊說過,從噩夢中醒來,就跟從美夢中醒來一樣容易。無論是美夢或噩夢,都只是夢,我們仍需從中覺醒出來。因此,老話一句,請時時與我連結吧!

    你得了解,你已愈來愈無法以人為的力量、以老搭檔這個小我個體的存在來應付人間事情了。你不是喜歡賴床嗎?那麼,你不就有多餘的時間與我連結了?即使我要求的,不過是要你探問一句「Raj,你在嗎」,我回答「在」,或再多探問一句「Raj,你還在嗎」,我回答「還在」,如此而已。你瞧,保羅,這事一點兒也不難。

    我甚至可以這樣比喻:吸毒過量的人,往往需要不停地走動。你不也看過電影,那些人必須猛灌咖啡,行屍走肉般在屋子裡「不停」地繞著。這對於那些寧願屈服於昏睡狀態、渾渾噩噩大作美夢的人來說,不失為一種方法。你也許會問:「難道我們『非得』不停地『走、走、走』,淨做這些無謂的事嗎?明明現在對我來講,睡覺重要多了。」

    我並不在乎,你是否覺得一整天說著「Raj,你在嗎」這種舉動毫無意義。這無需符合你邏輯觀點上的意義,這就好比,對那個已經用藥過量、不持續走動就會小命不保的人來說,那是不得已的作法,並不需要賦予什麼意義。那麼,它的目的為何?學走路嗎?當然不是。那樣做,為的是要保持基本功能的持續運作,保持某個程度意識的清醒,患者才能勉強自己繼續行走,撐過藥癮,保住小命。那又為何要這麼做?僅因藉由如此,他才能和生命以及跟生命有關的一切再次搭上線。這背後的意義,遠遠超過我們表面看到的,只是繞著圈子走、喝咖啡提神那一回事。

    因此,我要再強調一次,時時與我連結吧!即使你明天非得講電話,即使你除了探問我一聲「你在嗎」之外,還要忙其他事情,你仍不可忘記(這回我要非常嚴格了),至少每分鐘都要探問我一次,明天的「每一分鐘」!

    當然,除了確認我的臨在之外,我們也可以聊點別的事。但我所強調的不過是:你要放手一試,沉浸在這冗長無味、不切實際,且表面看來無所謂又沒意義的狀態裡,練習時時刻刻與我連結。

    一個用藥過量、就快陷入昏迷的人,還有心思去設想所謂的人際關係、家庭的建立,或事業開創、社交活動這類事情嗎?不可能。此刻他心裡只想著一件事,就是:「別煩我,讓我好好睡個覺!別再強迫我做這種沒啥意義的舉動,它嚴重干擾到我此刻最想做的事。」

    我再進一步問你,若想捱過藥癮發作的這段時間,患者必須意識清明地接受且選擇那生命的無限性嗎?不需要。他需要的只有一件事:不停地走動,設法保持清醒。在這個節骨眼上,他腦子唯一會浮現的事,就是睡覺;保持清醒對他來說,構成極大的干擾。

    說得更明白一點,這可歸結為一場「想要睡覺的欲望」與「保持清醒的渴求」之間的角力戰。只要他還肯配合這種要求,不停地走動,保持清醒,他遲早會擺脫藥癮的控制,甚至也不勞去思考什麼是活著的意義與清醒的意義。所需的,不過是單純想要清醒的意願,即便保持清醒對他來說,只會帶給他挫折感而已。

    因此,保羅,假使你因為我要求你明天至少每分鐘與我連結一次而整天感到挫折,儘管挫折吧!那不會有什麼影響的。只要你願意嘗試,你會克服目前在轉變過程中那種進退維谷的僵局。

    你不必知道這麼做會帶來什麼效果,只需記得,我所要求你的,就只是容許自己與我連結,進入部分的第四次元覺識裡,它能讓你擺脫那誘人的三次元生存層面的吸引力,遠離那領域所熱中的無知、沉睡、幻夢、假相,以及對實相的妄見。

    如果有什麼事比這更重要、更需要你去做的,我自然會告訴你。我現在跟你說的,正是你眼前該走的關鍵的一步。多接一條電話線、幫助你女兒、治療你的背,好讓你繼續去做你毫無進展的工作,這些都不是你下一步該做的事,也不是你眼前要走的那一步。容我告訴你,這些事甚至無法帶給你任何實質上的轉變。

    所以說,你此刻的生命基本上單純得很,一點也不複雜,沒有需要釐清的誤解,沒有難懂的指示。這項指示,對你而言,並不難執行,因為這九年來,每回你需要指示時,就會探問我在不在。因此,我要你做的,不過是一件你已經在做而且也很清楚該如何做的事。只是,這回我要求你至少每分鐘探問一次,明天一整天的每一分鐘。倘若你真的想去猜測,是否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有待你處理,儘管去猜測吧,但仍請牢記,至少每分鐘與我連結一次,明天一整天的「每一分鐘」。

    為什麼我會要求你去做一件可能會被解讀為「荒謬」的事?保羅,這是因為,透過明天一整天每分鐘意識清明地與我連結,你會活在真實的你(第四次元的實存覺性)的動力中,生生不已。你必須時時與我連結,並不是因為我很偉大,偉大的是你,活在正念之境的你,屬於第四次元的你。

    這個練習,是幫助你將你的覺識引出,讓你有機會體驗到你第四次元的自性那一個關鍵點。因此,我這樣的要求,乃是為了你,而你如此去做,也是為了你自己。請善用我,以我為焦點,作為造就你的工具吧!我也會反覆不斷而且一成不變地做此要求,因為它正是你下一步該走的路。

    此時此刻,你的下一步並非去解決任何人的問題。正因我所說的,是你真正該走的下一步,你才不會錯過任何重要的事(從人性的角度來看亦然)。你也無需憂懼你個人、你的家庭成員,或其他任何覺得迫切需要與我談話的人,會在這個過程中付出代價,你不走你的下一步才會付出代價。你任何的不安,都是因為你不順從你自性的要求所致。

    我應已表達得非常清楚了。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這意味著,我已將真實的你清清楚楚地向你揭示了,這正是你內在指引(Guidance)的唯一目的,也是你最基本的渴望。問題是,你之所以抗拒,正因為自己問對了問題而得到清晰答案是嗎?你還會想先照料別的事嗎?你還堅持處理某些特殊且有充分理由要你去收拾的瑣事,好顯現出你是一般人心目中有責任、有智慧的人嗎?

    你對責任、對智慧的界定,其實是既不負責、也不明智!何以見得?只因為它不會向你展現真理,不會向你揭開實相。它只會障住你的視線,使你看不見你的圓滿境界。阿們。

    好了,就這樣坐著,讓它沉澱一下,是的,就這樣坐一下。

保羅:

    我聽到了,我懂你意思。

  •  
  •  
  •  
  •  
  •  
Categories: 奇蹟課程

0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